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當震災來臨時……

警鐘

(黃花崗雜誌來稿先刊)

當這個多事之秋剛一出現,便註定了必將是一段流年不利的時光,但那時卻是一個春天,名字叫2008年。

當新年的腳步剛剛來到,我們的南國便發生了一場據說是百年不遇的冰雪之災,使那些急切回家的遊子們成為了本不情願的”馬路天使”,守護著風雪和饑寒渡過了一個漫長而難忘的新春佳節。
當此後又一場突如其來的地震讓整個中國搖擺不定乃至波及大半個亞洲時,同樣讓人們在粹不及防之後除了等死還就是無可奈何…..

當現代科技在人為操控下“反樸歸真”到甚至不如古代張衡地動儀的水平時,我們對這種所謂的進步還會一如既往地期冀嗎?

當感覺好似遠在天邊,而更似近在眼前的地震發生後,網路科技的新聞快於正規官方消息出現時,還想到在之前就讓美國人搶先的災情報導,我們還能對主流的意識和效率再抱有任何的希望?

當我們想到奧運那成千上萬的規模投入與此次災後微不足道的27億賑災撥款的天壤之別時,我們每一位災民終將能得到多少經濟救助並落實到位呢?做為一個國民、一個納稅人本應擁有的生存尊嚴和獲救權利,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到底哪里去了?

當一輛輛的救災救命車路過那些霸道慣了的無恥收費站時,竟然還只是“有一些”在打開擋欄讓車輛免費通行時,我們只能被這種“超穩定”而“折服”,我們除了悲憤,沒有其他!!!

當投入再多的人員、軍隊、武警來解救災情時,那些更需要專業技術的救死扶傷,是不是也要全部依賴他們應對?“術業有專攻”,現在這種僅靠熱情和同情的理念, 與讓”張飛玩大刀”有何區別?軍隊和員警不是萬能的,他們的本職是衛國和治理,而決不能勝任震後部份救濟中所需的技術活。

當官媒說從不拒絕國際救援並24小時開放通關時,我們只看到了少許物質的到位,卻從無災區急需的相關國際救援隊專業技術人員的現場親臨,這又是為什麼?
當看到無數的救助物質在源源不斷地運送、那些笨重的機械臂在頑強地生挖硬掘的同時,也聽到了有所謂“國際專業救援隊”在其各國多已整裝待發,只等待著我們的國門大開了….可卻失望地聽到政府在對外說:現在的情況還不允許外來的救援,未適宜接待外國救援隊。?

不清楚這是一種什麼理由和態度,更不能確定那些地下尚存的生命,還再能等待這種”業餘”的救援多久?
當我們對政府的一切政策、建議、安排、規定、條例、法令從來一直都是無條件的理解和茫然的接受的時候,政府卻在生死尤關的時刻為了面子而不讓國際各方援手進入抗災的一線,是否可曾同時想到了那些還帶著一息殘喘的無辜生命發出的不滿甚至是詛咒你的聲音?

當看到溫總和在抗災一線的人們有時熱情卻不得要領,有時束手無策又茫然無助時,望著他們那急切的表情和不太專業的雙手,以及那龐大沉重的機器在殘垣斷壁間挖掘時,我們在想:這救災是不是也確實需要更多的專業知識和專業人員,而不僅僅是滿腔的熱情和無助的同情?

當還是在意料之中看到”年過花甲的總理已經哭得不成樣子了”時,我們的心除了與其同悲,更多是對其作為大國總理的無奈和無助。

當溫總在前方用沙啞中帶著哭腔的嗓子高喊著要救人時,而在他的後邊,不但配合支持不能完全到位,甚至更多的是在拖他的後腿給他暗中使絆子。像這樣的政府官僚不要也可,“影子”總理、“責任”總理不當也罷!!

當期盼著胡布通話能為災區人民帶來一線更大的獲救希望,讓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援救趕快進入災區救助到位時,聽到的卻是那些要求美國人必須接受中國提出的苛刻條件,即那些與救災毫無相關的內政外交藏獨奧運兩國關係等狗屁不是的泛泛而論,和寧死國人而不屈自己的”大義凜然”。

當回味胡布對話時不由想起:如果在那殘垣斷壁間壓著的不是與其無甚關聯的普通國民,而是其自己的親人和朋友時,他還能保持著這種一貫的良好心態、穩定情緒、“高風亮節”和臨危不受的品性嗎?

這與此前早被世人所唾棄的緬甸國無視人民生死而拒絕人道主義援助的行徑有何相異?這種行為,體現的是國民的生命重要,還是政府的面子重要,還是權力的穩定重要?

