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反水浒为防革命 反孙蒋为防复国 反民运为防演变

 

(網文精選)

这三件大事,都被共产党成功防止了。首先毛泽东做到了第一件大事,让人民批水浒,使之有革命的热情而缺乏造反的勇敢,几乎人人在文革中,成了窝里斗的革命小将和革命战士。

邓小平反民运,为防止和平演变,向人民开枪。江泽民反民运,为防止和平演变,叫上下腐败,让人无心关注民运。胡锦涛反民运,为防止和平演变,不但继承江泽民 的做法,通过收买民运内部之人,分裂民运,或摸黑民运,让重要人物灰头土脸,是他们成不了反对派,而只能成为表面人数不少,却个个只是属于打单武侠的反对 者。

同时胡锦涛和江泽民一样,他们的反民运,更害怕和平演变之后的阴错阳差,将转向民主复国,会重大威胁它的非法执政。所以他俩希望民运 内部的人,能出来反对孙蒋的伟人。而这些人不是被民进党利用,就是被共产党利用。因此和平演变之后,可能产生的民主复国,尽量让其走向胎死腹中。

看懂了招数,也就看清了共党的薄弱之处,究竟在哪里;即不在于你是什么政党的反共,或什么宗教的反党,恰恰在于你究竟所反的,是不是出于理性。如何检验是不是理性的反共反党,那就是看共产党最害怕的是什么,而你在坚持不懈地反对。

其第一的最大害怕,即怕眼下的维权越来越大而最终走向水浒性质的民间暴乱,虽然不会让其政权灭亡,但一旦产生,会大大消弱和耗尽它的元气。所以胡锦涛要重上井冈山,祭出毛泽东在文革的反水浒。

其 第二的最大害怕,怕和平演变之后的中国,转向民主复国;因为和平演变,已经在中国成功,是没人再相信马列了;都在相信金钱或腐败,以及寻求精神寄托的各样 宗教和邪教。而以后将来对中共的致命一击,不是造反有理的水浒革命,或手无寸铁的建国革命;因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成功,而是民主复国。因为它能让民心和军 队会一致认同的翻天,那单单的水浒革命不行,或单单的军事政变,也不行;都改变不了共产党的继续执政。因此民主复国是共产党最最害怕的最后防范,关键水浒 革命、民运反对、和平演变,都是伤体而不伤命的反对,属于缺乏根本的反对。

为此中共在暗中鼓励已下台的台独,大反孙蒋,丑化孙蒋;让他们 有原来叫嚣自己“是日本的皇民”,变成叫嚣自己为“是美国的公民”;不但达到了丑化孙蒋的目的,也达到了丑化台独的目的。同时让那些被收买的民运人士,进 一步地搞大骂大帮忙的破坏。如何破坏?首先反对民运内部的一切重要的新主张,譬如对魏京生的民主化,对王炳章的暴力革命,对杨建利的非暴力革命;对辛灏年 等人的复国鼓吹,对目前的08宪章等,予以反对、否定、包括不择手段地摸黑——这些主要的鼓吹者,以此作为第一的前提之下,在同时大骂共产党。搞得大家分 不清东南西北的真假,最后在浑水摸鱼中,让民运形成一片散沙地多而无用。这叫中共的一石三鸟。

但共产党也清楚,祭毛泽东的反水浒,只能暂 时用用,因为不会被太多的人接受;而利用台独,也只能是暂时的发挥,根本是不可靠的。只用利用民运中的内部分裂和被收买成员的捣乱,才能让维权运动、和平 演变、民主复国等,无法统一,最终在自向纷争中,个个沮丧地被自灭。这套手法,共产党已经玩得很心应手了。所以眼前的共产党,不在乎对民运的打压,和如何 看管,而在乎如何利用“大骂帮大忙”的破坏之效果。因为这是最难被人发现真假的。

别的不说,就说你也反孙蒋,我也反孙蒋;但你是靠向台独 的;而我是靠向中共的,那么我就以爱国的名义,进行破坏;然后在利用你的反孙蒋之言论,去打击民主复国的宣传,包括不择手段地对这些人进行政治摸黑。让人 无法相信任何人而导致民运中的每一个人,只有产生个人的声音,而没有集体的声音;当然可以有集体声音的大骂共产党。但这样的效果会让百姓认为这群人,只是 发泄、不满、牢骚的反对者,而不是一群有理性、有天良的反对派。反对者,即是千军万马,也只是属于一个;如同武侠再多地也没有。而对共产党来言,只叫虱多 不痒的被人反对。如果是一个如同象民进党那样而具体清楚目标的反对派,即全体口径一致地民主复国,那情况可不同了。此时此刻的共产党,就会牙根酸疼,心里 害怕。是不是这样?不妨大家一起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