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评中共的贵族地位与特权

 

博讯螺杆

(網文精選)

 

一,世袭的特权

什么是特权?就是“特殊的权利或权力”,它可以是合法拥有,也可以是非法拥有,在封建专制社会里,统治阶级的特权是合法的,是强权政治的《王法》所确立 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朕即国家”,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在历史与文化的限定条件下,人民普遍认可这个特权,比如占有国家一切的皇权,贵族奴隶主的豁 免权土地权等等,所以它就是合法的。但在民主宪政社会,执政者的权力是选民赋与的,凡在人民承认之外的权利都是非法的,因为宪法中没有给执政者这些份外的 权利。以这个定义来衡量中共,显然中共从它掌握政权那天起,就沦为封建皇帝那个档次的统治者了,这是因为,中共是在“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三座大山”的名义下 获得政权的,然而半个世纪的“共和国”历史告诉中国人民,中共打倒了地主阶级,自己却成为最封建的大地主,中共消灭了资本主义,自己却成为更无耻的官僚资 产阶级,中共赶走了帝国主义,“共和国”却成为最邪恶的一党专制帝国。

什么叫世袭?就是封建权力的子承父业世代相传,夏天子,家天下,世袭制度的产生是封建社会的开始,由于儒家思想在中国文化中的主导地位,打天下者坐天下, 老子英雄儿接班这种野蛮落后的封建血统论,几千年来至今一直是中国社会的法统思想,中共作为一个农民政党,它绝不会有英美法国资产阶级政党那样的政治胸 怀,即使它不继承列宁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也不可能脱离“打天下者坐天下”这一封建法统思想,所以在六四“平暴”时,王震李先念这类老军头就叫嚣:共 产党的天下要三千万人头来换!

中共政权的世袭,是通过“革命接班人”这一方式来完成的。中共第一代贵族,论资格是以“参加革命”的几个历史阶段为衡量标准,一,长征干部;二,抗战干 部;三,解放(内战)干部,这是老子辈,是打天下的开国元勋,“共和国”建立伊始,中共差不多重演了一次论资排辈的“成者王侯”,封疆拜相三呼万岁的封建 帝王式的登基典礼;第二代贵族是儿子辈的,由抗美援朝和土改干部,留苏学生构成,即江泽民李鹏等全套人马,他们是当然的太子,由“老一代革命家”指名钦定 为“候选人”,再导演一埸“人大”投票表决,就堂而皇之的继位了。

第三代贵族是孙子辈的,差不多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共和国同龄人”,是文革中保爹保妈的红卫兵一代,这代人面临中共末世,所以要分两方面来世袭 中共的家业,一是政权的接班,从中央部委到各省市县地区的领导,目前基本上由这些孙子辈的中共军干后人担任。与第二代世袭一样,也是由“老一代革命家”指 名钦定。从胡再往下就没理由钦定了了,因为再钦定下去未免太荒唐也太露骨,估计应该变个理由,这就是“禅让”,当然还是让给本党本集团的体制内人物。二是 从国有资产上接棒,国内各大财团,银行体系,各大型国企及进出口贸易等国家经济命脉的领导权,基本被中共太子党控制。中共借改革开放实行“双轨制”为幌 子,用生产资料全民所有制向私有制过渡的方式,巧取豪夺地并吞了大量国有资产,这些资产再通过太子党以经商贸易的方式输出到海外,彻底完成对国家财政的世 袭占有。这样,即使中国进入普选的民主时代,中共太子党们也仍然能以雄厚的经济实力参加竞选。

