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全世界都来关注中国的穆斯林自由战士陈光荣先生

 

(西安) 马清秀

 

(黃花崗雜誌來稿先刊)

 

陈光荣何许人也?他是1997年西安市委、陕西省政法委、陕西省高法联合制造的震惊全国的陈光荣冤案的冤主。上世纪九十年代,西安当时的六百万市民大都知道他,全国很多地方的穆斯林同胞都知道他。他是中国穆斯林中涌现出来的大英雄、大自由战士。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陈光荣三次发起和领导了抗击西安市、陕西省官场恶势力侵犯穆斯林财产和生命权利的三大战役。这三大战役是:1、西安市委书记崔林涛为首的势力集团非法侵占穆斯林民族企业巨额财产权利的“花园商场案”;2、西安市委书记崔林涛为首的势力集团非法侵夺“香米园穆斯林坟地案”;3、西安市委书记崔林涛为主要后台的“穆斯林市民穆秉瑶被市容委残害致死案”。这三大维权战役,在当时极其困难的政治气候下,取得了很算得上重大的成果。阻挡了西安市当时最大的金额达4.5亿元的违法招商项目。直接残害穆秉瑶的西安市容委四名干部被判刑入狱。受到重创的西安市及陕西省官场恶势力集团,至今在涉及大面积穆斯林地区的拆迁工程长期不敢冒次推进。经过三次自由精神洗礼的十数万穆斯林同胞构成了西安及陕西地区的最大、最有影响的民间压力集团之一。

陈光荣先生是一位大风大浪中成长起来的自由战士,在1994年至19973年时间内三次重大的维权行动中,表现出坚定的法治信念和理性精神,表现出公正、勇气、智慧、坚忍等优秀品质和领导能力。在三次维权行动中,数万西安地区的穆斯林同胞多次公开和平请愿,几十万计的西安市民以不同的方式给予陈光荣先生和穆斯林同胞持续的支持。“花园商场案”中,陈光荣先生推动了当时的国务院、全国人大负责人的批示支持。在省市两级法院坚持枉法裁判的情况下,推动了最高法院的最后裁定支持。“穆秉瑶被市容委残害致死案”中,西安市委主要负责人胁迫西安医科大学作出“冠心病急性发作死亡”的假“尸检报告”,陈光荣先生推动了公安部、最高法、最高检、司法部四家联合会鉴,作出了穆秉瑶“系外力作用致死”的符合实际的“尸检报告”。

三次维权行动所造成的冲击和陈光荣先生在穆斯林和西安市民中的巨大威望,极大的震惊了西安市和陕西省官场。西安市和陕西省被迫抓捕了致死穆秉瑶的四名干部后,陈光荣先生再次进京追诉案件的直接指挥者和相关市委市府负责人的法律责任时,西安市公安局派员以“投机倒把”的罪名从北京把陈光荣先生绑架回了西安,后又以完全莫须有的“盗窃文物”罪名,在省政法委的直接指令下,西安市中院一审判处、陕西省高院终审维持陈光荣先生无期徒刑。陕西省高院按照“这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案子本身并不复杂,但现在的情况特别复杂”(时任陕西省高法院长语)的政治精神,拒绝了最高法院刘家琛副院长要求复查的批示和最高法的六条复查指令函。19995月,由以刑辩著称全国的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和陕西省法学会分别邀请北京、陕西省的著名法学专家,围绕西安市公检法的法律文书,陕西省高法的刑事裁定书、预审笔录以及律师的辩护意见等对陈光荣先生“盗窃文物案”进行了两次专题研讨。与会专家一致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所有证据不能认定陈光荣有罪,更不能认定陈光荣构成盗窃罪。”

陈光荣先生被报复、硬栽硬判当日,数万穆斯林群众和西安市民再次走上街头和平请愿。全市十七座清真寺、数万名穆斯林群众和西安市民在两百多米长的白布上,签名呼吁,要求公道。1997年被捕至今,陈光荣先生在因关押和严酷迫害政治犯而臭名昭著的陕西汉中监狱已服刑十一年,申诉权利长期被剥夺。陈光荣先生在狱中进行了长期的惊人抗争,也长期遭受了非常可怕的暴力折磨,身心受到巨大创伤,陈光荣先生在狱中的经历一旦公之于众,必将会震憾全体国民、全世界的穆斯林和整个世界。

 

附:陈光荣先生资料

 

1:

陈光荣简介案情

 

