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请共产党先讲道德

刘在中

(黃花崗雜誌來稿先刊)

前不久,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先生在会见全国道德模范时,反复强调道德力量是社会和谐的重要因素,要求全国人民讲道德。两年前,书记还总结出“八荣八耻”广为宣传,目的也是提高全民道德素养。值此物欲横流、官员贪赃枉法屡禁不止,工人、农民、城市居民为维护自己切身利益及最基本权利“群体事件”不断,矿难接连发生、伤亡与利润同步增长的多事之秋,书记先生的讲话,无疑切中时弊,算是抓住了战略时机。对此,我们不但充满崇敬,还充满了期待。
然而,道德是一个无确定内涵的概念,不同时代、不同地方、不同人物,对道德的释义迥然不同。例如,封建社会对妇女的道德要求是三从四德,现在提倡男女平等了,这是不同时代对道德的不同要求。在河边,一个大男人抱住欲投水自尽的弱女子,其作法受到孔圣人推崇,“妇溺,援之以手”,其行为很有道德;在办公室,某老总图谋不轨,熊抱漂亮女下属,就是性骚扰该挨揍了,这是不同地方对同一行为的不同道德评价。最大的区别,还在于因人而异的是非观点,毛泽东在延安组织机关、部队大种鸦片,认为“发展边区经济”十分道德,大众则声讨共产党历史上的污点!如果按照现行法律“涉毒200克可判死刑”来计算的话,当权者应该杀得一个不留了。又如,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宣布释放全体日本战犯和免除日本侵略中国的一切战争赔偿,中共当局认为十分道德,老百姓不服,至今还在打官司要侵略者赔礼、赔钱……周恩来的轻率表态,与欧洲各国对德国的索赔要求形成鲜明对比,也为此后的民间索赔预设了难以逾越的障碍。宽大无边,客观上是为侵略者开脱和张目,不利于总结军国主义穷兵黩武侵略扩张的经验教训,对不起八年抗战中牺牲的数千万中国同胞,毛泽东甚至厚颜无愧地说,没有你们侵略,还没有我们(共产党)的今天。毛酋阴暗心理昭然!

今年正值日本发动侵华战争70周年,国外拍了两部有关南京大屠杀的电影,纪念惨遭屠城的三十万亡灵;然而,惨案发生地南京的纪念活动呢?显得冷冷清清。为了迎接北京奥运,需要营造祥和气氛,大搞投降外交,抹煞历史,曲意逢迎,没有中国人起码的道德和良心了。

所以说,道德是一道不好界定的、模糊的、难解的方程式。春秋时期有个名叫李耳的哲学家,写出“道德经”不过五千多字,不知多少代人花了几千年的时间,还是“各取所需”莫衷一是说不清楚。好在现在有个联合国宪章,下面还有国际人权公约,这便是当今世界公认的普适的道德标准。中国是常任理事国,应当带头执行吧,遗憾的是,如果以此考量的话,中共首先很不道德!下面择其要者而言之,请读者诸君明断:究竟是笔者狗屁冲天,还是共产党过于伪善?
如今的天下,用教科书和CCTV的话说,都是烈士们用鲜血换来的!烈士包括各民族各阶层各党派各个革命时期的仁人志士,也包括国民党辛亥革命的烈士们。烈士是全民的,不是共产党专有的。共产党自己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也承认1840年以来的各路英雄。何以“坐天下”之福,就该共产党独享呢?而今的中国大陆,“人大”是不是橡皮图章、“政协”是不是塑料花瓶、选举是不是强奸民意?明眼人是不难找到答案的。实质的专制国家说成共和,乱世说成盛世,大权独揽,别人休管!这是何种道德?

