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馬英九與五類國民黨士  


任善寧

 今年二月底有人在美國刊登一了篇文章﹐批評馬英九拋棄了過去國民黨的反共<原則>﹐ 文中說﹕<馬英九的國民黨已經成為一個沒有真正原則的政黨>。數天後﹐在台灣的綠營人士攻擊馬英九<反日親中>﹐但被李登輝駁斥指出﹕“馬英九並不<親中>﹐而是一向<反共>﹐記者們隨即訪問馬英九﹐馬英九說﹕<我昨天反共﹐今天反共﹐明天還是反共>。熟識馬英九言論的人士都知道﹐馬認為有兩項前提﹐必先解決﹐才可接納中共﹕一是對抗戰史實的忠誠面對﹔二是<六﹑四>的翻案。所以﹐馬英九的反共﹐不是叫叫口號而已﹐而是有原則﹐有理念的。 

最近在美國<批馬>一文﹐它是如此推論的﹕ <蔣中正時期的國民黨是個講原則的黨﹐在其原則中最重要之一就是反共。……….馬英九先生提出了著名的” 不統不獨不武“的所謂  “新三不” 主張。這一主張表明﹐他在兩岸關係問題上的基本立場﹐就實質而言是不觸犯﹑不惹怒﹑不反對中共﹐進而與中共接近﹐靠攏﹑講和。這一不統不獨不武“主張﹐…..拋棄了國民黨以往的反共原則﹐…..馬英九的國民黨已經成為一個沒有原則的政黨。”  這種推斷邏輯是很牽強的﹐對馬英九不公平﹐對國民黨的昨天和今天更是不了解。<不統>原則上已觸犯中共﹐要求<六﹑四>翻案﹐是不反對中共嗎﹖其實國民黨的反共﹐有其深層意義﹐不能只看表面。 

蔣中正時期的反共﹐並不是<為反共而反共>﹐而是建基於<愛國>﹑<救國>的基礎上﹐認為中俄共的理論 (為解決歷史上的一時失衡現象﹐而開出反經濟原理的萬世靈丹) 和實際手段 (集體獨裁和清算鬥爭) 不適合於中國﹐會為害於人民﹐因而反共。同樣﹐今天海內外很多國民黨士仍然反共﹐是認為中共仍未擺脫違背人民利益的因子﹔ 贊成維持海峽現狀﹐不動武﹐不但是台灣的主流民意﹐也是台灣的上策之一﹕<苦守待變> --- <等待大陸的改變 --- 走向民主>﹔武力反共﹐已不合時宜﹐也脫離現實﹔<不武> 是促使雙方不動武﹐並不等同不反共﹐更不等同於即時的 “接近﹐靠攏﹐講和” 。就算將來有需要 “接近﹐講和” ﹐也不等於不反共﹐蔣中正在大陸時﹐也曾與中共和談﹐但沒有放棄反共的立場。 

今天﹐不管是台灣島內或海外的國民黨人士﹐很多人都去過大陸﹐其中不少與中共的官方或半官方機構來往因而他們的互動﹐有其微妙之處。 ﹐但由於在<知己知彼>方面﹐有不同的認知﹐而形成了不同的互動。其實中共的 “半” 官方機構﹐不是 “一半的” ﹐它們的成份通常是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官方”的 (設有中共黨委組織﹐或受統戰部支配)﹔到過大陸或與中共有交往的海內外國民黨人士﹐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民間的﹔

