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变骚乱为起义

(理论和策略探讨)

徐水良


一、人民起义的客观条件已经成熟

震惊海内外的瓮安事件等一系列事件,得到了国内网民压倒性的一边
倒支持,说明已经沦为土匪黑社会性质的中共政权,已经完全成为中
国人民的对立面,完全丧失人心。中国社会,已经发展到全民起义的
临界点。全民起义的客观条件已经成熟,未来的问题只是行动的时机
和决心。

这次瓮安事件的性质,离人民起义只有一步之遥,但仍然尚未达到人
民起义水平。它仍然和大陆过去的许多事件,包括六四事件一样,是
带有一定暴力骚乱行为的人民维权抗暴的正义行动。

此类事件的产生,往往是由老百姓和平抗议,政府进行镇压,尤其是
动用暴力镇压,激起民变而产生的。

此类事件是人民维权抗暴的正义行为,但由于没有转化为人民起义,
在共产党极端专制的条件下,不可能取得胜利。而其暴力骚乱,当然
也会造成一定的财产等方面的损失。

所以,当此类事件发生时,利用难得的机会,把骚乱变成起义,去争
取可能的胜利,同时又避免暴力骚乱可能造成的损失,非常重要。而
且,只有转变成起义,才有可能像辛亥革命那样,以这种起义做榜
样,获得全国其他地方奋起响应,而单纯的骚乱,很难获得这样的响
应。

这种起义,即使最后失败,也能为后人提供一个这次起义的经验和最
后失败的教训,非常值得大家去研究。

二、共产极权专制国家不允许有组织反对派存在

几乎所有的共产党国家,都不允许有组织的反对派存在。反对派人士
只能以分散无组织的形式存在,并且反对派人士中,近百分之六十,
是共产党线人。因此,迄今为止,几乎所有的共产党国家,共产党统
治的垮台,都不是反对派领导策划的,而是在没有反对派领导的条件
下,由突发事件造成的。

在这里,几乎唯一的例外,就是波兰。波兰存在一个强大的反对派组
织——团结工会。但是,近来揭露的事实表明,波兰团结工会的主要
领导人,原来是共产党的线人,这也就揭示了共产党世界的特例——
团结工会为什么能够存在的秘密:看来正是因为团结工会的主要负责
人是共产党线人,共产党比较放心,才成为共产党世界的特例,其存
在获得共产党的勉强许可。

束缚于习惯思维的中国人,以及中国民运,一讲到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或推翻共产党统治,马上就是搞反对派组织,说没有组织是不行的。
结果,这种努力,几乎无一例外遭到失败。

这里的失败,也包括我们曾经做过的努力,即企图像波兰那样团结工
会那样,在中共情报机构努力组建由中共控制的“统一民运”情况
下,推几个中共线人特务当领导,在特务民运的掩护下组织真正的反
对派民运组织。但仍然没有成功。主要原因,一是中共非常专制,连
这种假反对派组织,也必须由他们绝对控制;二是几乎所有的中共的
线人,都非常不成器,担负不了他们承当的“领导人”角色;三是为
中共牵线效劳的线人角色,如胡安宁之流,更加完全是上不了台盘的
小丑,只会坏事不会成事,什么事情,无论是中共的事情还是反对派
的事情,他都一律把你搞砸。


三、转变策略、布局於无形

组织的力量非常强大,我们当然非常重视组织问题。只要条件许可,
我们就必须尽快形成自己的组织。但是,在共产党极端专制,不允许
任何反对派组织存在的条件下,搞不成反对派组织。在这种情况下,
我们就不能一味死撑,坚持撞墙,一门心思搞组织,及到把自己撞死
为止,而只能按照另外的思路,从大格局进行整体布局,在中共拒绝
根本的民主改革的情况下,从大格局布局的角度,统筹全局,逐步把
中国引上突发事件,全民抗暴,庆典式革命和全民起义,包括军事政
变等实行民主转型的道路。

笔者从2003年以后,就吸取教训,不再在组织方面白花力气,而着
重编发网刊《网路文摘》,以便着眼全局,布局於无形,引领潮流,
朝着庆典式革命和全民起义方向迈进。

我相信,经过这些年努力,事情发展到今天,向这个方向,向全民抗
暴,及到全民起义的方向前进,已经成为中国历史的滚滚大潮,不可
逆转。

这些年,中共特务尤其上海国保和上海著名三内奸,一再造谣说在下
成了“孤家寡人”,非常可笑。不搞组织,不需要组织成员和追随
者,而且从事理论和无形布局工作,着眼全局,布局於无形,有时还
需要尽可能离开吵吵闹闹的民运圈,静下心来搞理论,何来“孤家寡
人”之说?

