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中国民主革命的对象问题

                      李千里

(黄花岗杂志特稿)

 

 中国即将到来的革命必定是民主革命,这是无疑义的。所谓民主革命,必然是反对专制主义的革命,反对专制主义者的革命。但具体说来,中国民主革命的对象究竟是谁?或者说,中国民主革命的敌人究竟是谁?这是中国民主革命者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在辛亥革命时期革命对象是满族皇室及权贵,在国民革命时期革命对象是军阀与“列强”,那么,中国未来民主革命的目标还是这类皇室、权贵或军阀等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中国未来民主革命的目标只能是坚持一党专政的中国共产党,只能是中国共产党的官僚、党僚集团以及依附于这一集团的八旗子弟,还有追随他们并为他们剥削、压迫中国民众效劳和卖命的普通中共党员与非党员们。这些人早已形成相互勾结的庞大既得利益阶层。它们有时为了维护其统治会做些表面文章,比如高喊“为人民服务”、“关注民生问题”等等,但其本性决定了其必然持续对中国民众进行敲骨吸髓的剥削、压榨,即便他们偶尔会“吐”出些小恩小惠进行掩盖。

 

    中国民主革命的对象是整个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大陆整个腐败的官僚——党僚群体,而不仅仅是中共党内的某一派系,或部分腐败的官僚、党僚。仅仅将中共党内的江泽民派系作为中国民主革命的目标是错误的,这不是由于认识上出现偏差,就是由于动机上存在问题。清末共和革命运动的对象绝不仅仅是慈禧太后及其后党,而是整个满族权贵集团以及与他们勾结的汉族官僚集团。同样,现在中国民主革命的目标也不应仅仅是江泽民派系或其他某个派系。

 

    对于中共官僚中单个或一小部分觉悟者支持甚至参加民主革命而对现政权反戈一击的行为,民主革命者当然会欢迎,甚至会接纳他们加入革命阵营中来。但是,这绝不等于接纳一个(或多个)庞大的腐败官僚集团。现在有不少人把希望寄托于胡锦涛与温家宝身上,这是绝对错误的。胡、温二人背后是一个(或多个)庞大的官僚、党僚利益集团,其规模及腐败程度并不下于江泽民集团。在镇压民众方面,这一(或这些)集团与江泽民集团即使在手段与方式上有差别,在根本立场上则是一致的。它们之间的斗争不过是因内部权力、利益分赃不均而产生的,绝不是因为二者本质上有所差别。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胡、温背后的集团与江泽民集团根本利益的一致性决定了它们相互勾结的一面是主要的,相互斗争的一面是次要的。民主革命者不能因为陈良宇或其他人的倒台而过分夸大中共党内派系间矛盾冲突的一面。

 

    中共党内的逆向选择机制——也就是越无道德者越有可能晋升的机制决定了登上最高统治者“宝座”的绝非善类,江泽民不是,胡锦涛也不是。如果二者还有区别的话,那就是胡锦涛比江泽民更善于伪装,也更心狠手黑。这里只要将1989年胡锦涛在西藏与江泽民在上海的表现比较一下就行了。胡锦涛因为主持在西藏的大屠杀得到了其后在北京主持大屠杀的中共最高层邓小平等人的青睐,这是他得以被隔代指定为最高权力继承人的重要原因。

 

    胡锦涛继位之后,中国的人权状况比江泽民统治时期更恶劣了,不过对人权的侵犯也做得更隐蔽、更“有技巧”了。一位新疆官员曾对我与朋友们说起在新疆监狱中对疆独人士进行肉体消灭的事,而他出于对这些人士的恐惧与敌视认为这么做没有什么不对。如果说1989年在西藏进行的屠杀是公开的,那么近些年来在新疆进行的屠杀则是秘密的。并且,这种秘密屠杀绝不限于维吾尔族或其他少数民族,绝不仅限于新疆一地,汉族同样有持不同政见者或有不同信仰者被秘密逮捕与杀害。

 

    胡锦涛、温家宝执政的这五年左右时间,不仅是中国人权问题日益严重的五年,还是中国民生状况持续恶化的五年——是社会上贫富分化加剧的五年,是权贵集团对民众的掠夺日益公开化的五年,是房价飞涨的五年,是通货膨胀开始出现并逐步加速的五年。我们只要比较一下朱镕基与温家宝在进行宏观调控上的差别就可以看出,温家宝根本不会真正触动腐败官僚、党僚们的利益,更确切说,他就是他们利益的总代表之一,不过他会高喊“宏观调控”、高喊“关注民生”等口号为其自身推卸罪责,并为腐败官僚、党僚们继续进行巧取豪夺做掩护。

 

在现阶段,中国问题的解决不能寄希望于胡锦涛、温家宝,也不能寄希望于他们的任何继任人;不能寄希望于他们进行所谓“政治体制改革”,也不能寄希望于他们中间出现戈尔巴乔夫式的异类。中国问题的解决必须通过中国的民主革命,而胡、温及其可能的继承人则属于中国民主革命的重点对象,如同江泽民一样;而那些成为极权主义统治遮羞布的所谓“政治体制改革”也是中国民主革命要揭露与反对的对象。任何企图延缓极权主义的寿命、继续使中国人民承受苦难的改革都是民主革命者断然予以反对的。

 

有人认为:如果争取胡、温支持中国民主化,争取他们清除江泽民派系,不是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吗?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其根本错误在于未认清胡、温及其所代表的势力的本质——他们在腐败程度以及对民主的仇视程度上不下于江泽民派系。退一步说,即便胡锦涛、温家宝推动了中国向所谓“民主化”方向转型(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其结局可能与苏联解体后的俄国一样,不过是一群官僚、党僚乃至特务分子换一副面具在继续统治(中国尽管产生戈尔巴乔夫式人物的可能性很低,但产生普京式人物的可能性还是不小的,认真研究一下中国近代史就可以看出来)。由于中国有比俄国更为久远的专制主义传统,以及中共通过持续多年的屠杀与镇压在国内民众心中制造的恐惧感不下于苏共之于苏俄民众,再加上中国以往受西方影响要弱于俄国,因此,即便中国出现胡、温或其继承人主导的民主转型,国内政治状况也肯定比当前的俄国还要差。由此看来,中国要建立真正的民主制度,必须经历一场民主革命。只有通过民主革命,才能较为彻底地清除极权主义赖以滋生的土壤,才能为中国未来的民主制度奠定稳固的基础。

 

关于中国民主革命的对象问题,在此尤其强调必须消灭中共党内依靠裙带关系秘密把持最高政治权力的一小撮人——也就是人们所知的“太子党”。他们结成一个近乎封闭的小圈子,排除其他人染指最高政治权力,并以此确保政权永远掌握在他们手中而不会“变色”。解决了他们“这一小撮”,中共的问题其实也就解决一大半了。可以这样认为,他们是中国民主革命的重点对象。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