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悠   悠    皇   魂

曾伯炎    

黃花崗雜誌 《自由論壇》 來稿先刊

編按﹕好文章 !

皇帝,皇权,皇宫,在这片东方土地还真源远流长,根深柢固,从 1924 年冯玉祥将军把清朝末代皇帝赶出紫禁城算起,皇帝在本土也灭了 80 多年了,就这灭的 过程中,也还有过张勋尊皇复辟与反复辟,有过袁世凯不做总统要做皇帝的 復辟帝制 运动,以后,也还有占山为王或拥军称霸的小朝廷小皇帝,遍及各省。 1931 年 9 , 18 以后,那东北三省还真复活了溥仪皇帝,长春再出现宫廷,能说这片厚土不是皇帝阴魂不散幽灵难亡吗?

若怪那次辛亥革命温和了,不够激进彻底,那么,建立红色政权这场革命,运动不断,变革不断,流血不断,政治、经济革了,还从根子上把文化的命也革了,甚 至,帝王将相在舞台上出现也禁了,由工农兵去占领,文化部还被骂为帝王将相部,够痛绝与彻底了吧?蓦地在讲思想解放与改革开放后,何止舞台上帝王将相走 红,荧屏上,帝王脚下仍跪一地奴才,书刊上,宫廷故事又唱了主角,市上卖脂粉的,爱夸是宫廷秘方,做糕点的,也称是什么宫廷美味,只要沾皇气、宫气,就身 价百倍,看来,帝王、宫廷、龙椅 … 这些东西在人们心里的崇高地位,还是很顽固的, “ 吾皇圣明 ” 这几个字,像刻在文化基因上似的,人们的明君意识仍比制度意 识强烈,清官意识在贪官蜂起中也蜂起,即便明君、清官使他们失望了,还有剑侠来替天行道主持人间正义,把那些写武侠小说娱乐市井的,也捧为大师了。明君、 清官、剑侠的救世主角色,还这么牢固地活在人们心中,说明讲了 30 年的法制,人们心中还是人治在作祟,人权写进宪法,物权立成大法,皇权还潜在有的人心 底,不产生对法制社会的抵制与消解作用吗?这古老民族讲思想的现代化,若从戍戊变法算起,已百余年,从五四潮流算起,也 80 多年了,别看大小城镇都改头换 面,用推土机把老建筑推得荡然不存,似乎焕然一新,改天换地了,而且今天在巴黎流行的时装与时新概念,明天就可在京沪流行,可是,那些古老的陈腐的思想, 依然是这民族的潜意识,潜伏着呢?不是引人怪异的吗?