如今的军队,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钱养着,又不是区区党费够用的,何以国家不能指挥枪、偏要党指挥枪?党费养的叫党卫军,人民养的叫国防军,业主养的叫保安,财主养的只能叫家丁。国防军只打境外敌人,怎么坦克开进北京镇压学生?这叫什么军…军…军阀差不多!还有,上去一位军委主席,就排除异己提拔心腹大封将军,豢养自己的武装力量,把几百万部队牢牢控制在一个人手里,对个人是彰显权力,对同僚是心理威胁。百姓岂不成了“冤大头”,出钱帮人养“家丁”,反过来镇压自己。恐怕这就更加不道德了!如今的社会,口头上强调建立健全法制,可公、检、法形同虚设,上面的政法委书记凌驾于法律之上。若是政法委书记不点头,不批条子,公安不敢管,检察院不敢捕,法院不敢判。反之,哪个不听党的话,哪个就倒霉!此类父父子子君君臣臣的主仆关系,实则封建皇权统治:党委是老子,纪委是儿子,儿子怎能监督老子?纪委是老子,司法是儿子,老子不喊双规,儿子不敢抓人……这种锦衣卫和盖世太保绝对忠诚的隶属关系,恐怕也不够道德吧?
共产党在夺取政权前,处处标榜民主自由,以此争取民心;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在和黄炎培的“窑洞对”中议论政权兴衰的周期率时宣称,找到了防止重蹈李自成覆辙的法宝,这个法宝就是民主法制……一旦政权到手,共产党比其推翻的国民党政权还要独裁残暴千百倍。如果蒋介石真是“独夫”,也如共产党当年宣传的那样对其残酷廹害了,真的实施“斩尽杀绝”政策、也不划块陕、甘、宁边区让其自治的话,哪里还有“伟大领袖”安身立命的地方,“红太阳”也升不起来,更不要侈谈“革命”成功了。如今,百姓有冤无处申,上北京告状要被截访,非打即关,软禁、劳教、判刑,其道德标准比武则天差了十万八千里。请问号称“解放全人类”的共产党人,究竟有没有女皇帝提倡上访的胸怀和勇气?还有资料说,列宁被沙皇流放西伯利亚后,过着夫妻团聚衣食无忧旅游狩猎的幸福生活,敢不敢把大陆监狱向自由世界和国内媒体开放?这可是真假法制和道德的试金石。

建国伊始,清匪反霸、土地改革、镇反肃反,无不以杀人立威。所谓清匪反霸,是共产党夺权后搞的第一场政治运动,每当“解放”一个地方,就由部队和干部组成专门班子,把旧政权的散兵游勇和不明真相上山避祸的普通群众统称为匪,调动部队,集中炮火,进行肉体消灭。即使当时宽大处理了的幸存者,也在后来的历次运动中横遭迫害,多数人不得善终。由于杀人太过随意,无法精确统计究竟杀了多少人,有关专家研究估计,应是“数百万人”。在中宣部授意下,现在的影视剧常常恬不知耻地将此类题材渲染和神化,塑造杀人英雄,继续歪曲历史,毒害下一代的灵魂。太不道德了!

镇反,则是将放下武器的敌对势力斩草除根残酷杀戮,战场上倒戈有功于夺权的国民党官兵,亦不能幸免。国民党党政组织区县级的基层人员和所谓的军警宪特,通通清理出来,被枪杆子扫荡殆尽!解放军一个师参谋赴京开会途中,误伤死于成都龙滩寺,西南军事委员会长官邓小平,大动肝火,急调谪系部队二野战军参加剿匪,在周围百十里内抓了几千杀了七八百“土匪”,包括德高望重的简阳中学校长汪伯衡,一生只与教鞭和文房四宝打交道,也成了“匪”。如果照1:800计算,南京沦陷后三十万人死于日寇屠刀,杀光全体日本人也不够数呀!至于肃反,就是整治自己人了,包括很多著名的地下党员,如潘汉年、关露,等等,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有何道德可言?毛泽东承认,肃反运动审查了四、五百万人。
土地改革,是把相对富裕的地主富农作为打击对象,掠夺财产,遍施肉刑,杀人如麻。毛泽东二十年代鼓动湖南农民打土豪分田地,造成哀鸿遍野鬼哭狼嚎的惨景,毛偏说“好得很”!解放区的土地改革,其烈度和广度要比湖南农民运动有过之无不及,一个小小的工作队长,就有生杀予夺大权,只要喊声“拉出去”,自有民兵刽子手“敲沙罐”——用开花弹枪击头部,脑浆飞溅,惨不忍睹。有的地方杀伐不狠,被斥为“和平土改”返工重来。周立波的《暴风骤雨》仅是皮毛描写,已使人不寒而栗。杀人太多,难免意外,周恩来胞弟的老丈人,曾经救过刘少奇性命的杨剑雄,皆成刀下鬼,当然,狡诈的政客也可能怕受牵连而杀人灭口。

