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海外民运的末路与出路

李千里 (大陆)

(黃花崗雜誌來稿先刊)

“海外民运”这个词,恐怕越来越带有贬义了。挤入这个所谓民主运动中的究竟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呢?是民主战士还是民主“演员”呢?是民主志士还是民主骗子呢?

在这个民运圈子内,有种种奇特的现象,包括夸夸其谈、投机取巧、争权夺利,甚至卖身求利等等。这些也都为越来越多的人们所知道了。

这种“海外民运”的历史少说也有 30 多年了,而“六四”屠杀也已过去将近 20 年了。在这不算短暂的时间内,这些所谓“民运人士”究竟发挥了哪些作用呢?他们对中国民主事业的进展究竟做出了哪些贡献呢?难道他们只是在不断地空谈吗?难道他们只是靠这些空谈来获取西方人的资金吗?难道他们只是用这些空谈来吸引中共特务机构的注意以便拿到一些特务经费吗?

除了空谈之外,他们有多少实际行动呢?有多少真实成绩呢?

这样空谈下去,别说再过几年、几十年,甚至再过几个世纪,也不会将中国的民主运动真正推进一步。这样空谈下去,只是消磨己方的勇气与锐气,只是在用更多的时间使民运的形象越变越差,只是让中共有更多的时间在海外华人以及民运组织中进行渗透。

这样空谈下去,只会使民运的路越走越窄,最终走向穷途末路。

那么海外民运的出路在哪里?

孙中山发动的惠州七女湖起义只有二百多人参加,黄兴在广州黄花岗之役中不过率领“选锋”一百多人。我想海外民运人士中选出数百人来应该没有问题吧,为什么就没有任何行动呢?为什么就没有在国外为国内起义积极做好各种准备呢?为什么就没有在中国沿海地区或边疆地区发动武装暴动呢?

现在有些人把中国民主事业的希望完全寄托在国内的军事政变上,这是不正确的。辛亥革命的成功是国外发动与国内起义相结合的,而且海外革命党人在国内军界建立了自己的组织。但现在的情况与清末有很大不同,指望国内发生军事政变有可能是一厢情愿。而海外人士用实际行动来发动起义对中共正义军人有最好的教育与激励意义,可能是促使国内发生军事政变的真正有效的催化剂。

空谈救不了中国,也带不给中国民主。现在是行动的时候了。行动可能会有牺牲,但能拯救自己与他人的灵魂,能唤醒国内更多的懦弱者、沉睡者,能为子孙后代树立光辉的榜样。如果民运人士将决然的牺牲精神展现于国人面前,相信定会有众多国人慷慨地以自己的家财支援革命者,甚至勇敢地以自己的行动追随先驱者。

起义不怕牺牲,不怕失败。每次起义都会唤起更多的人,每次起义都在为中共敲响一次丧钟。

行动起来,发动革命,将民主空谈转为民主革命,这才是海外民运的出路所在。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