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胡錦濤在奧運期間的危險傾向

 

吳庸
 

    奧林匹克運動會是以更快更高更強為目標檢閱人類體能技藝的世界性活動,它提倡友誼、團結、相互瞭解、公平競爭,以發揚人類文明。用平常之心, 看平常之事,奧運會就是這麼簡單明瞭,平凡易懂。如果以為可以超越這樣的文化功能,借主辦奧運的機遇炫耀主辦者權力的穩固性,鼓吹主辦者權力的超級作用, 則過矣。奧運會是和平盛會,防範對奧運和平環境的破壞是必要的,不過,把必要的防範無限擴張,搞成全副武裝的軍事管制,製造駭人聽聞的恐怖環境,亦過矣。 超過必要限度就會走向反面,超越奧運本旨就會從追求人類文明走向瘋狂的野蠻。北京主辦的奧運會就是如此。
    
     奧運會在首都賽區擁有31個比賽場館和45個訓練基地,為保護它們,從遠郊到近郊再到城區設置3道防線,每道防線安排若干檢查點,對進京人員和車輛進行排 查。身著防彈背心、手執防暴槍支的安檢隊伍通過電腦終端系統核實司機駕照和行駛證的真偽,把帶有鏡子的探測儀伸到車底,使底盤狀況一覽無餘,防暴犬則對車 頭、車尾、輪胎、車內一一嗅查,嗅覺的靈敏度無可挑剔。有了如此嚴密的、一再的技術偵察,任何可疑跡象都難逃避。不僅如此,首都每個比賽場館周圍還架起 2.53米高的封閉圍欄,上端安裝紅外對射報警器,可及時發現非法侵入人員,即時報警。每一場館均裝備核生化檢查設備,防範可能發生的恐怖襲擊。場院區 和場館內安裝眾多視頻監控探頭,每3秒鐘自動切換角度,保證不會出現監控死角,還會自動報警,敵情難逃法眼。僅此還不放心,安保封閉線內,武裝人員 24小時巡邏,以防意外發生。每個場館都成立安保指揮部,設置監控圖像螢幕、有線與無線通訊系統,形成可視的立體指揮體系。這些體系之間實現情報資源共 享,而且分別與北京奧運前沿指揮中心聯繫,接受它的命令。指揮中心能調用直升機乃至衛星進行跟蹤監控。一旦有情況發生,採取相宜措施僅是幾秒鐘的事。 所有這些,無疑構成一種高度軍事控制的嚴密網路。說它是為了保護一場和平與友好的體能競技活動,不如說它是為了防備對北京的現代化戰爭突襲而採取的完整而 嚴密的軍事措施更準確。為了主辦一屆奧運,有必要動員如此程度的軍事實力、製造如此緊張的恐怖狀態嗎?

 

尤其是,主會場鳥巢附近部署了紅旗7地空導彈,其目的何在?如果說是為了防備境外導彈襲擊,那麼,大陸導彈發射系統有能力擊落已作廢的 衛星,說明它有能力攔擊境外導彈突然襲來,否則,這個鳥巢附近的小搗蛋也無能為力。如果說是為了防備境內“9.11”事件重演,那麼,飛行物一旦 闖入早已禁航的空域就會遭到攔截,何需等它飛到鳥巢之上再擊落,豈不晚矣?看來,部署紅旗7的決策,說是可預防萬一,實則愚不可及。這是決策者 在盲目的衝動下採取的措施。衝動是盲目的,表明不是應有的理智在指導,只是混亂的思維在操作。這個安裝在吉普車上,射程只有500米到12公里的地空導 彈,從被安置在鳥巢一側起就非常突出地引人注目,據實說,它的炫耀意義相當突出,擺在那裏是為了威懾不明真情的群眾!
    
    
為保衛奧運,武警部隊北京總隊組織兩支特警隊,分別以藍劍突擊隊雪豹突擊隊命名。裝束自然特別先進:頭戴凱夫拉鋼盔,肩挎九五突擊步槍 和零六微沖,後有悍馬攻堅車緊隨,承擔反恐處突、政要保衛任務。除這兩支尖兵外,武警系統還組織萬余官兵的突擊隊,負擔奧運開閉幕式現場、競賽和非競賽場 館、要人抵京警衛、處突反恐等安保工作。同時,還為奧運開闢32條專用車道,其他車輛禁止使用,並配備39輛具有防彈功能的防暴車,車體兩側能連發摧淚彈 以驅散襲擊者,並裝有衝鋒梯,可對低樓層實施破窗進攻,對暴亂、騷亂實施週邊封控和攻堅突擊。這些防暴車在奧運專用車道24小時分段巡視。此外,還組織了 飛行大隊,實行空中監控。機上裝有4個攝像頭,可看清地面車牌,並可隨時將拍攝的圖像發到指揮中心。外電報導,還為奧運組織一支10萬官兵的反恐部隊,配 備無人偵察機、單兵突擊車、排爆機器人等,用以反劫持、反劫機、反爆炸、反襲擊。還聘請10名軍內防爆專家提供情報和技術服務,這些專家必要時直接參與指 揮反爆炸活動,處理發現的爆炸物。10萬反恐部隊還配有40萬城市維護治安的志願者和百萬提供社會服務的志願者,構成反恐天羅地網,兼以30萬台視頻 監視探頭對首都進行地毯式掃描,內設軟體可以輕易找到嫌疑人面孔。這樣的部署已把首都搞得天衣無縫,任何破壞力量都休想插入。不僅在首都,安保措施還 推向全國。天津、上海、南京、杭州、濟南、合肥、石家莊、太原、呼和浩特、大連、瀋陽、長春、哈爾濱、拉薩、烏魯木齊等城市的機場均有赴京航班,必須配備 特警,在始發地對每個乘客實行雙重安檢。所有進京列車、客車也必須配備特警,沿途實施安檢。奧運賽區不僅在北京,還分佈于天津、上海、瀋陽、青島、秦皇 島、香港,這些賽區當然也必須佈置嚴密的安保力量。即使與這些因素毫無關係的偏遠小城延安也組織特警隊,實戰演練,說是為了增強奧運期間延安市應付和處 置突發事件的能力(新華網2008.6.30)。全國皆兵,整個大陸顯示了強烈的軍事化傾向,不經意間,一種初具規模的軍事管制體制已經誕生。千百萬平 民有理由詢問:如此炫耀軍事實力,非常態地部署軍事控制,對社會各界實施軍事管制,剝奪群眾應有的自由,到底是為了什麼?
    
