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中国是否需要第二次土地革命?

曹维录

文章摘要:中国的现状表明,目前的集体所有制不适合农村的实际情况,严重遏制了农村生产力的发展,是三农问题的总根源,是毁灭农村的死亡之路。就是没有官 员掠夺土地的现象,集体所有制也是行不通的。土地承包变更频率极高,30年不变的政策无法保证,农民不相信中央30年不变的政策能够落实,事实上也没有任 何一个地方真正落实过。

128日是,黑龙江四万农民的发言人于长武、王桂林代表4万农民通过电子媒体向全国公告,宣布拥有自己所居住地区的土地所有权。时隔只有四天,陕西省大 荔县、华阴市、潼关县76个行政村约7 万回迁农民向全国人民宣布收回土地所有权。两个相隔千里万里的地区同时行动,而且又是十余万农民全体行动,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中国第二次土地革命的条件 已经成熟,第二次土地革命已经到来。农民被剥夺土地的现象将成为历史,农民将会重新拥有自己的土地。可以肯定地说,所有农民都是由于害怕中共的镇压才没有 起来争土地所有权,当他们一旦意识到他们的行为是正当的,他们就会毫无顾忌地说出:还我们土地,我们才是土地的真正主人。

改革开放以来,开发商圈地和政府的项目用地,从农民手里无偿或给很少一点补偿地抢去了大量的土地,如果我们把官方资料和民间的估计做一下综合,从1979 年到 2003年改革开放的20几年间,化转为城市和工业用地的土地面积大约有将近1亿亩,近年来官员和商人圈占土地现象加剧,因强占农民土地而导致大规模流血 的事件屡有发生。四年的时间农民损失土地大约又有3000万亩,以一亩地平均少收3万元计,就是3.9万亿元,就是说通过改革开放,从农民手里榨取了将近 4万亿钱财,农民能不贫困?

农民没有土地,就没有对土地的话语权和定价权,其利益必将受到巨大的损失。通过土地一项也可以看出,20 多年来,大量的财富涌进了城市,城乡差距进一步拉大。中国有大约8亿农民,4万亿就是人均5000元,这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4万亿交给农民,农村的什么 问题都解决了,每个孩子都能在好的学校读书,生了病能得到好的医治,丧失劳动能力的老人可以得到生活保障......所以农民要想摆脱贫困就要进行第二次 土地革命

第二次土地革命有着非常坚固的法理依据和现实基础。从现实上看,城市改革早就领先于农村,农村的改革严重滞后。在城市生产资料早就已经分配下去,城市企业 走向个体的情况下,农村的生产资料占有形式还迟迟不加变动。没有变动的生产资料占有形式是捆住农民的枷锁,官员和商人很方便地就把农民的利益抢夺干净。对 此,农民早已不满,各地维权活动风起云涌,农民们不惜一切地保卫自己的土地,许多人为此献出了生命。

从法理上看,农民进行第二次土地革命也是合理合法的。先看一看历史:1947913日,由全国土地会议所通过的土地改革法规《中国土地法大纲》说:中国的土地制度极不合理,占乡村人口不到10%的地主富农据有约70%—80%的土地,残酷剥削农民。而占乡村人口90%以上的雇农、贫农、中农及其他 人民,仅有约20%30%的土地,终年劳动,不得温饱。很显然,中共当年土地革命的借口是土地占有制度不合理,并认定农民没有土地是农民受压迫及贫 困、落后的根源,也是国家民主化、工业化、独立、统一及富强的基本障碍。那么现在,国家要发展,民族要富强,不就应该把土地还给农民吗?

党的十七大上,一再关心民生问题。怎么关心呢?要让全体人民共同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不可否认,近些年来由于经济的发展,地价一再上涨,要把这说成是改革 开放的结果也可以。但是这个成果谁享有了呢?贪官享有了,奸商享有了,农民一点也没有得到实惠,土地成了贪官奸商随时可吃的唐僧肉。现在,进行第二次 土地革命,就是要让农民有权力在土地问题上说三道四,就是要把这个实惠还给农民。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怎么作,是检验政府是为人民办事的政府还是官商特权阶层 政府的分水岭,是检验政府官员们所说共同享有改革开放成果的话是真的还是骗人的试金石。第二次土地革命毫不夸张地说是农民保命的革命,是有法律依据的 革命,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革命。政府帮着农民实现了这场革命,就说明政府所说共享改革成果的话是当真的,若反其道而行之,就是叶公好龙,就是在有意 识地骗人。

