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反抗暴政的英雄史诗‏

──人民XX交响曲 *

 

    杨佳在法庭上的陈词, 大义凛然, 掷地有声: “我站在这里证明一件事:这样的警察管理的社会里,遵纪守法二十多年的公民,最后还是会被判刑坐牢的。”“我认为我是无罪的,是他们先打人,我一级级投诉都没有结果,而是一级级地侮辱我的人格,所以7月1日发生的事是完全正常的。”“我不后悔”。

    受尽欺凌而又无从伸张正义, 对黑暗社会充满绝望和愤怒。呐喊、挣扎、同归于尽,杨佳无奈地选择了这样壮烈的方式来反抗。在极端的绝望、无助和愤怒的情况下,这也是人性之常情。

    唐朝韩愈《顺宗实录》卷二:尝有农夫以驴负柴至城卖,遇宦者称“宫市”取之,才与绢数尺,又就索门户,仍邀以驴送至内。农夫涕泣,以所得绢付之,不肯受,曰:“须得尔驴”。农夫曰:“我有父母妻子,待此然后食。今以柴与汝,不取直而归,汝尚不肯,我有死而已!”遂殴宦者。

      我有死而已!本朝杨佳冲冠一怒,血流百步,尸伏累累。这绝不是卑鄙的屠杀或“暗杀”。并非在月黑风高之夜,熄灭路灯,摸黑下手,用坦克机枪屠杀街头平民,不分男女老少;而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单刀直入衙门,只身搏杀官府弁兵,对于妇孺则秋毫无犯。这是豁出命来拼了,虽然以卵击石,却也光明磊落。

      《战国策·魏策四》有这样一段故事,可以警世:
  ……秦王怫然怒,谓唐雎曰:“公亦尝闻天子之怒乎?……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雎曰:“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唐雎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 挺剑而起!

      当代社会,又何尝不是如此? 天子之怒也,挥师屠城,十万貔貅戮草民,所向无敌,人民军队的威风,由此可见;士之怒也,杨佳挥刀,‘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尚书·汤誓) “和谐” 社会已是血腥的角斗场。朝野官民互相仇视,暴力统治,暴力反抗。法制何在?

      权力腐败,司法不公,弱势者的人权不可能在法制的框架中得到尊重和保护,善良的平民百姓人人自危怨恨和不满。为了不再忍辱偷生,杨佳英勇反抗,它点燃了一场舆论起义(义愤),绝非偶然。千千万万的人民大众,都有身受官府欺压、戕害和凌辱的苦难经历,忿郁积已久,如今在杨佳精神的激励下,终于仰天长啸。互联网上怒吼了,街谈巷议沸腾了,法院门前呼喊了。各界人士以各种方式奋起声援杨佳,声讨官府。

      杨佳宁死不屈的气概,造成“事态严重”,举世瞩目,让官府出丑。暴其恶于天下,暴其罪于天下。

      案情始末,渐渐广为人知。起初,酷吏悍警毒打杨佳之后,让他活着回家见老母,还算客气呢。河南省周口市七一派出所的警察们,将下岗工人李胜利揪到警所,用衣服蒙住头脸,殴打至昏迷后,把他抬上三楼,从楼上扔下,使其“跳楼自杀”,横死警所。至于哈尔滨的学生林松岭,警察们则干脆把他活生生打死街头。人民警察的威风,由此可见。可惜,这回“不幸”遇上杨佳的壮士之怒,以至于威风扫地。难怪吴志明们恼羞成怒,必欲灭此朝食。

      杨佳力竭被俘,已是刀俎下的鱼肉,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麻烦的是,当今世界,官府在众目睽睽之下宰杀阶下囚,总得在形式上扭捏一下司法的姿态。这种忸怩作态,不但吃力费劲,而且丑态出尽。

      由于种种难言之隐 ,本案决不容许中立的异地审判以昭公信。本案“公开”庭审,却不让市民旁听,旁听席位由内部指定的人员全包了。本案的起因不宜见天日,于是公然绑架藏匿了第一知情者杨母王静梅(事实表明,杨母被警方非法关进了精神病院“灭口”)。 事端真相不得在庭审中曝光,因此,涉嫌的警察们决不可以出庭质证。在官府的苦心孤诣的操弄下,法庭上什么法官,什么检察官,什么被告人的辩护律师,统统都 是囊中之物,予取予求。当局不敢让杨母出庭作证,辩护律师就绝口不提;当局忌讳的是涉嫌的警察们出庭质证,辩护律师就缄口不说;听了涉嫌的警察们书面证词 一派谎言,辩护律师不置一词。如此三缄其口,那么,辩护律师在法庭上所为何事? 显然,只是在配合默契地帮助当局应付外界的质疑罢了。法官呢? 则恣睢枉法,欣然接纳警察们的伪证。看过法庭上的攻守同盟丑陋表演,看官对控、辩、审“三角习题”中的暗盘,可以思过半矣。人民法院“公开、公平、公正”的庐山真面目,由此可见。

      以杨佳饱经欺侮的身世,投诉无门的经历,他当然深知,草民百姓、弱势族群在极权专制统治下,指望讨回公道、还我人权,无异于与虎谋皮。他当然深知社会黑暗、法制败坏,早已洞烛其奸,早已不抱幻想。他在法庭上一针见血指出有罪的是他们。 这些警察之所以敢这样,都是因为他们的背后有你们

    匹夫不可侮,遵纪守法二十多年的公民,已经不堪忍受,宁愿舍生忘死揭竿而起。杨佳这个名字,堪成酷吏奸官的梦魇。杨佳造反的悲剧结局,自是意料中之事,却 也是一种求仁得仁的结果。无论如何,杨佳造反,用年轻的生命谱写了反抗暴政的英雄史诗。这是中华民族不屈精神的象征,必将鼓舞世世代代中华儿女,奋起反抗 暴政的勇气和志气。这是真正的人民英雄,必将永垂不朽。他的纪念碑,矗立在人民的心中。(完)

 

*注:  人民XX交响曲。为求简便,权且以人民XX,充当人民军队”“ 人民警察”“ 人民法院” “ 人民政府” “ 人民大众 人民英雄”等等之总称

 (原文网址:http://news.boxun.co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