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胡錦濤,熊掌和英特拉維爾不能兼得

 

 

這幾年來,悄然中不知道海外的政治空氣正在潛移默化,等到恍然覺悟的時候,已經發現美國的中文環境已經與當年完全不同了。過去也有東西文化價值,共產主義 和資本主義信仰,共產黨專制和民主制度,共產黨歷史政治運動的觀念衝突,但是這種討論,畢竟是在西方社會的主流意識下的不同意見的衝突,可是現在變成儼然 是在共產黨控制下的中文環境了。何以見得?

 

網上毫不掩飾公開罵美國,誰要說美國好,立即遭圍攻, 被斥為洋奴,漢奸,賣國賊等等, 不一而足;

 

不能批評共產黨,一批評共產黨就會受到圍攻,謾駡甚至威脅。 其口氣之橫蠻,惡毒令人驚歎。

 

所周知,中國是沒有言論思想自由的。 在國內批評共產黨的言論都可以被以反對共產黨反對社會主義破壞安定團結的罪名逮捕,那麼這些毫不掩飾對美國敵視的 人,為什麼跑到這個敵人的國家中,做自己國家都不容許的事情,謾駡宗主國,甚至破壞這個國家的言論自由呢? 真是己所不欲,也要施人。當然跟共產黨講這個理無異是對牛彈琴。

 

前些時候,中國憤青甚至打著中國的五星紅旗,在美國國土上示威。 不知這些人想過沒有,如果美國僑民在中國領土上打著美國的星條旗示威,反對中國國內的反美國團體,中國人會怎麼想,會怎麼做呢? 當然跟共產黨講這個理也無異是對牛彈琴。

 

得鄧小平初訪問美國的時候,那時候中美也有意識形態的分歧, 但是兩國人民的關係和媒體的氣氛,和今天完全是不一樣的。也記得剛過去不久的江澤民時代,我 們也沒有感覺到中國媒體,宣傳機構,對西方如此的敵意,對與共產黨不同的意識形態如此不可容忍,對批評共產黨歷史錯誤的言論如此仇恨。

 

問題出在那裏呢,最近看到了胡錦濤的6. 20講話的報導才恍然大悟:"2008 6 20日 ,胡錦濤總書記視察《人民日報》社,發表了重要講話,並在 《強國論壇》與網友線上交流。 胡錦濤總書記分析了當前我國媒體面臨的嚴峻形勢,特別強調了"西強我弱"的輿論態勢和新聞輿論領導權問題。他指出,在 "西強我弱"的國際輿論格局還沒有根本改變,新聞輿論領導權的鬥爭更趨激烈、更趨複雜的情況下,要確保新聞宣傳工作的領導權牢牢掌握在忠於馬克思主義、忠 於黨、忠於人民的人手裏。"

 

原來是總書記在煽風點火,目前海外的特務猖獗,反對CNN 舉紅旗遊行等等看來都是胡錦濤的政績了,胡錦濤對國外的新聞媒體採取了全面攻勢。回頭看去,胡 錦濤時代的特色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籠罩了整個中國了,而且這個"要確保新聞宣傳工作的領導權牢牢掌握在忠於馬克思主義、忠於黨、忠於人民的人手裏" 的風已經吹到遠離中國萬里的阿美利加, 歐羅巴和澳大利亞了。

無怪乎我們每個人已經親身感覺到胡錦濤時代的溫暖了。

 

如果說江澤民只是抓幹部富起來,蓋高樓大廈, 裝上五彩六色的霓虹燈, 唱唱"我的太陽" 講幾句不太標準的英語, 西班牙語言, 造成江時代博學多才,鶯歌燕舞的太平盛世景象,那麼胡錦濤可是來真章了。

 

胡在維持幹部富起來和維護特權利益上與江一樣起勁, 胡的親屬也在利用特權大發國財毒財,但是胡在意識形態上還要堅持與西方帝國主義鬥下去。所以如果江是變質和資本主義化的共產黨人,那麼胡就是既要當富人,壓迫窮人的紅色資本家,還要當強硬派的極左共產黨人。

 