怎样才能建一个和谐社会?没有人愿意闹事,建和谐社会是全体公民的共同愿望。但和谐社会必须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建,不能在不公平、不公正上建。不平则 鸣,就是不满,就是闹事,就是不和谐,不为别的,就为你首先不让别人活了,别人才要和你闹,闹也是对的。毛泽东在50年代也曾说过:我代表一千万 队长干部,五亿农民说话,坚持右倾机会主义,贯彻到底,你们不跟我贯彻,我一个人贯彻,直到开除党籍,要到马克思那里告状!”“天天搞共产,实际上是抢 产,向富队共产。旧社会谓之贼,红帮谓之抢,青帮叫偷,抢和偷的科学名词叫无偿占有别人劳动成果。(在郑州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毛泽东说 了,但是毛泽东没有做,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遍地是贼,无偿占有别人劳动成果,吃农民。

中国的现状表明,目前的集体所有制不适合农村的实际情况,严重遏制了农村生产力的发展,是三农问题的总根源,是毁灭农村的死亡之路。就是没有官员掠夺土地 的现象,集体所有制也是行不通的。土地承包变更频率极高,30年不变的政策无法保证,农民不相信中央30年不变的政策能够落实,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地方 真正落实过。

现在,是突破土地集体所有制框架的时候了,土地是农民的财产。不是要落实多少年不变,而是要长久地属于农民,他们对土地有处分权,土地是农民发展的基础。第二次土地革命就是中国农民的第二次翻身解放,今天,时机已经成熟。


附一:

陕西省原黄河三门峡库区7万农民向全国告知收回土地所有权

我们是陕西省大荔县、华阴市、潼关县76个行政村约7 万回迁农民。上世纪50年代国家修建三门峡水库,占据了我们共80万亩耕地,经过数以十万计被迫流落他乡的广大移民长达 30年的血泪抗争,到八十年代国务院划拨了30万亩土地用于安置回迁移民。而实际上移民只分到了15 万亩土地,还有15万亩国务院明令规定归农民耕种的土地,却被渭南市及三县各级官员私人直接占有,或以各种名义实际占有,用以谋取经济利益,仅每年出租土 地收入就达4000 万至6000万元。到现在被侵占的15万亩土地中的近 12万亩,已经从上报国家的统计表中消失,也就是说官员不仅以各种名义实际占据土地,而且公然私分了土地,库区出现了大大小小的现代地主。而我们移民 实际人均耕种还不到2亩地,为了生计被迫以高价向官员租种原本属于自己的土地。几十年上访不能解决,按法律规定的程序不能解决。

我们三县市约7万农民现在共同决定收回我们的土地所有权,并向全国告诉(签名名单是每户一个代表):

一,我们各户对现在各自承包的原村集体总共15万亩土地拥有永远所有权。土地归我们世世代代支配和享用。我们有权利使用、出租、继承,如果什么人想要开发、租用、或占用,请直接与我们交涉。我们只承认政府按公共利益进行的规划,以及按照法律规定的收税行为。

二,我们各户对国务院划拨归农民的,且长期被各级官员侵占私分的15万亩土地,也拥有永远所有权。我们将组织起来直接按农民平均亩数划归各户永久占有,结束各级官员多年来的非法占有私分行为。

三,我们摒弃土地的原村集体占有形式。这种土地形式不能保证农民对土地的永久权利,这种村集体常常不能真实反映全村农民的共同意见,无法阻止官员 和黑势力对土地和其他农民利益的非法侵占。各村委会应承担起保护农民土地权利的责任,不能凌驾于全体农民之上,自己占有支配土地。

四,对几十年来国家历年拨发的数以十亿计的各种移民经费,我们也要算帐,该划归农民的必须给农民,对涉及的贪污、挪用、侵占等犯罪行为也要追究。

五,我们拥有了土地所有权,如果再争取到自主办教育,自主办医疗的创业权,压在农民头上的新三座"大山"就会被推翻,农民的各项社会保障自己就基本解决 了。近几年,中央给了农村、农民一些小恩小惠,我们认为农民的土地权、创业权才是大恩大惠,也才能从根子上解决农村问题,农民也才能和城里人平等,才能参 加分享现代化的成果。已经搞了二十年的村民自治选举才会真正像个样子。

六,我们在农村非常清楚,不管政府用什么法律什么政策都很难管住土地。土地权利重新回到农民手中,那些利欲熏心的坏势力就再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你侵占的再 不是什么集体土地,而是老子的土地,是老子的命根子,老子就要拼命。农民的力量调动起来了,政府保护土地的包袱就卸下来了。基层政府要靠工业和农业税收维 持经营,再也不能靠吃农民的土地了,搞什么土地财政了。

我们库区农民向全国人民问好!

