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抗災還有勝利一說

作者:警鐘

“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定蜀後定”,聽起來有點貶義,如果加上下一句那便是'天下先治蜀後治'。似乎巴蜀從來就是一個不安分的地方,先亂後治的傳統延續了上千年,甚至更早--引用

北京時間2008年5月12日14時28分,在四川汶川縣發生7.8級地震。據說是印度版塊與歐亞版塊在相互擠壓之中所形成的地質能量所致,並且不會在短期內停止這種變化。

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國人直至世人在此次災難中的表現確確實實是好到真的讓人沒話可說了!!

只是在救災的總體指揮和部屬上,還有諸多的讓人失望之處。其中表現出來的多層管理,重複指示,應對混亂,各自為政等,所缺乏的正是像新聞管制那樣的高度統一和合理協調。

國家災害預警機制的致命缺陷,事先沒有任何警告和可疑報告提醒民眾,災中投入搶險救災人員(尤其是技術人員)嚴重不足,相關動作反應遲緩,使本當少得多的傷亡無形中擴大了。

既然準確預報地震時間和地區是世界難題,那麼加大災後專業救援隊伍的組建和高素質力量的整合,不顧'面子'及時引進國際救援人員和技術,而不是不分主次地硬性動用軍隊武警這些本非專業的人員來應對一切,是避免更大次生危害的最佳手段,亡羊再補也算是次好的選擇。

5月13日央視報導成都軍區投入1300余人抵達震中汶川, 而按照國際救援 “三比一”的普遍慣例,這些人能解救多少受災者呢?況且還不是專業的救護人員,讓他們全程完成救援,對那麼多深埋在地下的人來說,可能嗎?

搶救現場多是領導鏡頭,當時死了9千多人竟沒有一個死人的場面,難道天災不可讓人民知道嗎?

中國近年有那麼多的財政收入,為何吝奢到只拿出竟然精確到百、十、元的那點'許願錢''贖罪錢' 的地步,而不能像美國人那樣慷慨大方地拋出成千上萬的整數?難道還要用在比人命更重要的地方?

明代之亡,原因之一就是因為皇帝太“小氣”,不想拿出私銀來擴建軍隊發放軍餉,最終只落得以自身之尊而易它人之主的地步。切記!!

救災主體應當是政府。在此政府不單是組織作用,更包括及時撥專款和物資這類硬體動作。可悲的是,每次大災面前總是民間行為遙遙在先而行。

綜上所言,一是經驗不足,二是理念落後。

在有些人看來,災難來臨了,人命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切實做好穩定人心的工作,加強正面輿論引導,對那些散佈謠言、干擾破壞抗震救災的行為,要堅決依法處理,確保社會大局穩定。"這才是實話真話!!! 多家之言,公眾之話,有時雖真,但不符合主流意願,於'權力'穩定不利,也必然被視為謠言,最終是被 '和諧'了事。

不過破除謠言的最大利器不是主流的有意引導,不是封鎖,更不是打擊,而是大量的資訊開放和言論自由,讓人們用多維視角來展現事物的全貌,自己來審視和判斷事非。

高度統一千篇一律的說教,違背了新聞的自由性和多樣性,如何能客觀地讓人分辨真偽呢?這種'穩定'理念,實在是毫無可取處。

此次已被事實證明的震前預兆,卻被官方硬定為謠言之後而產生了更大的官方謠言,遂造成如此慘局。這些來自官方的隨意肆虐,誰又能來制止呢?

有人言:為什麼每次災害,倒塌的不是民房就是學校,卻從未聽說有政府大樓?

---這不是我們的國民心硬如鐵,希望那些為官者如何不測,而是事情的表現確實已成為值得讓人思考的一個事:除了投入大相徑庭影響到工程質量外,更體現在為政者身上的一種官民有別的可恥心態和難為人齒的心理陰暗。
“所幸沒有給三峽大壩造成影響”。

我們的命運是要依賴於僥倖嗎?萬一哪一天真的上天發怒,我們的大三峽將會有何反映???我們的生家性命難道就要在人為的強行安排下,又在此天意憤恨下,而聽之任之,信天由命了嗎?

那些身處現代科技卻不及漢代張衡的地動儀測量水平的人們,是技不如古人還是有苦難言?

地球“肌膚”上凸現出一個“青春痘”,便使人類處於一場劫難之中,國人奉行的“人定勝天”式思維模式,是不是該反思一下了?

在強大的“天、地、自然”面前,“奢言”一定要取得最後的勝利'和'將災害減小到最低'本身就是一種無輯之談乃至犯罪。

我對這種“勝利”的民間理解就是:隨著時間的無情推移,那些無助的生命在殘喘中默默地死去,活著的人們則在強迫自己遺忘這不堪回首的瞬間記憶,強迫自己在麻木不仁中拋棄精神的創傷並渡過此後孤寂的餘生,在一如既往的無奈中接受一種無情的現實,然後一切歸於平靜罷了……

而官方所謂的“勝利”,則不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而使事件得到平息這麼簡單,它更多地是指事後的“經驗總結會”(教訓不會多,也不會重)、'功臣表彰會'(不會有罪臣受刑)、'黨和政府的功德恩情總匯'(難聽到批評之語)之類……

這個“最後”,只能是建立在人們的遺忘之上。當傷痛永遠銘刻在人們心中的時候,除了非人性和事不關己者外,誰能輕易地忘卻,誰能輕言'勝利'? 從嚴格意義上說,任何形式的抗災,全過程從無統一的救災量化標準可依,本身就是在事後被動地補救,等同於度亡魂辦喪事而已,哪有'勝利'一說可言?!!

