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共产孽种在行动

作者:伍老 (大陆)

(黃花崗雜誌來稿先刊)

2007年12月上旬,陈水扁唆使教育部拆除中正纪念堂牌匾,引发冲突。国民党控制下的台北市政府说,如果教育部偷拆牌匾,就将作为现行犯逮捕,更有少量民众扬言,不惜血溅广场,要以生命捍卫大中至正的精神,陈水扁派出警政署的直属警队进驻中正纪念堂,而台北市警方则奉命在外围巡逻,两个警察单位隔墙对峙,场面尴旭。台北市长郝龙斌,指出中央以警察压制台北市政府,他表示强烈愤慨,这是中央在侵犯地方政府的权责,目的在于挑起冲突,使来年大选时有宣布戒严的借口,实属真独裁假民主的行径。而马英九的幕僚则说民进党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只有一再打仇恨的战争。他们认为民众心中有杆秤,会在选票上回应,国民党不必随之起舞。

但是牌匾最后还是拆除了,在地上被撵碎、被践踏…

蒋公英雄一世,反共一生,不料身后竟遭小人如此播弄,这是活人的耻辱,也是民众的悲哀,盖陈水扁是一个变种的左翼共产分子。这个十足的孱头,他要拿死人来祭旗,来加深他的罪孽,来加快他的疯狂。

蒋公可怜啊,汹汹群小在他百年之后,疯狂的撕咬、噬啮、偷袭。蒋公斥责左翼分子的伪诈邪恶,他的作品《帝俄与赤俄对华相继侵略的传统》、《反共抗俄形势的分析》、《共产国际制造中国支部》……也就是当年的“九评”好文章。民进党如跳梁小丑仇视文化,一如太平天王,一如左翼赤党,非驴非马,毫无理性。

卸毁铜像、拆除牌匾,左翼分子步步紧逼,陈水扁虽然不是出身在“新中国”,但他却等于长在红旗下。民进诸恶,是左翼恶党的孑孓和变种,是另一种“红旗下的蛋”。任由他们这样玩下去,赤祸真要无边无际了。
马英九的幕僚认为不必回应,这是一种十分消极的反应。因为即使民众识破台湾左翼的真面目,因为尔辈的消极,民众可能宁愿将选票投入大海、付之波涛,也不会支持令他们失望的政党。

台独的起源,有两批,倾向日本的一批人是谢雪红、廖文毅等,另一批如彭明敏,帮助美国研究台湾政史地理起家。蔡孝乾是中共台工委派来的,还有就是中共党、军系统派来史明、吴石等人,和国际共产党及日共系统的谢雪红搅和在一起,如饮狂药,吃里爬外,无恶不作。

汪敬煦先生1937年入南开大学,迨抗战军兴,投笔从戎,后积功任台湾警备总司令、国家安全局长、总统府参军长等职。他在民国八十二年初版之《汪敬煦先生访谈录》中指出:“基本上,中共是反对台独,但共产党统一战线的最高策略是: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他的主要敌人是国民党,因此他联合美丽岛这批人是最便宜的方法。……很多人都认为,共产党怎么可能和反对党联系? 因为共产党反台独呀! 不错,共产党是反台独,但是为了打击国民党,它利用反对党是最便宜又有效的做法。”

一九二O年代后半期就已开打的国共内战,实际上到今天也没有真正的停火,打了几代人打到党性变种,还在打。民进党还叫嚣什么独立,什么公投呢?他们这种干法早就和共产党在思想根基上统一联合、携手并进了,她们是如假包换的一家人!文革打、砸、抢的丑剧以另一种形式又一次上演,传统大中至正的文化精神在这个岛上显得如此凄楚和孤单。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