200712 12

大荔县 马连宝 13892307617
许连中 13060338170
赵德龙 0913-3451236
华阴市 张三民 0913-4433088
陈思忠 13759691987 15891035874
郗新继 13572349563

 
附二:

陕西三门峡库区农民收回土地所有权事件最新动态

请媒体和各界紧急关注

陕西三门峡库区农民收回土地所有权事件最新动态

12 12日,陕西三门峡库区农民向世界宣告收回土地所有权,并准备展开分地行动,引起了陕西省、渭南市及华阴市、大荔县等三级政府的极大恐慌。陕西省政府主 要领导指示,一定要当作最大的事情给予关注,要求任何人不得就事件性质乱表态,要求渭南市及时准确掌握动态,一定要做好当前库区稳定工作。

12 14 15日,由渭南市市政府主要领导主持,库区各县市长、主管移民的县市长及渭南市移民局主要负责人,连续两天紧急召开库区移民当前稳定工作会议

12 4 ,华阴市联络签名的农民代表陈思忠、郗新继被宣布行政拘留十天后;12 14 ,数百农民到华阴市看守所迎接他们二位出牢,被告知要等上级指示才能放人。

12 16 上午,另一农民代表张三民被华阴市公安局带走。移民又从其他渠道得知陈思忠、郗新继正在转为刑事拘留,一个月内要由华阴市检察院批准逮捕。华阴市将根据事态发展有可能抓捕更多的农民代表。

华阴市的镇压工作一直由市委书记党得财、主管移民市长聂郝礼、市公安局长郭铁牛负责,此三公在华阴市任职多年,个人涉嫌巨额土地利益,曾多次组织对移民的维权行动进行镇压,非常残暴。

陈思忠、郗新继多年来为移民土地奔走呼号,曾多次被捕。他们多次表示,要为中国农民争土地权利,为农民争人格,已经豁出去了要干到底。

 
附三:

天津市武清区8000 多农民采取行动保护近万亩土地所有权

最近几天,天津市武清区上马台镇4村农民部分男女老少持续到上马台水库工地,阻挡对武清区对他们土地的非法侵占行为。他们告诉政府官员:土地归农民所有,政府和开发商的占地是非法的。他们要保护土地,留给子孙。

1992 年,武清区政府和上马台乡主要领导召开会议,强迫命令辖区董庄村、王三庄村、上马台村、西安子村等六村的村长和支部书记同意让地修水库。说修水库是为周围 各村排旱排涝,总共占了9000 多亩被称作"米粮仓"的黑土地。合同上只写了8445.6 亩土地,并写明这些土地全是荒地。村干部不同意,所有村民也不同意。也没有公告农民,什么善后工作都没有。后来得知区上每亩给了850 块钱的补偿,全部被上马台乡政府占用了。

水库建成后,从来没有排旱排涝过,而是建成大型渔业养殖基地。水库本来就没有水源,为养鱼经常抢夺当地农民用来浇地的农用活水。因为水被抢,庄稼无法正常 浇水,农民年年损失惨重。武清区政府每年从水库获上千万的利益。更荒唐的是,从1992 年地被抢走,到2003年国家取消农业税,各村农户还每年承担着 9000多亩土地的农业税和公粮任务。

现在武清区政府又不养鱼了,要在这块农民还指望着收回耕作的土地上建京津唐绿色生态园。大规模的、永久性建筑工程就要动工了。所有农民突然感到,归他们世 代所有的土地就要永远地失去了。他们现在人均只有不到一亩地。如果保护不了祖先留下来的这上万亩良田,他们将无法生存靠,他们没有脸面对祖先与子孙后代。 农民多次上访,多次要求与武清区协商都被拒绝,任何问题得不到解决。

农民今天行动起来,联合起来,保卫他们的土地。他们希望通过媒体,正告武清区各级政府官员,他们现在耕作的土地是永远归他们各户农民所有的,上马台水库占 用的9000 多亩土地也是永远归他们各户农民的,他们要把这9000 亩地重新分给各户。他们批评武清区各级官员,建水库十五年来,名义上是为周围村庄服务的,实际上是为官员自己捞钱服务的,不是为农民服务,而是祸害农民。 他们表示,武清区各级政府应该是为全体武清人民服务的机关,不是官员们的私家祠堂,不是官员们称王称霸、胡作非为的"山寨""土围子"。这些官员们有心 为武清人民服务就干,不愿意服务就请走人。

转自博讯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