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袭警事件的深层思考

 

黃花崗雜誌來稿先刊

 

 

  4.20云南文山州袭警!6.28贵州瓮安袭警!7.1上海闸北袭警!7.18郑州袭警 ......我看新闻也不多,能让我知道必然是惊天动地的事,大袭警尚且如 此频繁,小袭警何足道哉? 今年是奥运年,既然要奥运,那自然中国就得风 调雨顺,群众和睦安康。国家这么看,所以倡导构建和谐社会,老百姓也这 么看,谁没事吃饱了撑得希望一天到晚麻烦不断。所以有点屁大的事因为奥 运风一吹那响动比广岛那颗原子弹动静都大,政府又得对外还得对内。对外 宣称这都是有人别有用心构造的假新闻,中国其实还是安定和谐的;对内就 一个字"",但愿能大事压小,小事压没了。且不论该不该压,如果是一堆 豆腐渣,你一压倒没什么,不过堆起来的豆腐渣变成了扁了的豆腐渣,可关 键如果是弹簧,你不压它不过四五公分高,你一压它一急啪的弹到十来公分 ,这就出事了。 和谐社会正构建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警察却成了主角。警察成了主角也没什 么,人民公仆嘛,保卫人民的,警民一家亲了不正是和谐社会所必需必要的 嘛。可警察却似乎成了受害者,国家的暴力机器反而被暴力袭击,这就问题 严重了,而且耐人寻味了。 还必须说一点,我看到一个有点意思的新闻,我就先记着,不发表任何意见 ,等过个十天半个月的我再去看这个新闻。这时候这个新闻就丰满了,官方 的、民间的版本都出来,正如正史野史一对照,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也 就知道个差不离了。物无非彼,物无非是,圣人也得兼听才能明。 这些个袭警事件,官方定性刁民作乱,警察们比窦娥都冤。可民间反应却大 相径庭,于是有了"俯卧撑""杨大侠",粗一看,在于警察对比,老百姓无 疑是处于弱势群体,既然是弱势群体对着强势群体干,出于同情弱者的心理 ,大家反而对貌似受害者的警察没有一点怜悯,被他们欺负惯了嘛,这下可 有人替大家出口气。当然,不排除有一部分人确实存在这种心理,可当大家 众口一词的时候,这个事情就值得深思了。一个人糊涂很正常,难道所有人 都糊涂了吗?老百姓固然讨厌那些大盖帽,但不至于好坏不分。再说,都是 中国人,谁不爱国,又有几个人惟恐天下不乱,希望这样的事越多越好,破 坏社会安定团结的?我不能肯定说就一个没有,但我敢肯定的说很少,一小 撮,就是九十牛一毛的那种一小撮人会调皮捣蛋。本来在警察队伍中出现一 个坏分子才应该是新闻,应该是大家惊奇的事,可现在变成了出现一个好的 大家才觉得惊奇,对他歌功颂德,恨不能当神一样敬着。从这个意义上说, 警察的日常行为与口碑可见一斑,任长霞女士九泉之下也足该自傲并足以留 芳千古了。 都说封建社会是专制社会,生杀予夺存于皇帝一心,根本不用给你任何理由 ,可就是那样一个社会国家出了大事或者"天象示警"高高在上的皇帝也会下" 罪己诏",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老实说,大多数时候那些事真不关他们的事 ,他们也没那么大的能力造成这些事,但起码这种态度是令人敬佩的,老百 姓是希望看到的,虽然他们并不会真的就要求你为这些事情负责。可现在的 民主社会这样的事反而没有了,听听大舜先祖的话"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 方有罪,罪在朕躬。"有些人肯定在肚子里偷笑还说老祖先是傻逼,没有政治 头脑。干嘛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呀,下面那么多芸芸众生不正是替领导背黑 锅的嘛。做领导就应该对也是对,错也是对,唉,不对,领导哪会犯错误呀 。于是,出了事后,种种欲加之罪,种种匪夷所思的理由都出来了,而且这 些可笑的理由还都出现在本应该严肃公正的法庭之上,总而言之一句话:都 是你(老百姓)的错。怎不令人心寒齿冷,怎不具有讽刺意味,无怪乎这么 严肃的东西反而成了网络红语被当作搞笑的词汇来使用。久而久之,政府的 公信力如何不每况愈下,因为你是如此的来糊弄你的百姓。本应该政府一言 既出,老百姓心悦诚服,毫无疑义。现在可好,就跟天气预报一样,经常预 报不准,偶尔准了也没人会相信。政府如此愚民,时间长了连自己也愚了, 低估了老百姓的判断力和洞察力。 袭警只能算是个案,但可一叶知秋,长此以往,法将何以为法,国将何以为 国?政府威信何在?老百姓利益何在?盼头何在?当个案变成了普案的时候 ,国家也就危险了。但愿这只是个预测,而且这个预测永远也不要成真。 我不知道的时候我以为我什么都知道,等我知道了我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