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纪念王炳章博士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20周年

 

 

郑源

  (博讯北京时间2010626 稿)

   
    
1989年年末到19907月,中国民联第一、二任主席和中国之春杂志创始人王炳章博士开始组建海外中国民主运动第一个反对党,时到今天已经过去 了整整二十年了。回顾当年王炳章博士在海外的活动,也是为了更好地纪念这位被中共恶判为无期徒刑的海外民主运动的伟大先驱者和杰出领袖。 (博讯 boxun.com)

    
    
一、198942日,是海外中国民主运动发展史上一个重要日子。在王炳章的领导和召集下,108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原中国民联的老盟员、新盟 员、海外大陆、台湾、港澳的留学生和访问学者,在纽约皇后区 MIDWAY HOTEL召开了海外第一次组织反对党的研讨大会。王炳章和他在民联的老战友以及各方代表热烈的讨论中形成一个共识:为了反对中共在大陆的一党独裁统治, 在海外的中国民主运动必须发出强有力的挑战,揭开海外民主运动组建反对党的序幕。大会代表选举成立中国民主党筹备委员会,决定在适当时机召开中国民 主党世界代表大会。但不久国内爆发了全世界瞩目的八九学运和民运,在海外的民主党筹委会和世界各地民运成员都投入对国内这一伟大运动的援助之中。
    
    “
八九民运期间,全美中国学生自治联合会在美国各大学发展迅速,北京发生血腥六四镇压之后,学自联中许多成员也意图在美国组建反对党。 王炳章准确地捕捉到这一信息,以他在组建和领导中国民联多年来与各美国大学中国留学人员的交往经验中,他向民主党筹委会提出必须与学自联一起联合组 党,由此才能更大地形成反对党的力量。由于他的巨大影响力和坚持不懈的工作,促成了198912月在美国维吉尼亚州黑堡市召开了建立反对党协调工作会 。王炳章带领民主党筹委会十多名成员与学自联多位领导成员在历时三天的会议上通过了共同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的协议,讨论了党纲、党章的草案。会议 产生了自民党建党联络小组,决定在1990年召开自民党成立代表大会。因此,19894月成立的中国民主党筹委会的工作暂时停止。
    
    1990
710-11日,中国自由民主党成立代表大会(一大)在美国俄亥俄州哥伦布市召开,近百名来自世界各地代表参加。大会正式通过了 国自由民主党的成立,党的诞生日为1990710日,大会通过了中国自由民主党的党纲、党章。中国自民党的宗旨是:在中国结束一党专制,建立 民主政体; 保护私有产权,发展自由经济; 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中国自民党的主张是:在多党竞争的基础上,通过公正的自由选举,在中国建立并实行分权制衡的民主政体。…”在大会民主选 举的过程中,由于对王炳章能否竞选主席一职代表中发生了分歧,为了顾全建党大局,王炳章在双方争论中提出本次代表大会他不参选自民党任何职务。最后代表大 会选举了陈厚琦(原学自联常委)为主席,杨农(原民联总部委员)为副主席的九人联委会。虽然王炳章是中国自由民主党成立的最大推手和积极的参与者,也 是许多代表心中当之无愧的党的领袖,而他以大局为重,毫无私心的做法更引起了大会代表对他极大的尊敬。最重要的一步已经成功的迈出了,那就是这位在海外首 举反对中共一党专制大旗的英雄,又带领他的战友和朋友举起了在海外组建中国第一个反对党的伟大启程!历史已记录下了这一天,一九九零年七月十日-中国自由 民主党诞生日。1990831日中国自由民主党在芝加哥注册登记。
    
    1991
629-30日中国自由民主党在纽约长岛召开特别代表大会(自民党二大,因应陈厚琦主席辞职案),来自世界各地代表选举了以王炳章博 士为主席的十一人中央委员会。以王炳章为核心的中国自民党在二大以后在世界各地迅速发展,成立了自民党在世界各地的分、支部和小组。王炳章主席领导的自民 党在世界各地的集会中成为抗议中共倒行逆施和纪念六四活动的主要力量。1993814-15日中国自由民主党第三次世界代表大会在美国康州斯坦佛市召 开,来自欧洲各国,北美加拿大、美国各地,亚洲香港、澳门、台湾,日本各地自民党成员近百人出席了三大。大会选举主席王策博士,副主席杨农、郑源;选出中 央委员:林樵清、柯力思、邵一夫,刘泰,徐英朗、杨錚、谭纯、唐婕,候补中委:王希之、李兰田、李达。中央监委主任王涵万、付主任黄汉;监委委员万宝、朱 光、石磊,候补监委莫汉英、林正央。大会代表一致推举前主席王炳章博士担任中国自由民主党总顾问。王策主席随后任命林樵清秘书长等各工作部委负责人,由此 建立起中国自民党基本的领导核心和队伍。由郑源发文在中国之春152中国自由民主党的由来和发展北京之春87中国民联阵-自民党 与王策详细地记录下中国自由民主党在廿世纪九十年代的重大活动,请朋友们参阅。我们可以看到,进入廿一世纪以来,当年中国自由民主党的骨干依然活跃在争 取中国民主现代化的国际政治舞台。
    
