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关于未来中国国名、国 旗、国歌、首都、宪法的设想

李千里

中共政权覆没后,未来中国的国名,有以下几种选择:中华共和国,中华联邦共和国,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中华合众国、中华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由于未来中国是否采取联邦制尚有争议,比如可考虑采用省自治的方式替代联邦制,而西藏、新疆、台湾等问题的解决不排除采用邦联的方式,因此中华联邦共和国这一国名因涉及联邦制这一可能引起争议的概念而不宜采用。同样道理,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中华合众国也不宜采用。至于中华民主共和国这一国名,与中共的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过于相似也不宜采用。现在台湾岛上的政权仍称中华民国,但现在看来该政权难以在未来民主中国的创建上发挥积极作用(民进党倾向于“台独”,而现在的国民党已经背离了蒋介石国民党的反共立场,越来越靠拢中共的统战政策),且这一国名在大陆仍可能引发部分人士的反感,因此采用也应慎重。由此看来,未来中国的国名,最适宜的就是中华共和国,但继续采用中华民国这一名称也可以考虑。

未来中国的国旗,可以有三种选择:一是五色旗或经修正的五色旗,二是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或经修正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三是基于中华共和国或新中华民国的立国精神设计新国旗。国旗不宜采用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或经修正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的原因在于该旗与国民党党旗过于相近,可能给人以“党国”的联想。设计新国旗当然可以,但新设计出来的国旗是否能被普遍接受尚有疑问。我主张未来中国的国旗采用五色旗或经修正的五色旗(比如竖条五色旗)。五色旗由中华民国南京临时参议院议定为国旗,在中华民国北京政府时期也一直悬挂在神州大地上,因此选用该国旗可以说是尊重历史与延续历史。而且五色旗所揭示的五族共和理念仍有现实意义,尤其在未来西藏、新疆乃至内蒙问题都可能日趋棘手的情况下。但未来我们可以对五色旗含义进行新的诠释,比如不将五色中某一色明确对应某一民族,而是用五色代表中国五方各民族(红色代表南部各民族,黄色代表中部各民族,蓝色代表东部各民族,白色代表西部各民族,黑色代表北部各民族)。除此之外,武昌起义时的十八星旗(或经修正的十八星旗,比如将底色改为蓝色)在中国未来民主革命过程中可以作为军旗。

未来中国的国歌,应该重新谱写。国歌应反映中华共和国或新中华民国的立国精神,歌词中应包含有中华共和国或中华民国的国名。未来中国的国徽,可以采用五色徽,或另行设计其他国徽。

未来中国的首都,可以选择北京、南京或其他城市,也可考虑采用双首都制。我倾向于将北京主要作为文化中心、教育中心以及旅游城市,可以作为陪都,而不适宜作为未来中国的唯一首都,但北京名称不必改变。在民主革命过程中,还可考虑将某一城市作为临时首都,临时政府于此办公,承认临时政府的外国使节也将在此开设使领馆。

在未来中国制宪国会通过新宪法前,临时国会可以制定《临时约法》。这一《临时约法》可考虑以《天坛宪草》为蓝本,参照1923年《中华民国宪法》(尽管该宪法曾受人非议,但其一些条文仍有参考价值)以及1946年《中华民国宪法》(1947年元旦公布)加以修改而完成,并可借鉴外国宪法比如“魏玛共和国宪法”的一些条文。以后,制宪国会制定新宪法时,仍应以《天坛宪草》及《临时约法》为蓝本。

按照《天坛宪草》,未来中国将采用三权分立制与责任内阁制,国会分为参议院与众议院,总统对外代表国家。

未来中国的国庆日,当为中华共和国或新中华民国的成立日。但双十节仍可作为法定节日,以纪念辛亥武昌首义的先烈。至于每年十月一日,可以定为国难日或中共大屠杀受害者纪念日。

附:天坛宪草

 

中华民国宪法草案(天坛宪草)
(中华民国二年十月三十一日国会宪法起草委员会拟定)

