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杨佳捅出中国民间社会抗争的暴力主义思潮

 

李原风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杨佳闯入上海滩的政法专政机关白虎堂重地,剁瓜切菜一般血溅西瓜刀。这场突发的血雨腥风完全展现了天怒人怨雷电交加下大时代巨变前的民间风云变化。
     杨佳血案开始不过是民间常见的普通维权个案;走的是正常的行政程序;最后结果竟是惊天地,泣鬼神。 (博讯 boxun.com)

    偶然吗?不!古语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当下这个苦难深重的中国社会多少老百姓象杨佳一样无助,可是当他们放眼四处皆是茫茫,只是杨佳拔出了自已的西瓜刀。
    
    在深圳,民间劳工运动人士被砍得血肉横飞,在东莞,血汗童工产业链展现着世界工厂制造基地的辉煌。温和立场的民间劳工人士被整肃驱逐。民间的维权人士是不可能有效帮得到这些民众的。
    中国社会也有很多决不同流合污特立独行的民间政治人士,在刀霜苦雨中坚持他们的理想信念,可是他们的理想之花只是开在他们的精神家园中,而不是反 躬已身,深入民间百姓民生土壤中以为人民服务的汗水来播种浇灌。让普通老百姓感到这些民间政治人士除了会坐牢,其它的就不会了。
    时代的变化,中国社会的清流浊流洪流让老百姓载沉载浮。
    中国劳工正是看到维权人士连自已生命安全都无法维护,老百姓受到欺凌后会想方设法要回自已的公道与讨回说法的。不公平的制度由此泛起了黑社会的茁 壮成长。经常看到新闻报道深圳东莞的台商港商被砍被劫。生命财产难以保障。这样就不可避免的伴随外资进入的还有高度国际化组织化的黑社会组织。而得不到法 律保障,受到欺压的劳工也在当下社会风气回归地域与宗族纽带庇身黑社会。中国民间社会的另一黑幕也拉开了。国际与港台资本的流动引入了国际化组织化的黑社 会,与资本流动相伴随的深圳东莞中国劳工流动竟出现全国各地黑社会的流动与发展交流。
    而这个歧视劳工的不平等社会制度又为黑社会的发展壮大提供了广阔的社会与群众土壤。因胡温对劳工子弟歧视的教育制度所造成的留守儿童问题带来了校园与社会青少年黑社会组织化。这次在贵州激起民变的瓮安暴动中官方报道就有大批的留守儿童黑社会组织投身参与。
    官商黑勾结固然可以维持对社会的高压,但不要忘记黑社会组织底层还是百姓子弟,当官僚资本凌辱其身时,黑社会组织恐怕这时也会变成烫手的双刃剑吧。瓮安暴动中的黑社会组织就提供了教训。
    而清白之身的老百姓更可能不愿意牵涉黑社会,当没有人没有制度能帮到他们得到公平正义时,就象杨佳所说的他们会宁愿用自已的方法来讨个说法的。
    这些要维护自身权益的老百姓不是官方可以预控的仅有激进思想的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民间政治人士与组织。同样还在于当下社会矛盾极其尖锐下这些苦大仇深的切身利益受到伤害的老百姓俯地皆是啊。
    从杨佳西瓜刀的挥向可以分析到民间激进思想将以暴制暴的目标指向了相关机关工作人员与家属。更可怕的在于这种暴力激进思想将长期负面影响自由公民 社会建设,同时在当下得到中国社会知识阶层在互联网的民意支持。杨佳以侠士而被讴歌,当他以死殉道,实现他留芳千古的心愿时,实际上会被中国民间社会口舌 相传树立又一个武松的形象。毕竟中国传统文化是神化死的烈士而不会在意活着的人物。
     杨佳的西瓜刀是要永载史册的。这把西瓜刀已划破了中国社会表面的和谐。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李原风

 

 (转自博讯 bo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