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為了台灣人民的福祉﹐民主燈塔不能滅

 

--- 在台灣同鄉聯誼會全美年會兩岸問題討論會上的發言

杨逢时

 

今天我很高興能有這樣的机會和大家分享一下大家都關心的問題,就是兩岸問題。在座的都是專家,我這個音樂家在這里談兩岸問題,實在是有點班門弄斧。如果講了外行話請大家多多包涵,多多指教。 我是從大陸來的,我是一個音樂家。沒學過政治學﹐經濟學完全不懂。我關心中國大陸的社會問題,兩岸人民的福祉,關心中國 的人權問題,是因為作為藝術家,我覺得追求自由是最最重要的。因為沒有自由就沒有藝術。所以我把自由看成是人生最重要的。正是因為對自由的追求,使我關心 這些話題。 早上聽了兩位貴賓的演講。我也注意到﹐今天大會的主題是“民主燈塔的台灣﹐和平共榮的中華”。兩位貴賓的演講我听了很有 啟發,但是我覺得他們主要是在講後面一句“和平共榮”,我想趁這個机會講一講前面那一句話,就是“民主燈塔”。我在這里提几個問題,拋磚引玉,我們大家一 起來討論。 第一個問題﹐我想問大家,在這個世界上,有沒有任何一個民主社會的國家是由共產黨領導的,有沒有這樣一個例子?(眾答: 沒有)沒有,确實是沒有。因為共產黨,“共產”這個名字已經規定了他的特性,他是要消滅階級,消滅私有制,要國家集權,他不可能走向民主。就像東歐的共產 黨,都是先崩潰了國家才走上民主的道路的﹐是不是?那么中國會不會是個例外呢?中國人會不會就是和別人不一樣呢﹖ 我覺得,不可能。共產黨的特性,已經註定了他不可能領導一個國家走上民主。認為共產黨會轉型﹐領道中國走上民主﹐是一個幻想。那就讓我們來看下一個問 題。 第二個問題就是﹐國民黨和共產黨的本質區別在哪里?這兩個黨是不是“哥哥”和“弟弟”的關系?(眾笑。編者註﹕早上貴賓 演講有把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稱為兄弟關係) 因為常常聽到有的朋友說,國民黨也有威權的時候﹐也有專制的時候,台灣也經歷了白色恐怖,但現在他經濟開放了,又開放了黨禁,走上了民主。是不是共產黨現 在也在經歷這個過程,他最後也會走上民主?大家在談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覺得,似乎忽視了一個最最重要的問題,最最根本的問題,就是這兩個黨有沒有根本的區 別,如果有﹐他的根本區別在哪?我覺得這個根本區別是這兩個黨建黨的初衷是完全不一樣的,他的根基是完全不一樣的。國民黨建黨的時候沒有說要消滅階級吧﹖ 他沒有說要消滅私有制吧﹖他是承認私有制的,他是保護私有制的。但共產黨從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開始,就是要消滅階級,消滅私有制。國民黨宣揚的是三民主 義,共產黨宣揚的是共產主義。正是他們這個本質的區別使這兩個黨不可能走上 同一條道路。國民黨因為尊重、承認私有制,保護私有制,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他會尊重人的一些基本的權利。隨著社會的進步,隨著人民對民主的追求,他會努力 一步一步地走上民主的道路﹐這是順理成章的,和他的理念是吻合的,因為三民主義是中華民國建國的根基。所以當台灣走上民主的時候,國民黨不需要垮台,也不 需要改名字。他可以繼續和其他政黨公平競爭。因為實現民主正是他所要走向的道路。專制不是他的最終目的。那么再看共產黨,他是要消滅私有制,消滅階級,所 以就必然會導致國家集權,這是和民主水火不容的。除非他改名字。現在國民黨很多高官到中國大陸去,哪一位去問問胡錦濤,你能不能改名字呢﹖你現在不是也“ 市場”化了嗎,也開始“資本主義”了嗎,共產主義不是名存實亡了嗎﹖那么 我們改個名字好不好﹖大家都高興。你看他會不會改。我覺得他不會改,絕對不會改,因為改名字就意味著他要放棄專制,放棄一黨專制,放棄消滅私有制這個目 標。他改名字也就等于共產黨滅亡。所以共產黨和民主是水火不容,共產黨必須下台,國家才能走向民主。 那么接下來的第三個問題就是,民主國家与中共專制這樣一個政權的交流和來往,是否必然會導致中共民主化呢?我們先來看歷 史。東歐共產國家在崩潰之前,有沒有像中國現在几十年的開放,有沒有像中國這樣和西方接触交流了几十年,受西方的影響呢?沒有。可他在一夜之間就崩潰了是 不是﹖他崩潰前是基本封閉的。所以不是說他封閉了就不能走上民主,因為西方社會對他的壓力,民主對專制的抗爭,使他放棄了共產主義。我們現在和中國交流, 我不是一概反對和共產黨交流,你可以去交流。但是我覺得交流的時候要有原則,不能放棄原則。和共產國家的交流就像投資一樣,可能有回報,但也有風險。是不 是這樣﹖你在影響他的時候,他也在影響你。如果你不堅持原則,你能影響他什么呢?現有很多西方人﹐ 美國、台灣的商人去中國做生意,為了利益,他們放棄了原則,去符合中共的一些利益,有的幫著中共做打擊异己分子的工具,像Yahoo!這個事件大家都很熟 ﹐就是個例子。有些西方人看到了問題﹐在報上寫文章﹐提出了一個尖銳的問題﹐即交流的結果是他們更像我們﹐還是我們更像他們﹖我想﹐台灣在跟中共打交道的 時候,在交流的時候,希望能夠清楚地意識到這一點﹐也應該有一個相對的策略﹐否則的話,台灣的民主,台灣的福祉都會受到影響。 根據前面講到的三點,我想講一講現在台灣提出的一系列的政策、口號。我自己本人說實在的,對這些政策口號,為了台灣人民 我是有一定的擔懮的。現在有一些比較流行的說法,比如“政經分离”,“擱置分歧”,“善意和解”,“兩岸雙贏”。