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楊佳:一個人的暴動

 

曉月

 

共產黨是怎麼獲得權勢的?靠有組織、有預謀的陰謀和暴動, 靠煽動蠱惑群眾,靠掛羊頭賣狗肉的美麗招牌。我聲稱代表人民,追 求自由、民主和物質極大豐富、人人平等的共產主義。在這個口號 下,我鼓動了很多輕信的人,殺了很多人,搶了很多的財產,靠槍桿 子奪得了政權。在奪權時,我說:革命是壓倒一切的暴力是 合理的,那些希望社會穩定、主張漸進和平改良的人被我斥責為反動分子反革命

 

掌了權以後我怎樣?我殺了更多的人,奪了更多的財產,最終我自己 成了最大的私有財產擁有者。在這種情況下,我還不知足,繼續用槍 杆子自由地殺人、貪婪地攫取財富,無懈地滿足我永無止境的物欲和 色欲,無懈地通過抓捕、監禁、殺戮來維護我的獨裁暴政。我掌著 權,斂著財,騎在你們頭上,高喊著社會穩定是壓倒一切的,要 建設和諧社會,要以德治國

 

我的和諧,不是中國傳統政治文化所信奉的天聽自我民聽天視自我民視民貴君輕的愛民、保民的仁政,而是我 可以不仁,我不愛你們,只愛自己,我為所欲為,貪污腐化,強姦虐
搶,你卻不能不義,你還得無條件地愛我,支持我,擁護我;我搶了 你們,侮辱了你們,損害了你們,甚至要了你們的命,你們還得為我 顧全大局,不能減少了你們對我的愛國熱情

 

我的德治,不是中國傳統文化所要求的有德者治國,即那些真正 愛民、愛人、能做到己欲立立人、己欲達達人己所不欲,勿 施于人的廉潔自律、奉公守法有德君子們來治理國家。我十分缺 德,心中唯有自己,眼裏只有私利,卻反過來要求子民們心中光有黨 國,眼裏唯有政府,無論是獨子死于豆腐渣工程、女兒被太子党奸 殺,家園被強行徵購,肢體受到摧殘、人格遭受侮辱……無論我多麼 慘無人道、令人髮指,你們都得忍辱負重,顧全我的權勢和党國的利 益,維護我的來之不易的政治穩定

 

在我看來:我的利益理所當然就是你們的利益,我的臉面也毫無疑問 就是你們的臉面,沒有了我,你們這些賤民們的生命還有什麼意義? 沒有我當年帶領你們起來暴力革命,解放了你們,你們不還生活在萬惡的舊社會嗎?!看看受苦的臺灣人民,不還正眼巴巴地等著 我去解放他們呢?可不要恩將仇報啊!所以,你們要跟我保持和諧, 你們在任何情況下,都得聽從古代智者老子的勸告:以德報怨 別聽孔子的什麼以直抱怨,追求什麼公平、正義,還有那虛偽的 國際反華勢力國家搞得什麼自由、平等、民主。當然,我在中外 記者招待會上,也會喊喊上述漂亮的口號,表表決心,不過,喊的同 時毫不妨礙我在西藏開槍殺人,將幫助愛滋病人的佛教徒胡佳送進監獄,讓仗義執言的高智晟銷聲匿跡,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掛羊頭賣狗肉本是我的一貫作派,想來你們也都心知肚明。

 

其實,我真的不關心、不在乎你們的什麼人權、自由、公正,我最關 心的還是我自己個兒的社會穩定。我的強權邏輯如下:我搶了你 們的財產,剝奪了你們的機會,對你們司法不公,使你們受屈辱、遭 貧困、難以為生,甚至喪失性命,你們還是要為了我的權勢和安全而顧全大局,幫助我來維護社會和諧以德治國,珍惜安 定團結的大好局面。因為,我是高貴者,你們是賤民。我是有錢有勢 有槍有炮的強權者,我是真正的流氓。我就豆腐渣工程了,我就強姦 你們了,我就毆打你們了,我就剝奪你們的權利了,我就侮辱你們 了,我想把你們怎樣就怎樣了,我的國家機器──公安、武警、軍隊 ──就是用來對付你們賤民的,你們能咋地我?!!!

 

我的子女富甲天下,官商通吃,你們的子女死就死吧!“64”天安 門廣場我都敢上坦克碾壓學生,他們的父母事後不也得忍氣吞聲?!天安門母親年年嚷嚷要我給他們的子女平反,做夢!!!我 要有這個平反的良心,當年我也不能那麼冷酷殘暴,這是我的本性, 不這麼做,我就不是我了,我也就沒有今天的權勢了。我“64” 了人,穩定了快20年了,你們不也老老實實、不敢亂說亂動嗎?你們 不也都學得跟我一樣、廉恥淪喪、弄虛作假、只認利益,哪管誠 信?!死上萬把個四川邊遠地區的小孩子算什麼?蓋房子省了些鋼筋 算什麼?省了你們的鋼筋,才有我的子女打著紅旗在海外留學護 、為國爭光的榮耀!知道總理的眼淚多金貴嗎?党疼國愛 就算地震明知不報,你們的孩子也死得其所了!我的黨魁們還低下了 他們高貴的頭,率眾全國默哀,為我爭光的奧運火炬傳遞也暫停 了三天,這樣的深恩只怕你們生生世世變牛變馬還報答不了我呀!你們知足感恩吧!

