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辛先生您好!

 

杨逢时在台湾同乡会上作了一场演讲,很有些震动。她是在吴敦义和陆委会主任之后讲的。我没参加,她寄来讲稿,回信是读后感。特请您指教。形势发展出我意料,却在您意料中。我原以为您有中共党史上曾有过的"纯而又纯"的关门主义情绪,现在证明是我没估计到他们太乌七八糟了。你看看这封回信,是不是我的观点得到了更正?

魏紫丹

 

 复杨逢时女士

 

                                                                 魏紫丹

 

 

逢时女士你好!

 

看到你的来信,就放下手头的写作,把你的演讲一口气读完。真是精彩极了!你这是艺术家论政,良心家论政,感人至深。不管台湾政治家们听不听得进去,该说还是要说,听众心里有杆秤。他们起劲地在散布“和平共榮的中華”这种虚无缥缈的幻想,却放弃“民主燈塔” 的现实效应。你的演讲切中肯綮。具体论及“現在有一些比較流行的說法,比如‘政經分离’,‘擱置分歧’,‘善意和解’,‘兩岸雙贏’”,更是说的情通理顺,言之有物,有的放矢,句句中的。优点是“对症下药”,缺点是“剂量轻”,没有大喝一声:“再讳疾忌医,就病入膏肓了!”

 

政经不但不能分离,而且中共一贯的主张是,“政治工作是经济工作的生命线”。难道他会让你危及他的生命吗?只能说明,你不是痴心妄想就是自欺欺人。

 

 

国民党主张“一中各表”,现在又和共产党一唱一和:“擱置分歧”,“求同存异”。“同”是什么?“一中”。“异”即“分歧”又是什么?“各表”。马总统如果向世界宣称“搁置”“各表” ,但“求”“一中”;这是释放出一个什么信息呢?就是亡党亡国。国民党的全称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党;叨共产党宣称的 “爱国不分先后“原则的光,国民党反动派堪与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民革)共存共荣,共同充当美丽的花瓶。而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将作为一个历史名词去见孙中山先生和两位蒋总统。

 

至于“善意和解”,“兩岸雙贏”;实在是太过一厢情愿,自作多情了。共产党的原定方针是“一定要解放台湾”,“一定”不成,才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二定”谈判桌上屈人之兵。共产党什么时候讲过“双赢”?耳熟能详的是“你死我活”,即便在哲学上,毛泽东也说过:“综合就是吃掉”。好像上面的这两个词语以及最近的两岸作为;提到哲学上,统统都是在搞“综合”。

 

我们还是向历史请教吧!毛泽东在庐山批彭德怀时,说: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是在同一阶级朋友之间适用,对立集团不适用。蒋介石与冯玉祥之间己所不欲,要施于人,互相消灭,军阀混战一场,有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这一资本集团与那一资本集团之间,也是你我要互相整垮,这一公司与那一公司之间,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无不如此。同蒋介石抗日联合,是暂时的,同国民党两次合作(第一次是同孙中山)是暂时的,互相利用,暂时同盟.原则恰恰相反: 己所不欲,要施于人。求生存,扩大,这是己之所欲,难道要资产阶级也扩大?恰恰相反,……不愿国民党扩大,准备条件消灭之。” (李锐《庐山会议实录》,页235)抗战胜利后,斯大林不要他们打内战,他们硬要打,但他们又知道人民厌战,自己也需要布置战场等备战工作,所以就来个假和平谈判、真抓紧备战。贼不打、三年自招。请看周恩来在文革中是怎样不打自招的:“毛主席那个时候到重庆去,完全是要证明中国共产党敢于到重庆去和蒋介石谈判。中国共产党要争取和平,要暴露(周恩来谎称的“暴露”、“假”、“真”,实际的意思实得其反,一律对应读作:“捏造”、“真”、“假”,下同—魏紫丹)蒋介石假和谈,真内战的面目,以后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因为日本投降以后,蒋介石在人民中的威望是有假象的。他是假抗战,你如果说他不是抗战的人物,有人会不信,所以需要这样一个暴露。但是当时刘少奇提出‘和平民主新阶段’,相信民主可以实现,和平也可以实现。当时蒋介石还不放弃军权。但是刘少奇九月在党校作报告,然后第二年一月发表了一个正式报告,就讲这个问题。我参加了旧政协开会以后,回到延安向毛主席汇报,刘少奇也在场,毛主席说的很清楚。毛主席说:这个和平,我们是拖延时间,便于我们积蓄力量,便于我们训练军队。我们一方面要训练军队,一方面要搞好生产,第三方面要加紧土改,准备战争,准备战场。这个精神就把问题说穿了嘛。毛主席还指示,可以在政协会议上签字,表面上说这个政协决定不错。但是刘少奇对党校报告讲的那些东西(今后会印出来)完全是另一种说法。这是一个关键问题,我亲自可以证明的。”(周恩来:《为什么要集中火力批判刘少奇——一九六七年九月十八日在广州驻军干部会议上的讲话》,转引自华夏文摘增刊第399期)这里,政治上圆熟的周恩来却把娘偷养汉子的事,通了出来。如果别人说,你可以不信,如果周恩来说“我亲自可以证明的”:共产党是假和谈,“毛主席还指示,可以在政协会议上签字,表面上说这个政协决定不错。”;是真内战,“毛主席说:这个和平,我们是拖延时间,便于我们积蓄力量,便于我们训练军队。我们一方面要训练军队,一方面要搞好生产,第三方面要加紧土改,准备战争,准备战场。”当时中国人,特别是青年学生被蒙在鼓里,把“反内战”的矛头指向国民政府,为内战的罪魁祸首“火中取栗”。当然,借此你还可以对土改得到另一种认识:中共发动土改的本质是什么?真是向他们宣传的那样,为了农民、为了实现孙中山先生提出的“耕者有其田”吗?全然不是。真正的是:“打土豪,分田地,筹兵饷,赚炮灰。”周恩来已经明白无误地说明,毛泽东(共产党)搞土改既是内战的手段,又是目不斜视地盯着内战的需要而随时改变政策的。

