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中国学者不懂西藏问题:
藏汉民族间的可怕悲剧

桑杰嘉 

9月13日美国之音《西藏流亡政府将评估对华谈判政策》报导中采访 中国外交大学的苏浩教授时,苏教授大论西藏流亡社会,高谈西藏问 题的发展趋势。非常可悲的是,对于西藏问题,中国的一般民众并不 熟悉,而中国的这位学者则根本不懂。因为,他居然不知道近50年来 西藏问题之所以解决不了的根本原素在于中共,而非西藏政教领袖达 赖喇嘛或流亡藏人。

堂堂中国外交大学教授,在资讯如此发达的今天,对外界了解如此浅 薄,实在令人费解。可以不难推测到的是:其座下无数学子对此会有 何种见识!西藏流亡社会是向全世界完全开放的,并非象中国、北韩 之类共产党封锁性社会。流亡社会的构成,世人非常清楚。流亡的藏 人拥有一套民主制度,享受着充分的言论自由。因此,对于藏人的事 务,某些藏人会发表不同于主流看法的见解和建议。这是一种民主社 会的自然现象。它并不等于对政府政策、原则和最高领袖的否定。但 是苏教授眼睛一亮,说什么:海外藏人现下基本上可以分成三种人, 未来西藏的走向都会受到影响。他并且举出达赖喇嘛、西藏流亡政 府、海外的藏独人士,还加了一句“从某种程度来说好象达赖的影响力似乎在减弱”,等等……

他的这些“高论”似乎意在令人觉得西藏流亡社会已经四分五裂,而 且,达赖喇嘛的影响力正在减弱。(当然这是中共求之不得的!)但 是,笔者明显地见证到:西藏流亡社会并没有象苏教授所谈到的那样 已经形成三种势力。它完全没有四分五裂。而且,西藏政教领袖达赖 喇嘛的影响力更没有减弱,而且决不会减弱。

因为,首先,西藏流亡社会是由西藏流亡政府统一领导的。而且,达 赖喇嘛是全球公认为西藏人的代表和发言人;西藏流亡政府是全球公 认的能代表西藏人的唯一组织。在西藏流亡政府的统一领导下,世界 各地的藏人为争取西藏自由而奋斗。

不幸的是,很多中国学人和苏教授想法惊人地相似。他们也认为西藏 问题得产生和持续,是由于达赖喇嘛、西藏流亡政府和流亡藏人的坚 持错误立场。他们的激进和拒不让步,使得事情无法得到解决。其 实,如果我们回顾西藏问题发生,我们就会清楚地知道:中国共产党 才是西藏问题的真正制造者,才是西藏问题得到解决的阻扰者。正是 由于中共的不尊重历史、不面对现实、不关心未来的鼠目寸光,才导 致西藏问题在过去的50年中得不到解决。中共不但不积极创造解决西 藏问题的条件。相反,它老是歪曲事实、篡改历史、拿中国民众的血 汗钱在国际上进行金钱外交以巩固其专政权力、在藏汉民族间播种民 族仇恨、制造种族矛盾──西藏问题才长期不但得不到解决,还面对了正在把西藏引向危险境地的所有这些导火线。

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放弃西藏事实上 的国家独立地位,接受与中国合并的主张。在当前的国际上,有些国 家为了一寸领土或地图上无法标出的小岛而激战、战火不断、涂炭生 命。和它们相比,藏方的让步是很大的,它同意让渡250万平方公里 的国土和600万的民众主权啊!

中国的民众不熟悉西藏问题,我们可以给予100万个理解。但是堂堂 学者不懂西藏问题,真乃是藏、汉民族之间的可怕悲剧啊!

(2008-09-22)


达赖啦嘛今年八月摄于巴黎

达赖啦嘛今年八月摄于巴黎

附:

藏流亡政府将评估对华谈判政策
记者: 陈苏
华盛顿
2008913

西藏流亡政府议会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召开特别会议,评估讨论跟中国和平谈判的政策。有专家认为,西藏流亡政府可能进行的中国政策调整会导致西藏问题进一步复杂化。

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发言人图腾桑波对美国之音说,昨天在议会开会期间,议长宣读了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办公室转来的一封给议长的信,信中提出召开特别会议,评估讨论跟中国和平谈判的进程。

他说:“达赖喇嘛在信中建议,由于最近西藏危机和国际局势,也许可以在11月或者12月份召开特别会议,讨论评估有关局势,从而判定得知我们应该做些什么事情。议长说,议会将为特别会议做出计划。”

这位发言人说,西藏流亡政府议会议长表示,他将在下周一宣布会议日程,届时将会得知有关细节。媒体援引议长的话说,他们正在讨论邀请哪些人参加这次特别会议。

中国外交大学的苏浩教授认为,海外藏人现在基本上可以分成三种人,各方对未来西藏的走向都会有影响。

他说:“第一就是达赖喇嘛。作为一个宗教领袖,甚至在海外成为政治人物,他的想法、做法,包括他提出的政策考虑,确实对西藏未来的发展、西藏问题在国际社会的发展是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第二就是西藏所谓的流亡政府,或者说他们的议会。这部分人成分比较复杂,既有达赖对他们具有重大影响的一些人,同时还有一些达赖不能完全影响他们,他们却还有比较强硬的立场,甚至努力要推动西藏独立。第三种人就是海外的藏独人士,从中国的角度看是带有恐怖主义色彩的藏青会的一些人。”

苏浩教授说,这些强硬的极端藏独分子影响日益扩大。他认为,今年晚些时候召开的西藏流亡政府议会特别会议有可能显示海外各派藏人力量的消长。

他说:“从某种程度来说好像达赖的影响力似乎在减弱。换句话说,达赖可能随着他的年龄增长,甚至于他的身体不是很好,所以可能某种程度上其他西藏势力似乎觉得需要加强他们自身的决策力,因此导致达赖的影响力有所下降。正因为这样,所以中国政府在跟达赖流亡集团谈判时,显然他们的一些主张是非常强硬的,也在某种程度上超出了至少达赖口头上所表述的主张。正因为这样,所以双方的谈判很难有新的进展。”

自2002年以来,达赖喇嘛的代表已经跟中国政府进行了七次谈判。达赖喇嘛希望通过和平谈判解决问题,多次重申西藏不独立,但是要求真正自治的立场。由于谈判多年来不见进展,达赖喇嘛坚持的中间道路受到海外藏人,特别是年轻一代藏人越来越多的质疑。

这次会议是中国当局镇压藏人地区3月份爆发的抗议中国统治的示威之后召开的。中国指责达赖喇嘛策划煽动了这次暴乱,而达赖喇嘛则予以否认。

媒体预测,达赖喇嘛希望在今年晚些时候召开的会议上制定跟中国谈判问题的新政策。观察人士普遍认为,一旦西藏流亡政府调整长期以来对中国的政策,有可能导致西藏问题更加复杂化。

选自《民主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