中华民国宪法会议,为发扬国光,巩固国圉,增进社会之福利,拥护人道之尊严,制兹宪法,宣布全国,永矢咸尊,垂之无极。

第一章 国体

第一条 中华民国永远为统一民主国。

第二章 国土

第二条 中华民国国土,依其固有之疆域。
国土及其区划,非以法律不得更变之。

第三章 国民

第三条 凡依法律所定属中华民国国籍者,为中华民国人民。
第四条 中华民国人民于法律上无种族、阶级、宗教之别,均为平等。
第五条 中华民国人民,非依法律不受逮捕、监禁、审问或处罚。
人民被羁押时,得依法律以保护状请求提至法庭审查其理由。
第六条 中华民国人民之住居,非依法律不受侵入或搜索。
第七条 中华民国人民通信之秘密,非依法律不受侵犯。
第八条 中华民国人民有选择住居及职业之自由,非依法律不受制限。
第九条 中华民国人民有集会、结社之自由,非依法律不受制限。
第十条 中华民国人民有言论、著作及刊行之自由,非依法律不受制限。
第十一条 中华民国人民有信仰宗教之自由,非依法律不受制限。
第十二条 中华民国人民之财产所有权,不可侵犯,但公益上必要之处分,依法律之所定。
第十三条 中华民国人民,依法律有诉讼于法院之权。
第十四条 中华民国人民,依法律有请愿及陈诉之权。
第十五条 中华民国人民,依法律有选举及被选举之权。
第十六条 中华民国人民,依法律有从事公职之权。
第十七条 中华民国人民,依法律有纳租税之义务。
第十八条 中华民国人民,依法律有服兵役之义务。
第十九条 中华民国人民,依法律有受初等教育之义务。
国民教育以孔子之道为修身大本。

第四章 国会

第二十条 中华民国之立法权,由国会行之。
第二十一条 国会以参议院、众议院构成之。
第二十二条 参议院以法定最高级地方议会及其他选举团体选出之议员组织之。
第二十三条 众议院以各选举区比例人口选举之议员组织之。
第二十四条 两院议员之选举,以法律定之。
第二十五条 无论何人不得同时为两院议员。
第二十六条 两院议员不得兼任文武官吏,但国务员不在此限。
第二十七条 两院议员之资格,各院得自行审定之。
第二十八条 参议院议员任期六年,每二年改选三分之一。
第二十九条 众议院议员任期三年。
第三十条 两院各设议长、副议长一人,由各院议员互选之。
第三十一条 国会自行集会、开会及闭会,但临时会由大总统息牒集之。
第三十二条 国会常会会期为四个月,但得延长之。
第三十三条 国会常会于每年三月一日开会。
第三十四条 国会临时会之召集,于有下列情事之一时行之:
一、两院议员各有三分一以上之请求;
二、国会委员会之请求;
三、政府认为必要时。
第三十五条 国会之开会及闭会,两院同时行之。
一院停会时,两院同时休会。
众议院解散时,参议院同时休会。
第三十六条 国会之议事,两院各别行之。
同一议案,不得同时提出于两院。
第三十七条 两院非各有议员总额过半数之列席,不得开议。
第三十八条 两院之议事,以列席议员过半数之同意决之,可否同数取决于议长。
第三十九条 国会之议定,以两院之一致成之。
一院否决之议案,同一会期内不得再行提出。
第四十条 两院之议事公开之,但得依政府之请或院议秘密之。
第四十一条 众议院认大总统、副总统有谋叛行为时,得以议员总额三分二以上之列席,列席员三分二以上之同意弹劾之。
第四十二条 众议院认国务员有违法行为时,得以列席议员三分二以上之同意弹劾之。
第四十三条 众议院对于国务员,得为不信任之决议。
前项决议用投票法,以列席员过半数之同意成之。
第四十四条 参议院审判被弹劾之大总统、副总统及国务员。
前项审判,非以列席员三分二以上之同意,不得判决为有罪或违法。
判决大总统、副总统有罪时,应黜其职,其罪之处刑,由最高法院定之。
判决国务员违法时,应黜其职,并褫夺其公权,如有余罪时付法院审判之。
第四十五条 两院各得建议于政府。
第四十六条 两院各受理国民之请愿。
第四十七条 两院议员得提出质问书于国务员,或请求其到院质问之。
第四十八条 两院议员于院内之言论及表决,对于院外不负责任。
第四十九条 两院议员除现行犯外,非得各本院或国会委员会之许可,不得逮捕或监视。
两院议员,因现行犯被逮捕时,政府应将理由报告于各本院或国会委员会。
第五十条 两院议员之公费及其他公费,以法律定之。

