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民主应和人民站在一起

蒋义军

最近一段时间,我很注意地留心各样的民主刊物,而且这也是我以前在国内没有的机会。首先我感到的是兴奋,因为第一次接触到这么多有真挚灼见并勇于牺牲的朋友,使我第一次感觉吾道不孤。

其次感觉是失望,正如我在国内所知道的,民运力量四分五裂且各自为阵,又没有任何实际的行为。
现在我肤浅地谈一谈我感受到的民运中的问题,成绩我就不说了,就我个人而言,在国内人民还没能自由表达意志的权力之前,总成绩总是为零的。

一,先讲民主理论上的问题。就我个人在国内的经验,其实民主理论已经很不重要了。除了少数顽固分子,国内大部分的知识分子已经知道民主政治是世界潮流,大势所趋,除了中国,朝鲜等少数国家,大部分国家都己实行了民主政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能自由选择政治家的政治,再鼓以中国是中国人民的中国,不是共产党的中国,反对外来敌特组织统治中国等等,是不难说服人民相信民主的,而最关健的往往是害怕牺牲,如何的具体行动,如何解决实际问题,如何让人民相信你有能力取代中国共产党并解决中国的问题,如何保障行动者的实际利益。

出国后,我却惊讶地发现各种民运组织依然依然在这种理念上宣传得相当离谱。记得我在98年搞到过一本关于中国官方报道海外民运的杂志,里面有一段:台湾的某民主人士忠告大陆的海外民运人士,不要与国民党搞在一块。我当时气得直拍桌子,不跟国民党搞在一块,那就跟共产党搞在一块吧,跟法西斯搞在一块,那来的混蛋。现在出了国,竟然发现民主刊物上这样的理论竟比比毕是,许多大陆海外民运人士竟然反去助民进党,令人扼腕痛惜,这极大地影响了海外民运人士在大陆人民心目中的位置。

首先,我们讲讲历史,历史上我国人民在反抗当时王朝时,往往会借用前一个王朝的名义,尽管这前一个王朝未必是好的,但只有这样,人民才能相信他的能量,也容易形成影响。而这历个王朝或政府中,中华民国南京政府失败是最无辜的,正如楚无辜亡于秦一样,亡秦的反抗持续不断,但只有打楚的旗号才能成势。
再谈谈民主功业,国民党是中国最早的民主政党,一路走来,无数的民主精英为它奉献终生。许多人谈到民主奉献,认为78年那批民运精英牺牲很大,奉献了几十年,如果我们到台湾去,会发现这只是小儿科,为民主政治牺牲一辈子的国民党人大有人在,国民党为了中国的民族尊严,民主政治,牺牲了几百万人,这是谁也比不了的。

在国民党一百多年的奋斗过程中,他们也形成了自己完整的,有效的理论,这些理论远远比少数的几个民运理论家的口头理论丰富实用多了。

现在谈谈蒋介石的独裁问题,其实批评这个问题的人本身就不了解民主制度,民主共和国在早期的欧州曾经盛极一时,因为民主制度本身无法有效应付战争等各种紧急情况。因而在后来确立民主制度时也加入了独裁制度。如果蒋介石的独裁出现在和平时期,我们可以批评他是独裁者,问题是蒋介石的独裁确实出现在战争等紧急状态,你们有什么资格批评他的独裁。换你们做,说不定国民党,中华民国早就断送在你们手上了,换我做,我会比蒋介石更独裁。

好了,历史暂时耽在一边,至少现在的国民党是符合各方面对民主的期许的,特别是连战,宋楚瑜访问大陆后,大陆政府允许更多的对国民党的正面的论述。人们对国民党的期待更高了,与此同时的是,对共产党的期待更低了,其实,尽管中国共产党采取各样手段努力丑化中国国民党的形象,但是民间人们交口相传的国民党正面形象从来没有停止过,特别是开放台湾大陆老兵返乡探亲以来,中国国民党的形象一下高大起来。所以,大陆海外民运人士组党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无论就政党的影响力,牺牲精神及治理能力,大陆所有海外民运力量合起来都不及中国国民党的十分之一,所以否定中国国民党就是否定民主运动本身。而且,在目前民主制度与专制制度对抗时,民主力量需要得到统一的使用,破坏民主就是帮助专政,也很可能就是共产党的间谍。我在98年准备武力劫狱,解救赵紫阳时,当时我就在想,我只负责组织和行动。如果成功,就打赵紫阳的名义;如果失败,我将带着队伍逃走,并发表声明,以后听从中国国民党的政治指挥。