當時間在一點點地流逝、生命在無望中遠去時,我們希望聽到和看到的是不論何方”神聖”都能在最短時間中全部到達現場的事實,而不是口頭上的堅定承諾和強大的穩定式攻心戰術。可是,我們還是失望了….

當災難中收到國際人道主義的善言善物時,看到的正是那些在民族主義狂熱時被我們罵得狗血噴頭的“西方敵對勢力”,而那些一向表現良好的難兄難弟卻少有表示。這說明了什麼?

當之前還沒有看到聽到這些外國人對中國的災難表示什麼的時候,”愛國者”說”從這事上反映出這些敵對勢力本來就對中國不友好嘛,中國有難卻在袖手旁觀”;當 看到他人有所表示了,又說”看看捐出的這些物質的可憐數字吧,這不是寒磣我們中國嗎”;當看到有些比自己國內人捐出的要多的時候,又說”別從數字上看,誰 知道它背後有什麼陰謀”。我真的暈了….

當聽了國務院新聞辦的專家所說才明白:原來”這種災害是世界性難題,上天容易入地難,是不可預測”的時,卻想到早些年一直強調”地震可測可防”的說法,為何到現在卻失效了呢?果真如此,那國家還要地震局有個屁用?

當民政部發言人說:”我們汶川縣民政局的樓也倒塌了,我們政府的房子也不是那麼結實”時,我終於苦澀而難看地為這種”奉獻”笑了…….

當意猶未盡地再次聽取地震局專家解讀關於地震網測和預防的有關知識時,專家大有語曲詞窮、無奈中搗漿糊應付差事的感覺…..

當節目尚在進行之中時,既不是整點也不是插入新聞,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卻突然中斷了轉播。這不得不讓人浮想聯篇:此次震災倒底是天災還是不可明言的人禍?既然是為了公開和透明才舉行新聞發佈會,又為何怕它見得光明?

當餘震不斷出現後,地方專家只是說了數次”對我們今後的把握很重要”之類的解讀,卻沒有具體的預告和警示,我們還再能視他們的話為經典而從心理上有所依靠嗎?

當他們說出”地震不可預測”時,我們其實好像有些相信了,卻又聽到他們在說”最近再次產生破壞性地震的可能性不大”這樣堅定的震後預測。既然災前不可預測,為何災後卻又可能了呢?這種自咬舌頭的垃圾語言,不知是為科學負責,還是為政治服務?

當 又一次看到聽到”災區人民情緒穩定”的陳詞濫調時,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包括那些被我們天天痛駡的外國人也在流淚,難道做為同胞的我們,情緒會穩定得下來 而視而不見熟視無睹形同陌路嗎?這少數人的”穩定”難道比多數人的生命還重要嗎?除了沒有人性者和無關者,誰能說出這鳥獸之語呢?在人性化治國的今天,為 何卻又在不斷地出現獸性?

當 有人為了讓更多的人瞭解真相明白真相而善意地批評政府一些行為中的不足,並或可提供一些與主流不盡相同的資訊來源和個人觀點,為得是此後能夠將災難降得更 低、善後做得更好時,招來的卻是無知者漫天的辱駡和當道者正言相脅所定下的”“嚴曆打擊別有用心、妖言惑眾的行為”的罪名,想到付出的怕將是以生命作為交 換的代價而不得不收回或本已預見的災訊,而任憑天災變成人禍。

當有人說:最可怕的是誇大災難。可是任何對實情的扭曲,不論是誇大還是隱瞞,都是對災民的犯罪。那些在災前災中災後對災情有意壓迫扭曲隱瞞不報的人和行為,是不是更可惡,更當碎屍萬段?

透過此事,使人對”中國式”穩定有了更進一步的認知和體驗,那就是:寧讓人在沈默中無可奈何地死去,也不能在求生的欲望中頑強地呐喊。

當記者採訪災區民眾,並欲借災民之口說明災民的情緒之佳時,面對的卻是一個未泯童心的孩子,我們不由地苦笑了無語了….民死不足以慰天靈,孩子呀,爹不應該把你生在中國!

當我們又一次聽到那些字正腔圓的官方無厘頭語言時,感覺到作秀的政府作風還在繼續,人民所需要的幸福還真的好遙遠好渺茫。

當無數人禍轉化成天災時,人們還沉浸在”老天對中國如此不公”的怨恨中,精英們還在高談闊論著”人定勝天”的不朽美夢和雄心壯志。

當現實已經一再地證明,社會中的長官意志行為和理念已在昭示著徹底的失敗時,卻還在一意孤行地認定:我們一定會取得最後的勝利!!!

當全國全民全身心地投入到這場抗災鬥爭中時,聽到的卻只是一個”黨”和一個政府在支撐著全局。本末倒置之中,那要全國人民還有何用?