看来,吾国那些史官、史家汗牛充栋的史著,过份渲染了明君贤臣英雄豪杰的历史作用了,历史书确实被写成帝王将相的家谱,而舞台上的戏曲,算是普及民众的历 史教材,也演成帝王将相是永恒的主角,帝王许多丑恶,被尊皇意识美化为优美,芝麻大的好事被夸大成西瓜。肉麻的吹捧,形成惯性,甚至神化了那些极权者。那 些斩蟒屠妖就不说了,最典型的神话是说宋高宗赵构被金兵追急了,一匹泥马竟驼他渡江脱险,把他偏安南方的南宋朝廷,用神话来附会是天意。代代相因积累的皇 权崇拜,别的民族积累在教堂那理想的彼岸世界,我们这缺乏宗教的民族,便积累于庙堂、官场这现实的享乐世界了。难怪,在大学里还有人对暴君秦始皇推崇备 至,在山沟里还有愚氓幻想真龙天子降世哩!显然,帝王被史家们美化再被民间神化,再被帝王豢养的文人董仲舒以儒家那修身、齐家、治国由家庭伦理扩大为社会 伦理,打扮与拔高帝王,再进行圣化,而儒家讲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那类秩序,又设计了社会的等级化,乃至皇帝是口衔天宪,放屁也是圣旨是宪法,失去监督 而极权化,崇拜皇帝,阿谀皇帝,成习成性,不崇皇就遭杀戮,会尊皇就升官发财,崇皇意识,怎不是吾国文化的特色呢?那口口声声要讲中国特色来抵制普世价值 者,他们要保留的中国特色核心,不就是这尊皇意识不能绝吗?其实,帝王坐在那权力金字塔的顶端,被阿谀奉承的奴才包围,受放纵任性娇惯,还有一言九鼎话语 霸权的腐蚀,也只会昏且庸了,以致有晋惠帝叫饥民吃肉糜的笑话。皇帝豢养的史官们,就从这些昏庸君王族体中,找出几个所谓英主明君来以偏概全,渲染和夸 饰,就说被他们称为开明帝王典型那唐太宗李世民吧,说他是最能接受意见的明君,从皇帝独裁专权的地位,就决定了他看重自己意见是必然的,尊重臣意民意是偶 然的,用偶然去代替必然,无异于是非颠倒,就说唐太宗这所谓最有雅量纳谏吧,后世不厌其烦地称道他尊重宰相魏徵直率意见,其实,背地里他也恨魏徵恨得咬牙 说:要除了这田舍翁,皇帝的本性是不喜欢纳谏,只喜欢纳妾,后宫嫔妃纳了三千,谁听说哪个皇帝接受过三千谏言呢?若喜欢纳谏,何来谚语 “ 文死谏 ” 呢?进言 献策也是逆龙鳞,有杀身之祸哩!

最令人惊奇的是 1949 年站上天安门的毛泽东,他大声高呼: “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 才 10 多年,他穿着军服八次登上这天安门,享受数百万的红卫兵山呼万寿 无疆,反复表演,这是从秦始皇到末代皇帝史无前例的皇帝崇拜运动,而包装皮即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若将毛氏在延安窑洞同黄炎培讲的朝代周期率是 “ 其兴 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 ,认为他找到跳出这个个王朝的宿命是:民主,但是,登上天安门,最方便与习惯的还是专制,还将吾国古老的专制在他 27 年的统治 中,现代化了。甚至向国外输出, 1956 年凶牙利的民主运动,就是毛氏怂恿与逼迫赫鲁晓夫出兵镇压的,还两次以《论无产阶级专政》为题,批评赫鲁晓夫把史 大林独裁专政的刀子丢了哩!这个骨子里浸透了皇帝意识的湖南乡村小学教师,曾问他的大秘书师哲:皇帝、总统、主席有什么区别,听师哲说完区别后,毛氏哈哈 一笑说:什么区别呵!都是一个东西。这一句话,就道出了他只是打江山,坐江山打成坐成的李自成洪秀全而已。什么无产阶级.文化革命,都是扯淡!而毛氏既看 重又怀疑的接班人邓小平,虽然他比毛氏更多务实精神,少些浪漫主义狂妄,但受毛青睐的正是那气质中的独裁,所谓惺惺相惜也。岂只在六四天安门血洗前说的: “ 杀 20 万,稳定 20 年 ” 表现出独裁皇帝的 “ 魄力 ” ,他退出政治舞台给接班人江泽民作政治交待时还说: “ 毛在,毛说了算。我在,我说了算,什么时候,你能 说了算,我就放心了! ” 这就把这个所谓的政党潜意识潜规则全部暴露了,个个都是以革命或以改革的名义,在做帝业、帝王,把立牌坊来做婊子的流氓手段玩到家 了。