中共是什么呢?中共不同于苏共,它是由少数抱共产主义理想的小资产阶级,依靠农民起义暴力斗争夺取政权的农民政党,它的组织成份,它的历史,无论从哪方面 讲,它都不算是苏俄布尔什维克那样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组织”,打天下者坐天下,搞封建世袭,才是这个农民党的基本性质。现在中共已经成功地将“老一代革命 家”枪杆子里出政权打下来的江山,世袭给了自己的太子党阿哥格格们。五十多年来,玩弄中国人民于掌股之中,靠的是什么法器?一是欺骗(共产主义乌托邦)和 高压(阶级斗争),二是愚民政策(篡改历史),三是奴化教育(国家主义爱国主义)。其中对中国人民危害最大的,对中华民族文明破坏最大的,是奴化教育。奴 化教育的最终目的,与封建统治者奉行的儒家天命观如同一辙,就是要人民认可它那披着共和外衣的帝制,认可它的专制政权千秋万代合法化。但在中国历史上,即 使是最强大的封建王朝,其寿命也没有超过三个世纪的。中共当然清楚,人类社会的发展不可能倒退,最原始的非洲部落将来也要实行民主选举,那么到了第二代第 三代时期,又如何将打下来的江山安全地交接给自己的后代?怎样才能使世袭制度合法呢?

首先,中共在政治上搞中央集权制(政府和军队归党所有),经济上搞“全民所有制”(资本高度集中的党有制),对劳动人民实行专政,以极不合理的剥削手段压 榨劳动人民,最后吞并这些人民血汗积累起来的国有资产,建立一个阵容强大的社会基础--新贵族阶级(官僚资产阶级与即得利益者中产阶级),即所谓的社会中 坚力量。其次,是以政治欺骗和奴化教育继续蒙蔽中国人民,淡化由于资产再分配而产生的阶级矛盾。今天,政治欺骗已经由共产主义运动转变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 义和反美反霸的仇外煽情,奴化教育也换了更为冠冕堂皇的外衣--爱国主义。

邓小平上台后,自知之明地预见了中共政权于国际新形势下合法性的危机,所以他不失时机的开展了挂羊头卖狗肉式的爱国主义教育,尽管如此,中共仍然不能以 “四个坚持”来说服性的解释中共政权在中国的合法性。执政合法性的危机必然导致社会的不稳定,从而影响中共向资产阶级演变蜕化,所以“稳定压倒一切”,血 腥镇压民主运动就成了保障中共世袭政权的唯一手段。于是就泡制了“三个代表”这一无赖理论,一厢情愿地认定自己“代表了中国人民最广大利益”,并开动宣传 机器,将自己定位在非驴非马的“执政党”角色上,“朕即国家”这个封建法统,经中共巧妙的包装了一番,就变成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伪科学,这个伪 科学的要义,就是爱国必须爱党,爱党才算爱国。

纵观中国历史上所有的专制政权,无不承袭前朝的统治艺术,一本《资治通鉴》囊括了封建统治艺术之大成,而中共这个以毛泽东为首的假马列主义政党,乃是中国 历史上玩《资治通鉴》最精最深的一代专制统治者。现在中共鼓吹的国家主义爱国主义“三热爱”,实质上也是封建忠君思想的花样翻新。这种奴化教育之目的,就 是要从根本上颠倒执政者与人民的主仆关系,比如中共反复高唱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是把政党地位凌驾于人民之上,在所有的政府行为中,从来不讲 政府对纳税人的责任和义务,而是要人民百姓对政府尽义务,反而要“感谢政府感谢党,感谢伟大领袖,感谢首长关怀”等等。所以说古今中外最无耻的骗局,莫过 于中共玩弄的“为人民服务”这个政治魔术了。

二,培养腐败的特权

在集权制度下的封建社会,皇帝是不必拿薪水的,他拥有对国家财产至高无上的支配权,国库就是自家私产。在集权制度下的“新中国”,毛泽东也有这样的支配 权,其他国家领导人的薪水也只是个象征,这点“一脚踢不倒的钱”,大半人都用来缴了党费作秀了,因为一切用度都是公费实报实销,这笔开销往往是天文数字, 而且除此之外,他们的灰色收入也远远超出薪水。“官不打送礼的”是中国社会亘古以来的定律,区别只是隐蔽和公开与否。

