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王若望的遗训:两手准备

 

 

黃花崗雜誌革命與改良文章選刊)

 

  几天来,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一位我尊敬的革命老前辈的影子——王若望。因为再过几天,就是他的忌辰了。

  十二月十九日凌晨,思念之情更深,我无法入睡,起床拿着刘宾雁题的《王若望纪念文集》,从头至尾又翻阅了一遍,追思这位中华民族伟大儿子的伟大事迹和遗训。

 

不平凡的一生

  人人都有一死,但死后全世界二十多个国家一千多人,组成庞大的治丧委员会为他发表讣文,至少是我这个七十岁老人从未见过。

  王若望这么受人敬仰,绝不偶然。他是一个平凡的人,却有着极不平凡的一生!

  十五岁参加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十六岁第一次入狱,因参加罢工斗争,坐牢三年。

  十九岁参加中国共产党。

  为什么?法国总理克里孟梭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说过:“一个人在青年时代不信仰社会主义是没有良心,到老年还信仰社会主义是没有头脑”。

  王若望是个先知先觉者,还未到老年,就看透共产党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假货色,成为共产党的叛逆者。几十年间,他被加上“山东王实味”(在延安被中共 砍头的作家)、“右派分子”、“资产阶级自由化老祖宗”等罪名,被批判、被整肃、被开除出党、被逮捕入狱。1992年,他已经74岁,带了第二任夫人羊子 (他的前妻早已因王老受迫害,发疯而亡),流亡美国。

 

不要共产党的人

  在美国,王老成为真真正正的民运战士!

  “坚定地反共”!这就是王老最强烈的呼声,也是他最高的原则。为了“反共”,他不计较利害得失,不顾年老体衰,四处奔波,走遍全球,到处演讲,募捐义 款,支援民运。可惜在“民运”队伍中,有些人“心里有个小毛泽东”,他们打着民运的旗号,实是中共的“变种”,给王老造成不少伤害。但王老以基督耶稣的伟 大胸怀,宽恕他们,捐弃前嫌,竭力团结他们,壮大民运队伍。

  《谁是新中国》的作者辛灏年先生指出,有两种人,“一种是共产党不要的人”,一种是“不要共产党的人”。王老是从“共产党不要的人”,彻底转化成“不 要共产党的人”。因为他看透共产党的本质,对中共再也不抱有幻想,甘心走艰苦的反对派之路,这正是王老崇高的理想主义表现,也正是王老最可贵的崇高品质。

 

政改要有“两手准备”

  民运元老王炳章曾经与王老探讨了结束中共专制、过渡到民主制度的可能模式,他们的共识是要作“两手准备”:一方面希望并积极呼吁中共政治改革的和平过渡;另一方面,必须准备第二手,倘若中共拒绝政治改革,人民有权起来,以“人民革命”的模式推翻中共专制政权。

  王炳章和王老认为,“八九”民运最重要的教训,是整个运动缺乏有力的组织导向,是运动的主流意识仍是“寄希望于共产党的改良”;缺少“革命意识”;缺 少“取代中共政权的意识”;缺少“更改政权乃天赋人权”的思想指导,错过了推翻中共政权的良机。他们认为,需要有意识地进行“推翻、更换中共政权”的准备 工作,才能在下一次运动高潮到来、有机会推倒中共政权时,不失时机地推翻专制政府,建立民主政体。

  “两王”的这些看法,正是对中国民主运动的真知灼见。真正有志于救中国的民运战士,要好好地吸收血的教训,才不会让“六四”的血白流!!

  两年前,逝者已去,我们当高举王老的精神义旗挺进!而如今,年富力强的王炳章,却在专制政府的铁窗里苦捱;我敢说,王老要是健在,他一定会不遗余力, 为营救王炳章而奔波努力,相信,我亲爱的世界第一多人口的中华同胞,必能继承王老的遗志,从此众志成城,为营救无期徒刑煎熬中的王炳章而尽心尽力。

  谨以此纪念王老逝世两周年。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九日于奥克拉荷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