第五章 国会委员会

第五十一条 国会委员会,于每年国会常会闭会前,由两院各于议员内选出二十名之委员组织之。
第五十二条 国会委员会之议事,以会员总额三分二以上之列席,列席员三分二以上之同意决之。
第五十三条 国会委员会,于国会闭会期内,除行使各本条所定职权外,得受理请愿并建议及质问。
第五十四条 国会委员会,须将经过事由,于国会开会之始报告之。

第六章 大总统

第五十五条 中华民国之行政权,由大总统以国务员之赞襄行之。
第五十六条 中华民国人民完全享有公权,年满四十岁以上并住居国内满十年以上者,得被选举为大总统。
第五十七条 大总统由国会议员组织总统选举会选举之。
前项选举,以选举人总数三分二以上之列席,用无记名投票行之,得票满投票人数四分三者为当选,但两次投票无人当选时,就第二次得票较多者二名决选之,以得票过投票人数之半者为当选。
第五十八条 大总统任期五年,如再被选得连任一次。
大总统任满前三个月,国会议员须自行集会,组织总统选举会,行次任大总统之选举。
第五十九条 大总统就职时,须为下列之宣誓:
“余誓以至诚,遵守宪法,执行大总统之职务,谨誓。”
第六十条 大总统缺位时,由副总统继任,至本任大总统期满之日止。
大总统因故不能执行职务时,以副总统代理之。
副总统同时缺位,由国务院摄行其职务。同时国会议员于三个月内,自行集会,组织总统选举会,行次任大总统之选举。
第六十一条 大总统应于任满之日解职,如届期次任大总统尚未选出,或选出后尚未就职,次任副总统亦不能代理时,由国务院摄行其职务。
第六十二条 副总统之选举,依选举大总统之规定,与大总统之选举同时行之。但副总统缺位时,应补选之。
第六十三条 大总统公布法律,并监督确保其执行。
第六十四条 大总统为执行法律或依法律之委任,得发布命令。
第六十五条 大总统为维持公安或防御非常灾患,时机紧急,不能召集国会时,经国会委员会之议决,得以国务员连带责任,发布与法律有同等效力之教令。
前项教令,须于次期国会开会后七日内请求追认,国会否认时即失其效力。
第六十六条 大总统任免文武官吏,但宪法及法律有特别规定者,依其规定。
第六十七条 大总统为民国陆海军大元帅,统率陆海军。陆海军队之编制,以法律定之。
第六十八条 大总统对于外国,为民国之代表。
第六十九条 大总统经国会之同意得宣战。但防御外国攻击时,得于宣战后请求国会追认。
第七十条 大总统缔结条约,但媾和条约及关系立法事项之条约,非经国会同意不生效力。
第七十一条 大总统依法律,得宣告戒严。但国会或国会委员会认为无戒严之必要时,应即为解严之宣告。
第七十二条 大总统颁予荣典。
第七十三条 大总统经最高法院之同意,得宣告免刑、减刑及复权。但对于弹劾事件之判决,非经国会同意,不得为复权之宣告。
第七十四条 大总统得停止众议院或参议院之会议。但每一会期,停会不得过二次;每次期间不得过十日。
第七十五条 大总统经参议院列席议员三分二以上之同意,得解散众议院。但同一会期,不得为第二次之解散。
大总统解散众议院时,应即另行选举,于五个月内定期继续开会。
第七十六条 大总统除叛逆罪外,非解职后不受刑事上之诉究。
第七十七条 大总统、副总统之岁俸,以法律定之。