我是一个西安穆斯林公民,热爱国家、信仰法律。因依法维护我“花园商场大楼案”的合法权益;维护“香米园穆斯林墓地”;坚持了依法因“穆秉瑶被西安市市容委残害致死案”讨一个公道“引火烧身”,以此触怒了当时的西安市委书记崔林涛,常务副市长才玮辉,公安局长刘平,副局长吴金彪等人,他们为掠夺我花园商场大楼尚未使用七年的用益物权;掠夺香米园穆林墓地;掩盖在穆秉瑶被市容委残害致死案中他们自己的犯罪;滥用人民赋予的权利,将国家神圣的法律作为他们制作假案、冤案的犯罪工具,用古已有之的“贼案开花”的卑劣手段,采取偷梁换柱、移花接木、罗织假人证、假物证、倒签时间制作假法律文书、无视法律程序、制假弃真等犯罪手段,通过掩人耳目的法律程序,通过当时的陕西省政法委主要领导提前定调下发(98)6号函,通知陕西省人民法院维持一审(西安市人民法院)判决的违法犯罪手段,将一个无辜的公民,生拉硬扯到早已判决过并与我毫无关连的盗窃案之中,强加莫须有盗窃罪,判为无期徒刊,制造了这起震惊全国的职务犯罪的西安陈光荣冤案。

 

 

                                         陈 光 荣    写于陕西省汉中监狱

 

2:

 

 cheng01

3:专家论证会纪要

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邀请了部分在京专家学者就江影、张小辉、陈光荣、张金耀四人盗窃国家馆藏一级文物秦代乐府钟一案进行了专题研讨。于会的专家有:北京大学刑法学教授陈兴良、中国人民大学刑诉讼法教授程荣斌、社会科学院刑法学教授欧阳涛、中国政法大学刑法教授梁华仁,中国政法大学刑法教授曹子丹、法官胡万德、检察官肖胜喜。专家们根据有关材料及本案的实际情况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最后一致认为:

 一、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现有证据不能认定陈光荣有罪,更不能认定他构成盗窃罪,理由如下:   

  1、陈光荣拒不承认,且自始至终不知此事。

  2、江影对陈光荣的辨认不符合公安部规定的辨认规则,江影起诉时的辨认和庭审中的辩认不能作为定案的依倨,且江影在十年后辨认的客观性、可信性值得研究。江影口供前后变化,开始没有提到陈光荣后来又说见过二次,司法实践中往往更采信第一次或最原始的口供,况且江影的口供和辩认并不是认定‘陈光荣构成盗窃罪的直接证据,亦即江影的口供和辩证并不能直接证明陈光荣参与盗窃活动,只能涉嫌倒卖文物或销脏。张金耀证明江影曾说过子建曾带2个香港人到碑林博物馆看过“编钟”,到底是不是一回事,不能做出合理的排除。

    3、马龙贤的证言虽然证明的过程比较具体,但也不是认定陈光荣构成盗窃罪的直接证据,不能证明陈光荣参与了盗窃活动。而且马龙贤的证言前后矛盾,现在又完全推翻了原有证言,又有诱供和公安授意等问题。

    4、张金耀的口供是认定陈光荣参与盗窃活动的直接证据;但关于“授意”问题只有张金耀一个人的口供,没有江影口供和马龙贤的证言对此情节相互印证,无法认定,张金耀的供述前后矛盾百出,究竟是先看货后盗窃还是先盗窃后看货,前后供述不一致;张金耀的最后陈述又反复强调自己并非有意让江影偷“乐府钟”只是自己故意炫耀认识香港人,没想到江影当真了,真的偷了,既然张金耀都不是有意的,那又谈何陈光荣“授意”张金耀呢?三个没有共同故意的人又怎么成为共犯呢?张金耀的供述不仅前后矛盾,而且与马龙贤的证言无法印证,即交易的当天,马龙贤是否看见了,马龙贤说那天在家做饭没去看电最,而张金耀说马龙贤与麻芹看电影不在家,主要犯罪情节无法认定。况且张金耀自己都称“就是报复陈光荣”那么这种同案的口供证明力有多大。

    由此看来,法院认定陈光荣构成盗窃罪的证据无一扎实可靠,因此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该说,本案不能排除陈光荣有罪的嫌疑,但仅是怀疑,不能定罪,法院做出的判决的基本要求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本案的判决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识。