“將災害降到最小”――--這可能嗎?從本次現場表現和全人類與大自然抗爭的整個歷史上看,也從無將災害減小到最低的可能,只有做到相對更好一些。預防重於泰山,有些災害本來是可以避免或減小的,事後如此賣力,能抵得上事先的務實安置嗎?任何一次的災難都是一次鐵定的失敗過程,對資訊傳播的控制則是加大這一失敗的主因。

中國與外國不同的是國人習慣於感恩和滿足,而且主要是感激黨和政府的聖恩,而國外的制度使其執政者不論做得多好也多是只能聽到批評。

地震過去兩天了,所有的中國電視臺沒有一個災區現場和搶險救災的鏡頭,有的只是長篇大論的對黨歌功頌德式的宣傳:"黨中央永遠和人民在一起""災難無情,黨有情"之類。任何災難都可以拿來為黨歌功頌德、塗脂抹粉。

但偉光正自己的形象並不比別人的命重要,我們只要生存,生命難保還何來穩定?!!! 不是一直在宣揚人權就是生存權嗎?我不得不提出:生命高於一切,生命高於穩定!!!

對全社會抗災中目不暇接的忙碌身影,看得出災難讓我們當下只能集中精力去應對現時,而無暇思考悲劇的前因後果。但當我們過後也要進行反思之時,就會發現許多不應當回避的問題。

不懂得反思的危害比危害本身更大。

我 們是應該重新反思預防的不足和那些有意無意的責任推託和隱瞞,還是要再次感激黨的恩情比海深?是繼續歌功頌德增強所謂民族主義凝聚力,還是借此機會恁戒庸 人,及時革新制度,讓國民得到一絲重生的希望和寄託?如果一直用災害來達到黨恩的不斷延續和擴張,是否覺得我們有些苦難還不夠深重?總不能給我們發出一種 “有災難了,失去親人了,只要有黨還在,就會比平時還要幸福”的感覺吧?

不 管是天災還是人禍,如果中國能從此次事件的血的教訓面前清醒過來,認真反思不足並改正一些錯誤,將今後的政務做得更好,好歹也算得上是對死難亡魂的一點安 慰,那些將要深埋地下的未寒屍骨也算是死有所值了。但如果仍然一意孤行地認定一條沒有光明的路子繼續走下去,如果真的有輪回再世的話,怕也會遭到清算的 吧?

此 次震災消息的及時面世,極大概率上得益於網路科技的發達,也得益于國民已漸漸懂得,凡事要想見得世人,須與官媒搶時間的中國式'真理'。因為只有這樣,才 能在官口尚未形成統一之前,將真相公諸于世,也才能引起官方的正視,也才能相對完善地處理災中和善後,也才能讓那些飽受災害之苦的人們能在較短的時間中, 得到一些保命的最低救濟。
感謝網路,感謝科學。讓科學的曙光在這古老大地上照耀得更強烈一些吧!!!

醫療慈善機構"世界醫生組織"主席米契列提說:"對中國而言,除了主權的問題,還有國家尊嚴的問題。" 他說:"這是一個即將主辦奧運的大國,要他們承認需要外國協助救災,可能有困難。"

但是做為大國政府,要能聽得進不同的聲音和建議,懂得批評就是建設的真意。做為大國民,要明白自己的義務和權力,而不是一味地感恩和慶倖。

我們每個人要做的是,一要關注,二要參予,三要反思,三者皆要有人同時來做,缺一不可。關注是前提,參予是行動,反思是避免重蹈覆轍。

災 難面前我們每個人的心都是熱的,因為那些死傷者是我們的同胞。無奈之中我們每個人的心卻又是涼的,因為眼看著他們在那裏痛苦呻呤我們卻無能為力。災難需要 同情也需要眼淚,但卻不是人人都去哭泣。救援需要獻出愛心伸出援手,但卻不是人人親臨現場參予救援。當災難一天天遠去時,我們也有必要冷靜下來,想一想從 今往後的事,如何才能避免災難、減少災難呢?

中華文化的千年沉澱之中有一點是“天人合一”,粗略地說,也就是如何協調處理天與人的關係問題,但其中內涵決非一朝一夕能夠詮釋清楚。既然一直沒有一個準確的定論,那我們何不順其自然?

但願此後在現有經驗教訓基礎之上,讓還活著的人有些許不太落寞的感覺,讓死去的亡靈得以平安超度,讓事件責任人得到毫不留情的法律追究,讓相關行政機制和理念有所反思和改進,讓文章起始的那句千年古諺從此失靈,也就算得上是絕好的'勝利'了吧?….
2008.5.16.
(黃花崗來稿)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