    
二、19821117日从加拿大读完医学博士的王炳章在纽约曼哈顿的希尔顿酒店举行记者会,宣布创办中国之春,发动大陆民运,组建大陆民 主力量,矢志彻底改变大陆一党专制制度。三十年前,在海内外这是石破天惊、万人瞩目之举。有人问他,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你觉得民运可以成功吗?王炳章的 回答是:我们这一代留学生不能交白卷。我们要告诉后人,面对专制,我们没有屈服过,我们曾经奋争过。即使没有成功,后来人可以借鉴我们的经验。他还说在未来民主大厦落成典礼时,我们可能不是典礼的剪彩者,不是民主大厦的享用者。但任何一座大厦的建成都要由碎石先填平那地面的坑穴,我们宁愿做这样的碎 石,以便让后来者有一个更高的起点。没有这些碎石,任何辉煌的民主大厦都不会出现在东方的古老中国。
    
    
关于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王炳章博士在组建中春和中国民联时做了很多的论述,在民运其他方面炳章也有过很多精确的阐述。他说:对中国民主的实 现,我一直是非常乐观的。我乐观的基础,是人性中对于自由、安全、幸福的追求。这种追求,必将导致民主政体的建立。关于民主运动的手段我的答案有两 点:其一,我们希望以和平演进的手段达成中国民主化的目标,希望避免革命,尤其是避免流血。其二,最终,专制社会以什么方式过渡到民主社会,不取决于我 们,而主要取决于执政者的态度,取决于执政者在人民的要求下采取什么样的回应。成功的改良,是防止革命的最佳途径。”“历史告诉我们,演进性发展对人民, 对执政者本身都有好处。从而,对整个民族带来福祉。革命性发展,不但执政者下场极惨,如果形势失控,也将给整个民族带来悲剧。王炳章也指出:历史的无 情事实是,没有一个民主政体是通过纯粹内部運作方式建立的。缺少人民的压力和争取,执政集团不会自动放弃既得的利益和权力。不斗争不争取,自由和民主不会 自动从天而降。这也是我和朋友们组建中国民主策进会的基本思想。
    
    
美国前总统尼克森说过:政治领袖没有试探过自己最基本支持者的忠诚程度之前,不能说渡过领袖的考验。王炳章认为领袖对于任何一个运动都是十 分重要的。领袖的重要作用有两点:一、领袖是指路人,他要有前瞻性,看得高,看得远,指明运动发展的方向,决断一个个阶段性任务。二、领袖是凝聚点,他要 有服众的智慧、能力和勇气,从而能凝聚一大批人和其一道奋斗。我觉得,中国民主运动并不缺少著名的异议分子,他们之中甚至有全球知名的被中共非法关押多 年的反对派人士和理论家,但是异议分子并不等同于民运领袖。中国民主运动最缺少的是众望所归的政治领袖,他们能够形成一个政治核心并凝聚一大批基本民运朋 友。他们应该懂得团体的运作,严格遵守民主程序和道德规范并避免亲自涉及资金的来往。政治领袖不是靠自封的,而是在民主运动不断发展和冲突中确立了各个人 位置后的基础中产生的。中国古训得友者霸,得师者王,政治领袖的身边必需有更多的朋友和师者,从而能听得进任何建议和反对的声音。民主运动的政治领袖 不是世袭皇族或宗教领袖,而是由真正的民主选举产生的。投票给你的是运动的忠诚者而不是宗教的信徒,当你背叛了你的忠诚者,他们自然会选择用脚离开你。政 治游戏的规则注定了许多政治人物的悲剧性,能笑到最后的人当然也极少。中国民主运动在国内外发展的几十年来,正在耐心地等待自己的政治领袖团队的产生,无 此则注定没有成功的希望。
    
    
三、我们知道并不是每一次呼吁都一定能够拯救生命,但沉默就意味着杀人!20026月中共用越境非法绑架的手法逮捕了王炳章博士,20032 月中共当局恶判王炳章博士无期徒刑。在狱中八年来,王炳章博士拒不认罪,数次绝食抗议,以不怕死的气概来维护他自己生命的尊严。现在,王炳章这个名字 代表着专制统治者对民主运动领袖的胆怯和迫害;这个名字也代表着海外中国民主运动的光輝,代表着他所领导过的中国民联成员、中国自由民主党成员的骄傲。今 天,我们在纪念王炳章博士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二十周年的时候,我们更要向全世界各地从事民主运动的朋友呼吁:请大家共同努力声援在狱中永不屈服的民运领袖 王炳章博士;我们,强烈要求中共无罪释放王炳章!
    
