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十一歲的小女孩說:“給我一把菜刀,我要把市長剁成肉醬!”


紅豆

 


“操市長他老媽,給我一把菜刀,我要把市長剁成肉醬!很難想像,這話是從一個只有十一歲的小女孩嘴裏發出的,可這又是如此的千真萬確,就從我的小女兒口中發出來的!我心頓時涼了。

   就在昨天,深圳中考招生第一批學校公佈分數線,我大女兒中考成績全班第三、分數超過絕大多數深圳高中正常的招生分數線,可是她卻將失學了!當然,將 面臨失學的遠不止她一個;她的好同學,她們班的中考成績第二也將失學!因為,他(她)們是深圳的所謂暫住生,他(她)們的人數在深圳今年五萬中考生中 占了三萬。他(她)們如果想在深圳上高中,除了中考分數必須比公佈的正常招生分數高出幾十到一百多分的擇校分,且要上交三萬元的擇校費

 

由於無力把小孩的戶籍遷入深圳,我們曾多次想把小孩送回鄉下上學,但生長在深圳的女兒說什麼也不想回鄉下當留守兒童,加上老家的親戚們也大多外出謀 生了,回家寄住在哪里也是個很大的難題,就一直留在深圳讀書,但前提是和她爸爸約法三章:如果女兒不能考到那全深圳只有幾百個免交三萬擇校費的學位, 就要讓她輟學出去打工,因為我們實在交不起那高昂的高中學費再外加三萬擇校費

 

昨天,非常懂事並一直很努力的大女兒看到自己 已經無緣那幾百個免擇校費的學位,而班上不少分數比她低得多卻能繼續如願升學的同學們在QQ群裏歡快的交流著,終於忍不住掩面放聲痛哭!這時,她那只 有十一歲的妹妹突然用手指著前方,異常憤怒的喊到:操市長他老媽,給我一把菜刀,我要把市長剁成肉醬!

 

聽到小女兒這一句充滿 童真的狠話,我脊背冷叟叟的,一個從不說粗話的小女孩,一個笑魘如花的小女孩,一個每天把全家的被褥疊得有棱有角的小女孩,一個天真無邪、文靜少語且非常 自律的小女孩,怎麼會突然喊出如此充滿仇恨的狠話?是誰把仇恨的種子過早地埋在這幼小的心裏?

 

我不知道我們的一些政策能否制定得更便民利民,我也知道世上沒有絕對的公平,但沒有絕對並不等於可以不要。當西南某縣傾城而出,當滿載炸藥的車沖進了街道辦事處,當北京青年手刃上海多位JC而全國線民一片叫好時,我們不禁要問:是誰讓他們充滿仇恨和不理智?

    難道一小部分利益既得者為了滿足自己的貪婪,已全然不顧國家的未來;他們人為製造社會不公平,他們飛揚跋扈,他們明目張膽、巧取豪奪不正是仇恨種子的真正來源?

(轉自博訊)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