中共一贯标榜自己是人民的公仆,是为人民服务的,但它自掌握政权那天起就是人民的老爷。事实上,在“人民公仆”的后面,中共军干及其家属子弟的特权早在 “新中国”成立那天起就合法化了,不要说北京这个中共官僚聚堆的地方,就是在任何一个边远的行政区域里,大到城市小到乡镇,都明显地存在中共官僚的特权地 位。等级和特权,是封建统治建造社会基础的必须条件,特权与等级是对应的,不同等级相应有不同特权。这些特权等级的区别,分别在公仆们的住房面积,专车档 次,物质特供等福利待遇上都有规定,中下级公仆乘飞机坐火车软卧等都有严格标准。比如在六十年代前的三类城市,除享受正处级的粮油副食“特供”之外,个人 住房面积就要达到四十平方米(不含家属),专车是伏尔加,可以乘坐火车软卧,够资格乘飞机等。即使最低一级的干部 -- 教员(二十三级),也能享受到多供应几斤细粮的待遇。

中共党员的政治地位在组织内部貌似民主平等,在“民主生活会”上,级别再高的干部也要服从党小级长的“组织命令”,以至在中共党内,上下级之间形成了一种 很矛盾的关系,一位高级干部个人的思想活动,必须向他的组织上级 -- 一名司机或保姆公开(能讲真话吗),而他的工作机密是不能公开给他们的。实际上,党内的上下级关系从来就是等级森严的,红头文件传达到哪一级,《内参》哪 一级可看,甚至“内部电影”也有严格的级别待遇,这种特权等级,使各级公仆的忠诚得到高度提炼,也刺激了公仆们不择手段向上爬的欲望。中共把持着舆论工 具,将自己的一切特权美化成“为人民服务”,住公房乘公车,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款嫖娼,都是在“为人民服务”这个幌子下进行的。

为了在第一时间内抓紧培养“革命接班人”,中共从农村进入城市的第一件事就是成立贵族学校。五十年代,我所就读的“重点学校”某市中心小学,就有一个高干 子弟集中的“保健班”,只有二十几个公子和小姐,专门由日伪时期的老教师负责教学,上两节课就要吃一餐“保健饭”,桌椅黑板乐器也与平民子弟班级不同,都 是定制专用的,上学放学都有保姆乘公车接送,这个班被平民子弟嘲讽为“宝蛋班”。其实这个“宝蛋班”里的高干子弟,其父母的官位最大也不过是市委书记而 已。众所周知,六十年代之前,中共军干子弟即便是白痴弱智,也可以保送上大学,可以公费到苏联留学。以至恢复了高考制度,天子脚下的北京高考分数线仍然要 低于其它地区一百多分!“改革开放”之后,公仆们干脆就撕去了那层“不搞特殊化”的美丽包装,象景山学校这类贵族学校,更是大张旗鼓的兴办起来。

六十年大饥荒时期,当人民百姓吃糠咽菜饿脬遍野时,中共军干却是有“特供”的,何谓“特供”?就是从59年8月起,高级干部开始享受特殊时期的特殊照顾。 具体办法是:副委员长、副总理、国防委员会副主席、政协副主席、最高人民法院长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查长每人每天供应肉1斤,每户每月供应鸡蛋6斤、白糖2 斤、甲级烟2条两条;正副部长级干部每人每月供应肉4斤、白糖2斤、甲级烟2条、鸡蛋3斤;正副司局长级干部每人每月供应肉二斤、白糖1斤、甲级烟两条、 鸡蛋2斤。相应的,各地厅处级直到科级干部根据这一原则,也开始享受不同级别的“特供”,在中小城市中,这类特供,包括鱼肉蛋禽直至山珍野味,是由专门商 店保障供给,送货上门的。某些大城市的妇产科医院,还定期将少妇少女人工流产的胎盘秘密提供给高干食用。

比如沈阳郊区的五三农业社,向军区某家属院商店“特供”一百只公鸡,商店竟认为公鸡太肥而退货,农民们只好将这些“太肥”的公鸡转卖给附近的省党校食堂。 腐败到了一定程度,就不需要特供了,所以特供在近几年取消了,人们从当年的新闻纪录片中就可以看到,在大饥荒年代,共产党的高级干部们竟然个个红光满面, 这怎么能掩盖“与人民同甘共苦”的谎言?懂得历史的人都知道,古代清官的形象完全是由于贪官太多才树立起来的,那么焦裕禄这类党干典型的树立,不也正是中 共为了粉饰自己的腐败,缓和干群矛盾的作秀宣传吗。所以,周恩来吃一把野菜,毛泽东少吃一餐红烧肉,岂能掩饰掉中共官僚在人民心目中的腐败印象呢?