四、借鉴历史经验

如何变骚乱为起义,并且争取胜利,这个问题值得借鉴历史经验,来
加以研究。

历史上的许多革命,如美国革命、法国大革命、俄国的二月革命、苏
联东欧推翻共产专制的天鹅绒革命,等等,都往往是在没有革命政
党、革命组织领导,或者是没有统一的革命政党、革命组织领导的情
况下,由民众的骚乱开始,演变为起义和革命的;并且除了美国革
命,与英国打了多年的独立战争以外,其它几次革命,都是在很短的
时间内取得胜利的庆典式革命。

当然,俄国的二月革命,布尔什维克硬说是他们领导的,但实际上,
是由民众的骚乱和罢工开始,俄国当时众多政党的领导作用,并不明
显。不过,既然有争议,我们把它排除到没有政党和革命组织领导的
革命之外。但二月革命的历史,对民众骚乱转变为起义的革命,仍然
很有参考价值。

菲律宾等一些国家的革命,与上述革命不同,有一定的政党和组织领
导,但也往往是庆典式革命。

这些革命往往有一些共同的过程,就是民众骚乱,统治者武装镇压,
参与镇压的士兵和武装人员,越来越多地倒向民众或保持中立,最后
专制政府迅速垮台。

即将到来的中国革命,将很可能也是一次从骚乱到全民起义的庆典式
革命。我们必须认真研究和总结所有这些历史上从骚乱到起义的庆典
式革命。希望关心这个问题的朋友,认真读一读法国大革命,俄国二
月革命,以及苏联东欧的天鹅绒革命的历史。

五、变骚乱为起义

这是一个很大很复杂的问题。这里,我仅仅讲几点本人研究中想到的
一些重要问题:

1、让尽可能多的全国老百姓了解全民起义的必要性、可能性和意
义。

2、一方骚乱起义,八方支援,全国响应。首义者需要极大勇气,但
没有八方支援全国响应,不可能成功。

3、中共不允许存在有组织的反对力量,有志者不要轻易挑战这一点
去搞组织,以免轻易暴露,白白牺牲或受到严密监控,以后做不成任
何事情。但要形成三五人、七八人思想接近的朋友圈,以便一旦时机
来临,立刻变成中坚力量或组织。一个城市,有多个这样的朋友小圈
子,一旦起义来临,便容易合成领导和组织。

3、一旦突发事件发生,条件成熟,这些小圈子或迅速形成的小组
织,要迅速引导民众把骚乱变成起义。一旦起义发生,尽快形成一定
的组织和领导力量。

4、除非特殊必要,停止打砸抢烧,尽可能把破坏性的暴力骚乱变成
建设性的和平起义。

5、控制和利用电台、电视台、电讯局、政府部门和要害机构。利用
现代化的通讯传播手段,对民众进行组织,指挥和领导。在缺乏组织
力量的条件下,利用电台、电视台、网路等现代工具起组织领导作
用,特别重要。

6、把当地中共党政领导集中起来,一方面迫使他们为革命服务,一
方面防止他们搞阴谋诡计;第三方面使中共镇压有所顾忌。

7、尽可能争取或控制当地武装力量及武器装备,包括警察、武警、
驻军、民兵,防止统治者暴力镇压;一旦统治者暴力镇压,有可能进
行反抗。

8、一旦条件成熟,迅速形成统一的临时指挥机构,宣布一切权力属
于人民,境内所有旧机构必须服从新的临时指挥机构的命令。

9、不要受共产党的骗、上共产党的党,共产党的承诺,靠不住。

10、不要受某些以民运、反对派、异议人士之类面目出现的人的
骗。狭义反对派小圈子,早已是沦陷区,多数是中共线人。另外还有
一部分受伪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影响很深。听他们的话,会坏事。

11、不要上海外中文媒体的当。海外中文媒体,包括西方国家政府的
中文媒体,如对华广播的广播电台,许多报纸,中文电视台,被中共
严重渗透,有很多基本上为中共地下势力控制。西方国家即使明知这
种情况,但受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严格限制,一时很难解决这个问
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