    
胡錦濤宣佈:辦好奧運是當前頭等大事。他把寶押在奧運的主辦上,以為只要傾全力過好這一關,中共對權力的掌握就會更加受人尊重,政權的穩固就會進 一步增強,這是關乎中共命運的大事。而辦好奧運的關鍵在平安二字,能否保證奧運平安成了重中之重。胡錦濤說:平安奧運重如泰山,可見平安在他 的整體部署中佔有的重要地位。保證實現平安奧運,唯一的渠道就是加強軍事力量的炫耀和配置。越是擔心平安不保,越是要強化軍事實力的控制。這種動向值得密 切關注。
    
    
強化軍事實力的控制到底是為了防範誰?軍事部署層層加碼是為了堵擊什麼樣的敵對勢力?如此興師動眾總不會是虛張聲勢,故作姿態,總有現實的、潛伏 的態勢令當局十分不安,迫使當政者嚴陣以待。官方以往屆奧運之嚴防已成慣例的解釋是缺乏說服力的。外電形容中國進入半戒嚴狀態北京已是半軍事管 ,哪一屆奧運也沒有搞得如此緊張、如此作繭自縛。友誼奧運搞成軍控奧運,這是胡錦濤的高水準、有特色的成果。那麼,這樣的高水準,有特色究竟 是針對什麼人、什麼勢力?答案是明擺著的。中共從誕生到執政半個多世紀,社會積怨甚深。它的政權建立在數千萬無辜者冤屈而死的基礎上,每一代執政者都在舊 冤基礎上增加新仇,所欠社會債務達到無法償還的地步。但是,欠債須還,賴是賴不掉的,不能逃避,更不能壓制。正確的對策應該是制訂全面釋冤方案,逐步實 施。這個道理自然無可非議,卻不具說服力,無法說服中共之掌權者。由於積冤甚深,釋放哪一樁冤情,必起聯鎖反應,最終會導致徹底否定中共存在的理由,由 此,只好是欠債不還,聽天由命。有些冤案雖曾予否定,卻不徹底,總以維持中共政治正確為底墊,由此結冤仍是懸案。對浩如煙海的舊冤新仇,當權派懷有深度的 恐懼感,唯恐遭到社會報復。這就是胡錦濤借奧運之機而強化軍事控制的根由。奧運的主辦者與社會的積冤者構成尖銳的社會矛盾。當權派無力緩解積冤者憤怒報復 的意向,只能以炫耀現有的軍事實力來對抗奮起者的攻擊,以嚴密的高科技的軍事控制來提高自己的信心。由此形成的高度軍事化成為當前國內政局的顯著特點。
    
    
必須看到,這是一種危險傾向。當胡錦濤強化軍事力量的控制來應付社會的動盪時,這種走向必然得到軍內保守力量的贊同和支持。軍內保守勢力早就主張 爭奪世界霸權,他們聲言:有霸權就是大國,沒有霸權就是任人宰割。為此,他們要求消滅內鬥,即鎮壓一切不安定力量。這種意圖與胡錦濤目前推行的軍 事管制是一致的。雙方一旦合攏,就會出現完整的軍事獨裁統治。胡錦濤向軍方傾斜,只欠軍方的公開支應。這就是危險的所在。
    
    
胡錦濤的體制是媚外而壓內的體制。它獻媚於外國政要對北京奧運的支持,獻媚于境外運動員的光臨,獻媚于數萬媒體記者對奧運的報導。基於此,喪權辱 國在所不惜,傾國家財力在所不計。而另一方面,為了這件頭等大事,它敢於將百萬民工趕出北京而不予絲毫經濟補償,敢於驅趕維權上訪者並處以刑事懲罰,敢於 抓捕堅持宗教信仰自由者並施以酷刑,敢於鎮壓堅持民族自決者並予以殘酷迫害,還敢於監禁持有異議者並實施多方思想壓榨。這樣,它就使自己處於廣大民眾的對 立面,越來越使矛盾深化。舊冤未除,又添新仇,胡錦濤們越來越使自己孤立起來。
    
    
當然,第29屆奧運總有結束的一天,鳥巢旁的導彈總有撤走的一天,首都3道防線總有停止運作的一天,全國安檢也總有奉命取消的一天,但是,當 局與千千萬萬的積冤者的矛盾卻沒有消解的希望,只會不斷加深、激化,直到力量的對比發生此消彼長的明顯變化,借某種機遇而發生突變。胡錦濤的全國軍事化控 制正是為了預防這一突變的而實施的部署,奧運閉幕後他還會試探著依照這一路徑走下去。千萬要警惕這一危險傾向啊!

    (
轉自博訊 boxun.com)(新世紀新聞網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