为什么在那样的年代里,中国人民竟然也能忍气吞声地接受这种“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不合理现实?根本原因就是中共的舆论欺骗,奴化教育和政治高压奏了 效,中共将“三面红旗”造成的恶果推给“自然灾害”,“苏修逼债”和“美帝经济封锁”,对外“反帝反修”,无中生有地制造战争威胁,煽动民族情绪,转移国 内阶级矛盾,全民皆兵准备打仗。对内则大搞“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政治运动频繁不断,在四清运动中,对已经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剥削阶级”--新中国的贱 民阶级--地富反坏右分子实行残酷专政,以此来镇摄持不同政见者(现行反革命分子)和自发的“资本主义势力”。这种政治高压与奴化教育,在文革中达到了顶 点。在文革初期,红卫兵就是中共官僚统治者用来保卫本阶级特权的党卫军,毛泽东这位绝代奸雄,巧妙地利用了人民对中共官僚拥有特权的长期不满,打倒了他的 政敌,然后又迅速恢复了这种特权。

即使是在四人帮时期,中共官僚及其太子党,包括貌似彻底革命者的四人帮本身的腐化坠落,一天也没有停止过。七六年唐山地震前不久,我就亲眼目睹了中共贵族 太子党们的腐化生活,被一片竹林掩盖的北京《萃华园饭庄》后院,贵族男女们裸饮宣淫,放浪形骸,无耻的嚎叫声引起了前楼就餐顾客的好奇,从竹林的缝隙中隐 约地看到了这些不堪入目的埸面。中共卫道士们用毛的生活清贫来否认中共的特权,用毛时代的平均主义假象来抨击今天的中共当权者,并不能抹煞中共在五十多年 中的腐败事实,毛的追随者们在纪念堂中向后人展示他的破睡衣烂拖鞋,但毛活着时,他的私人稿费就多达上百万,他的中南海私人泳池,湖南滴水洞行宫,北戴河 和庐山的一号别墅等等,绝对是那个年代里的最大腐败行为,更不要说在他死后,中共用大量人民血汗为他修陵墓了。与中共今天的腐败相比,刘青山张子善王守信 死得够冤枉,他们的贪脏枉法在李鹏家族面前可谓小打小闹,毛远新在江绵恒面前也是相形见拙。因为今天中共官僚的特权已是远非昔比了。

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其实中共今天的腐败,并非全部是它的后天原因--贪官污吏所造成的,而是因为中共这个农民政党,本身就充满了与生具来的腐 败酵母,在一定的温度下,必然要发酵膨胀,这个酵母,就是从封建制度那里一脉相承下来的特权思想特权结构,这是中共统治的根本。以反腐败为革命旗帜的洪秀 全得了半壁江山就搞腐败,以打倒皇帝为革命目标的李自成进了北京也要称大顺皇帝,这都是它们的农民革命性质决定的。专权能产生腐败,却不能抑制腐败,在封 建社会中,皇帝作为最高统治者也是最痛恨腐败的,但皇亲国戚的特权却不能算做腐败,所以皇帝的御使钦差们,只能惩治下级官员的腐败,而不能动摇皇权。这个 基本原则,也是今天的中共抱定不放的。中纪委惩治腐败干部,铁面无私手段严厉,但它绝对不会动摇中共统治的根本。

