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胡錦濤團派統戰代理巨星大毒梟胡揚其人


    ——胡揚販毒集團與胡錦濤團派、統戰部、對外友協的往來黑幕系列報導(十三)
    
    作者:團派

 

(作者按語:真不知道胡揚是如何定義成功二字,如果生意非常成功,根本就沒必要鋌而走險去販毒。而胡揚販毒本身就說明他那些公開的生意很不成 功,或者說胡揚不公開的販毒黑生意非常成功。與主子胡錦濤團派一樣,大毒梟胡揚滿嘴的仁義道德,滿嘴的愛國友好,但滿腦子統戰滲透,滿腦子販毒洗黑錢賄 賂。)

 

胡揚,1958年生人,現年50歲,北京師範大學物理系77級學生,物理系81屆本科畢業,曾任團支書,勉強算得上是早期團派底層幹部,曾做過大 學老師,在研究所搞過研究,做過政府部門的行政工作,也曾經過商,19918月正式來澳定居,最初做過很多方面的生意,包括咖啡店、餐館、雜貨超市、旅 行社、服裝進出口生意等,據他自己說生意非常成功

 

最初來澳洲5年,通過在餐廳雜貨超市藍領式的體力勞動,胡揚有了一點積蓄,之後開始試圖向更高層面文化領域發展。恰逢中共公款旅遊興起,胡揚於 1995年創立了澳中文化交流中心,做起中共公款旅遊的生意,以胡揚自己的話講,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到了中澳之間的文化、經濟等領域的交流上 來。

 

到底是胡揚受到中共團派部門派遣來到澳洲發展工作隊站點,還是他自己送上門去主動成為中共統戰代理機構,只有胡揚本人知道,反正中共的統戰部、對 外友協與駐澳使領館是樂得把大部分艱巨文化任務都交給他的澳中國際交流中心。從毒案事發前看,中共團派媒體極力宣傳包裝胡揚;毒案事發後,中共團派媒體又 是極力掩蓋,妄圖損害控制(DamageControl),所以應該是前者,受到派遣的可能性較大。

 

不過也有熟悉胡揚的關係透露,胡揚走上販毒的道路,從某種程度上講也是迫不得已。1995年胡揚開始做中共的公款旅遊團還是能賺點錢,但是隨著旅 行社越來越多,競爭也越來越激烈,中共國內組團方索要的回扣也越來越高,後來基本上沒什麼賺頭了,團費中將近一半要返回中共組團方個人,錢經手的挺多,可 是最終到手的很少,他的澳中國際交流中心基本上成為中共團派貪官的撈錢工具,許多時候還要自己貼錢。據胡揚本人多次透露,他為中共出面組織的大型文藝統戰 滲透活動,根本不賺錢,往往需要自己往裏面貼錢,倒不是中共下撥的活動經費少,而是從中索要回扣的中共官員太貪婪。

 

但胡揚懂得長線投資,注重的是借組團與文化交流活動,多結識國內的高官實力派大員,好能獲得國內投資機會,獲得巨額回報。按照胡揚自己的話講,良 好的人際關係至關重要。他說:“每個人都活在形形色色的生活圈子裏,一般來說,圈子越多越好,我們要做的就是把生活圈子擴大。
    
    胡揚總結的人際交往經驗:

  1. 不要鋒芒畢露,處處咄咄逼人(可以讓人對你沒有戒心,放鬆警惕);
  2. 不要誇誇其談(談多了別人反感,落實到具體的好處實惠,更有效);
    三,不要急功近利(要放長線,釣大魚,建立權力庇護層,要定其交而後求,以小利誘之,以謀暴利)。

 

出國前胡揚是通過打橋牌擴大朋友圈子,出國後有錢了,交朋友的手段也多樣化了,請高官前往澳洲旅遊,請吃高檔海鮮,打高爾夫,帶著中共高官去賭場 貴賓室,把高官的孩子辦到澳洲留學,為其預留好撤退的後路。然而這些交際都需要錢,胡揚投入的錢多,可是一到具體辦事的時候,高官們總是閃爍其辭,胡揚大 有上當受騙被人愚弄的感覺。這時的胡揚發現,他與國內的活動往來多,資金轉帳頻繁,這可以很方便地作為販毒掩護,而他也在國內建立了相當的知名度與權力保 護層,毒品可是暴利,只有這種在短期內就可獲得暴利的生意,才能讓他繼續結交並鞏固中共團派權力保護層,保護層面越廣級別越高,走私毒品也就越安全。利用 販賣毒品的部分暴利補貼中共大型文藝活動,會增加並鞏固胡揚在中共系統中的政治地位,團派上司就會更加賞識胡揚,就會給予胡揚更多的榮譽與特權,而在中國 的特權越多,活動能量也就越大,胡揚自身政治經濟利益就會得到更好的保護,在胡揚眼裏,這才是政治、權力、名譽、身份、地位、毒品暴利的良性互動迴圈。
    
    頭幾筆毒品走私很成功,所以胡揚走私的膽子越來越大,走私的貨量也越來越大,國際轉帳也越來越頻繁,數額也越來越大,終於導致澳大利亞警方的注 意,僅用8周就破獲了胡揚販毒案件。胡揚現在明白一個道理,中國是個權力金字塔式的國家,你只要搞掂最高權力層,就搞掂一切執法機關,但在澳大利亞則行不 通。澳洲是個制度化的國家,胡揚可以與總理、州長、議員是朋友,就算搞掂他們,但一線執法機關不管這套,一切按制度,胡揚根本不可能從上到下搞掂澳洲所有 的權力層。

 

在政治、權力、官場、名利場、毒品的包圍中,胡揚過著多重生活:

 

一方面,他是澳中國際交流中心的總裁,是著名僑領,是文化交流的倡導者,是中國駐澳使領館的座上賓,是團派、統戰部、對外友協樹立的模範典型,受到過胡錦濤的親自表揚與嘉獎;

 

一方面,他結交滲透澳洲主流政治界,將澳洲自由黨、工党大部分議員拉下水,包括前總理霍華德與現任總理陸克文,組織他們去中國,拉攏腐蝕,分化瓦 解澳洲批評中共的政治勢力。共產黨這一招很管用,當前中共政治領事陳用林向澳洲移民部申請政治避難時,移民部官員竟然通知中共悉尼總領館,並為中共勸陳用 林回到領館中

 

一方面,他積極回應團派主子的號召,在當地華人中大肆宣傳民族主義,組織文化滲透交流活動;
    
    一方面,胡揚宣稱:自己做的事不為個人的榮譽、也不是要實現自我價值和理想抱負,只想通過自己實實在在的工作,真正在澳中之間建起雙向橋樑。美其名曰:根本不為了錢,完全出於愛國,全為中澳兩國人民友好,只為傳播文化,只低頭耕耘,不問收穫;

 

一方面,他購買毒品,運送毒品,販賣毒品,洗販毒黑錢,巨額賄賂中共團派高官,建立權力保護層。

 

以上就是中共在海外培養、發展、樹立、包裝、宣傳的著名僑領的典型形象。

(轉自博訊)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