    2010
6月写于纽约
    
    
    
读后感言
    
    
王策
    
    
拜读郑源会长纪念王炳章博士二十年前领导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的文章,令人心神震撼,重睹了民运当日的雄风。文中所述情境,历历在目,我亦亲与其事,抚今追 昔,难禁感慨万千!
    
    
作为王炳章博士的长期追随者,我对由他所主导的组党活动一直非常认同和支持。所以他在回忆我的一篇文章中说过,在他的印象里,凡是组党的事,我都非常积 极。(见《三次长谈忆王策》)
    
     1988
年,由于台湾冲击党禁成功,成立了民进党中国民联在王炳章的倡导下亦展开组党讨论,我在《中国之春》上发表文章,主张为了适应时势的需 要,赞同组党,并认为中国民联责无旁贷。在1989年纽约筹组中国民主党的大会上,我也做了力主组党的发言,认为为了摆脱当时民联内斗的困境,顺应民 运发展的要求,将民运组织从准政党的形式向正式政党转型,是化蛹为蝶的积极升华,组党是最佳的选择。1990年,原民主党筹委会的同仁们在王炳章 的率领下参加了在哥伦布市举行的中国自由民主党成立大会。会上有部分人士排斥王炳章,为了使组党顺利成功,王炳章采取了谦让的态度,表示不参加领导职 务的竞选。大会由我主持了主席、副主席等主要职位的选举,中国的第一个初具规模的反对党在海外横空出世。
    
    
尔后,在1992年纽约长岛的中国自由民主党二大上,王炳章正式当选为自民党的主席。作为自民党的灵魂人物、首要的创党人,他的当选实至名归,令人鼓 舞。1993年,自民党在康州召开三大,王炳章推荐我参选主席,并在他的辅选下,使我顺利当选为自民党的第三任主席,接过了自民党的重担。
    
    
此后,王炳章一直在筹划如何把民运引向国内的主战场,曾多次派人回国活动。1998年初,王炳章以冒险犯难的大无畏精神亲自闯关回国,串联动员在国内的民 运人士筹组反对党。被中共抓获后,遭驱逐出境。在该年的10月,我亦步其后尘,秘密经越南返国,进行上书,提出为期三十年的政改方案,并在杭州会见了当时 在国内筹建中国民主党的王有才。事发被捕,我被判处4年徒刑,投入监狱。2001年初我获释出国,次年6月,王炳章却又在越南被中共绑架回国,判处无 期徒刑,关押至今,已达八年之久。
    
    
回忆见证同王炳章一路走来,并肩作战的岁月,既令人振奋,又令人心酸!
    
    
振奋的是,我们曾经为了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之梦,携手奋斗,付出了我们的青春、我们的热血、我们的热泪;我们前赴后继,风雨同舟;我们伤痕累累,无怨无 悔!
    
    
心酸的是,王炳章作为中国民主运动的掌旗人,多年来历尽艰辛,既受到民运内部的斗争误解,又遭到中共当局的残酷迫害。现在又以多病孱弱之躯,身陷囹吾,备 受摧残!
    
    
值此中国自由民主党建党二十周年、其创始人王炳章博士被绑架入狱八周年纪念之际,前自民党副主席郑源,作为王炳章多年来最忠诚的追随者,深情回顾王炳章和 民运同仁们的建党历程,唤起了人们对王炳章当前处境的关注和对中国民主前景的期盼。
    
    
我们深信,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中共专制的巴斯底狱必将在即将到来的又一次民主浪潮中被推倒,自由女神必将在在这专制的废墟上重新升腾。请看王炳章在《民 运手册》中写道:
    
     “
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坚信民主运动一定会获得成功。在我的有生之年,一定会看到中共的下台。这一信念并非建立在盲目乐观的基础上,而是建筑在理性分析 的基础上;建筑在共产党政权一个一个崩溃的事实基础上。
    
    
让我们共同努力,迎接这一天的尽快到来。到那时,我们会在欢呼声中紧紧拥抱砸碎了枷锁的王炳章弟兄!
    
    
让我们的倾盘眼泪汇成欢乐的海洋,冲洗出一个自由民主的新中国!
    
    
王策
    
2010年6月25日于马德里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