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改善兩岸關係需要新思維 

                    
                                   紐約  自由撰稿人  明原 
 

馬英九當選為中華民國總統以後,兩岸關係似乎出現了柳暗花明的新氣象。可是,實際上是冰凍三尺並非一朝之火所能融化的.兩岸要消除分歧,共創雙贏的新局面,還有許多尚待克服的困難。主要在於,國共内戰時期形成的相互猜忌和敵對的舊思維,還相當程度的左右著黨政領導人及許多民衆的頭腦,舊思維時時冒出來,干擾兩岸關係的順利發展。因此,兩岸領導人和人民群衆,主動放棄舊觀念,建立新思維,實為當務之急。主要領導人如果都能使用新思維去處理遇到的問題,雙方自能珍惜來之不易的機遇,共同努力,創造出一個中華民族永續發展 的新時代。

 1,中共領導人首先應該放棄戰勝者的傲慢心態,丟棄過去那種肆無忌憚的妖魔化對方和打壓對手,必於置之死地的對待敵人手段,用對自家人的平等態度,實事求是的評價歷史。不能認爲只有自己最正確,把一切功勞歸自己,一切錯誤歸推別人。不要以爲以大欺小,以強淩弱就可以壓服別人,隨心所欲了。大陸領導人只有真正把臺灣人民當作自己的骨肉同胞,用與人爲善的態度和臺灣政府平等的協商,解決分歧,才可能贏得臺灣人民的心,也才能符合當今世界潮流以及中華民族的共同利益。

2,抹煞歷史,歪曲現實,是霸權心態。只有正視現實,才能丟掉歷史舊包袱,開創新局面。“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自1949年起共同存在至今六十年,分裂狀態是現實存在的,誰也無法否定,這既是歷史,也是實現。一味否定現實,不從實際出發,禁忌說“兩個中國”和“一國兩府”,你說的統一,豈不是無的放矢?沒有分離,哪有統一呢?你還有什麽理由去說服人家不要閙獨立呢?當前事實存在著互不隸屬的兩個政府,兩個國號,你禁忌別人說,它也不會自動消失,分分合合本是歷史的常態,不足爲怪,那就勇敢的承認兩岸當前存在著“兩個中國“和“兩個政府“,所以才有必要談中國的統一。只想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觀點,而不顧別人的想法,還由什麽平等可言?那是槍桿子出政權的霸權作風,沒有平等,如何讓人心服口服?那就難免會有人要想獨立出去,豈能怪得了別人。

要做到互信,首先需要互相尊重,兩岸有了互信,才能“什麽問題都可以談”,兩岸可以從互不否認開始,進而互相承認,奠定繼續發展友好關係的良好基礎。有些人,整日在名詞和稱呼上計較、挑剔,其實都是些細微末節,只要一切從實際出發,存在問題當會迎刃而解。

3,現在大陸的經濟發展了,爲什麽臺灣大多數人民仍然不願意和大陸統一呢?原因就在於大陸的極權制度。試問海内外華人,還有多少人,願意生活在沒有自由,藐視人權,平民動輒得咎,連寫篇文章就可能會坐牢的社會呢?國民黨和共產黨在歷史上都曾經承諾實行自由民主制度,現在國民黨在臺灣做到了,可是共產黨在大陸爲什麽做不到呢?爲什麽民主在大陸還是遙遙無期?毛澤東以後的幾代領導人,爲什麽一直都在頑固抗拒民主制度?說穿了,無非是共產黨人的先天性民主恐懼症還在頑強的作怪。他們把自由民主和維持政權對立起來,認爲一旦實行了自由民主,人民自由選舉政府領導人,共產黨就必然會丟掉政權,他們對自己毫無信心。現在,臺灣的民主發展進一步成熟,實現了政黨輪替,為全體華人社會提供了好榜樣。如果你這個黨是真的為國為民,何必害怕人民的檢驗呢?即使這次選輸了,你只要痛定思痛,徹底改革,還可以重新上臺嚒,何懼之有呢?過去共產黨人常說:在真理面前是無所畏懼的。若果真如此,那就勇敢的擁抱民主吧!民主就是民主,沒有東西方之分,把民主區分為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實際是自欺欺人的抗拒民主的擋箭牌,目前大陸存在的種種内外矛盾,根源都在極權制度。人民既無言論自由,更無結社自由,一切輿論和公、檢、法機構,全都得聽命一個黨,以致特權橫行,人權不彰,民衆蒙冤無處申,作惡者逍遙法外,領導人貪污腐化愈演愈烈,社會矛盾日益加深。人民不能監督政府,而政府又對於官員的腐化墮落束手無策,一黨專制實在到了非改弦更張不可的時候了。世界上沒有什麽專制是好專制,共產專制也絕對不是好專制。你放棄專制,接受民主,尊重人民的各種自由權利,必然會得到海内外全體華人包括臺灣人民的歡迎。到了沒有人害怕統一會失去自由的時候,台獨還有市場嗎?          

