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杨佳是当之无愧的时代英雄

刘逸明


    不出我的意料,杨佳最终被处以死刑。

20081126日,这也许是永远值得我们纪念的日子,因为杨佳28年短暂的生命在这一天被无情地终结。此前,我一直都为我自己不具备杨佳这种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勇气而感到深深的自悲。

    孩提时代,在官方教科书的宣教下,我曾经对警察群体有着发自内心的崇敬,但随着年龄的增大,各种有关于警察的反常消息都不断地进入我的耳朵,令我开始对警察群体产生了质疑。1995年的冬季,我还在远离家乡的城市里读书的时候,因为在住处的工厂内拿着铁链锻炼身体,最后却被一个派出所的警察当成小偷拳打脚踢,那个时候我真想狠狠地反击他,可惜力量远在他之下。
   
    等到21世纪初,和很多年轻人一样,我告别了曾朝夕相处的父母,去到了其它城市打工。在2000年的夏天,我在长安街的远洋大厦里面卖苦力,晚上收工之 后,我和几位工友吃完饭就往住处进发,结果在一个小巷子里被警察拦住。我因为走在后面,所以才幸运逃脱,几位被带走的工友结果在一位北京的熟人拿钱去取的情况下才得以释放。
   
    这样的悲剧并非北京所独有,在中国的 南方,那几年同样是每天都在上演。我在2001年赴深圳打工,走在街头,时常可以看到警察拦住路人盘问,很多人都在盘问后被带走。那个时候,我在外出的时 候只得自己多加小心,见到那样的场景就赶紧躲开。即使这样,有时候,当你晚上安稳地睡在租用房屋里时,也会有警察前来查房,仅仅有身份证是远远不够的,最 重要的是得有暂住证,否则就可能被带走。
   
    20世纪90年代开始,警察就逐渐蜕变为一个特权阶层,不仅仅收入高,而且还能凭借自己的权力和地位为所欲为。不论是在计划生育的过程中,还是在强制拆 迁和征地的过程中,你都能看到警察的身影,反而在你遇到小偷或是劫匪的时候,警察显得若无其事,你报警了,他们可能还会责备你自己不小心。
   
    如今的中国,不少遭受过警察不公正待遇的人都会谈警色变,有的扼腕叹息,有的甚至破口大骂警察是有执照的流氓。警察在当今中国已经彻底丧失了道德的感召力,他们时时刻刻都视民众为敌人,而民众也对他们没有丝毫的好感。
   
    每一个生活在这个警察当道的社会里的普通民众都是不幸的,但杨佳却更为不幸,他两度因为自行车问题而被警察野蛮殴打,后一次还被打坏了生殖器。加上他母亲王静梅女士因为遭受不公正对待而上访无果的家庭经历,他能不对警察这个群体恨之入骨吗?虽然我不主张以杨佳的那种方式去发泄对警察的不满,但我却能设身处地地对杨佳的行为给予理解。
   
    杨佳袭警事件发生以后,各种媒体上都充斥着有关此事的报道,尤其是在网络上,有关杨佳的帖子更是火爆至极,绝大多数网民都毫不犹豫地站在了杨佳的这一边, 对杨佳的行为叫好。一时间,大侠英雄勇士等称号纷纷加于杨佳,这是近些年来少有的现象,说明中国的民众已经觉醒,明辨是非的能力比以往大 大增强。
   
    中国是一个专制的国度,所有的法律所体现的不是民众的意志,而是统治者的意志,杨佳选择71日向警察这一中国最强势的群体之一大开杀戒,可以说从某种意 义上讲也是表达对统治者的严重不满。警察群体不是官方媒体所口口声声称呼的所谓民警,而是名副其实的官方爪牙,一旦民众和官员产生矛盾的时候,即使民 众理直气壮,但警察却会坚定地为官员说话,甚至于充当官员的打手。从日常生活中警察那耀武扬威的姿态里,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内心那我行我素和高高在上的优越 感。
   
    中国每个地方的警察在素质上也是良莠不齐,让人不解的是,深圳和上海的警察似乎比其它地方的警察更为不守规矩。深圳警察的猖狂可以从他们对自由作家刘水、李剑虹的驱逐,以及对作家赵达功的严厉管制中窥见一斑。而上海的警察则更是无法无天,恨不得人人得而诛之,他们对访民的残暴和对自由作家的迫害可以说无人能出其右。
   
    上海曾经在历史上盛产流氓,如今,昔日的流氓大亨杜月笙、黄金荣等人早已作古,取而代之的却是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吴志明,他所领导下的上海政法系统已经彻底 堕落为一个力量强大的流氓集团。按照现今的中国法律,杨佳被判死刑并无悬念,但在杨佳案的审理过程中,上海政法系统完全是进行黑箱操作,毫无程序公正可 言。如此作为,让起先对那些被杨佳杀害的警察有些同情的人也觉得杨佳杀得痛快。
   
    杨佳被判死刑的结果在1125日被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中国的司法系统早就是沆瀣一气。最高院对上海法院判决结果的许可让人感到中国的法律已经丧失了起码的尊严,最高院不可能不知道杨佳案的程序不公正,他们最终核准了该案的死刑判决,这让很多人对中国进入法治社会的憧憬顿时化为了泡影。
   
    仅仅一天时间,就在1126日,我们就看到了杨佳在上海被执行死刑的消息,一个满腔正义的热血青年生命就这样灰飞烟灭,他留给官方的也许是无尽的快感,但留给普通民众的却是无尽的忧伤。
   
    杨佳和我是同龄人,和我不同是,他是父母的独生子,按照传统观念,他的生命也许要比我宝贵得多,但他却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向上海警察发出了一声强有力的怒 吼,最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杨佳真可谓是侠之大者,是当之无愧的时代英雄。在杨佳的惊人勇气面前,我不得不自愧弗如,但愿杨佳能含笑于九泉,因为他找回了 中国人丢失已久的抗争精神,他的这种精神将激励着更多的人去舍生取义,向暴力执法者发出反抗的声音。当然,我更期望中国能真正走入一个法治的宪政民主时代,既告别杨佳,也告别恶警。
   
    杨佳兄弟,一路走好!
   
    2008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