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台商与台湾公投

李千里   (大陸 )

    先看看大陆媒体上的一则报道:

    台商积极串联拒领“公投票” 55名台商会长联署

2008年2月18日  

人民网2月18日电 继台企联发起二十五万台商返乡投票之后,十四日在台企联举办的“大陆台商春节联谊餐会”上,众多台商协会会长签下“反对公投绑大选”的联署书,声明拒领“入联公投”、“返联公投”票,各地台商也将陆续串联加入抵制。
据透露,各地台商近日也将串联,后续将成立“台商拒领公投联盟会”,号召二十五万台商返台投票时,也同步抵制“入联公投”、“返联公投”,蓝绿的“公投”都拒领、拒投。

  五十五会长联署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企联十四日晚间举办“大陆台商春节联谊餐会”,有台商在餐会之前拿出“反对公投绑大选”联署书,摆放在靠近舞台前的餐桌上,许多台商会长跟着大排长龙、踊跃签署,据估计至少有五十五位台商会长签名。
参与联署的有北京、上海、天津、东莞、深圳、广州、昆山、厦门、福州等大型台商协会的会长。据了解,这只是初步启动,后续将成立“台商拒领公投联盟会”,目的要扩展到所有百万台商,拒领“入联”、“返联”的“公投票”。

  台商:两岸紧张 不利台商

  台企联发言人叶惠德表示,无论“入联公投”、“返联公投”,都对台商造成负面冲击,但这不是台企联发起,也没有大陆方面介入,希望藉此凝聚台商共识。
台企联常务副会长谢坤宗也表示,不论“入联公投”、“返联公投”,都把两岸关系搞得得很紧张,对台商不利。
台企联常务副会长、深圳台协会长黄明智说,“这是所有台商会长共同发起的,因为搞‘公投’没有意义,不要挑拨两岸冲突,不必去捅马蜂窝,不要把选举跟‘公投’绑在一起,所以才签署拒领公投票,台企联也将开会研拟下一步要怎么做。”
同是台企联常务副会长的漳州台协会长何希灏说,“入联公投”、“返联公投”都是“国际笑话”,完全是选举伎俩,也没有意义;但这是不分蓝绿的,也不怕被外界贴任何标签。
参与联署的扬州台协会长方丁玉也主张,“应该搁置‘入联’、‘返联公投’的争议,即使‘公投’通过了,也根本做不到,都只是政治算计、炒作选举议题罢了!”他认为,台湾当局应快点把经济搞起来,让台湾人过更好的日子,台商们对此殷切期盼。

 

    在极权主义国家内,各种媒体的报道对民众了解外部世界的真相并没有多大价值,但却为他们了解极权主义统治者的心态与行为提供了一些线索。从上面这则报道(还有其他一些相关报道)可以看出,中共政权不但对台湾的“入联公投”、“返联公投”比较关注,而且还关注一些台商反对公投的举动。但极权主义统治者的特定态度后面往往有或公开或秘密的行为。那些认为中共只是旁观而没有介入、没有任何幕后动作的人们,未免有些“单纯”了,可以说对中共的本质及其行为方式认识得还不够深入。

    我们知道,中共国家是一种警察国家、特务国家。中共政权建立了一个庞大的警察体系、特务系统来控制全体民众。这种控制不仅仅限于困在无形监狱中的大陆百姓们,还会触及来中国大陆经商、居住的境外人士。其中,台商们肯定是中共特务机关、警察机关的重点监控对象——这不但因为中共对台湾问题高度关注,对台湾方面的谍报工作高度警惕,而且因为它将这些台商视为待“归化”的臣民,而和“外国友人”有本质区别。此外,中共对台商不会是仅仅监控而已,而会要拉拢、渗透、挟制,乃至在其中发展特务成员甚至秘密组织。

    中共在民运人士及法轮功学员中发展特务的举动已经为世人所知了,而它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些台商。因此,如果有少数在大陆投资的台商由于被中共政权挟制或引诱而成为中共特务,人们也不应感到奇怪。在这些“特务商人”中,有的可以称为中共的政治特务——他们的主要任务不是搜集台湾的机密情报,而是向中共汇报在大陆台商的动向,引诱更多台商来大陆投资,以及在特定时期通过特定方式对台湾当局的政策或特定政党的纲领、主张施加影响。

    当前中共最关注的问题之一就是台湾的“入联公投”与“返联公投”了,为此它会尽一切努力。为反对“入联公投”与“返联公投”,估计台商中这些潜伏的政治特务们会进行“总动员”,甚至返回台湾企图劝说民众拒领公投票,尤其是加紧在国民党内的相关活动。

国民党内部在是否拒领公投票问题上存在分歧,这种分歧对国民党的选情并非完全没有影响。不过,如果国民党在大选前的关键时刻居然提出拒领公投票,恐怕是自己为选举制造新变数。在台湾大选仍不能排除变盘可能性的情况下,这么做显然是不明智的。如果“返联公投”在国民党发出拒领公投票的号召后仍获得通过,那么即便马英九当选,也是一种不光彩的胜利。而且,国民党发出这样的号召,可能会在此敏感时期进一步激怒台湾的某些势力,增大他们在选举前采取某些极端行动的可能性。

如果国民党因为一些内部原因难于公开表示继续推动“返联公投”的立场,至少也应采取一定的“模糊化处理”——也就是表态信任台湾民众在是否领公投票问题上会有理性的决定,并表示对此充分尊重。国民党绝不应在“返联公投”这样重大的问题上再一次出尔反尔。如果国民党采取一定的“模糊化”立场,固然连战等中共统战政策的“跟风者”会不满意,但他及他所代表的一部分人也不会因此倒向民进党方面去。

国民党无论在此次大选中是否获胜,都面临三个任务:一是检讨以往的各项政策主张,二是重新确立未来的目标与方向,三是整顿自身的队伍。国民党以前曾将李登辉等人清除出党,将来也应把个别亲共分子以及潜伏的中共特务清除出党。中共对民进党固然也会试图进行渗透,但对国民党的渗透可能会更成功。不过,国民党在大选前考虑到团结问题,不宜立即进行清理队伍的举动,但在选举后还是有必要进行的。这里要指出的是,民进党可能也面临类似的任务。

国民党在最后关头,是否还应警惕民进党打“共特牌”呢?如果民进党真能巧妙地打出这样的牌,恐怕也确能击中国民党的痛处。

    (黃花崗雜誌來稿先刊)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