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好汉杨佳,我们北京人的骄傲!

 

三妹

 

 

文章摘要: 00八年十月十三日二审杨佳时,在外面声援杨佳的一千多民众在中共统治五十九年后的今天第一次集体喊出打倒共产党、打倒法西斯的口号, 人民觉醒从此开始,公开反共从此开始。而为人民打破恐怖、唤起人民走上街头的,是我们北京的汉子,梁山好汉式的勇士——杨佳。

 

中共统治下的司法昏天黑地,中共统治下的警察无法无天,良民百姓杨佳的遭遇就是明证。

杨佳一人在三年内竟两次遇到警察无端暴打,第一次是在陕西被警察打掉牙齿,第二次是在上海被警察电击生殖器,由此可以说明中国的警察对百姓施暴已是家常便饭,习以为常。

警察对百姓随便施暴始于何时?始于一九九九年!这一年是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之年。这一年江泽民发出无法无天之恶言,对法轮功打死活该!打死算自杀!从那时起,警察就开始肆无忌惮地对法轮功百姓开打了,电刑也是从那时被普遍使用。

不要以为一个邪恶政权迫害某一个百姓群体与我们无关,这种迫害会恶性蔓延,会蔓延至社会每一个角落,会波及至百姓中的任何一个人。现在警察不但在街头暴打法轮功,也在街头暴打上访人士、失地抗争的农民、被强迁的房主,这种暴打已经波及到象杨佳这样的阳光青年身上。

现在,中共极权统治下的大陆中国天怒人怨、怨声载道,为什么? 因为 中共政府把百姓所有的正常法律途径通通堵死了,百姓只剩下一条路,杨佳的路——以暴制暴之路。

过去几年来,许多对中共极权认识不清的大陆中国人幼稚地指责民主人士对中共极权仇恨,天真地告诫民主人士不要 以暴易暴。殊不知,以暴易暴的根源在政府,当政府把百姓所有的正当法律途径都堵死时,当政府总是使用极端手段对待人民百姓的和平抗争时,官逼民反,民不 得不反,以暴易暴就开始了。杨佳的梁山好汉行为就是对暴政的宣战。

中共政府迫害法轮功百姓已达九年之久,对如此长久的毁我中华民族之尊严的恶行,我没有听到多少非法轮功学员的国人的 反对呼声,反之,我却悲哀地看到不少国人站在杀人政府一边为其恶行叫好。我一直悲观地认为,大陆国人的思维已被中共扭曲,大陆国人的脊梁已被中共折断。但 是我错了,杨佳站出来对这些祸国殃民的警察开战了,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就给你个说法。

杨佳在与反人民的警方对峙时心理素质极好,在杨佳眼中,警方是恶势力的代表,该出手时就出手。审问杨佳时,法院找来打杨佳的七个警察作证,他们众口一词地说,他们都没打杨佳。痛快的北京人杨佳一针见血地对法官说,那些警察所以敢这样做,就是因为他们身后有你们!

没错!就是因为他们身后有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法官撑腰,警察才敢随意当街暴打百姓,就是因为他们身后有你们这些无法无天的法官撑腰,警察才敢作伪证!

为非作歹的警察后面有法官撑腰,那么,丧尽天良的法官后面是谁在撑腰?毋庸置疑,是无恶不作的共产党。没有邪恶至极的共产党在后面撑腰,这些法官和恶警哪敢如此肆无忌惮、为非作歹?!

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另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共产党被人民啐为公敌的这一天不会远了。

00八年十月十三日二审杨佳时,在外面声援杨佳的一千多民众在中共统治五十九年后的今天第一次集体喊出打倒共产党、打倒法西斯的口号, 人民觉醒从此开始,公开反共从此开始。而为人民打破恐怖、唤起人民走上街头的,是我们北京的汉子,梁山好汉式的勇士——杨佳。

(轉自自由圣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