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西方国家对中国"人权外交"的漏洞 

                                       李千里   (大陸)

      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人权外交,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作秀外交"。这种外交对中国人权的真实促进作用微乎其微,取得的主要成果不过是促进了某些政治犯的释放。 不过这样一来,中共政权抓捕政治犯就有了更多的"意义":不但可以消除"安全隐患"及震慑普通百姓,而且能增加与西方国家交涉以及应付人权外交的"筹码 "。

      不知道西方国家的"人权外交官"们是否考虑过以下两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大陆某些政治犯在西方国家的压力下较快被释放了,而另一些却迟迟没有被释放呢?比如高智晟至今还没有被释放。为什么某些政治犯起初没有被释放,后来到某一特定时候才被释放呢?

      解答这些问题,需要我们进行更深入的思考,这样才能更好地理解中共政权的行为。西方国家关注的政治犯并非一两个,为什么其中一些较快获得自由了,另一些却 迟迟没有出狱呢?这是否因为西方国家所施加的外交压力有所区别呢?确实有这种可能性,而且人们会首先想到这种可能性。但还有另一种可能性——不被人们关注 的可能性——那就是中共选择释放对象时首先考虑他们的立场是否转变。在特定时期(比如西方国家元首来访前)中共政权需要放出几个政治犯时,它精心挑选的对 象可能是保证出狱后不再反对中共的,也可能是接受了中共特务机关的招募的——这种人出狱后仍会以民运人士或法轮功学员的面目出现,但他们其实已成为伪装的 中共特务。当西方国家因为这些政治犯的释放而感到满意的时候,是否会想到其中另有奥秘呢?

      由此出发也能解答另一个问题:为什么某些政治犯最初没有被释放,后来到某一特定时候才被释放?他们最初没能获得自由,很可能因为他们尚未表态不再反对中共 政权,或不同意成为受中共特务机关指挥的特务分子。后来他们被释放,则可能是因为他们已保证不再反对中共政权,乃至答应为中共特务机关效劳。

      当然,并不能说中国大陆所有被提前释放的政治犯都是有问题的,但至少其中一部分是有问题的。因此,当中共政权又开释了几个政治犯的时候,请西方国家政府先别急着感到"欣慰"——最好再多观察一下。

      如果西方国家真要关注中国的政治犯问题,就应向中共政权要求大赦中国所有的政治犯,并提出一揽子名单,希望中国官方限期释放。

     人权外交不能成为"空话外交",更不能成为易于受愚弄的外交。

    (黃花崗雜誌來稿先刊)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