三,有强烈排异性的特权

与中外历史上的贵族阶级一样,中共的特权也有它强烈的排异性。司汤达的《红与黑》就揭示了贵族社会的这种排异性,这是一条亘古不变的社会规律,这个规律体 现在今天的中共贵族身上,更加鲜明露骨。早在中共十六大之前,江泽民的“全民党”就在酝酿生成,中共官僚们已经蜕变为中国的新贵族阶级,中国的中产阶级和 巨富大贾们,包括港台的大财阀“爱国资本家”们,并不满足于经济上的富有,他们都在渴望获得政治权力,因为只有得到政治权力,才能保障即得的经济利益,才 能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而中共官僚也正是与这些党外的大资产阶级合作,才顺利地侵吞了大量国有资产,投桃报李,为了更永久的勾结,为了被掠夺窃取的国有资 产合法踞为己有,中共必须修改自己的党章,将“无产阶级政党”修正为资产阶级政党,这样才能名正言顺的使官产私财浑然一体,这就是吸收资本家入党的真实意 义。

但是贵族这个头衔,并不是轻意就能获得的,它是权力与财富结合的产物,中共五百个特权家族就具备了这两个条件,形成了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贵族圈子。如果你 的资产不足以支配权力,你不具备与当今权贵的社会关系(比如联姻),凭你是“亿万富姐”,还是“十大杰出企业家”,都要被无情地踢出这个贵族圈子,当然, 在被踢出的同时,中共权贵们也能给他们安上适合于他们的各种罪名:走私,偷税漏税,诈骗等等,顺势就共产了他们的财富。即使是在中共内部,权势斗争也从政 治手段转变为经济手段,互相倾轧搞掉政敌的罪名也是贪污腐败,什么党性,什么原则,什么法律,不过是冠冕堂皇的遮羞布罢了。

文革后期整肃“三种人”,也是中共贵族阶级排异的一次大动作,随着中共右派势力上台,中共终于完成了对非贵族体系的排异过程,那些没有贵族社会关系,没有 贵族血统的农民总理,工人总理,卖菜总理们原本就是毛泽东用来欺骗人民的摆设,这次都被毫不留情的踢出了贵族圈子。中共权贵们历来就没有将工农民众列入嫡 亲范围,这种排异性体现在各级社会中,一个普通的“靠近组织”的“积极分子”,必须在灵魂上彻底的来一次大出卖,才能获得组织的信任,他必须忍受长时间的 愚弄和奴役,当若干年月的“模范标兵”,在数次政治运动中扮演告密和出卖他人的角色,才能迈入党的门坎,如果想继续向上爬,就必须彻底的抛弃良心和人性, 最后才能“修成正果”。 一切对共产主义理想有存念的中共党员群众,只有认清中共的阶级排异本性,认清它的伪马列主义面目,从它的骗局中解放出来,才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

四,引起人民公愤的特权

为什么“共和国”初期,中共的“土改”“镇反”“三五反”等政治运动能够开展起来?这是因为旧时代的少数恶霸地主,少数无良资本家及其代理人的民愤极大, 还有旧政权的下级官僚和军警宪特们,他们是直接欺压和剥削人民的,政府的贪污腐败也直接体现在这一阶层,这是人民亲身体会得到的,所以中共镇压旧政权的社 会基础时所得到的响应,就应了老毛那句话:“人民大众开心之日就是反动分子难受之时”。中共利用新旧政权交替的过渡期,人民对“剥削阶级”和旧政权国家机 器的憎恶,趁热打铁,迅速肃清了政治上的反对派。

目前,中共专制国家机器下的公务员,如警察保安,工商税务,城监管理等政府职能部门的执法者,甚至象电业局自来水卫生局这类能使用权力来决定人民生活利益 的事业单位的行政人员,大多数也是这样一些无良无德的败类所组成,他们基本上是靠中共党政军干子承父业裙带关系世袭的职务,在他们心目中,根本就不存在公 仆这个概念,他们有的只是穿着制服,滥用权力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的优越感。当他们“执行公务”时,贪脏枉法是家常便饭,对人民百姓的粗暴无理更是经常激 起民愤,“不法商贩”“暴力抗法”的血案时有发生,那些上访人员,那些对法律公正彻底失去信心,对生活绝望的人民百姓,用暴力来报复社会抗议政府,用流血 来申张自己的冤情,纯属官逼民反。