其实,所谓的地主富农比起现在一般公务员的生活水平,不知低了多少?重庆南岸夏湾,抄家五户地主,只搜出一个温水瓶,却枪决、判刑七八个,内中有个刘姓未成年人,只因家中粮食抢光,实在揭不开锅了,去农会拿了一点自己的粮食回来糊口,竟说他反攻倒算抢农会,临刑还在喊妈妈。历史常开玩笑,让农民阶级始料未及的是,他们血腥抢来的土地在自己手里不出五六个年头,就被合作化充公。后经几十年政策多变的折腾,一时失而复得、一时得而复失……现阶段,不是国有,就进了官员和开发商的腰包。

大家都是龙的传人和一个祖先,就算争权夺利,相煎何太急?那怕是对敌国来犯的侵略者,只要放下武器,也应缴枪不杀嘛……联想到中共对日本战犯的宽大无边,政策内外迥异,令人匪夷所思。历次政治运动中的死伤人数,比战场上双方的伤亡还多;造成的冤假错案,比历朝历代的总合还多。不齿于人类的血腥镇压,人性全无,哪里还有一点点道德的影子!
从年龄上判断,书记先生没有参加上述运动,至少不是开展运动的决策人和积极参预者。正如古人所云“当局者迷,观局者清”,站在客观立场重温历史,无论现任何职、为谁服务,只要是一个人性未泯的智者,作为当今的领袖人物,必然会为往届党魁的滔天罪恶赧颜,并在任内设法弥补,而不是、也不该抱残守缺,死抱僵尸不放。具体说来,例如,全盘否定反右运动,推翻反右扩大化的托词,坦承反右是摧残知识分子的文字狱,政治上彻底平反,经济上补足受害者工资,以现有国力,应该不难办到吧?

毛泽东算是读书人,却最恨知识分子,篡权建国后,大的文字狱有三次。1955年,胡风因日记获罪。先不说斯人“关于文艺工作的意见”是否属于反革命内容,就凭缉获私人日记的特务行为,就非常不道德。抗战时期共产党需要民主人士为反蒋造势,把胡风等大批文化人保护起来送到香港,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沦陷,又用轿子抬回“解放区”。武装夺权后,为了推行更甚于蒋的独裁统治,就将昔日盟友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活脱脱的“要人就要人、不要人屙尿淋”的市井无赖嘴脸,如何与道德沾边?

最可恨的是反右斗争,别人不说动员说,鼓励“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让知识分子大鸣大放,从中拈过拿错无限上纲打成右派,劳改、劳教二十多年,才来个不痛不痒的“改正”,并且迄今为止不补分文。分明搞的阴谋诡计,毛说是“阳谋”;反右戕害百万知识分子,使我国知识精英断层,严重滞后了国家建设事业的进程。郭沫若之类的小人,居然诡辩道:“有罪者言之有罪,无罪者言之无罪”,用唯心的先验论给人定罪,典型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1966年~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是人类社会最大的灾难,正当世界知识爆炸各国飞跃发展的历史关头,中国人却被毛泽东拖进一场自相残杀的浩劫。为了巩固惟我独尊的皇权地位,在大狗小狗饱狗饿狗之争中,硬把亿万群众运动来、运动去,工农兵学商皆成争权夺利的棋子,红卫兵充当炮灰,双手沾满“地富反坏右”和老师们的鲜血,最后自己也搭上性命。上下五千年的文明,统统扫地出门,代之以“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毛记哲学。这个不要祖宗不要文明不要历史的文化大革命,实际是大革文化命!依附于文明内涵的道德,八杆子打不着了,早已被共产党人抛到九霄云外,文革中的道德标准颠覆孔孟,提倡“己所不欲,要施于人”。

至于六四用坦克辗压学生、活摘法轮功器官……书记先生眼皮底下发生的滔天罪恶,还有多少道德含量,凡是思维正常的人都有评论,希望提倡道德修养的书记先生能道德地平反!

你们的领袖教导你们说,“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在书记先生充满激情的讲话中,只听见对老百姓的说教,对于自己的缺点错误(在百姓看来,其实是罪恶)却无半点自我批评。如果日理万机的书记先生没有“吾日三省吾身”的孔子高明,请重温中国的古训,也可与当过老师的温家宝总理切磋切磋,盼二位领导及诸多同仁共勉之:“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正人必先正己,责人必先自责。否则,道德沦丧,国无宁日。一句话,请共产党先讲道德,再来教育芸芸众生。我说的对吗,书记先生?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