第七章 国务院

第七十八条 国务院以国务员组织之。
第七十九条 国务总理及各部总长,均为国务员。
第八十条 国务总理之任命,须经众议院之同意。
国务总理于国会闭会期内出缺时,大总统经国会委员会之同意,得为署理之任命。
第八十一条 国务员赞襄大总统,对于众议院负责任。
大总统所发命令及其他关系国务之文书,非经国务员之副署,不生效力。
第八十二条 国务员受不信任之决议时,大总统非依第七十五条之规定解散众议院,应即免国务员之职。
第八十三条 国务员得了两院列席及发言。但为说明政府提案时,得以委员代理。前项委员由大总统任命之。

第八章 法院

第八十四条 中华民国之司法权,由法院行之。
第八十五条 法院之编制及法官之资格,以法律定之。
第八十六条 法院依法律,受理民事、刑事、行政及其他一切诉讼。但宪法及法律有特别规定者,不在此限。
第八十七条 法院之审判公开之。但认为妨害公安或有关风化者,得秘密之。
第八十八条 法官独立审判,无论何人不得干涉之。
第八十九条 法官在任中,非依法律不得减俸、停职或转职。法官在任中,非受刑罚宣告或惩戒处分,不得免职,但改定法院编制及法官资格时不在此限。法官之惩戒处分,以法律定之。

第九章 法律

第九十条 两院议员及政府,各得提出法律案。但经一院否决者,于同一会期,不得再行提出。
第九十一条 国会议定之法律案,大总统须于送达后十五日内公布之。
第九十二条 国会议定之法律案,大总统如否认时,得于公布期内声明理由,请求复议。如两院各有议员三分二以上仍执前议时,应即公布之。
未经请求复议之法律案,逾公布期限,即成为法律,但公布期满在国会闭会或众议院解散后者,不在此限。
第九十三条 法律非以法律,不得变更或废止之。
第九十四条 法律与宪法抵触者无效。

第十章 会计

第九十五 条新科租税及变更税率,以法律定之。
第九十六 条现行租税未经法律变更者,仍旧征收。
第九十七 条募集国债及缔结增加国库负担之契约,须经国会议决。
第九十八 条国家岁出岁入,每年由政府编成预算案,修正或否决时,须求众议院之同意。如不得同意时,原议决案即成为预算。
第九十九 条政府因特别事业,得于预算内预定年限,设继续费。
第一OO条 政府为备预算不足或预算所未及,得于预算内设预备费。预备费之支出,须求众议院追认。
第一O一条 左列各款支出,非经政府同意,国会不得废除或削减之:
一、法律上属于国家之义务者;
二、履行条约所必需者;
三、法律之规定所必需者;
四、继续费。
第一O二条 国会对于预算案,不得为岁出之增加。
第一O三条 会计年度开始,预算未成立时,政府每月依前年度预算十二分之一施行。
第一O四条 为对外战争或戡定内乱,不能召集国会时,政府经国会委员会之议决,得为财政紧急处分。但须于国会开会后七日内,请求众议院追认。
第一O五条 国家岁出之支付命令,须先经审计院之核准。
第一O六条 国家岁入岁出之决算案,每年经审计院审定,由政府报告于国会。
众议院对于决算否认时,国务员应负其责。
第一O七条 审计院以参议院选举之审计员组织之。审计员任期九年,每届三年,改选三分之一。 审计员之选举及职任,以法律定之。
第一O八条 审计院设院长一人,由审计员互选之。审计院院长关于决算报告,得于两院列席及发言。

第十一章 宪法修正及解释

第一O九条 国会得为修正宪法之刍议。
前项刍议,非两院各有列席员三分二以上之同意,不得成立。
两院议员,非有各本院议员总额四分一以上之连署,不得为修正宪法之提议。
第一一O条 宪法之修正,由宪法会议行之。
第一一一条 国体不得为修正之议题。
第一一二条 宪法有疑义时,由宪法会议解释之。
第一一三条 宪法会议由国会议员组织之。
前项会议,非总员三分二以上之列席,不得开议;非列席员四分三以上之同意,不得议决。

(选自杨幼炯著《近代中国立法史》,1936年商务印书馆版)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