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马英九先生应打什么牌

                                李千里

(黄花岗杂志特稿)

   

蒋中正时期的国民党是个讲原则的党,在其原则中最重要的之一就是反共。陈水扁时期的民进党也是个讲原则的党,在其原则中最重要的之一就是台独。那么,马英九时期的国民党是不是一个讲原则的党呢?

 

    马英九先生提出了著名的不统不独不武的所谓新三不主张。这一主张表明,他在两岸关系问题上的基本立场,就实质而言是不触犯、不惹怒、不反对中共,进而与中共接近、靠拢、讲和。这一不统不独不武主张,不但反对民进党现时的台独原则,而且抛弃了国民党以往的反共原则。马英九的新三不,尽管有人称它为“原则”,但它其实根本谈不上是原则,而不过是对原则的背弃。不过由此可以看出,马英九的国民党已经成为一个没有真正原则的政党——或许权力本身就成为它的唯一原则,且它为了获取权力可以放弃其他任何原则。

 

    那么,依靠放弃任何原则获取政权后的政治人物或政党,是否会找回自己的原则呢?有这种可能性,但是并不很大。就马英九时期的国民党而言,它对反共原则的放弃是基于对其自身利益及台湾利益的错误认识,而非仅仅出于选举策略的考虑。关于这一错误认识,我们下面还会谈到。

 

    马英九放弃了蒋中正时期国民党的原则,其实也是一种去蒋化——尽管他近年来还曾去蒋中正先生陵寝谒陵,并作出反对去蒋化的姿态。对他而言,真要反对去蒋化,最重要的是接受与继承蒋先生的原则。对蒋中正时期实施的一些具体政策,马英九可以有所取舍,但对蒋先生的基本原则立场,则是应该尊重与接受的。然而,马英九实际上已经抛弃了蒋先生的反共这一基本原则立场。如果说陈水扁是在国民党外公开推行去蒋化,那么马英九则是在国民党内秘密推行去蒋化;如果说陈水扁是为坚持原则而推行去蒋化,那么马英九则是为放弃原则而推行去蒋化

 

    马英九在此次大选中主打经济牌民生牌,而这两张牌的背面则是和共牌联共牌。两蒋当年在推动台湾经济起飞时是不依赖于中共政权的,但现在马英九要振兴台湾经济却想依赖中共政权。他显然错误总结了民进党执政的经验教训——民进党执政期间台湾经济的不够景气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资本大量外流所致,而不是因为与大陆经济关系不够密切。资本大量外流必然伴随人才的外流、本地失业率的增高乃至居民消费能力的下降,而这反过来又会促使资本进一步外流。如果马英九这次真能当选,并在其后数年间真能加强与中共政权的经济联系,也不可能由此来振兴台湾经济。相反,台湾经济可能会因资本加速外流而在不景气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不过,如果马英九转而采取吸引部分资本与人才回流的政策,对推动台湾经济发展或有一定积极意义。

 

    中共政权正是希望通过大量吸收台资、大规模开展对台贸易,乃至加强对台经济渗透,使台湾经济越来越明显地依赖大陆,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失去其独立性。而这能间接推动中共吞并台湾的进程。如果按照马英九的主张解除台商赴大陆投资百分之四十的上限,将会导致台湾经济更深地依赖于大陆,甚至影响其经济安全与稳定。而他提出的所谓两岸共同市场,则有可能使台湾成为大陆的附属市场。

 

    即便马英九当政后大力加强与中共的经济联系,他也无法使台商在大陆的权益真正得到保护。在大陆腐败官员看来,这些台商跟大陆民众一样,实际上是他们的待宰羔羊,不过他们出于诱骗更多台商来大陆的目的而暂未大规模侵犯台商利益。可以说,只要中共不承认在台湾的政权的合法性,不与该政权建立正式官方关系,台商在大陆的权益无法从根本上得到保护。且就长期而言,这些台商的财产应会逐渐被剥夺,当然中共各级官员会慢慢找到机会与借口。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而这些台商显然已被中共大小腐败官僚们惦记上了。

 

    综上所述,马英九先生应该有新思维,不要僵化地以为振兴台湾经济就必须要发展与中共的经济关系。事实上,在打“经济牌”时,他不应忘记打“反共牌”。发展台湾经济与不在经济上帮助中共政权、不给中共政权输血是可以相互协调的,这样,打“经济牌”的同时可以打“反共牌”。此外,在打“经济牌”时他也不应忘记“安全牌”与“民主牌”。振兴台湾经济不能采取使台湾安全受到威胁的方式,换句话说,振兴台湾经济应能巩固台湾安全而不是弱化台湾安全。进一步考虑,只有促进大陆极权统治的解体、促进民主制度在大陆的建立,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台湾的安全、保护台湾的民主制度,保护在大陆台商的利益。这样看来,“安全牌”又是与“民主牌”、“反共牌”相联系的。而这些牌,马英九先生以后是否想打、是否敢打,我们还要拭目以待。

 

如果国民党成为中共统战政策的“跟风者”,对中国未来的民主革命事业显然有一定不利影响。对此,我们必须保持高度关注。尽管我们不能象吴人对夫差常呼勿忘杀父之仇那样提醒马英九先生勿忘国民党的党仇与党耻,在此仍要寄希望于马英九先生以下两点:一是继续推动“返联公投”(甚至可考虑与民进党同时推动“入联公投”),这其实也是台湾反击中共外交打压的一种方式;二是为了国民党,为了台湾民众,也为了大陆民众,如能当选应坚持反共立场不动摇,并能对中国未来民主革命提供实质性帮助。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