黃花崗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中國現代史話 (連載之二)

歷史狂徒

 

第二章  近代中國的內憂外患 (中)

帝俄之侵華



近代中國之外患,除東南海岸外,亦來自西北陸上,這就是俄羅斯。十五世紀後,蒙古人勢力瓦解後,俄羅斯才獨立建國。明朝末年,逐步佔領西伯利亞,獨吞了五百二十萬方英里的土地。清朝初年,勢力更伸展至黑龍江北岸,並築雅克薩和尼布楚兩城。1685年,清朝以大軍毀雅克薩,在我國武力和外交形勢優勝下,於 1689年,與俄國簽訂「尼布楚條約」,劃定以額爾古納河、格爾必齊河、及外興安嶺為兩國疆界。1727年,兩國復訂立恰克圖條約,確定外蒙邊界,開恰克圖為貿易之地,許俄人在北京設立東正教堂及派遣留學生來華。1792年,又續訂恰克圖續約五款。於是,兩國相安無事將近六十年。

鴉片戰爭後,俄國南侵之野心再來。1847年,俄皇任命摩拉維夫(Muraviev)為東部西伯利亞總督,於黑龍江下游和庫頁島築城駐兵。1858年,黑龍江將軍奕山在俄人威嚇下,簽訂「璦琿條約」,承認了黑龍江、松花江左岸由額爾古納河至松花江口為俄國屬地,烏蘇里江以東由中俄共管,只有江東六十四屯為中國管理,於是外興安嶺以南的廣大土地,拱手送給俄國。時值英法聯軍迫逼清廷簽訂天津條約,俄國也趁火打劫,成功與清廷簽訂天津條約。簽訂時間,離璦琿條約成立只有兩星期,准許俄人由海路至上海、廣州、瓊州等七個口岸通商,並聲明別國倘若在沿海增添口岸,也准俄國一體照辦。1860年,英法聯軍攻陷北京,迫清廷簽訂北京條約,俄國以調停和議有功,向清廷敲詐勒索,要求訂立北京條約,規定沿烏蘇里江以東國土割
歸俄國,開新疆之喀什噶爾為商埠。從璦琿條約到北京條約,中國喪失國土總面積達四十萬零九百一十三方英里,即現今的中國東北加上江蘇,比喪失的面積祗多一千四百方英里;歐洲法德兩國加在一起還比這個面積少六百五百三十一方英里。(註1)

1871年,俄國藉口新疆回亂,以維持邊境治安為由,佔據伊犁。俄人在當地設立新市區,架設電線,實行移民,作為久居之計。(註2)
清廷屢次交涉,但俄國答覆「俟貴國威令能夠達到時,當可返還伊犁。」1877年,左宗棠平定新疆回亂。1878年,清廷以崇厚為出使俄國全權大臣,交涉歸還伊犁。崇厚雖有不少與外人交往經驗,但才具甚為平庸,對於國際外交一般法則和外交運用的策略,所知實在無多。俄人窺知其弱點,即巧妙運用威脅利誘手段,多方延宕交涉的進行,至1879年,始簽訂「返還伊犁條約」,雖允許將伊犁歸還中國,但須賠償俄國軍費五百萬盧布,並為換回伊犁而將其西部與南部的土地都劃給俄國。消息傳出後,國內群情激憤,清廷革崇厚職,拒絕批准條約,俄國也揚言於伊犁附近集中軍隊九萬人,雙方大戰一觸即發。在英人從中調停下,清廷乃派曾紀澤赴俄交涉,自1880年8月起交涉五十一次,終簽訂中俄「伊犁條約」二十條,挽回了伊犁南
部土地及一部份通商權利,但償款則加至九百萬盧布。(註 3)

中法越南戰爭

越南自古為中國之領土,後為中國的藩屬。自明末東亞航路發現以來,法國就有傳教士及測量隊進入越南。乾隆末年,法國勢力直接參與越南之政爭,在越南取得了控制的權力。1858年,法國藉口越南有傳教士被殺,與西班牙組織聯軍,出兵越南。1862年,越南求和,簽訂「西貢條約」,被迫割地賠款,並解除教禁,自由通商。

1873年,法國以越南拒絕通航紅河為由,攻佔河內。越南召來劉永福的黑旗軍抗拒法人,黑旗軍配合越南軍隊在河內城郊大敗法軍,收復河內,斬法將安鄴 (Francis Garnier),法軍退出紅河。不久,越南在法國壓迫下,在西貢簽訂「法越和平同盟條約」,否定中國對越南的宗主權,欲把越南置於法國保護之下。

