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天府之国,需要“活个明白”

 

谭作人

 

(黃花崗在雜誌來稿先刊)

 

5·12大地震距今已逾两月,隆隆余震声中,感恩颂歌和奥运仙乐直接注射进来,悄悄缓解了灾民残肢的伤痛和华族心灵的创伤。

作为一个曾经的临床麻醉师,我知道术后镇痛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无论个体还是群体,面对不可抗力时,都需要谋求一种保护机制,以便在暂时封闭之中,获得康复或重生的机会。

但是,作为一个对“精神度冷丁”保持警惕而且具有“抗药性”的个体,即使在意识完全消失之前,我也不会完全放弃追问:我究竟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会挨这一刀?究竟是谁,给了我致命的一击?

这种出自本能的下意识追问,对于我的生命和我的康复,也许有害无益;但它对社会群体而言,并非毫无意义。

好人泰戈尔教导我说,要学会聆听,聆听沉默之中的巨声。于是我静下心来,排除杂念,凝神聆听。透过喧天的鼓乐和入云的颂歌,我听到了另外一种金属的脚步声,它来自成都北郊36公里处,来自彭州石化工地。

这是一个巨人在蹑足行进。这种行进,正如巨人足下那隐伏断裂的地震带的生长发育,悄无声息。直到某一天,断裂瞬间发生,巨人轰然倒地,发出惊天动地的致命一击,人们才会明白,什么是沉默之中的巨声。

54,北川5·12大地震前,成都市部分居民为了抗议彭州石化工程侵犯了人们的环境权利,举行了一场沉默的散步游行。为此,部分成都市民遭到了行政拘留和拘禁的处分。同时,广大市民不同意把成都变成一座化工城的微弱声音,从公共传播媒体上全部消失。禁足,禁声,禁止讨论,原住民遭遇了占领军。人的嘴巴,只剩下一种功能。

512,集体抗议的声音来自大地深处,来自龙门山脉,这是大自然的咆哮声。对胡作非为说“不”,是大自然天然的权力。

龙门山构造带,是我国南北地震带的中段,大规模断裂构造发育,构成龙门山构造带的主体。龙门山断裂构造带由三条主干断裂构成,全长480公里,宽约40公里。三条主干深大断裂分别为:龙门前山边界江油——都江堰断裂,龙门山中央北川——映秀(中滩铺)断裂,龙门后山边界汶川——茂汶断裂(详图一)。三条深大断裂,具有6.5级强震的构造背景,却发生了里氏8.0级的大地震,留下了一个世界之迷。

5·12大地震的成因,应该是有诱导主因的多因复合型。其中成都正直科学家范晓、李有才等人坚持多年的高坝深库诱因说,极具探讨价值。相信中国学术界和国际社会,早晚会弄个清楚明白。

然而现在应该关心的是,那个悄悄接近成都的脚步声。根据5·12大地震前的资料显示,距离成都市中心最近的地震构造背景有三条,它们分别是龙泉山断裂带,蒲江新津断裂,名山大邑彭州隐伏断裂。其中,与彭州石化关系密切的名山大邑彭州隐伏断裂的北东段彭州、什邡,具有发生6.0~6.5级强震的构造背景,可能发生5558级低震级高烈度的破坏性地震。近50年来,彭州附近发生了1966年彭州3.6~4.0级、1970年大邑63级、1978年邛崃44级、1978年隆丰3.6级、1981年大宝4.5级等地震,其中40级以上超过20次。5·12大地震,彭州市龙门山镇、小鱼洞镇、磁峰镇、通济镇,包括距石化基地北东、北西10多公里的广大地区,均是地震重灾区。据成都六四广告人陈云飞先生提供的资料显示,石化基地行政楼,也在5·12当日震裂,需要维修(详图二)。

5·12大地震第二天,我在接受海外华人媒体采访时谈到,中国的事情是一个压倒一个,现在是地震压倒一切,地震让彭州化工项目绝处逢生。话音落地,我十分高兴地听到了中石油康洁敏总裁516讲话中的反对的声音,紧接着是中国国家环保部关于不认可中石油环评的表态声明。似乎大地震,正把坏事,变成一件好事情。

遗憾的是,78日,我陪同一家港媒探访石化基地,我发现我上当了:被我不幸言中的石化工程正在不声不响地埋头苦干,大干快上,抢抓奥运商机抢抓地震商机:已经全面开工的问题工程,正在变成难以纠正的既成事实。这个事实,使中石油康总的表态和国家环保部的声明,显得有些滑稽。说话的,如果管不了干活的,就是在掩护干活的。这种掩护,侵犯了利益相关人的知情权。彭州石化工程的利益相关人,是1000万成都市居民。根据几年来的了解,成都市居民的绝大多数人,并不同意成都变成一座化工城——极少数需要逃离的人除外。沱江流域的3000万居民,也不愿意沱江超量接受石化污水,成为一条难以治愈的化工河。这两个不愿意的真实性,谁都可以质疑,验证的方法是:在成都市和沱江流域,举行一次全民公决,让共和国公民,真正行使一次表达权;让利益相关人,合法行使自己的环境权力。

如果有关当局认为全民公决难以操作,或者会“影响稳定”,那么至少,应该允许成都居民对石化项目的环境危害性提出质询,对彭州石化的程序合法性提出质疑。又或者,设立一个规范的公民环境论坛,让决策者和社会各界听听各种不同的声音?前段时间主流媒关于“干净石化”的说辞,也许应该见诸公民论坛,有辨有论。也许还应该让成都小孩教教常识:在自家坑上拉稀屎,与揩得干净不干净完全没关系。况且,世界上真有干净石化吗?谁能介绍一下,让我们参观参观。曾经,30万吨聚乙烯毁过兰州城,如今80万吨聚乙烯,真能被关在笼子里?谁信?

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知道:(1)彭州石化项目环评单位的主体资格的合法性,是否成立;(2)环评报告中有没有关于项目区的地震构造环境评价,工程场地地震条件评价,以及地震安全性评价?如果有,请问是5·12大地震前作的,还是5·12大地震后作的?(35·12大地震后,位于彭州石化基地附近的名山——大邑——彭州隐伏断裂带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有人做过专项地质勘查和安全性评估吗?

汶川大地震(或者龙门山大地震、都江堰大地震、映秀大地震、北川大地震、四川大地震),揣着糊涂,也揣着明白,选择性表述,取决于利益的选择。当然,这些问题可以留给时间去解决,让历史去结论。但是,对于已经趁机上马的彭州石化工程,成都还有选择的时间吗?

天府之国,千里陆海,如何发展?怎么定位?谁来定位?成都平原如果不能活得清楚,可不可以死个明白?

请中石油的好人们,还给成都一个明白!

2008720·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