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赵紫阳何许人也!

司鹏程

中国共产党被废黜的中央总书记,一个有73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

一般认为,赵紫阳的政治形象在1989年的学生运动中得到重大改变。

学 运初始的目标是针对共产党体制下的"官倒"和腐败。当时的民谣不无调侃地唱到,"林彪的儿子搞政变,赵紫阳的儿子倒彩电"。对待学运,中共高层态度各异、 内斗倾轧。邓小平、李鹏等主"剿",赵紫阳则是"抚"案的代表人。赵、邓两案各异,但维护共产政权确是双方的共同出发点。后来招安不成,血溅广场,"抚" 派大员赵紫阳被当局革职问罪。应该说,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权斗失败的政客。相较于毛泽东和邓小平的心黑手辣,赵尚逊一筹,这也是他从高位跌下的原因。赵对学 生的同情或许基于一种基本的人性理念,但即便赵确有这种感悟,也只能称得上是迟到的进步——这是他在已经丧失权力或接近丧失权力时的"义举"。不料却从此 被推崇为中国道德的标尺,什么中共党内的"民主派"、"改革派",力主"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等诸多桂冠凌空飞来。不知赵紫阳先生对这些恭颂作 何感想,是否敬谢不敏。

"六四"后,赵紫阳被他自己所创建、发展并力图挽救的政权监禁15年直至死亡。许多人为他的这番境遇一掬同情之泪。对赵紫阳的不幸遭遇,我个人也深表同情。然而,历史不会忘记,去世之前有大半生掌握着中共高层或最高层权力的赵紫阳在各类疯狂的政治运动中所扮演的角色。

" 红小鬼"出身的赵紫阳,13岁参加"革命",19岁加入"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当年走马上任中共滑县县委书记。21岁又升为中共冀鲁豫边区第二地委书记。 其时,河南地区所谓"反奸复仇"的土改运动搞得如火如荼。赵紫阳主持下的地区究竟杀了多少地主、分了多少浮财,或许只有等到将来档案解密才能知晓。但毫无 疑问的是,赵本人却人血染红顶子,赢得了"土改专家"的美誉。时任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书记的邓小平在获知赵的成绩后夸赞说,"将来我们解放了,像小赵这样 的同志都是党的宝贝啊!"值得一提的是赵紫阳在河南滑县桑村乡的父亲赵廷宾,因家有良田数十亩在1947年的土改中丧生。据说赵紫阳在那份杀掉自己父亲的 组织决定上也签了"同意"二字。

稍后,中共夺取了全国政权,马上要将所谓北方"老解放区"的土改经验向南方推广。为改变华南地区"杀得不够"、"镇压不足,宽大有余"的状况,富有"土改经验"的赵紫阳1951年由河南南阳调任广东。

在 陶铸、赵紫阳两人的主持下,广东先后36次大规模进行"土改整队"、"整肃",仅批量处理的"地方主义分子"的"反党集团案"就涉及2万多人。而整个"镇 反"和"土改"过程中更是杀人无数。中共内部材料记录说,当时广东"西江地区,杀人权下放到县,捕人下放到区,人们抓得兴起,有50%的犯人,没有任何材 料,也锒铛入狱,或送上断头台。粤中地区,2月份杀大头,3、4月份杀中头,5月份杀小头。好像刈草一般,一气杀了600多小头。高雷地区,全区抓了 2.1万人,一半没有材料;当地公安机关说,公安厅强调狠,因此执行时也特别注意狠,在分配杀人数字时,他们要求1000个名额。在讨论杀人名单时,'读 一读就通过了,一天晚上地委通过300人,到后来打瞌睡了还在读'。湛江地区,‘杀得老百姓串门子都不敢串,怕出事'。北江地区,有10多个机关,如地 委、法院、省府、县书兼地委委员、军分区委员、大军、地委书记、军分区党委,你也杀,我也杀,杀到最后,已经弄不清到底杀了多少人了。… …可杀可不杀的人,各地都杀了不少。同案同罪的一批,不分轻重,通通干掉(如北江地区);同案同罪的一批人,第一次杀主要的,第二次杀次要的,第三次杀更 次要的(如珠江地区);地下军中队长以上的全部干掉。(注一)即便如此,在赵看来,广东地区残留的"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仍然极多。1952年1月, 中共华南分局常委会又确定,"还有1万个人头(即"镇反"杀人配额),拿4000来归地委掌握,搞土改时杀"。(注二)
在50年代末60年 代初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奉行极左路线的广东更是经济崩溃的重灾区,大面积地区断粮断炊。(注三)但1959年1月27日,赵紫阳却向中共中央报 称,广东农村有大量粮食,粮食紧张的假像完全是生产队和分队瞒产私分造成的。赵建议应处分并法办拒不交待的瞒产者。毛泽东亲笔批示了赵的这份报告并将之转 发全国。毛肯定说,"(瞒产)在全国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必须立即解决"。获得最高指示的赵紫阳随即在辖区各地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瞒产私分运动。赵在雷 南县召开4000名共干参加的大会。其间他训示说,自动坦白的干部可以保留粮食,用来改善食堂伙食,不坦白的则不准回家,至说清问题为止。反瞒产所及之 处,风云变色。各地组织查粮队,逐家逐户搜查粮食,甚至连农民家一罐半罐黄豆、花生、芝麻、菜种也搜刮一空。由此,广东"在20天时间内,就超额完成了 公、购粮任务",(注四)但该省后来饿死的人数也因此高达百万之巨(这还是在邻近的香港接受了大量饥民的情况下)。尽管如此,赵紫阳却被党魁们称颂为"我 们广东的三家——土改专家、群众运动专家、农业专家"。(陶铸语)

