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陈维健

十二月一日世界爱滋病日前夕,中国总理温家宝到访以爱滋病闻名的河南省上蔡县文楼村,慰问爱滋病患者和爱滋病孤儿。作为一个国家的总理终于在民间爱滋病关 怀人士的逼迫和国际社会的关怀下,开始重视中国的爱滋病问题。这是一份迟到的关怀,但是,就是这样一份迟到的关怀,也没有给爱滋病人带来福音,反而成为一 场扼杀现状,制造谎言的政治秀。

十一月三十日,当温家宝和他的随行来到文楼村时,从上蔡县到文楼村全部实行戒严,文楼村的敢言爱滋病患者和爱滋病关怀活跃人士全部被拘禁,同时那些当天准 备去诊所就诊的爱滋病患者也都被关在家中,代之而起的是1600名公安警察扮演村民并夹道欢迎温总理。于是一场二十一世纪最丑陋的亲民表演,随着温家宝入 乡走户的访问开始了。温家宝来到了学校,走到爱滋病孤儿中间,对他们说:“我来看你们,因为我惦记着你们。你们很不幸,从小失去了父母。但你们也很幸运, 全国有很多人关心爱护你们,你们还有其他的亲人,还有更多的亲人。”然后和这些孩子们一起唱起少先队队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来。并提笔为他们写下 “温馨家园”四个字。然后又到村卫生院看望医务人员和患者。当他看到诊所药品充足,患者安康时,他高兴地说,中央“四免一关怀”的政策得到了落实。并感谢 医务人员,鼓励爱滋病患者,要有乐观进取的态度。接着温家宝走进村民侯秋霞家,看到她家建筑美观、猪鸭满圈,听说她女儿今年考上了大学,村子里每年能考上 十多个大学生,温家宝高兴地说:“多难兴邦”这个村子的未来是光明的”。走出村民的家,温家宝总理又兴致勃勃地观看了爱滋病患者组织的腰鼓队表演,并和他 们合影留念。这一次温家宝总理的演出,没有流泪,因为展现在他面前的似乎已不是一个“万户萧疏鬼唱歌”的爱滋村,而是到了一个“歌舞升平,喜气洋洋”的村 庄。在一个血与泪,生存和死亡交织的村庄,温总理能对爱滋遗孤说出“你们也很幸运”,能够写下“温馨家园”,能够唱起“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能够对村 民说出“多难兴邦”,能够让爱滋病患者为他打鼓跳舞,是何等样的作贱苍生啊!这样的表演,既是对死者的亵渎,也是对生者的戏弄,更是对儿童的幼奸。盖天下 之荒唐无耻,可以说莫过于温家宝总理了。

文楼村的歌舞升平,如果说是地方干部在骗中央领导,相信凭他们一百个胆量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即使他们有这样的胆量,也不可能将从地方升迁到中央的温家宝 骗得滴水不漏,更逃不过那些跟随于温家宝前后左右的公安,国安眼睛。再说这1600名平日横行霸道、威风惯了的警察,又如何扮演得了那些逆来顺受凄惶惶的 村民而不露出破绽来。这一出戏,绝不是地方对温总理的骗局。而是中央和地方的合谋,是以温家宝为主角的一出欺世盗名的骗局。一个号称经济力量已经进入世界 之强的大国,一个已进入小康盛世的国家,却存在着无数的像河南上蔡县文楼村这样的依靠卖血生存的村庄,而又因卖血而成为爱滋村,成为死亡的鬼域,毕竟不是 政府的成绩,而是一种罪恶,中共在他统治之下,可以无视这样的罪恶,但是在国际社会,他就需要掩盖这样的罪恶,他采取了以警察扮演人民的这样一种劣质方法 欺骗世人,但是当一个政权以警察代替人民时,这个政权只能是一个与人民为敌的政权。

(黃花崗自由論壇轉自 《博讯》 )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