二、本案二审裁定在程序上严重违反法律及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

    根据我国刑诉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之规定,任何证据必须经过开庭,进行法庭调查、控辩双方质证、法庭认证才可做为定案的依据,本案从二审裁定中写明“乐府钟”已找回并由公安人员交四被告人辩认,文物部门还进行鉴定,但却未进行开庭质证,这是严重违法的,省高院应裁定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自己开庭审理做出的判决。当事人仅凭这一点就可向最高人民法院进行申诉,现在就二审开庭质证的问题法院要求越来越严格了。

    三、有关“乐府钟”下落问题

    二审期间“乐府钟”被追回,“乐府钟”是如何追回的,从何处追回的,这对认定陈光荣是否构成犯罪及如何定罪量刑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从乐府钟,,这条线索倒着前推不能认定陈光荣参与买卖“乐府钟”的案件,则表明了张金耀口供是假的,也就是说从张金耀手中购买“乐府钟”的一定另有其人。

  四、关于同时存在二份《案件登记表》)问题

  有陈光荣的这份登记表肯定是后补的,是虚假的,应该找检察机关解释清楚,到底是水平问题还是有意所为,若是有意所为目的何在。

上述意见,与会专家表示仅供各位参考。

 

  会  人  员

 

陈兴良    北京大学刑法学教授

程荣斌    中国人民大学刑诉法教授

欧阳涛    社会科学院刑法学教授

周振想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刑法学教授

樊凤林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刑法教授

梁华仁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教授

曹子丹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教授

胡万德    北京市法官

 

cheng02

 肖胜喜    北京市检察官

 

cheng03

  

4:

 

陕西省法学会

关于陈光荣盗窃文物—案法学专家教授研讨会纪要

 

    陕西省部分法学专家、教授就陈光荣盗窃文物一案进行了研讨。专家、教授同意将他们的意见汇总后送有关部门参考。

    向研讨会提供的材料有: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1997)西刑字第121号判决书;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西刑一初字第35号判决书;西安市人民检察院西检刑二诉字(1997)第1-19号起诉书;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1998)陕刑二终字第13号刑事裁定书:西安市公安局的破案报告及预审笔录以及律师的辩护词等相关资料。

    各位专家、教授的主要观点如下:

    一、认定陈光荣授意张金耀、江影等盗窃“乐府钟”的证据不足。

    “授意”行为除张金耀一人口供外,无任何其他证据能互相印证。张金耀对“授意”的供述前后说法不一。被捕后最早两次口供都没有陈光荣授意之事。之后的口供对“授意”的时间、地点、内容说法不一,相互矛盾。张金耀又供认自己为报复陈光荣。因此,在没有其他旁证佐证的情况下,仅凭一个人前后矛唐的口供认定,有违反法律规定,很难保证案件客观公正、不枉不纵。根据刑法的有关规定,是不能认定陈光荣有授意的行为。

    二、江影对陈光荣的辨认不符合公安部有关辨认的规则。

    被告江影交待认识陈光荣的过程是:十多年前在博物馆一南方大个子、卷头发的人只回头看了自己一眼。十年后在关押场所辨认陈光荣时一眼就从照片认出不合情理。一是陈光荣并不是他交待的卷头发,二是提供辩认的照片,除了张金耀、张小辉、江影认识外只二有陈光荣一人他不认识,此辨认法显然违反公安部关于辨认的规则,不具有证据的效力。

  三、认定陈光荣参与盗窃文物事实不清。

  本案是按共同犯罪来认定,通过查看文物现场认定共谋。缺乏证据支持,一是张金耀几次供述江影盗得文物找他销赃时,他“感到意外”可见没有事先预谋。二是江影几次口供中讲张金耀把他“拉到乐府钟前”授意其盗窃乐府钟和鎏金虎镇,而张金耀供述是在博物馆北门授意江只盗“乐府钟”二者说法不一、三是江影供述查看现场在夏天,账金耀供述在十月。四是江影按“授意”盗得文物后,张金耀只给了二方元并说人家看.不上货,为查看,授意是真,怎么会出现看不上货一说。五是张金耀供述中讲江影告诉他,童志健和两个香港人在博物馆看了乐府针,并出价九万元,到底江影盗窃是童志健授意呢?还是陈光荣授意?法庭没有查清以上五点,证实本案事实不清。