 

这里我要提醒国民党诸君: “同国民党两次合作(第一次是同孙中山)”,就打着不愿国民党扩大,准备条件消灭之的主意;第二次合作是他借日本人的手消灭你们;日降后,他借着与你党搞政治协商会议,把你们消灭得只剩下“残余”。现在你们热衷于搞所谓 第三次国共合作”,是否要帮着共产党全部、干脆、彻底地消灭你们国民党反动残余?或者是,你们得到了他们的保证:“保证你们偏安台湾,永远残余下去?你们别忘了历史,即便有保证,也难免是故技重施:“可以(在政协会议上)签字,表面上说这个(政协)决定不错。”台商不知亡国恨;台湾的政治家too???

 

“你说的这,全是毛泽东思想作指导的时代,现在讲的是邓小平理论,时代变了嘛!”且不说胡锦涛在大力坚持毛泽东思想(无可厚非,邓提出四个坚持嘛),我们就“观其行”吧!马上就是“六四”20周年,学生举行的是绝对的和平的游行示威,然而邓小平却用机枪射出开花的子弹,坦克的履带卷着血肉之躯,这样来对付青年学子。虎毒不吃子,他们竟这样残杀幼小的“骨肉同胞”!而现在不放弃对台湾动武时,却振振有词地宣称,不是对付“台湾骨肉同胞”;你们仍然相信吗?不毛骨悚然吗?你们现在不是有国共谈判平台么,何不问一下:为什么你们不跟幼小的“骨肉同胞”——孩子们来个“善意和解”,“兩岸(边)雙贏”,偏偏只对我们“台湾骨肉同胞”宠爱有加呢?

 

你们津津乐道的“休兵”云云,又是什么玩意呢?好了!上课的铃声响了,你们的共产党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了;谁不好好听讲就不是毛主席的好学生:

问:瑙鲁、冈比亚等极少数所谓台湾邦交国日前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了题为台湾参与联合国专门机构活动的提案,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众所周知,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是由主权国家组成的政府间国际组织。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瑙鲁、冈比亚等国提出所谓台湾参与联合国专门机构活动的提案,企图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侵犯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干涉了中国的内政,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此坚决反对。

  当前,两岸关系出现了改善和发展的良好势头。在国际上搞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任何动作,都将对上述良好势头产生消极影响。中方敦促瑙鲁、冈比亚等少数国家遵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不要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制造障碍。中国政府呼吁各国继续恪守一个中国原则,理解和支持中国政府为维护和促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所做的努力。

  中共政府高度重视2300万台湾同胞的福祉。台湾同胞参与国际活动的问题应由两岸中国人协商解决。我们坚信,两岸双方只要本着建立互信、搁置争议、求同存异、共创双赢的精神,共同努力,创造条件,就能够通过协商找到妥善解决的方法。

下课了。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根据孔夫子的教学原则,“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好好地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