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自由評論
line decor
  
line decor

 

鲍彤,你真正了解中国吗?

 

常春藤

 

有一篇文章《鲍彤:论东道主的展出》,实在让人不敢恭维。首先,这篇文章很不情愿地承认了一个事实:北京奥运已经结束。这是个名副其实 的盛会。运动员,裁判员和其他工作人员通力合作,创造了更快更高更强的竞技新纪录,可敬可贺。东 道主的组织工作安排周密,效率很高,引起了无与伦比的赞叹。东道主的工作确实达到了无与伦比的巅峰:无与伦比的一党制,支配无与伦比的人口大国,运用 无与伦比的资源, 发挥出无与伦比的效率,向世界,向国人,展示了无与伦比的高效丰采。尽管这是文章作者不愿看到的,但是,这是事实,他不得不承认。但就这一点而言,作者 还算有一点道德。然而在接下来的笔墨里,这位鲍彤可就有点吐酸水的嫌疑了。

中国是个多民族多宗教国家。城乡矛盾大,贫富鸿沟极深,贪官污吏漫天,冤假错案遍地,每五分钟爆发一起群体性事件。作为一个对大陆非常了解的人,我认 为中国目前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但问题的严重程度绝非鲍彤所描述的那样。现在的中国建立于一个积弱积贫的国家之上,当时中国贫穷落后的程度想必大家都非常 了解,必须我再罗嗦。在这样一个没有经历过资本主义发展过程,在长达百年的过程中不断遭受列强入侵掠夺的国家中,各种矛盾交错叠加,各种困难问题远非欧美 等国能比。中共用不到60年的时间,把13亿人带入一个初步繁荣的时代,实属不易。目前,中国正处在一个历史的转型期,各种矛盾确有增加之势,各种利益群 体处在重新排列组合的阶段。按照国际共识,当一个国家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处在3000美元左右的时候,社会的不稳定成分最多。中国目前就是这样一个状态。 所以把这种正常情况作为攻击中国的砝码,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同时,说中国贪官污吏漫天,冤假错案遍地,每五分钟爆发一起群体性事件,也确实太言过其 辞了,果真如此,老百姓早就揭竿而起了,别说五分钟爆发一次群体事件,就是五个小时爆发一次,国家就处在崩溃的边缘了!

鲍彤还酸溜溜地说:对中国的一党制和西方的政治制度,邓小平作过比较研究。权衡利弊,他说,西方制度下不可能出现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但西方那一套不行, 效率低,办不成事情。他拍板:永远坚持四项原则,永远实行一党专制。说到民主,实事求是地讲,成本是很高的。北欧国家民主吧,可一项制度的实施要几年、 十几年才能确定,各级议会反复讨论、研究,看似非常科学,但是成本呢?太高了!什么东西都要一分为二地看。在中国这样一个多民族、拥有13亿人口、国民素 质偏低的国家,目前如果象西方那样推行绝对的民主,是行不通的。至于邓小平说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没什么问题,可他说永远实行一党制这事就无据可查了!

(轉自東西南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