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大地震巨灾临头,共产党可否下一罪己诏

作者:伍老

(黃花崗雜誌來稿先刊)

大地震临头,共产党开动宣传机器,把自己吹嘘得像救世主一样,事实怎样呢?我想就最基本的事实问询共党——

大地震来了,网友亲见:深圳电视播报:中共深圳书记刘玉浦和市长许宗衡带领的党政队伍,鱼贯进入一个募捐大厅,他们满面春风,或嬉皮笑脸;或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儿……更象是去参加花园舞会那样欣慰……手持百元红钞……轻松嬉笑着面对镜头朝捐款箱走去!呜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大地震来了,只见温家宝指手画脚,川省头头一个不见。也不奇怪,这些人,平时就是玩弄意识形态的能手,欺骗人民,牛皮哄哄,满嘴假大空,临事自保都是人精。朱尼安尼在纽约市长任期内,处理911事件干净利落,政务公开,理路清晰,很是尽职尽责,但民间机构对他仍多指责。共产官吏此时呆若木鸡,但你休想指责之,一是一触即跳,一是一顶破坏安定团结、妄图颠覆国家的帽子,扎扎实实就会扣将过来。呜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绵竹等地纯净饮用水五十元一瓶,还买不到;水库告急,害怕骚乱,不让人民知道;血库对来献血人员说,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成都市民奔走口耳相传:都江堰水流被污染,14日市里到处都是抢购瓶水和食品的人……而中共政府对国外的援助,还要实施“政审”,一审、二审、三审……没完没了。呜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各国、各地风起云涌的捐款哪里去了?有什么机构在负责?人民一概不知。呜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灾区家属、亲友,从成都出发,步行前往汶川寻找失踪亲友。在出城路口,却被警察呵斥!记者采访时,警员答道:他们这么多人,会影响政府的车辆通行!现在道路可以有限度通行,即使没有车辆运载这些人员,派遣人员领队行不行呢?这些可怜的老百姓,用的是最古老的办法,走路,盲目的走路。他们都是近年离家在外打工、求生的人,而对家乡的地理地形等等,没有比他们更熟悉的了,为什么不利用这个优势,又顺了他们的心,一举两得呢?反而呵斥吼叫,像什么话!呜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中共政府,救灾疏漏、手足无措之处多多,却拒绝日本,拒绝美国,拒绝台湾中华民国的人员前来参加救援。而这些人员,都是平时密切训练,经验极为丰富的人,他们和恶政府一副颟顸顽劣神情的官员完全是天渊之别。人民饮泣盼救,中共峻拒菩萨于外!娘西皮,我独不解,中共政府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啊!呜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死人剧增,更多的人即将死亡;死便死矣!且不管它,中宣部先发禁令。关于四川汶川县地震震情的报道:什么一律采用新华社通稿、大力宣传干部群众普献爱心、捐钱捐物的爱心活动;什么适时适度介绍科学知识,对群众进行教育;什么严防恶意炒作……对那些各种灾难报道中表现不凡的一些知名地方媒体,更是特别禁止:不得派记者进入地震灾区。中宣部频发通知、禁令。灾情、苦难,人命……都比不上他们的禁令规条重要,规定严禁各地记者自行采访,一切后果自负;规定不准拍摄血腥画面,规定不准自行报道……呜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各省党报,拿出很多版面做秀,通常是半版以上的大照片,十数个战士托举一个小孩的大特写,搞得跟美国电影大片似的。电视画面上,报纸版面上,电子网络页面上,充斥着共产文风假抒情、伪豪放那一套。诸如:战天斗地,坚决打赢,团结协作,中央要求,切实解决,确保稳定,不屈不挠,万众一心,大无畏英雄气概……呜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灾区逃难网友的情况放送,刚贴到网上,旋即被删。除了几个做秀的主战场可透露一点画面外,其余众多重点灾区,一律处于信息黑箱的境地。呜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缅甸军政府虽然排斥西方人道援助,但对拍摄画面惨景的,好像还没有禁止,我们可以看到很真切的悲惨画面;而中国的控制能力、阴损用心,显然较缅国高出许多。呜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一些情形可疑的网友制作的视频节目,竟然打上长久的字幕:大地震,是对我们中华民族的又一次重大磨砺!——这不是扯鸡巴旦么!什么磨砺,明明是大自然不堪肆意折腾的反扑和报复。呜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温宝宝指挥着镜头,他捡起书包,他指手画脚,他说一定要这,一定要那,帐篷中的伤员,也许最需要一杯水,可是温家宝告诉她:山还巍然屹立!我们同心同德,团结奋斗……用自己的双手把家园建得更加美好……空洞得令人作呕。这时候他还忘不了做诗!地震了,温家宝抱着一个婴儿,笑得异常罕见的灿烂!呜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至于从外面调集部队,山东来一点,广东来来一点,为何?四川没有成都大军区么?没有省军区么?当地最先调集的却是预备役!蹊跷得很。但有知情人指出:原来除了派往西藏镇压的成都军区的部份部队外,剩下的都按兵不动。西藏事变,成都军区第十三集团军第三十八师进驻西藏;兰州军区第四十七集团军第一百二十八师三八四特种团,乘军用运输机抵达拉萨……镇压无辜善良百姓,恶政府不遗余力。有网友发问:新华网报导说,“因为汶川地区上空持续暴雨,空降某军特种大队的一个伞兵侦察连未能按原定计划执行伞降侦察,伞降任务被迫取消”,不是去救人,仅仅是“侦察”,都做不到,光整天换各式新军服有什么用呢?呜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古代中国皇帝,面临灾异、灾害,往往要下罪己诏,仅唐太宗一人一生就有二十八份罪己诏。他们自谦、自遣、自省,对苍天尚有敬畏之心,因为敬畏,往往在灾害来临之际,修改政策政略,期对民间有所帮助,多少对政治过失有所检讨。但像中共政府中央一意孤行,严密控制的情况是没有的。呜呼,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

呜呼呜呼,这样的国政情形危殆,这样的国政怎堪继续。

成都周边县市,官吏属员,房屋坚固如磐,而学校一律摧枯拉朽,傻子都可以看出其中究竟!傻子都会惊呼绝叫!这种老天暴怒式的警醒,机会不多了!那么,共产党能否最低限度的效仿实施一下古代皇帝罪己诏的做法,那就是——

在汶川、北川、茂县、绵竹、灌县(今都江堰市)、绵阳、什邡等县市,在救灾工作初步平复后,开放县级普选,让人民每人一票,直接选举自己中意的县长!共产党也可以推举自己的候选人。同时对各地大面积的学校设施垮塌事件实施追问,惩办祸首,打击奸商,彻查污吏!同时释放所有在押政治犯,旧时皇帝有的尚且在即位当日大赦天下,有的将大赦制度当作灾异爆发后消灾的重要手段。如此,在天怒人怨的境况下,给苍生一点想头,给民族一点希望,给国家一点生机,也给你们自己一次机会。须知,丧钟为谁而鸣?它为所有人敲响!浩劫来临,共党不得例外,不要再要抱丝毫侥幸心理!不要再胡作非为一意孤行下去了!你们紧紧卡住民族的喉管,现在,请你们发一点点的恻隐之心,稍稍略微松一松手,那就是开放灾区县级普选!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