我真是要請教大家﹐政經能分离嗎?廖教授 是專家,政治學專家,要請教你。我不太懂,但是我想說,從個人的生活的基本常識來講,政治和經濟好像沒辦法分吧﹖我真是覺得沒辦法分。怎么分?更不要說﹐ 大家應該都知道﹐在中國大陸是共產党領導一切,從上到下,從大到小,什么事他都管。就說最近的奧運吧,你們看哪一個國家辦個奧運能辦成全國的政治運動﹖每 一個地方﹐到處都是為了奧運怎么樣、為了奧運怎么樣﹐為了奧運一切要讓路。這是什么?這是政治。連 小孩長得漂不漂亮都和國家利益有關,是不是這樣?(眾笑) 誰在台前唱歌,誰在台后唱歌,都要由中央領導人點頭說可以還是不可以,他連這都管,你說你經濟怎么跟他分离?他怎么可能不管你呢?体育和政治在中國永遠不 可能分開,經濟又怎么可能分開?我覺得政客提出“政經分离”是自欺欺人,是對老百姓不負責任。作為老百姓的我們心里應該有個數。因為我是藝術家,我可能不 太懂這個策略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從本能直覺來講,我覺得是不太可能分离的。 那么“擱置分歧”又是什么意思?我覺得,從道理上講﹐有問題就該解決,是不是?治根治本,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擱置分 歧,是不是說把困難留到後面去,留給後人,我們現在不管它﹖我覺得這是對兩岸人民,對我們的後人是一种不負責任的策略、說法。舉個例子,大家都應該承認, 現在中國的環境非常糟,環境污染非常的嚴重。可這不是這几年造成的﹐是不是﹖而是五十年代,半個世紀前,從大躍進,共產黨与天斗与地斗就開始的。那時候造 成的後果由我們來承擔了。那么今天同理,我們把分歧擱置,是不是讓我們的後代去承擔我們今天擱置的困難,而且更嚴重呢?我覺得這是不負責任的說法,是短 視,是為了眼前的利益。政客這樣講,是他的策略也好,商人這樣講,是為他的利益也好﹐作為老百姓,我 們心里應該要清楚。講到“善意和解”,這個話,讓我心里有點不是很舒服。我可能比較動感情。我不知道你去代表誰和解﹖和誰和解?首先,應該知道﹐人民之間 是沒有仇的。大陸人民、台灣人民,我們之間是從來沒有仇的。我們沒有敵意啊,是政治把我們強行分离的﹐是嗎?既然沒有仇,沒有敵意﹐我們談什么和解呢?你 和誰和解呢?是不是一個黨和一個殺了無數中國無辜老百姓的這樣一個政黨去和解?多少人為了國民黨﹐多少人為了中華民國捐軀﹐又有多少大陸人為此毀掉一生最 寶貴的時光﹐你有資格和權力為這些人去和解嗎﹖而且﹐這個殺了成千上萬的黨至今沒為他們的罪行有一絲一毫的懺悔﹐你去和他和解這合適嗎﹖悲哀嗎﹖兇手從未 認錯﹐“和解”從何談起﹖再說,我覺得要和解應該有個基礎,這個基礎就是 對等,要平等。你覺得我們平等嗎?對等嗎?國民黨去大陸談判,連個黨旗都拿不出來。馬總統不能叫馬總統,只能叫馬先生。中華民國國旗,不能挂。在這种很不 平等的條件下,談和解能有什么意義,起到什么作用呢?我要講一點感情性的話,我最近看到不少從大陸勞改營生存下來的一些人的見證,觸目惊心。那些故事里有 90%以上的人,不是因為他們曾經是國民黨黨員,就是曾經在民國政府裡做過事,或者是他的親人在台灣,他們就受到迫害,受盡折磨﹐真是家破人亡啊。我不知 道在台灣白色恐怖嚴重的慘烈程度,但是你如果聽到這些見證,你真是不敢相信,共產黨怎么能對待自己的人民同胞這么慘酷。有的就是因為家里有人是國民黨,小 孩就不能上學,剝奪了一切生存權。有個人講了這麼個故事,他在監獄里認識了一 個人曾經是國民黨的特工,大陸淪陷的時候那個人留了下來,當然後來就被抓到了監獄里去。他說那個人是真正的英雄,因為很多人進去以後就受不了折磨,認罪 啊,悔改啊,叫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那個人堅持自己的理念,堅持認為三民主義是對的,堅持反共,最後他找了根筷子,插進了自己的心臟,自殺。我聽了心里非 常難過。我想,今天國民黨的元老,國民黨的高層到大陸去,和這個殺了這么多人的共產黨握手的時候,你心里有沒有那么一點點對這些殉難者的負擔?你去拜祖 墳,拜祖先的時候,有沒有想到為這麼多為中華民國捐軀的將士哀悼一下呢?提都不敢提。我覺得很難過。這是政治嗎?我覺得這不是政治,這是良心,這是原則。 不管你是政治家也好,但人是應該有原則的。 再來談談“雙贏”問題。雙贏是什么意思?雙贏,共榮。大家應該承認這一點,台灣是民主社會,是民主制度。大陸是專制制 度,是國家集權。那么你現在跟他談雙贏,那意思是不是說,民主和專制要雙贏呢?有可能嗎?我只覺得說,要不就是民主戰胜專制,要不就是專制戰胜民主。民主 專制不可能雙贏。人民都是非常善良的,總是從好處想。在和中共交流的時候,也會無意中把中共政權,這個不是人民選出來的政權,當成了一個正常的民主社會的 政府來對待。“和解”啊,“善意”啊,“妥協”啊,我覺得這些都是在一個民主制度框架下,大家遵循的一個原則,一種游戲規則。但是一個民主制度,一個專制 制度,一個是民選的,一票一票由人民選出來的代表人民的政府,和一個不是人民選出來的,專制的政府, 去談這些和解,能達到什么目的呢?最後,我覺得﹐兩岸的問題,關鍵是意識形態的不同。這個分裂不是族群的分裂,也不是地區、地域的分裂,是意識形態的分 裂,是三民主義与馬克思主義,三民主義与共產主義的分裂。說到底﹐是民主與專制的分裂。我們要解決兩岸問題,就應該解決這個意識形態的問題,這是最重要的 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我們永遠達不到我們最終的幸福和自由。 