有很多人对中国国民党有不合要求的的期待,既想成为和中国国民党并列的党,并且批评国民党当老大,又想得到国民党的资助。国民党给钱就是好国民党,不给钱就是坏国民党。不思进取的国民党,何其冤也。我从未曾拿过中国国民党一分钱,我曾想得到国民党的情报帮助,好让我知道赵紫阳的具体关押地点,不幸就是这件事被共产党破获。现在赵先生也己去世,我现在所想的只是如何增加中国国民党的谈判筹码。现在唯一有资格和专制的中国共产党谈判的民主政党是中国国民党。因此,我不会另组政党以削弱它的谈判筹码。相反,我想的是如何增加它的谈判筹码。如果有一天中国共产党再也不能代表全体大陆的中国人和国民党谈判时,中国的民主政治制度也就大致底定了。

现在谈谈民进党,很多大陆的海外民运人士,似乎对民进党怀有深厚的情谊,可从事实来看,民进党从诞生之初,它最重要的主张就是台湾独立,而不是民主政治。从现今它操弄选举的议题及手法来看,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民主退步党。为民主政治作了极坏的表率。我知道很多人会搬出民族前途自决是民主的基本原则或台湾的独特历史等大道理来讲。这里我不想过多地理论。只是想提醒各位,民族偏见和地域偏见也是民主制度的另一个重大缺陷。大多数大陆中国人都怀有对台湾人民美好的心愿,希望能共同建立一个和平,民主,幸福,统一的国家。可能有很多人要喷口水了。这里我讲一个历史小故事。

我们知道,孙中山先生是我国的一个民主政治家,他早期宣讲民主政治时很不成功,不仅在海外影响不大,在国内更是几乎毫无影响。后来他和东京的华兴会,光复会等合并成同盟会时,马上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政治力量。同盟会的全称是对满<反满>同盟会。从兴中会到同盟会,按某些会喷口水,讲道理的民运人士理论,完全是一次民主的倒退。但是却紧紧地贴近了民意,也得到了大部分清朝官史的支持,辛亥革命也得己迅速成功,这也不影响南京临时政府是一个民主的政府。

不可想象的是,搞民主运动的人竟然会和民意有很大的落差,可能会有人举出中国共产党的例子,可是不要忘了,中国共产党可是有苏联的强力支持,那个时候,读书的人少,宣传不发达,终始与民意相违背,多数人也不会知道,理解。

在这里,我想善意进提醒诸位,民主制度有很多自身的缺陷,如决策迟缓,组织松散,效率低下,特别是在中国人这个环境下,不是有一句话称: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两个中国人是一条虫,三个中国人是只猪。还有整体的民族偏见或地域偏见等,所以民主制度远非万验灵丹,高明的民主政治家必须要学会既能遵从大多数人的意见,又要保护少数人的权益,还要能维持纪律,提高执行力。

二,谈谈海外民运四分五裂的实质因素,我想首要因素是出于某些人的个人权力欲望,这种欲望也折射出这些人残余的封建思想。在民主社会里,权力来自于人民。所以在没有接受人民信托之前,我们只是我们自己,这个主席,那个主席的,都是假的,只是一个临时的组织者,召集人。其次,缺乏纪律的约束,反对专制的革命时期的民主组织,本身就应该具有军事组织的性质,这与民主社会里的民主组织完全不一样。再说没有纪律,也不成为组织。

我也同意民主组织有尊重其成员选择的权力,但是这种选择的权力不得破坏原组织。我和朋友们在谈论国共战争时,我们最痛恨的就是那些所谓的起义将领们。本来嘛,如果这些起义将领们确实相信共产主义,那倒无所谓,明明是打不羸,却说什么起义,出卖自己的灵魂或朋友。换取某种利益,失去了做人的骨气。这些人后来在文革中大部分被整肃,我只能说,整死活该。打不羸可以投降,在民主社会里,投降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同样,在民主组织里,不能说因为民主了,就不需要法律或纪律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如果你怕死或其它什么的,你可以退出来,这没什么可耻的,我也怕死,但你绝不能再另外编出一套什么理论伤害或攻击原组织,这就是背叛或出卖了。。

三,民主政治组织未来的发展。最重要的是分工合作和发展组织。现在很多民运团体习惯于理论论述,好像认为能写一二篇就是民主政治家了。发展组织就是封官许愿,因为国民党的理论已经够详尽了,所以未来的民主理论家不会在政治生活中占重要地位。

我建议大家团结起来,建立一个民主的核心团体。一,加入这个团体的都是自由战士,然后大家分别加入各种社会活动或组织,并改造这些组织使之成为外围组织。二,首先成事的自由战士能够领导其它自由战士,并且整体成为和平谈判中民主力量的一个筹码。三,可以退出,不能背叛。四,分工合作,精诚团结。五,升官发财它处去,贪生怕死莫进来。

(黃花崗來稿,中國泛藍聯盟已刊)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