不管有沒有去過大陸﹐以對待大陸的態度區分﹐海內外國民黨人士或可以分為五種﹕ 

第一類人士﹐是<為反共而反共> ﹐已忘了為甚麼要反共。或者個別人士因家人曾受中共迫害﹐終生反共之志不渝﹐這是可以理解的。 

第二類人士 ﹐是理性的﹐務實的反共﹐了解共產主義理論的缺陷和實行時的不是﹐不迷惑於大陸局部地區片面繁榮的景象﹐憂國傷懷﹐看到一些隱藏的問題﹔明白 “繁榮” 是來自 “中國” 的因素﹐多於來自 “中共” 的因素﹐更明白中共的本質(黨操控一切)必須改變﹐“中國” 才會有好的前景﹐人民才會有公平和安詳的生活。他們要看到的是中共放棄<歪曲歷史以服務馬列主義和鞏固中共政權>的作法 ﹐<六﹑四>翻案以表示尊重人權和對一黨專政的反省﹐所以﹐馬英九有兩項預設條件﹐否則統一免談﹐就算談也不代表不反共。連戰往大陸談了一些實際的項目﹐也不代表他放棄了反共的立場。第二類人士﹐並不拒絕與大陸官方往來﹐只是要有條件的﹐或有選擇性的往來。但有些海外人士某次選擇不參與交往﹐卻可能被一些他類的國民黨同志誤會為食古不化﹑堅持 “漢賊不兩立” 的第一類﹐其實他們並非鐵板一塊﹐只是<有為﹐有所不為>而已。第二類人士認為統一應建基於民主﹐在兩岸民主化程度有明顯差距時﹐主張兩岸維持現狀。 

第三類人士﹐是中間偏右派﹐仍然是藍營的人物﹐但常與中共官方及半官方機構打交道﹐包括<民革>[羞辱國民黨的納降組織] ﹐並接受這些機構的一些說法﹐其中甚至有挑撥廣東省籍國民黨人與其他省籍國民黨人的說詞 (因為海外老僑很多是廣東人)。這第三類人士常向第二類人士說﹕“台灣已不再研讀中山思想﹐大陸在這方面很積極”﹐ “連戰已訪問大陸﹐所以我們也要與大陸多作交流”﹐但連戰去大陸﹐是間接宣揚了國民黨在台灣的成就﹐第三類人士去交流﹐卻接受了中共的說詞﹐境況是不同的﹔[所以第二類人士與大陸交往﹐是有選擇性的]。台灣或海外人士赴大陸開<中山思想研討會>﹐中共統戰部對有關的新聞報導是监控的﹐以減少對社會的影響。有些第三類人士發覺了這些問題﹐想減少接觸﹐但不容易﹐因為你想減少﹐他卻主動增加接觸﹔你是民間的﹐他卻是有任務﹑有職責的。紅色海外版圖的擴展﹐便是靠小點滴的匯聚﹐形成川流。 

第四類人士﹐ 是中間派﹐分消極的和積極的兩種﹔消極中間派﹐不表示反共﹐也不作明顯親共之舉。在海外﹐這些人士避免參加任何一方有政治意味的活動﹐因為他們對台灣失望﹐對大陸有戒心。最近藍營在台灣的氣勢﹐令部分這類人士重燃希望之火﹐但有些人則心冷已久﹐再也提不起勁了。積極的中間派﹐則左右逢源﹐熱烈參與紅﹑藍兩方的活動。 

第五類人士﹐是親共派﹐對大陸的軍事力量及片面繁榮昌盛讚不絕口﹐無視大陸制度上的缺點及其引致之種種社會問題﹑人權問題及人倫問題﹔他們呼應中共的對統一的訴求 - 只提統一﹑不提民主。海外批評國民黨人物的論述中所說的 “靠攏” ﹐只能適用於這類人士。 

上述分類有助於批評國民黨的人了解國民黨有不同的人物﹐不可張冠李戴﹐或以偏概全﹔這分類也有助於國民黨員在兩岸交流日益頻繁中省視一番﹐知所進退﹔國民黨人與中共有不同程度的交往﹐正說明了國民黨是開放的﹐如因此而影響中共﹐令他們更加開放﹐提高自我省視能力﹐則中國人有福了。 

[本文作者為旅美時事評論員﹐前香港立法局議員] 
 
 ( 黃花崗來稿先刊 )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