  四、陈光荣收买文物证据不足。

  认定陈光荣收卖文物是张金耀的供述和张文治、麻琴、马龙贤、江影的证言。

  首先江影证言在交易文物时,现场只有张金耀和其父张文治,但是1998年2月11日江影供述又说:“我在院子抬头看见二楼走廊上站了一个男的”与几年前的供述前后矛盾。张金耀口供一开始说只有其父、陈光荣在屋里没出来,麻琴和马龙贤去看电影,但后来又说马龙贤没去看电影。马龙贤开始的证言证明陈光荣在她房子没出来,自己在二楼道做饭。江影以后的口供中看见过一个男的,却看不见在二楼做饭的女的,这几个人的口供、证言相互矛盾,也不能相互印证,但麻琴与张文治系张金耀的妻子和父亲,有利害关系,其证言的可信度和真实性,更应有其它证据在佐证,采信更应慎重。

    五、此案被盗文物已被公安机关追回。 

    专家们建议复审此案可采用倒追法,被盗文物从何人手中追回,由此倒

追,陈光荣是否参与盗窃乐府钟,便水落石出。

附:法学专家、教授签字名单

 

 

cheng04

 

chang05

  

5:

 

                      万 民 摺

 

    陈光荣做为穆秉瑶案的首席代表到北京要求追朔此案的指挥者和后台,被西安市公安局逮捕,身遭打击陷害,判以重刑。西安市广大市民和穆斯林群众被激怒。全市十七座清真寺各坊数万名回族群众在贰佰余米长的白布上纷纷签名,要求中央政府尊重法律,保护人权,要求为陈光荣这一特大冤案讨一个公道!

 

cheng06

 

cheng07

  

 

6:

 

“陈光荣冤案”及“花园商场案”、“香米园墓地案”,穆秉瑶残害致死案证据目录

 

    目    录

 

    1、1998年1月5日(1998)西刑二诉字第012号起诉书(附件一l一3页)

    2、1998年2月23  (1998)西刑一初字第35号判决书(附件。二4—13页)

    3、1998年5月8日陕西省政法委(86)6函通知书(附件三见省院复查报告)

    4、1998年8月5日(1998)陕刑二终字第13号裁定书(附件四14—20页)

    5、陈光荣陈述书(附件五21—24页)

    6、一审律师辨护词(附件六25—33页)

    7、陈光荣上诉状(附件七34—39页)

    8、二审律师辨护词(附件八40—55页》

    9、律师吴顺如给最高法院刘家琛副院长写的申诉状(附件九56—69页)

    10、2000年7月7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报告(附件十70—84页)

    11、2000年7月7日(2000)陕刑监字第七号驳回申诉通知书(附件十一85—86)

    12、1997年5月6日检察院第一次一审(1997)第119号起诉书(附件十二87—89)

    13、1997年8月5日法院第一次一审(1997)西刑一初字第121号判决书(附件十二90—95)

    14、1996年11月23日西安市委个别领导签发的匿名学习材料。(附件十四96—102)

    15、1996年11月23日公安局协迫马龙贤制作假证的真相。(见北京律师卷宗)

    16、1996年11月6日公安局第一份未涉陈光荣的真《立案登记表》(附件十六103页)

    17、倒签制作1996年11月6日另一份公安局加陈光荣的假《立案登记表》(附件十七104页)

    18、1999年5月23日北京部分专家教授论证会纪要(附件十八105—109)

    19、2000年10月15日陕西省法学会专家教授研讨会纪要(附件十九110—113页)。

    20、1999年7月3日“穆秉瑶”家属给中央领导写的信(附件二十114—115页)

    21、案卷中留下的所谓江影1996年11月11日讯问笔录(预卷021—022页)

    22、1997年9月12日张金耀在刚刚被抓时14日一16日三日内两次供词(预二081—089页)(预二090—093页)

    23、1997年9月28日张金耀供:“江影说,童志键和两个香港人到博物馆看了(乐府钟)(见预卷)

    24、张金耀一审庭审交法庭的最后书面陈述(预卷118—120页)

    25、张金耀预审中公开表示:“我就是想报复他”(指陈光荣)(预二80页)

    26、江影1997年9月23日假证关键地方被抽掉六页一节(预卷107—114页)

    27、97年9月23日江影假证被抽掉六页后又罗织同一天另一次假证内容(预卷0197—0199)

    28、1998年2月11日,法院窦占平罗织江影假证过程(法卷121页)

    29、江影1996年11月11日、12日原始供词(预卷25—27页)

    30、1996年11月15日同案犯张小辉证明(预卷086页)

    31、1996年11月11日与本案无关的张永明证明(预卷058页)

    32、江影前后矛盾假证(预卷25—27)(预卷0197—0199页)

    33、江影与张金耀相互矛盾假证(预卷02l一022)(预卷084页)