當一場災難突然來臨時,我們要的是實在的救護,還是充斥於耳的黨的聲音和政治的作秀?
當需要瞭解更多的現場災民生存狀態時,聽到看到的卻是一遍遍不煩其煩地對黨和政府良好表現的吹捧,對策的完善和國人自救時宏大而心酸的場面,似乎這有些不像是一次災難,而是一次笨拙的演習。

當全人類都在關注中國的災難,災難也讓無助的人們天地不靈時,在國內所能聽到的卻只是有人在不遺餘力地為党歌功頌德,盛讚黨恩的溢美之詞,毫無一絲的批評和 不滿之意。用人民的災難來作為凝聚民族主義的利器,為我們的民族這種無視天地自然的狂熱而悲淒地慘笑著,好像這種災難也只有在中國才能平安渡過,在別國將 會成為慘不忍睹的人間地獄。為什麼就不能也轉一些正反兩面皆有的客觀之語呢?

當祖國(政府)面對重大災難獨臂難撐無能為力需要人民的支援時,就會將國家主義和友愛慈善的大旗高高舉起,一再重申國民和法人的社會責任和義務, 將手伸向了社會上所有的企業、個人和團體。

當平時那些無助的人們連吃飯穿衣也不能保障而需要祖國的同情和安慰時,不但沒有了親善的面孔,更多的卻是冷酷,再也見不到心中所期盼的祖國的身影。

當一場場的災難降臨時,我們如何也不可能想得到有人會將這種天災人禍看成是一種歷史的機遇,並將這個喪事辦成一場盛大的喜事。

當這邊的人們還在天災人禍中、在斷壁殘垣之下無助地呻呤時,那邊卻無視無數廢墟下的生命,還在一如既往地舉行著盛大的聖火傳遞,體現著盛世中國的坐懷不亂和正在”崛起”中的某種虛無的輝煌。

當這裏還在高舉聖火,將其高高在上地壓迫于人的生存權之上時,我們不禁要高聲呐喊:我們不要虛無的聖火,我們要麵包和衣服。請用我們納稅人的錢,給我們換來生存的權力!!!!

當看到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剛剛開始即已被無情的災難所吞蝕而死去的孩子們時,我們想從此後他們的家中會處於一個後繼無人的悲慘境況,一切的希望和期待將化為泡影。而造成這種自我醃割斷子絕孫結局的,正是那非左即右的所謂”計劃生育”政策。

當我們還處於災難之中時,也可以想像得到:在這場災難”平息”之後的中國,必然還是一場場站在死者尚未能平靜的靈魂之上的”抗災英雄報告會”,和再遠一些的關於在此過程中貪官落馬的舊聞遺事。

祖國啊,我想對你說:當你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還生活於這個國度裏,請你想一想那些被天災、被人禍所吞蝕而受傷、而死去的人們。

當天災成為你獨攬政績的法碼和晉升的階梯時,你是否還能想起,那些災民中可有自己的親人?
當你還能站在那光鮮的講臺上對著奴性的臣民們佈道時,請你看一眼那些餓得發拌、冷得打戰、茫然無助的身軀和臉頰。
當你強壓著虛偽,對著話筒強迫自己說出”情況遠不像想像的那樣嚴重”的時候,請你捫心自問一下:在你的心中”嚴重”的標準是什麼,這樣說還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

當人們習慣於事後的補救時,卻忘記了那些事先為預防而諍言並因此失去自由的人們。
當我們在這裏為那些死難的人們無聲地默哀、為還殘喘地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們衷心地祈禱時,或許應該想得更多的則是:如何才能避免這種一次次無盡的災難再次降臨到中國這塊苦難深重的大地之上?

當回想起老祖宗們歷來信奉的"天人合一"的哲學理念,在現代東方後人的眼中和心中,為何會變得如此如此一文不值不相協調時,又怎能不感歎連連!?

不懂得反思的民族、不願接受批評的民族和在麻木不仁中只會鍵忘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悲的民族!!!

最後,當人們還在引頸期盼08奧運快些到來之際,我們應該說的卻是:求求你快些遠遠地逝去吧,這個惡魔般催人死革人命的2008喲!!!....

後記:

當我們座在電視和電腦前,看著聽著這些不斷從災區、從社會、從世界傳來的苦難新聞時,我想我會順著這些讓人心碎的殘酷故事永不停息地記下來寫下來怨下來….但這能將其所有述說清楚嗎?還是就此打住吧。因為任何一個人都明白:這只是滄海一粟,本來就是磬竹難書呀!!! 在天災人禍不斷的中國,表述更多的史實和真相,是現實中人的責任,也更當是後來史家之事了。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