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杨佳的历史功绩

 

薛青

 

 

我们都知道鸡蛋不能碰石头,否则下场很惨,同时我们还知道,在中国大陆,眼目 下,官府就是石头,百姓则是鸡蛋,所以俗话才有民不与官斗。瓮安抓了好几百,成都救灾帐篷事件也抓了人、判了刑,云南的胶农打死了两个,诸如此类的事 情,每天都在发生。总之,百姓与官府作对,最终吃亏倒霉的总是百姓。从经济学角度看,很不划算.

 

然而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改变这种现象,要把官府变成鸡蛋,把百姓变成石头。实际上,这也正是海外民运的目的。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能指望大陆官府自动地变软,而只能寄希望于大陆百姓逐渐地变硬,以致最后能够硬到超过官府的程度。

 

是,毋庸讳言,其实民运人士并不知道,在中国大陆,老百姓如何才能硬得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才是适合于老百姓的自卫方式。实际上,在中国实现民主,需要老百 姓采取哪些具体的行动和步骤,也没有人能够说得清。然而没有武器便无从抗争,没有行动便没有结果,所以,尽管民运人士在外面闹得轰轰攘攘,国内的大多数百 姓却是风平浪静,依然故我,仍旧听天由命,任人宰割,就是因为在他们看来,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干,该干点什么。那么,与其打着民主招牌赔本赚吆喝,还不如委 曲求全、苟且偷生来得实在一点。

 

杨佳给所有热衷于赔本赚吆喝的民运人士上了生动感人的一课,他不动声色,却狠狠地赚了一大票,从而让我们看到希望,深受鼓舞。于是我们才明白,老百姓不但可以而且能够使自己陡然变得强硬起来。

 

作为百姓,我们应该老老实实、安分守己,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我们没有趾高气扬、违法乱纪的资格,所以,我们绝对不会主动地招惹官府。虽然我们以前一直都是这样,但是以后将略微有所变化。这个变化由杨佳开始,那就是:任何事情,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就是说,我不要主动招惹你,你也不要主动招惹我,如果你先招惹了我,你就得给我一个能摆到桌面上的说法,如果你招惹了我还胡搅蛮缠、仗势欺人,或者死皮赖 脸、装聋作哑,那就别怪我给你一个说法。我以为,杨佳的历史功绩就在于,他为大陆百姓提供了一套如何强硬起来的操作方法,这套操作方法看得见,摸得着, 常具体,而且行之有效。

(轉自獨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