與江的這種區別是不奇怪的,江是五十年代的留蘇生。 那時候中蘇正在蜜月,共和國初建,全國都沉浸在我們從此走向繁榮富強的幸福氣氛中。大學生在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 美妙旋律中翩翩起舞,小孩子則打起背包去到鄉村,在銀色月光灑滿的原野上點起篝火唱著"你這頑皮的火苗,把黑暗都趕跑了!"。於是在江身上帶著那個時代留 蘇生的洋氣息。

 

而胡成長於反右後的六十年代初, 當時國內正經受萬年不遇的自然災害,餓殍遍野,國外遍受美帝蘇修的圍攻。在我們朋友遍天下的那個年代,全世界黑暗的夜空只 剩下歐洲的一盞明燈,阿爾巴厘亞。其時國內政治空氣到了神嚎鬼哭,草木皆兵,以階級鬥爭為綱的非常敏感時期。大學中的監督,回報,揭發造成了政治空前殘暴 和黑暗的氣氛。這段政治的發酵,已經在醞釀著一場腥風血雨的政治暴風雨的即將到來,那就是後來震驚世界的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胡能夠作為一個政治輔導員 從千萬大學生中脫穎而出,其在鬥爭藝術上必有過人之處。那個時代的英雄比起江成長年代的讀書博而不精來又退了一步,這些政治輔導員肚子中既無莎士比亞,又 無老子,孔孟之道,唯有毛澤東著作和人民日報的評論。所以當他們一旦當政,將全身魅力都散發出來時,聞到的除了毛味和共產黨的文件味,別無其他氣息。

 

我一生之經驗,共產黨的延安幹部,三八幹部,解放幹部, 工農幹部,高幹子弟,都能交朋友,因為他們確實人性未滅。但是共產黨的知識份子幹部,尤其是出身 家庭不好背叛了本階級加入到革命隊伍裏來的知識份子幹部未必。在這些背叛了本階級加入到革命隊伍裏來的知識份子幹部身上,我睜大眼睛找,拼命的回憶也不能 發現他們有人性不小心透露的跡象。我將來也許會單獨以"誰是共產黨中最可怕的人"為題寫這個題目。

 

胡錦濤對自己的時代用和諧兩個字來描 寫。 會讀共產黨報紙的人都有這個經驗,如果中國宣傳工具都在開足馬力歌頌一件事情的時候,這件事情一定有問題了。如果 大叫中央領導非常團結的時候,內鬥一定開始了;如果大叫我們的朋友遍天下的時候,一定是國際上非常孤立的時候。所以胡錦濤對和諧兩個字特別感到興趣,那麼 胡錦濤社會的主要特徵一定是很不和諧。其中要將新聞宣傳工作的領導權牢牢掌握在忠於馬克思主義的人手裏,只不過是要與西方的意識形態,民主體制決一雌雄的 不和諧工程中的一個專案而已。

 

孟子曰:"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 舍魚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

 

們暫且不論共產主義和英特拉維爾的正確與否, 它的基點是一個解救窮人,打倒富人和對富人專政的理論。胡錦濤和他的家族,他的同僚怎麼又要當大富人,剝削 壓迫中國的窮人,又要用共產主義的理論去反對資本主義,帝國主義,去解放世界窮人,實現英特拉維爾呢?江澤民知道這裏面確實無法自圓其說,所以在被西方記 者問起信仰的時候,儼然回答我沒有信仰。全場譁然, 但是人們不得不佩服江澤民的勇氣。

 

而總書記又要發財,又要將共產主義革命堅持到底, 豈不知, 熊掌和英特拉維爾不可兼得。你要不就在發家財,發國財的路上走下去,成為中國土地上的巨富,要不 就將自己和自己兒女親屬的財產分給中國的窮人,災民,去當一個以工資為生的真正的馬克思主義、忠於黨、忠於人民的革命幹部,去實現自己的共產主義理想。如 果這樣不三不四的做一個比資本家還富的與西方資本主義,帝國主義戰鬥的馬克思主義者,豈不被世人和歷史恥笑?

最後編輯時間: 2008-07-17 11:23:17


(轉自博訊)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