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杨佳之死

作者:剑中

 

1126日,杨佳惨遭中共杀害。哀莫大于心死,态度平静的杨佳,走得并不安宁。最初听到这个消息,只觉得一阵发自骨髓的寒意涌遍全身。面对无耻、蛮横、不受制约的国家机器,一盘散沙的个体是那么弱小和无助。杨佳母子孤苦、绝望的眼神似乎来自远古,从这个人权从未真正得到重视的国家的历史深处,逼视着苟活于世的我们。

杨佳之死,死于中共的卑劣和凶残,但何尝不是因为正义的力量太过弱小,善良的人们太过懦弱,没有对暴政形成足够的压力。

杨佳走得不明不白。最为遗憾的是,好些为杨佳呼吁的人也认为他杀了人,只是审判程序不公。错漏百出、自相矛盾的判决书和证词,以及审判程序的严重不公,怎能让人相信杨佳7秒种之内捅杀了十几刀,杀死4个警察,5分钟之内,先在屋内杀了4人,又从楼梯杀上21楼,共杀死6名受过训练的壮年警察,还伤了4个?

5分钟,仅仅5分钟!善良的人们想想吧,什么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这么大的范围杀死杀伤10名警察?别说人会本能反抗,先来做个简单的现场实验推理,让一个受过严格训练的特警,在5分钟之内捅杀捆绑起来的狗,先在屋内杀4条,然后杀上9楼、11楼,最后是21楼,不要求他全部杀死,只要他尽全力捅出几十刀,5分钟之内,他完成得了吗?

试验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即便是坐以待毙的捆绑起来的狗,如果多达10条,且分布在1楼、9楼、11楼、21楼,一个职业杀手也不可能在5分钟之内完成对它们的伤害。何况是有血有肉的人!何况证词和验伤报告表明伤者、死者进行过激烈的反抗!

如果杨佳确实杀了人,那就只有两个解释:杨佳是天神下凡,完成了地球人无法完成的任务;杨佳杀人的时间不止5分钟,所有的证言都是谎言。

杨佳显然不是天神,那么,既然证言都是谎言,凭什么认定杨佳杀了人?

中共甘冒天下之不韪,先是绑架杨佳的母亲,然后又是秘密审判,绝不仅仅是掩盖杨佳之前受过上海警方的殴打那么简单。中国警察殴打无辜者,比太阳每天从东方升起还要平常、普通,时刻都在发生;即便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走,杨佳报复杀人也难免一死,也就是说,进行完全公正、公开的审理,只要杨佳确实是杀了人,从法律上认定他的犯罪事实并不困难。

那么,中共何苦要偷偷摸摸,象是地下党搞暗杀一样谋杀杨佳,弄得鸡犬不宁、天怒人怨?答案只有一个:杨佳没有杀人。中共迅速杀害杨佳,就是为了掩盖幕后更为惊人的事实,真正的杀人者很可能另有其人,很可能是内部利益冲突导致的狗咬狗。

中共很可能正是为了掩盖内部残杀的可耻内幕,才嫁祸于杨佳。否则,那些擒拿杨佳的"英雄",早就为他们开庆功会、发奖金,接受大小媒体的采访了。中共一系列有别于习惯的处理方式,证明他们心中有鬼,因此才不顾一切代价,先杀替罪"",以图时间冲淡人们的记忆。多少惊心动魄的大案不就这样"永远"地消失在历史的迷雾里了吗?

包括记者在内,都有一个强烈的感受,杨佳二审时的表现非常平静,仿佛局外人一般。有两个可能:药物作用。杨佳妈妈说她就象《追捕》里的杜丘,被自杀、被精神病、被药物控制,向来是中共的拿手好戏。

另外,可能与杨佳达成了某种协议,以杨佳的"被平静"来换取杨佳妈妈的安全,等等。总之,从49年就开始"裸奔"的中共,是一个毫无底线可言的邪恶政权。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出来的。

也许,有一天,中共无法只手遮天,或是当时在场的某个知情者良心发现,我们才能获得真相: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赤丸杀公吏,白刃报私仇。"视杨佳为英雄,是很容易理解的,在心理学上叫移情作用,杨佳做了很多人想做而又没有做的事情,抱持自然法,当体制完全失效,沦为骗人的把戏和陷阱之后,"伏尸二人,流血五步"的布衣之怒,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此人人之所同也。

但,现在一切公开的证据都无法证实杨佳杀了人,没有程序正义就没有正义可言。即便从杀人偿命的角度来说,在没有确凿证据认定杨佳杀了人之前,中共就公然谋杀杨佳,不过是杀人灭口、欲盖弥彰,再度证明中共的无耻和凶残。

因此,在新的有力的证据出现之前,请不要再说杨佳是杀人者,他只是被中共怨杀的青年之一。让我们记住杨佳,记住这个让中共的罪恶薄又增添了厚重一笔的无辜者。

不妨套用美国波士顿的大屠杀纪念碑镌刻的马丁尼默勒的不朽诗篇来表达对杨佳的纪念:

起初中共追杀国民党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国民党人;接着他们追杀反革命,我不是反革命,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右派,我不是右派,我继续不说话;此后他们强制拆迁、谋杀杨佳,我有房子住,我也不是杨佳,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向我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黃花崗雜誌來稿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