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民工未足奇――民主比较

唐夫

  说到民主,回想到1904年11月清廷大办“万寿庆典”,为70岁的慈禧老婆子祝寿,著名的报人林白水写了副精彩的对联:

  今日幸西苑,明日幸颐和,何日再幸圆明园,四百兆骨髓全枯,只剩一人何有幸;
   五十失琉球,六十失台海,七十又失东三省!五万里版图弥蹙,每逢万寿必无疆!

此联可谓毒辣之至也,他居然无事,可见那个疯老太婆还真懂得民主的奥义,那就是:尽管我不同意你的言论,但我绝不封你的嘴巴。

一百年过去了,而我们今天的进步为:我知道你说得对,但我必须密封你的嘴巴和屁股。至今,谁见到国内对毛祸国殃民行为敢有实质批判。遑论今朝?

台湾倒是很不错,立委选举,由人民定是非才是上上策。
比如广州客运灾难,直到大雪纷纷,车路阻塞,仍然继续卖票,这样坑害民工的行为,广州铁路局局长为什么不承担责任?

借句老人家活得很滋润的臭诗而言,那叫做: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民工未足奇。

轉自《獨立論壇》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