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中共党國早就在執行世襲制!

——對錢澤官《建議中國官員推行世襲制以反腐!》一文的補充

讀《華夏快遞》08-06-18刊出的錢澤官先生文章《建議中國官員推行世襲制以反腐!》(參見附文),錢先生的機智、詼諧和反諷讓人忍不發出會心的微笑。筆者在此想說明的是,“中國官員推行世襲制”已經無需建議了,因為中共党國早就在執行世襲制。不過,中共党國搞世襲制的目的不像錢先生建議的那樣是為了反腐,而是為了保持中共的特權,即所謂革命江山千秋萬代永不變色 

據辛灝年《誰是新中國》(美國蘭天出版社,1999年)披露,早在“八十年代,中共中央組織部已在每一位部長以上幹部去向‘馬克思報到’以前,向其詢問由他的哪一位子女‘接班’為最好。”其結果是,總理周恩來(無嫡子)的養子李鵬當上了總理。國家僑辦主任廖承志的兒廖輝當上了僑辦主任。

不可否認,這兩位老子的官位太顯赫,兒子不可能一步登天,必須有一個提升過程。李鵬和廖輝能夠完成這個過程,是克服了許多制約因素,並得益于許多有利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現在,外交部長喬冠華的兒子喬宗准是外交部副部長。如果他運氣好,能夠克服各種制約因素,充分發揮各種有利因素,說不定哪一天他也可以完成這個過程,當上外交部長。因此,我認為錢先生建議的層次有些偏低。錢先生說:“以現任領導為准,書記的兒子以後還做書記,縣長兒子以後還做縣長,人大政協一例推行。”錢先生好像只談到縣團級。其實,中央那一級也是這麼幹的。為什麼會這樣,因為“老一代無產階級革命家開創的革命事業由他們的後代來接班,他們最放心”。

不但“老一代無產階級革命家”要“由他們的後代來接班”才“最放心”,連老一代“大花瓶”也“由他們的後代來接班”,黨和老一代“大花瓶”也才“最放心”。例如,國民黨叛將、中共“花瓶”人大副委員長李濟深的兒子李沛瑤繼承“父業”也當上了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可惜第二代李副委員長的“花瓶”運比其父差,被他的武裝警衛殺死了,連壽終正寢的資格都沒有撈到。

上行下效,既然中共中央組織部在每一位部長以上幹部去向“馬克思報到”以前,向其詢問由他的哪一位子女“接班”為最好,中共各級黨委的組織部門當然也紛紛仿傚。子承父業、子坐父位元的事例各級黨政機關比比皆是。黨政機關親連親、公檢法司父子兵在中共党國層出不窮、司空見慣。

党為全國人民作出了榜樣,連鐵路、銀行、郵局、電力等非權力機關、但福利較好的國營企事業單位一般也由其職工的子女接班頂職,在一定程度上變成了外人難以染指的部門。這種情況使我們不得不憂心忡忡地說:在一定意義上,世襲制在中共党國已經初步成型。它的形成與反腐基本上沒有關係,而是由中共要保持其“革命江山千秋萬代永不變色”的雄心而引發的。但是,我們可以斷言:中共政治寡頭們的“世襲制”是不可能保持其革命江山千秋萬代永不變色的。

在中共党國的“世襲制”中,受害最深的群體是占中國人口近百分之八十的農民。如果他們不願意“世襲”父輩的地位當一輩子農民,他們的最高權力也不過就是進城來當農民工!如果這種狀況不改變,中國農民和他們的子孫後代總有一天會推翻中共致力創建的“世襲制”,使它的“革命江山”改變顏色。

                               《自由聖火》2008620

                                    (署名 文思)

 

附:

錢澤官:建議中國官員推行世襲制以反腐!

 

一個官員提拔之初,組織上一考察,很好,五講四美三熱愛,黨性也強的不得了。群眾自然也擁護。可是,最終,出事了,貪污腐敗什麼事都出來了。為什麼,考察任命提拔這個事情,客觀性不強,上級領導有時候容易被蒙蔽,被欺騙。怎麼辦,這個難題怎麼解決,我建議推行世襲制。

 

以現任領導為准,書記的兒子以後還做書記,縣長兒子也後還做縣長,人大政協一例推行。這樣下去的好處很多:1、首先,其他人都死了心了,買官賣官都杜絕了。他總不會不給自己兒子幹,而賣給外人吧。

 

有人說有個別例外的怎麼辦,有的縣長就不喜歡自己兒子,懷疑老婆跟別人生的怎麼辦?好辦,這個規劃,操作性非常強,以DNA測試為准。夫妻2個的DNA都檢測,當然以結婚證上那個為准,23奶什麼的不包括,沒權益,不受保護,這樣就體現了第二個好處:杜絕了包二奶。

 

還有人說有的官員不能生,怎麼辦?好辦,試管嬰兒嘛,你們不要忘了,我國科學是很發達的。這就體現了第三個好處:促進了生物科學的發展。

有人說不行,有的官員壞事做多了,生小孩沒屁眼,怎麼辦?這個好辦,不能歧視,殘疾人也要就業,改變觀念就好了。時間長了,很多新任縣長書記都沒屁眼,大家也都習慣了。這就體現了第四個好處:改變了群眾觀念。

 

也有人說不行,很多官員都違反計劃生育生好幾個小孩,怎麼辦?只有長子或長女享有世襲權,跟古代一樣。職位只有一個,讓他們爭吧,自相殘殺吧。關我們老百姓吊事啊。古代那些皇帝子女不都自相殘殺,最後絕種了麼。這樣就體現出第五個好處:最終官員數量有所減少,減輕了百姓負擔。

 

這樣的制度實行起來,就形成了強大的體制力量,以DNA為准的統治體統形成了。大家各安天命,官員的特權可以傳至萬代,他生下來就該享受,你就該統治老百姓,那就用不著貪污受賄啦。最終就杜絕了腐敗。

 

我靠,最後還有人不服,說:那我們老百姓怎麼辦?我們公民怎麼辦?我們納稅人怎麼辦?我們難道永世受罪?

 

這個我管不著,我還想找人問問呢?反正我在本國活了六十八年,只知道有官員,不知道有納稅人。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