“改革开放”之初,政府职能部门的“制服热”很能说明一个问题,这就是人民百姓从此沦入被奴役被欺压被压榨的境地。随着李鹏签发的各种“法律”公布,几乎 是一夜之间,就涌出了大量戴着大盖帽的准警察,甚至老少妇孺,孕妇残障都耀武扬威穿着制服,高举罚单,乘着三轮摩托,警车开路,如狼似虎地扑向个体商贩, 扑向“违法经营者”,扑向“违章占地占道者”,每次“执行公务”都大有斩获满载而归。

中国的公安警察,为了解决资金奖金,也通过“严打”和“大干”来大搞经济创收,纵观各地那些宏伟壮观的公检法大厦,无一不是靠罚款来补充建设资金,年节假 日则是公安们大发横财的好时机,平时抓嫖,年节抓赌,扫黄打非给中国警察们创造了无限商机。大陆的赌徒们都知道这样一个道理:如果被公安抓了,一定不能说 出赌资的真实数目,这个数目越少越好,因为处罚是根据赌资多少决定轻重的,结果那些被缴获的赌资,除了赌客们“坦白”的数目之外,全都进了警察的腰包。中 国的监狱或劳动教养院,可以花钱减刑,一万元人民币减一年刑期,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如果说警察在对付真正罪犯的执行公务中,行为粗暴倒也情有可原,但在大多数情况下的民愤,都是因警察“执行公务”欧打无辜百姓引起的。中共的警察,除少数 有正义良心的好人之外,多数都是败类,与土匪流氓无异,它们显然是专门给中共官僚看家护院的,显然不是用来保护人民的。中共的警察队伍,尽管目前正在通过 警察学校制度来提高素质,但文化素质提高不等于道德素质的提高。用中共所迷信的血统论讲,天生老鼠会打洞,他们自命为统治者,是人民的老爷,怎么能善待人 民百姓呢?狗走千里吃屎,狼行千里吃肉,本性使然,一个邪恶政权所把持的专政机器,又怎么能摆脱邪恶形象呢?

中共专政机器对人民的履带式碾压,必然引起人民的强烈反弹,所以十几年来,各地不断发生暴力对抗,中共将之掩饰为“群体性事件”,一面用“建立和谐社会” 这个软刀子割肉的办法来对付“弱势族群”,一面加强防暴武装,扩充大量警力,磨刀霍霍。从表面上看,今天的中国社会似乎是稳定的,但稳定的背后却暗藏着时 刻都会爆发的危机,越平静的水越深,其实天怒人怨已经到了临界点,一旦经济崩溃,这种长期压抑的仇恨就会象火山喷发一样不可阻挡,中共政权所面临的威胁并 不是外部的,而是内部的,所以它在寻求一种全民和解的同时,也在扩充自己的集团势力做为社会基础,现在发展党员已经不是过去那么严格了,不仅黑社会地痞流 氓可以入党,甚至八九十岁的老翁也可以入党,迅速发酵成自一九二一建党年以来最大的政治面团。

中共自信有八千万党员,但真正掌握权力的是五百个特权家族,属于国家机器构件,享有特权的官僚公职人员,不过只占其中的三分之一而已,它们在十三亿中国人 民中还是极少数,以极少数来专政大多数是强权政治的特点,中外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这样的政权会长治久安。现在,中共的大多数党员,并非都是共产主义理想的 追随者,其入党动机多半是为了当官发财,在一党独霸的专制社会,入党是改变人生的唯一出路,只有入党才能作官,党而优则仕。所以现在中共虽然号称八千万, 其实真正忠实的党徒并不多,多数党员是出于自私自利的政治投机目的混进党内的。什么是政治投机?就是看风使舵随波逐流,墙倒众推落井下石。这是人类中最不 讲良心的一群无耻之徒和伪善者,他们不信鬼不信神,不认爹不认娘,是喝狼奶长大的异类,什么人性道德对这类人都全无约束,所以也不会有什么凝聚力亲合力。 可以断言:中共垮台之日,至少有五千万甚至六千万个叛徒,将会给中共独裁政权最致命的临门一脚,这一脚,绝对是射进自家球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