自1880年以後,清廷屢次向法國表示越南是中國藩屬,不承認越南與法國所訂的條約,但只是紙上聲明,未有行動。而法國為完全控制越南,於1881年,禁止越南向中國朝貢。1882年,法軍再佔河內,清廷命雲南、兩廣軍隊駐紮越北。1883年,黑旗軍在清軍援助下,在河內近郊擊敗法軍,擊斃法將李維業 (H. Rivier)。法軍增援反攻,攻陷順化,強迫越南簽訂順化條約,越南公開承認為法國保護國。

順化條約訂立後,法國公使至天津與李鴻章交涉,要求中國承認順化條約,後因雙方在中越邊界劃分緯度問題,僵持不下。中法兩軍遂正式開戰,清軍挫敗,李鴻章知不能戰,於1884年與法方特使福祿諾(Fournier)於天津簽訂簡明和約,放棄中國對越南之保護權,撤退越北清軍。及法軍根據協議,接收諒山,清軍以未獲命令為由,拒絕撤出,雙方遂發生衝突,法軍死傷頗多,中法戰爭便開始爆發。

1884年7月,法將孤拔(Cowrbct)率艦隊進攻台灣基隆,為巡撫劉銘傳擊退;乃轉攻福州,炮轟馬尾船政局和砲台,清軍倉卒應戰,失敗慘重,船艦幾全部被擊沉,清廷乃下詔向法國正式宣戰。法軍隨即再攻台灣,攻陷基隆。1885年元月,法艦北犯浙江鎮海,浙江提督歐陽利貝嚴密佈防,清軍發砲還擊,擊中孤拔的指揮艦,法軍敗退。二月,法軍攻佔澎湖。同時,越南方面之法軍,攻陷諒山,迫近廣西邊境之鎮南關,為清將馮子材、蘇元春、王孝祺等所敗,法軍傷亡慘重,清軍克服諒山,俘虜不少逃離不及的法軍,並得到法軍不少軍火彈藥。法軍由於驚惶逃潰,將五十八萬八千法郎的輜重箱及四門山炮,拋棄到河裡去了。法人自謂「入中國以來從未受此大創」(註4)

諒山大捷後,清廷卻宣揚「乘勝即收」的論調,在總稅務司英人赫德(Robert Hart)調解下,中法雙方在天津簽訂停戰議和草約,承認越南為法國保護國,在中越邊境開商埠兩處,准法國設立領事館,並准法人在越南邊境的中國地界有建築鐵路的優先權。

中法戰爭,中國原本在軍事上取得勝利,但卻簽訂喪權辱國的和約,法國不勝而勝,中國不敗而敗,可見清廷之顢頇怯懦,國人大為失望。國父孫中山先生就是在這個時候決定了傾覆滿清之志。

中英煙台條約

英國的勢力侵入印度後,下一步即向緬甸埋手,進而覬覦中國的西藏、雲南。1874年,英國組成一支武裝探路隊,由緬甸進入雲南,英國駐華使館派書記官瑪嘉理(Augusturs R. Margary)前往迎接。瑪嘉理在滇緬邊境被土人殺害,英國駐華公使威妥瑪(Thomas Francis Wade)借題發揮,提出苛刻要求,且離京南下,拒絕他國調停,清廷大震驚恐,派李鴻章趕到煙台和威妥瑪於1876年簽訂煙台條約,除賠款「昭雪滇案」外,並允雲南通商,增開重慶等處為通商口岸。還有「另議專條」,允許英國派員遍歷甘肅、青海一帶地方,或由四川等地入藏,抵達印度。

煙台條約簽訂後,英國不斷侵略滇、藏與西南一帶,這些地區儼然成為其勢力範圍。因此在我國領土被侵略這一點上,它的影響,比之南京條約與北京條約,均有過之而無不及。(註5)

日本侵佔琉球

日本早有侵略中國之野心,對台灣垂涎已久。在英法聯軍之役後,日本薩摩藩諸候島津齊彬就提出,趁清廷「政治仍然不整,內有長髮之擾,外被英法之侵」的情勢下,出兵攻取台灣和福州,「內以增日本之勢力,外以昭勇武於宇內」(註6)。

日本自明治維新後,國勢漸強,極欲對外擴張侵略。侵略的方向有二:一是南洋群島,即所謂南進政策,必須佔領台灣;二是大陸政策,即必須佔領朝鮮;無論怎樣,都必須與中國正面衝突。

日本的外交,與俄國一樣,都採取一面修好一面侵略的雙向政策。1871年,中日兩國簽訂了「修好條約」,是平等互惠條約。但日本以未能得到「利益均霑」和領事裁判權,要求修約,清廷不答應。到1873年,才在天津換約,並乘機探聽中國虛實,發現中國仍然墨守傳統的舊觀念,尚未接受西洋國際法的新觀念,於是開始對中國的侵略行動。