    34、张文治与张金耀相互矛盾假证(见预卷110页)

    35、马龙贤与张金耀相互矛盾假证(预卷124—133)(预卷113—117页)。

    36、1997年10月14日张金耀口供又发生变化假证(预卷150—151页)

 

 

西安市花园商场及大世界艺术中心大楼证据

   

目 录  

    1、西安市爆破工程公司一九八九年十月十日与西安市国内旅行社签定的联建花园商场大楼合同书。(1—5页)

    2、花园商场一九九0年七月二日与西安市国内旅行社签定的二楼名为联营,实为租赁《承包合同书》(6—7页)

    3、花园商场一九九二年四月十八日与西安市国内旅行社签定二楼改为大世界艺术中心重新装修协议书(8—9页)

  4、西安市国内旅行社给花园商场出具二楼租赁收款收据(10—12页)

    5、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一日香港两公司与西安市解放市场百货股份有限公司合资兴建开元商城合同书。(13—22页)

    6、解放市场股份有限公司(开元商城)立项报告表(23页)

    7、西安市计委给开元商城下发的市计外字(92)第723号文件(24—26页)

    8、国家计委关于国内合资建设权限的规定(27—28页)

    9、国务院(1992)82号批复函,关于禁止中外合资搞商业零售业的规定(29—31页)

    10、国家经贸委关于严格按国务院批复函办理规定(32页)

    11、国务院关于中外合资企业建设用地规定,国发(1980)201号文件(33—39页)

    12、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花园饭店给我方终止合同通知(40页)

    13、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方要求履行合同给花园饭店回函(41页)

    14、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八日解放市场股份有限公司与承租房地局公房户和被拆迁户根据合同法、拆迁法所签定的拆迁安置协议书。(42—43页)

    15、西安市碑林区建委于一九九0年批准国内旅行社翻建该楼许可证及翻建前与翻建后的房屋产权证书。(44—47页)

    16、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1994)西经初字第052号民事判决书(48—54页)

    17、花园商场上诉状(55—61页)

    18.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1994)陕经终字第70号民事判决书(62—67页)

    19、最高人民法院(1994)法经审字第218号函(68页)

    20、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1994)信字第0024号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函(69页)

    21、最高人民法院(i995)法经指字第6号民事裁定书(70页)

    22、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1998年下发(1995)陕经再字第5号民事判决书.(7l一76页)

 

香米园穆斯林墓地证据

  录

    1、西安市房地局解放前后历史原貌版图(1-3页)

    2、历史用土墙围起的墓地现状及(1996)西莲证字第0522号、0583号保全证据书(4—24页)

    3、一九八0年七月三日国发(1980)第188号文件。一九八四年陕西省政府下发的(1984)第168号文件(25—33页)

    4、一九九五年九月二。十二日西安市十七座清真寺决议(34页)

5、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十Z.Et西安市·伊斯兰教协会寺比准文(35页)

    6、西安市十七座清真寺授权委托书及聘请筹建书(36页)

    7、原殡仪馆负责人出示的“未见遗骨”证明(37页)

    8、每亩坟地埋尸体133具证明(38—39页)

    9、散热器厂与机电配套厂将坟地租给电器厂等厂协议书(40—43页)

    10、有关证人证言(44一一46页)

    1l、一九九六年七月十六日莲湖区土地局采取报假欺上的莲地发(1996)第20号文件(47—48页) 

    12、广九九七年十月十三日西安市土地管发(1997)第113号查清后复陕西省土地局函(49—50页)

 

穆秉瑶被市容委残害致死案证据

    目    录

    1.穆秉瑶在西安市白家口26号饭馆外临时搭的彩条布(1页)

    2、穆秉瑶被残害致死照片(2页)

    3、西安市委个别“要人”签发的《关于11·15事件的有关情况》匿名学习材料(3—9页)

    4、西安法医学院出示的虚假《穆秉瑶尸鉴报告》(10—17页)

    5、家属及代表给西安市检察院要.求重新死鉴申请(18页)

    6、家属请求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回避申请书(19页)

    7、家属上访请求书(20—21页)

    8、公安部、最高检、最高法、司法部联合《法医学复核鉴定书》(22—25页)

    9、“11.15”案件法学专家论证会纪要(26—29页)

    10、西安市检察院起诉书(30—32页)

    1l、罪犯刘平交待材料及交法庭陈述书(30—39页)

    12、罪犯刘平之妻揭发检举材料(40—53页)

 

家属居住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莲湖区大皮·院167号

邮编:71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