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十一月初,新华社旗下的《瞭望》周刊,刊登报道,揭露中共官场“假学历”泛滥,随后,又刊登署名“郑根岭”的文章,抨击“权学勾结”现象,讽刺许多高官通 过可疑手段,获取“假的真文凭”或“真的假文凭”。文章尤其写道“一些官员通过媒体发布的个人简历里堂而皇之地写明硕士或是博士,再对照其经历,就很容易 明白那些文凭是如何得来的。”
此话一出,让人联想到中共“十七大”安排的“领导班子”,所谓“第五代”,大多冠有“博士”或“硕士”头衔,但细究他们获得这些文凭的方式和时间,却令人生疑。

比如习近平,1998至2002年,在职攻读并获得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但与此同时,却先后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又比如李克强,1988至 1994年,在职攻读并获得北京大学“经济学硕士、博士”学位,但与此同时,却先后担任团中央书记兼全国青联副主席、团中央第一书记兼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院 长。期间,习、李二人担任的任何一个职务,都应该说极度繁忙,不可能专心向学;反之,如果专心向学,就不可能干出“突出政绩”,并因此获得高升。尤其习近平,人在福建,实难想象,4年时间里,他如何“攻读”并“获得”远在首都的清华大学“博士学位”?

“第五代”中的其他人,诸如刘延东、李源潮、博熙来等人的“博士”或“硕士”头衔,都充满类似嫌疑,经不起仔细推敲。一句话:中共“第五代”,文凭真假成谜。《瞭望》周刊的文章,呼吁高官站出来,公开承认和废除自己“假的真文凭”,似乎意有所指。

在中国,不仅假货泛滥,而且假文凭成灾,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其中,又以官员造假为甚。正如《瞭望》周刊的披露:从县委书记、县长、副县长,甚至镇长、 乡长、派出所所长,名片上大多印有“经济学硕士”、“法学硕士”等名头。“一般情况下,报名、考试、结业时,官员们会亲自出面,平时上课基本上就由秘书代 替,甚至有时会出现秘书坐满一教室的滑稽场面。”

自从多年前,中共高层提出干部队伍“知识化”,“文凭”就成了升官的必备手段。各级官员掀起“文凭热”。于是,当官的,除了捞钱,还要捞文凭。前者引发大 规模的经济腐败,后者导致大规模的教育腐败。可见,在没有民主选举和公众监督的机制下,当局出台任何干部任用政策,都会走向扭曲和变形。

官场盛行假文凭,荒腔走板的故事,比比皆是。原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广州日报》社社长黎元江,因贪污落马,被判刑12年。落马之时(2002年),即爆出:黎某在中国人民大学攻读所谓“在职研究生”,完全靠行贿导师,甚至由导师代笔,他本人很少出现在人大的课室里。

然而,到了2007年,中国媒体却报道“黎元江服刑期间,继续攻读中国人民大学博士学位,写出20余万字论文,获得博士结业证书。”黎某在监狱里继续攻读 和写出论文,应该说,不是没有可能。但却引出另一个问题:中国监狱,都是劳改场所,通常,犯人每天劳动时间达12小时以上,且异常繁重。黎某如何获得攻读 时间?如果他只是轻度劳动甚至不劳动,又是谁给了他那样的特权?几乎可以肯定:黎某创造的狱中“奇迹”,又伴随着新的腐败大案:高墙下的行贿与受贿。而这 一现象,不过又是中国监狱中的普遍情形,就如上海首富周正毅在狱中受到照顾而牵出的监狱官员受贿案一样。

另一个故事,是关于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此君先后在中国人民大学、中共中央党校、以及军事科学院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并号称“历史学博士”。但 当此君接受电视台采访时,却立即露馅,竟然就在历史问题上大开黄腔,说什么:二战爆发的原因,是英法等国不与苏联合作对抗法西斯;又说:对“二战”胜利贡 献最大的是苏联和中国,并称,那时,中国是在“我爷爷的领导下”;还说:“我爷爷领导下”的共产党军队,“总共消灭日军150万”……毛新宇的“海阔天 空”,害得主持人都“不好意思”,不得不连连将他打断。

作为一个造假大国,到处是假冒伪劣,中国人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反正,“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还有什么事情,会值得人拍案惊奇呢?

反观民主国家,造假,却往往被视为严重问题。波兰实现民主后,第二任民选总统克瓦希涅夫斯基,因在个人简历中,对其研究生文凭交待不清,受到民间质疑,差点失去总统宝座。

在民主国家,候选人的学历固然重要,但选民投票,更注重其真才实学。现任韩国总统卢武铉,仅有初中文凭,仍然得以登上大位,未见选民因此抛弃他,也未见卢某在此之前,设法捞个“在职攻读”的“硕士或博士”头衔,以求胜选。

中共高官混文凭,甚至捞取假文凭,不仅折射人格和道德问题,还泄露其缺乏信心的虚弱本质。文凭能造假,政绩更能造假,这样的高官,如何值得信任?又如何能担当国家大任?

黃花崗自由論壇轉自《東西南北論壇》 作者不詳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