日本向台灣進兵,是侵略中國的第一步。台灣事件因琉球問題而起。1871年,載有六十六名琉球及日本漁民的漁船,因遭遇颱風而飄流到台灣,其中五十四人被牡丹社生番殺害,其餘十二人由台灣地方官保護回國。日本以「日本國民被害」為理由向清廷提出抗議。當時,琉球受清廷冊封,向清廷朝貢;同時又暗屬日本島津藩,處於微妙立場 。 (註7)

1873年,日本以琉球宗主國自居,訓令來華進行修約換文的副島種臣,在北京向總理衙門大臣毛昶熙提出交涉,以試探清廷對琉球、台灣立場是否堅定,毛昶熙答以:「生番殺害琉民, 我們已經知道, 殺害貴國人, 就未有聽聞. 琉球和台灣本來是我國之屬土, 屬土人民自相殺害, 由我國自行裁決. 我國體恤琉民, 自有措置, 與貴國無關, 沒有代為過問的必要.」但又指「生番屬我國化外之民, 問罪與否, 聽憑貴國辦理.」就憑著這句話,日本便明目張膽地進行侵併琉球和台灣的行動。日本外務省官員的說法表露了期待之情:「皇國沈浮在此一舉,今後皇威大僅在亞細亞,且將輝煌於萬國..........」(註8)

1874年,日本成立「台灣番地事務局」,以陸軍中將西鄉從道為都督,大隈重信為事務局長官,率兵三千多人,準備大舉侵台。英美俄等國均提出反對,日人置之不理。3月,西鄉從道率領的日本海軍於台灣瑯橋(恆春)登陸,繼而重兵進攻牡丹社,遭當地高山族人民頑強抵抗,且天氣炎熱,瘟疫橫行,日軍死傷甚重。同時,清廷迫於形勢,急命船政大臣沈葆禎率兵萬餘赴台應付,準備開戰。日本政府乃派內務卿大久保為全權大臣來華交涉,在英使威妥瑪介入調停下,大久保居然要清廷賠償三百萬元軍費。得知談判消息的沈葆禎,電奏要求武力解決。可是,慈禧太后正籌備其五十大壽,不願大動干戈,甚至因此爆發眾大臣聯名反對復修圓明園,以及恭親王奕訢被貶事件。(註9)



最後,在英美等國透迫下,總理衙門大臣奕訢與大久保簽訂了「中日台灣事件專約」,序文中有「台灣生番曾將日本國屬民等妄民加害」一語;條約第一項又聲稱:「日本國此次所辦,原為保民義舉,中國不指以為不是」,等於中國承認琉球是日本屬地,自對放棄對琉主權了。1875年,日本不許琉球再向中國入貢。 1879年,廢琉球王尚泰,把琉球改為沖繩縣,歸日本領土。清廷抗議無效,琉球問題成為懸案。

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日本戰敗投降,琉球由美國佔領。1971年,美日簽訂沖繩協定,將琉球交給日本,包括釣魚島、大南島等八個島嶼,也包括在內。其後,日本更擅自在釣魚島上設界碑,公然侵犯中國領土主權。根據歷史資料,釣魚台在清朝時屬台灣宜蘭廳管轄,屬中國領土一部份。日本此舉,激起兩岸三地人民及海外僑胞憤恨,一場反日愛國的保釣運動,由此展開。


(註1) 《中華民國史畫》第一冊,頁30,近代中國出版社,台北,1978年2月初版


(註2) 近代史教學研討會主編:《中國近代史》,頁139,幼獅文化事業公司,台北,1986年7月第21版

(註3) 中俄伊犁交涉詳情,可參考李恩涵:《曾紀澤的外交》,頁61至163,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82年5月再版

(註4) 《中國近代史參考圖片集》中集,頁48,上海教育出版社,1958年版

(註5)岑練英:《中英煙台條約的研究》,頁5,香港珠海書院中國文學歷史研究所,1978年版

(註6) 王芸生:《六十年來中國與日本》第一卷,頁63-64,三聯書店,北京,2005年再版

(註7) 琉球於1609年被日本島津藩所征服,此後它的內政被島津藩所控制,並須繳納年貢,民間風俗也逐漸日本化。但另一方面,琉球早於1372年即以中國為宗主國,兩年一度向清廷朝貢,所使用的琉球國王印信,也是由清廷所鑄頒,並且刊有滿文。(日本產經新聞古屋奎二著:《蔣總統秘錄》全譯本第一冊,頁107,中央日報,台北,1974)

(註8) 《發現台灣》上冊,頁179,天下雜誌股份有限公司,台北,1992年初版

(註9) 張鑫超等著:《盛世之毀 - 甲午戰爭110年祭》,頁81,華文出版社,北京,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