因此,中国从清末到今日共朝,一切极端的手段都实验过了,几乎把法国大革命同俄国十月革命那些血腥与暴力,用尽了,公民意识仍难取代臣民意识,法制建设仍 难结束人治传统, “ 一言堂 ” 仍在扼杀群言堂,专权制还在抵制分权制,尊君意识还在压制重民意识,设计的制度,无论贴任何商标,穿任何外衣,生在专制根子上 那些等级观念,独裁意识却顽固地难以动摇,当年曾使鲁迅也感慨在这国家,要搬动一张桌子,他会发生流血事件。今天,我们看到经打、砸、抢、烧、杀等革命手 段消灭的,一遇机会与气候,便变形化妆以弘扬传统复活出来,顽强地表现自己,拆开一看,是精华吗?是传统的文化命脉吗?非也,乃沉渣的泛起,如粉饰专制老 祖宗秦始皇,瞎吹什么用儒教作国教,圣君与清官仍占据舞台与荧屏,甚至回到袁世凯时的提倡读经,记得当年激鲁迅也痛绝地赌咒的,就是那些乔装传统文化的沉 渣,惹他说不管什么三坟五典,八索九丘,玉人仙佛,祖传秘方,都要踩在脚下。以致大讲文化开放的 “ 拿来主义 ” ,他所抵制的复古,不正是传统中的阴暗面和负 面,这些货色,未必不是又在卷土重来吗?吾国文化传统确有可珍惜与发掘者,别说先秦诸子,就是从近现代看,从梁启超到胡适,从王国维到陈寅恪,他们承先启 后的文化遗产,也属精华。而今天行市的不是假冒就是糟粕,其贫乏的精神与匮乏的思想资源,要靠从历史的库房去翻拣些破滥来愚弄百姓,不是只开放经济,只想 吸收外资,拒绝开放文化,不愿吸收世界先进文化软件造成的畸型与怪异吗? 150 年前日本明治维新就懂得吸收外国先进文化软件,并没有毁掉自已的文化,倒开 发了自己民族文化,人家的社会设计,有名誉的天皇,却实行的民主制度,咱们这社会,没有名称上的皇帝,却有毛泽东这比秦始皇暴戾专横百倍的皇帝,有邓小平 “ 说了算 ” 的独裁,且在任何单位都有一人说了算的 “ 一把手 ” ,也就是小皇帝,毛泽东指示他的臣僚管理这国家是十六字要诀: “ 大权独揽,小权分散,党委决 定,分头去办 ” ,这几句专制经,不仅是社会设计篮本,还是操作规则,至今还在照抄照搬运行,这大权独揽己揽出一代又一代的腐败官僚,小权分散也分出一批再 一批以权谋私,党委决定已定出无数欺上瞒下的政绩,分头去办已办成分肥分脏的丑鄙,如此不受监督的权力,大小皇帝统治着的国家,是在向现代化与现代国家迈 进吗?还可大言不惭说什么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世纪吗?
      显然,中国特色的核心,就是皇帝崇拜转化为对统治者的崇拜,且从臣民的显意识到潜意识中,当毛泽东把中国的私有制变成所谓的公有制实为党有制与官有制后, 工作被党垄断完了,饭票也由党统一发给了,封锁了国门,你想用脚去寻自由天地,等于人人脚上都戴了镣铐了,悠悠岁月里,毛泽东做了比历史上任何皇帝还大权 独揽的皇帝,他代替了对上帝的崇拜,他封为圣人,是导师,是教主,是百姓的总爸爸,是口衔天宪的权威,是神,百姓神龛上供的 “ 天地君亲师 ” 牌位,被他的像 代替了。专制独裁发展到如此极致,亘古惟他一人吧?难怪他始终担心死后被鞭尸,一个个亲密战友也不放心了。

走笔至此,我们更清楚毛氏子孙们之所以强调 “ 中国特色 ” ,不过就是:悠悠皇魂,其核心就是极权主义,被羞涩地说成:中国特色,用以抵制民主、自由、人权这 些普世价值,这皇魂附在毛泽东这种强势奸雄身上,可以像大巫师,他站在天安门上,可以把下面红卫兵弄得痛哭流涕呼喊万寿无疆。 再附在某些弱势接班者身上, 就可能不是悲剧,而是路易,波拿巴那种笑剧了呵!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