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中国看病最不难最不贵吗?

(附跟――未作任何删节

贪官与人民

      说“中国看病最不难最不贵”的是广州市政协委员、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他说“大家对医疗机构有误解,所谓看病难看病贵,我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是中国,看病最不贵是中国,老百姓老要自己掏钱(看病)所以觉得贵,但出不起不等于贵。”(中国新闻网-《南方都市报》2-19)

      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医改”现在是已经进入——据说是“深水”地段了。而推行“医改”的一个最重要的前提应该是“看病难看病贵”。数不清的人大、政协委员的提案、建议,数不清的民间声音——至少在最近几年重点指向了“看病难与看病贵”。但——

     现 在曾先生说“中国看病最不难最不贵”。曾先生是广州市卫生局的副局长,该是医疗行业比较有发言权的内行或者说“专业”管理人士。他的公开发言至少应该不会 是无的放矢、信口雌黄。但如果曾先生是对的,那么,许许多多说“看病难看病贵”的中国民众以及出面提“建议”“议案”的政协与人大委员们就错了——不过这 一回“错”的人恐怕有点太多太多了!

     看样子曾先生是非常的见多识广——“我走遍全世界”估计不会是说大话。但他因此(以自己的见识)得出“中国看病最不难最不贵”的结论,却很有点让人不大放心。因为——

     “难不难、贵不贵”应该是一种比较的结论——而且这“比较”应该可能从两个层面上“进行”:1、是横向比(与全世界其他国家比),2、 是纵向比(即收入与支出比例的比较)。从曾先生的话看,他应该是从“横向”来比较的——“走遍全世界”以及“在加拿大、美国等国家”应该是在“横向”上说 的。但即使在这个方向上,曾先生的结论依然值得怀疑。因为曾先生并没有把全世界所有国家的“看病”情况列一个表——如果结论还是如曾先生所说——那我们自 然相信曾先生是对的。因为我们不大好相信“加拿大、美国等国家”的情况会与非洲“等”地方的一些国家的情况差距不大。而曾先生又偏偏(该不会是图省事吧) 不给我们拿出一个——比如各国的统计数字——来让我们大家“无话可说”。那我们就有理由怀疑曾先生只是拿“我走遍世界”吓唬我们,而“加拿大、美国等国 家”才是他真正要拿来与中国比较的“全世界”。但可惜的是——中国能跟“加拿大、美国等国家”相提并论吗?

     当然我绝对不会愚蠢到认为这“不可比”的是所有中国人。也许,在“走遍世界”的曾先生们的眼里,“中国看病最不难最不贵”倒是很客观地结论呢——但问题是“曾先生”这类中国人在目前的中国到底有多少呢?

     曾 先生对于“贵与难”用的是绝对标准。对此他有一句我以为可以当作中国语言经典的话“出不起不等于贵”——自信、大气兼而有之。说得好!好极了!我想,许多 中国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应该是绝对惭愧地再也没有勇气抱怨“看病难看病贵”了。你穷就穷吧,出不起钱看病就说出不起钱看病吧,怎么竟然说中国“看病难看病 贵”呢?但——

中 国的穷人——至少目前还是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这可以从人均国民产值的世界排名上得到确认。而且,据说中国的财富还被一小部分人占去了大多数。而这样一 来,真的很穷的中国人的数量应该比“平均”的判断还要多。那么在这样的国家里,那一类人的声音和处境值得重视——是曾先生们,还是按曾先生的意思——把 “出不起钱”和“贵”混为一谈的广大的中国穷人呢?

曾先生认为中国的老百姓在看病问题上“要更新自己的价值观念”。但问题是目前的中国人有多少符合先生的“中国人”的标准呢?先生是拿“喝茶”与“修机器”来比“看病”的收费的。但问题是现在的中国人有多少有资格“喝茶”与“修机器”呢?

这倒真是“在什么山上唱什么歌”,是什么人说什么话——了。但——

肯定不能代表大多数中国人。而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

现在中国的问题中还有“看病难看病贵”在。而且,“看病难看病贵”至少现在肯定还是“中国”的一个比较难以解决的问题。

如果曾先生只是一个有条件“走遍世界”和“喝茶”与“修机器”的普通中国人,那他要感觉出“中国看病最不难最不贵”来,我们对他可能只有羡慕的份儿。但——

他还是公众人物——是“广州市政协委员、市卫生局副局长”。那么他就应该还有一份社会责任。那他的言论就很值得思考与玩味 ——他在以什么身份说话? 是在替什么人说话?他到底想干什么?——我们就不能不“倍加”重视。因为我们是穷人。因为我们也是中国人。

 

该文国内各地跟帖:

 

 