你們中的有些人不知好歹,想用法律對付我、跟我平起平坐,搞什麼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搞什麼上訪、上訴,這真是缺乏自知之明!我當 年煽動你們革命、造反,你還真以為我是為了你們、代表你們?我是 為了我自己!我不過玩了你們一把,好比有本事的男人玩弄女人。搞 政治權術和統一戰線我可是第一高人!法律是我手中的武器,我比法 大,說白了吧,就是流氓土匪,CNN卡佛蒂沒說錯,我是流 氓我怕誰呀?!!!你們中的傻帽們還非說他辱華,忿忿然抗 議,真不愧是我的好賤民呀!我玩法律行,法律約束我那可是萬萬不 行的!賤民楊佳卻不認這個理。平白遭受我的機器的損害侮辱,這對於
賤民來說也是司空見慣,不值得大動肝火。他卻不然,他不僅不逆來 順受,還一定要搞出個是非曲直。他難道不知道我一向善於混淆視聽、顛倒黑白,最怕事實真相?我靠什麼起家的?離了謊言和造假我 還能生存嗎?他開始還想不把我當流氓。他用了半年時間想追求正 義,想跟我在法律面前平起平坐,想跟我通過合法途徑解決問題。他 以為公安還真的是為了公眾的安全,錯!公安是為了 。他跟我的公安人員較真,能有他的公平?我的公安人員都是我 豢養的,學的都是我的流氓脾性。不過,一來二去,我終於使他認清 了我的強權流氓面目,讓他知道,他自己不過是個賤民,賤民就應該 服軟、自甘低賤,別把自己當人,別要什麼正義和人格尊嚴。

 

楊佳居然不甘自賤自輕,他居然在我87歲生日的大喜日子裏,在舉國 齊心合力迎接平安奧運的關鍵時期,在我的誕生地單槍匹馬地向 我發動了起義!瞧瞧他選的日子──71日,瞧瞧他開殺的樓層── 1921,他這哪里是殺人,他分明是直指源頭,是在殺黨,是在殺我! 他使我不平安、不歡喜,他使我肉跳心驚、坐臥不寧!我說他是十惡 不赦,就是千刀萬剮了這小子,也不足以平我心頭之憤!!!更可怕 的是,賤民們卻對此一片歡聲,說什麼他是俠客、是孤膽英雄!可也是,他比武松還能,也毫不遜色于魯智深。值得慶倖的是,還沒有形 成一個梁山好漢團夥,否則,我的江山定然不穩!賤民要反?怎能容忍!

 

不過,話說回來,極其順服的中國賤民們遇上我這樣的流氓也實在是 無法,你們不能學習印度聖雄甘地和平抗爭,甘地面對的是英國殖民 者,那畢竟是些出於自由主義政治傳統、有理性、講規則的紳士們。 在人格上,他們同情尊重甘地,甘地一絕食,他們就發慌。你們絕食 哪能打動我啊?你們最好統統自盡,省得惹我煩心。天安門學生絕 食?我坦克上!法輪功修煉者絕食?我電棍上!我灌你、電你,我還 捅你的陰道、電擊你的睾丸!摘取你的器官!你們也不能學習甘地的 美國學生牧師馬丁.路德.金。馬丁路德是在美國和平抗爭,美國是 個尊重人權的憲政法制國家,人人自由平等寫在獨立宣言上,是美國 憲法的基本精神,他當然可以大獲成功,他的生日現在還成了全美國
的假日。你們想跟我和平抗爭!沒有門!沒有門!!一點也沒有 門!!!

 

只是,楊佳可真讓我害怕,他可以放棄攝影、野遊的生活情趣,放棄 今後結交美女、與之認真交往的可能,為了他的生命尊嚴和法律公正 向我開戰。要是出現更多的象他這樣不甘自做賤民的人和這樣的暴 動,要是個個象他一樣膽量身手不凡,那我還怎麼生存、我哪里還能 萬歲?我最怕的就是那些具有不自由,毋寧死的人格精神的人, 他們本是和平守法的百姓,決不是象我一樣的流氓暴徒,但是他們為 了自由和公正卻不懼怕死亡!

 

其實,老子說以德報怨,也主要是說給我們統治者聽的,他要求 統治者少私寡欲,無為不爭,唯有這樣,才能使民間不爭、不為 盜。他給政府打分:太上,不知有之;其次,親而譽之;其次,畏 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老子認為最好的政府是不 擾民的無為而治的政府,這種政府控制的最少,完全沒有強征暴斂, 人民甚至經常不意識到政府的存在;其次,才是儒家的理想政府,人 民愛戴它,讚譽它;再次,是法家的政府,人民畏懼他,辱駡他,完全不信任它。對照一下,我是個什麼政府?我當然是連法家還不如, 老子還應該加上一句最次,殺之。現在人民已經恨不得要殺了 我!

 

老子還說,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楊佳已經這樣做了,他發 動了一場一個人對龐大的的暴動。

 

(轉自獨評論)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