4,中國人民爲了爭取民主自由制度,前仆後繼,犧牲奮鬥了百餘年,終於在臺灣地區完全實現。這是臺灣人民和中國國民黨以及臺灣各民主政黨,共同努力的成果。臺灣人民生活在民主制度下,經濟持續發展,自由人權受尊重,民眾安居樂業,為全體華人社會的民主先行者。臺灣經驗,有力的打破了“中國人素質低,不適合搞民主”,“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民主只能慢慢來”等等反民主的奇談怪論,為全體華人開創了光明大道。臺灣道路,就是全中國人們人民奮鬥之路。

大陸與臺灣,休戚與共,血肉相連,大陸民主了,臺灣才安全,因此中華民國政府和臺灣人民幫助大陸同胞實現民主化,有著義不容辭的責任,也是保障自身安全的需要。專制永遠是戰爭的溫床,大陸一天不民主,臺灣就處於戰爭陰雲之中,只有全中國普遍的實行了民主制度,臺灣人民的安全才能有可靠保障,這是世界歷史久已證明了的真理。

可惜,有部分臺灣人士,見不及此。有人以爲中共太強橫,惹不起,獨立投日最安全。爲此,他們竭力否定中華民國政府過去在臺灣的所有成就,搞所謂“去中國化” ,企圖掐斷中華文化的紐帶,甚至有個別中了“皇民化”毒素的人,肆意美化日本侵略罪行,數典忘祖,認賊作父,不惜把臺灣淪爲日本人的附庸。此種惡質 臺獨行爲,實爲捨本逐末,使自己孤懸海外,自外於大中華經濟文化圈,内愧對祖先 ,不能獲得大多數人民認同,外不能在國際上獲得平等地位,既無法自立、自保,又難於發展壯大,只能低三下四的求告別人不可靠的保護,路只會越走越狹窄,前途茫茫,臺海永無寧日,實為不智之擧。他們如果能夠丟棄皇民情結,回歸中華情,走出海島,到大陸去點燃自由之火,必能發揮意想不到的作用。

中國國民黨中有人在與對岸交往時,避談自由民主,不敢維護人權,一味向人討好,自我矮化,如此捨棄自己的長處,去就對方的短處,勢必失去平等協商地位,並不利於兩岸關係的正常發展。事實上中國國民黨前有創建民國,北伐抗日,後有光復臺灣,實現政治民主的光輝成就,已獲得廣大華人同胞的贊同,令世界矚目。因此,雖有往日内戰失敗的慘痛歷史,但也不必妄自菲薄,自降身價。

在臺灣的中國國民黨,應該理直氣壯的繼承和堅持先烈們畢生追求民主共和的光榮傳統,勇敢不懈的推行自由民主理念,旗幟鮮明的支持全中國人民的民主化運動。中國國民黨要變被動爲主動,公開聲明與共產黨和解,平等競爭,在自由民主的前提下,共同協商,探討國家統一的前景和方法,使兩岸人民的政治理念和生活方式漸趨一致,早日施行由全體華人用選票決定政府領導人,以根除專制,實現共和。

國民黨和共產黨,誰能率先兌現民主自由承諾,誰就能獲得廣大海内外華人的認同和支持,為中華民族的振興做出歷史性貢獻! 
                                             紐約   明原  2008,7,9日修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