这个曾啊肯定是因为公费出国到了几个富有国家游玩了一通,又没有什么调查数据,信口雌黄,口袋里有几个受贿、贪污来的钱,站着说话不腰痛   

些拿着我们老百姓的钱,周游世界的的狗官,总有一天会被人民打倒。普通的百姓说看病难,看不起病。有钱和有权的人当然不一样。在医疗改革之前,我们退回到 毛时代,那时我们工人阶级领导一切。所有国企职工医疗是包干的,职工家属看病报一定的比例。现在我们是什么状态?你们这些卫生官员们应该了解。开放改革出 了你们这批公务员。你们是100%报医药费,你有什么姿格说不贵?我不知你是不是贪官,起码你是个混官。你不可能说人话,也不可能指望你为百姓办事。真希 望胡主席撤了你的官。共产党只要一天讲为人民服务,我们就还有希望。()

 

两句:这个新闻是不是真的,因为中国的官很少敢说这样的顶风话,二是,如果这则新闻事实是真实的,那只能说明这个领导他没有了解中国国情,拿自己的感受当 成老百姓的感受,显然不对,中国的官员收入比一般老百姓要多100多倍,如果算上潜收入,那会有1000,你说他说的话有道理吗?说明一个问题,他说他 出国多了,了解国外的情况,我看不对,因为国外的情况他一个人能了解那么多吗?只能说他有很多钱去国外玩,可能自己接受国外医疗后,感觉贵了,接受不了, 才有这样的感想,就发在网上了,他应当只代表他自己的利益,根本没有想过老百姓的死活!

说到点子上了!

咽喉发炎,挂号费:八块五;药费:一百一十,共计近一百二十元!

看一次最普通的病就用了将近三个月的医疗费!贵不贵只有老百姓自知。

 

他也不怕说这样话被人讥笑,也不怕出门被撞死 

 

看病难看病贵这个问题好象是我们全中国的人最重视的问题之一了吧!这么说不是要引起公愤的吗?

 

那他肯定是吃屎长大的。
一个典型的神经病。他还是人民的公仆吗?连自己最起码该做的事都不知道。
温总理都是说自己是国民的仆人,全心为人民服务。
他却在这放TMD狗屁。
他要站在我面前,扇他个过瘾。
说这样话,太未免太昧着良心了吧?
可能是他看病不花钱把,他就以为别人都不花钱?

真他妈的个表字。表的不知道姓什么了。
撞死算了。

 

柠者所言尚有一分道理,人民币换算成美元,再以美国医疗收费标准对比,咱们还真的不贵.咱们是不是可以还可以制定同样的工作标准,一样的工作时间,一样的 工作强度,一样的产出,何以我等良民收入比美国公民相差40倍左右?美国民众被万恶的美帝国主义资本家收买了吗?我等良民作着何其崇高的供献,我等良民要 将裤腰带勒紧到什么时候才能赶英超美?我盼,热血沸腾望眼欲穿.我祈求曾局长给我希望.,千恩万谢.,万岁,万岁,万万岁......

 

澳洲看病不要钱,买药只要几块钱。如果生病住院,所有费用全免

 

逛遍了地球,还胡说八道,不知天高地厚,惹全国的老百性生气,何其毒也 。你的文章一针见血,写的好。我转了,让更多的人看看吧,而且我在你的文章后面加了我的评论你看行吗。

 

曾其毅说:我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是中国,看病最不贵是中国。

如果不请他休长假,真是太对不起这"走遍全世界"!建议全广州市民都来监督

 

他!!!!!!!!!!

 

 

那局长是SB ,我承认中国看病是不贵,因为是治病贵.难到有病光看不治? 什么问题只要找出问题的原因就可以了?不用去根治?

 

两句:这个新闻是不是真的,因为中国的官很少敢说这样的顶风话,二是,如果这则新闻事实是真实的,那只能说明这个领导他没有了解中国国情,拿自己的感受当 成老百姓的感受,显然不对,中国的官员收入比一般老百姓要多100多倍,如果算上潜收入,那会有1000,你说他说的话有道理吗?说明一个问题,他说他 出国多了,了解国外的情况,我看不对,因为国外的情况他一个人能了解那么多吗?只能说他有很多钱去国外玩,可能自己接受国外医疗后,感觉贵了,接受不了, 才有这样的感想,就发在网上了,他应当只代表他自己的利益,根本没有想过老百姓的死活!

因为我们也是中国人,所以看病是最不贵最不难的
在中国,卫生部卫生局的哪个人看病是难的是贵的?
在中国,哪个部长局长省长市长看病是难的是贵的?
普通民众可能是贵点难点,正因为我们也是中国人,所以也就不难不贵了。就是贵了难了你们又能咋的呢?!

我敢拿我的脑袋担保,那个姓曾的不是个贪官才怪

我敢拿你的脑袋担保,现在就没一个清官

说的是人话么?
我现在在墨西哥
在这里买了医疗保险看病都不要一分钱。。。。
中国看病太贵了
老百姓什么都不怕 就怕生病啊。。。。

人民鉴定委员会结论:(最终)经查,广州卫生局长曾其毅为脑残无期合并贱转移’——————建议强制治疗!!

 

这让我想起了那个最初学到的成语<<掩耳盗铃>>.

再看看这个社会,有届领导,几届委员,不是说这与曾相似的话呢?这是我们的社会现状.

闭上你的眼睛,我唱给你听.“这个世界很美好......”

……………

 

轉自國內網頁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