赵紫阳在广东主政十数年,除了文革开始的头两年稍受冲击外,其余时间一直忠实推行着所谓"村村流血,户户斗争"的极左路线。从"土改"、"剿匪"到"镇反"、"肃反"、"三反"、"五反"以及后来的"反右"、"四清社教",国人的人血馒头显然少不了赵紫阳的一份。

死 者已矣,本不该再做批诘。而一些赵紫阳的故旧相知、门生食客基于乡谊或主仆之义表示哀悼,也无可厚非。但应该指出,赵紫阳绝非"人民的总理",一个用暴力 和谎言维系的政权无论何时也不可能得到人民的授权和认可。顶礼膜拜一个专制政权、顶礼膜拜一个专制政权的所谓"明君",并将之颂扬作"中国的良心","改 革开放的精神领袖"、"我们的摩西"、"真正的同志",仿佛国失其魄,天下应当同恸,这对中共政权下数千万死难者是极大的侮辱。

鲁迅先生讲,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这类人是中国的脊梁。纵观赵紫阳一生,却实在是乏善可呈。

赵 紫阳何功于国?他上任时中国是一个独裁专制的中国,他离任时的中国,一切毫无改变。赵紫阳何德于民?他来时,中国民众呼唤"要吃粮";他走时,束缚生产力 的共产机制仍然钳制着中华大地,无数的赤贫者挣扎在死亡在线。即便是在最后为自己所缔造维护的邪恶制度所囚禁、所吞噬时,赵紫阳也依然没有挥别过去,同中 共的罪恶划清界限。也许赵紫阳在个人品行、施政方式上和中共其它独裁者略有不同,但他的"英明",绝非中国之福,他的所为只是延缓了一个腐朽机制面临的政 治和经济危机,阻碍了中国历史的进程而已。

媒体报导,赵紫阳去世的消息公布后,北京显得平静,没有抗议和示威,许多街头的年轻人,甚至对谁 是赵紫阳全然不知;一些贤达人士就此离奇愤怒了,他们纷纷站将出来,谴责中国民众的健忘和冷漠,自然还不忘呼吁当局"平反六四" ,以盛大隆重的葬礼对待这个前共产党的总书记。仿佛如此这般,今天的北京政权就可以取得了它期盼的合法性,而诸多才子佳人们也可以就此荣光归国。果真如 此,那共产政权下,八千万死难民众的鲜血,是否太过廉价?

正所谓,从来就是陌路人,相逢何必强相认。赵紫阳死了,死的时候有四方英雄人士朝拜,胸前覆盖中国共产党党旗、被认定为伟大的无产阶级战士。或许数年后,"永远正确的党"还要给他"平反昭雪",进入"凌烟阁"。但无论如何,罪恶无法隐瞒,不知忏悔者更永远无法直面未来。

历史将公正的评价赵紫阳。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