最近我又看到一個比較新的口號,叫作“求大同,存小异”,那么在這里要請教,這個“大同”是什么,“小异”是什么?那麼 如果有“大异”怎么辦呢?(眾笑) 民主和專制這個不同算“小异”還是“大异”?我三月份有幸去了台灣,觀摩了台灣的選舉,我真是非常的欣慰,看到台灣的民主慢慢的開始成熟,我非常的欣慰。 我在想,台灣有這么好的一個政治財富,為什么不用呢?現在說台灣是民主的燈塔,燈塔是什么意思?照明是不是﹖照明黑暗﹐照亮對岸。你為什么不用呢?你現在 說“休兵”。“休兵”是什么意思?我也不太清楚,听上去好像就是算了,我們投降吧。“休兵”和“燈塔”我覺得是對立的。我實在是希望台灣這個民主的燈塔能 起作用,不能說我這個燈塔怕刺到人家眼睛,人家覺得難過,害怕他有什么反應,我赶快先把燈滅了,一個燈塔滅了還有什么作用呢?我真誠地希望在座的都能意識 到,台灣人民最終的福祉和安全,在於中國大陸走上民主,中國大陸的民主化 才是台灣民主的保障﹐自由的保障。為了台灣人民的福祉﹐這個民主的燈塔不能滅。我希望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一個政治家﹐要有一個遠大的目標和理想﹐而不是一 切為了眼前的利益。“Freedom is not free”﹐我們必須要堅持民主對專制的抗爭。也就是正義與邪惡這種道義上的抗爭。我還是這樣堅信,民主和專制不可能雙贏,不可能共榮,民主必須戰胜專 制,讓我們一起努力來促使我們兩岸人民都能走上民主的道路。謝謝。

(掌聲。同時有人在高喊﹕“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你要發動戰爭呀﹖﹗你要發動戰爭呀 ﹖﹗”)


(根据现场录音整理编辑,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