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包养二奶?包养奴才?包养文人?

——也谈于丹

邱国权

“ 包二奶 ” 是当今中国最流行的词汇之一。屡屡见诸于报纸、电视等新闻媒体。

“ 包二奶 ” 也是今天中国普遍的现象之一。从乡镇以上的各级官员和大大小小有钱的富翁,怕是没有几个不 “ 包二奶 ” 的。

“ 包二奶 ” 还是当代中国的 “ 特色 ” 之一。当今的世界,怕是没有哪个国家(无论是民主的或专制的国家)象今天的中国可以公开、或半公开地 “ 包二奶 ” 。

这 “ 包 ” 字什么时候在中国成了流行语?笔者无所事事时对其进行了专门的 “ 考古研究 ” 。据笔者最新发表的 “ 考古科研成果 ” 得知,其源头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河北 一造纸厂厂长马胜利 “ 承包 ” 该厂,当年就扭亏为盈。后来国家就把 “ 承包 ” 二字向国企推广。 “ 承包 ” 二字喊得最热闹的时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本畅销书 《谁来承包中国》的热卖。哇噻!这 “ 中国 ” 都可以 “ 承包 ” 那么中国国内还有什么不能被 “ 承包 ” 的呢?可几年后,发现怎么不对劲呢?这 “ 承包 ” 都成了包赚不 包赔呢? “ 承包 ” 后这国企还是年年亏损呢?后来这 “ 承包 ” 二字逐渐淡出国企历史舞台了。

“ 承包 ” 二字虽然从国企逐渐淡出,但这 “ 承包 ” 二字却启迪官员们无边的智慧。有权有钱的大佬们的 “ 承包 ” 对象从 “ 国企 ” 转到了 “ 二奶 ” 身上, “ 承包二奶 ” 成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官场、钱场最流行的时尚。简称 “ 包二奶 ” 。到了本世纪,这 “ 包二奶 ” 就成了司空见惯了的小事一桩。不但可以包一个到几个,有最牛者 是某高官的一包就是八、九十个,也没有哪个说他有什么不妥。

“ 二奶 ” 可 “ 包 ” ,其它什么的可 “ 包 ” 否?

答案是肯定的。

当今的中国还有什么不能 “ 包 ” 的?

男人可 “ 包二奶 ” ,这女人也跟着男人们学了一招, “ 包才子 ” 。近闻重庆女富豪月掷万金,包养落魄诗人。

男人包养女人,女人包养男人,不外乎满足个人欲望而已。包养的主体和被包养者都是一个自然人。

也有自然的人包养动物(宠物)什么的,很正常。

如果包养主体不是人,而是组织、社团、权势集团、独裁者什么的,那么这 “ 包养 ” 和 “ 被包养 ” 的关系就与 “ 包二奶 ” 的味道有一些不同了。例如独裁的皇帝老儿 如萨达姆包养了一大批奴才在互联网上了发表那劳什子的 “ 爱国主义 ” 言论,宣称: “ 爱萨达姆就是爱国 ” 、 “ 爱国就必须爱萨达姆 ” 、 “ 不爱萨达姆就是卖国 贼! ” 大骂争取民主自由的人是 “ 伊奸 ” 。其实奴才们自己都不会爱萨达姆的这个国家。之所以喊 “ 爱国 ” ,不过是看在那 “ 包养 ” 的银子份上。没有萨达姆按月发 给高额的 “ 包养费 ” ,奴才们一天吃饱了撑的,他会给你喊 “ 爱国 ” 吗?奴才们一旦赚足了 “ 包养 ” 费后,就纷纷逃到了美国。

这 “ 包养奴才 ” 与 “ 包养二奶 ” 虽同是 “ 包养 ” ,但目的不同。 “ 包养奴才 ” 的目的是为了专治统治的 “ 和谐 ” 。

独裁者都有高出我等凡人数倍的智商,他知道只 “ 包养 ” 几个奴才空喊 “ 爱国 ” 口号其效果并不是很大。还得采取其它的办法。最好是找那些有点文化的 “ 专家 ” 、 “ 学者 ” 、 “ 教授 ” 、 “ 博士 ” 之类的人来大唱赞歌、来现身说法,其效果就更好啦!

最近在中国很是风光的、被 “ 美女 ” 、 “ 教授 ” 等光环笼罩着的一个叫 “ 于丹 ” 的老姐,笔者就怀疑:她 —— 是被 “ 包养 ” 的。

之所以有这样的怀疑,是因为她的《论语心得》一书不是站在学术的立场上去诠释孔子的千古名著,而是为权势者的需求而胡乱解读《论语》,一些小学生都能正确 解读的语句,于丹老姐这个拥有 “ 博士 ” 、 “ 教授 ” 头衔的知识分子非得把它朝有利于权势者的意义上去曲解不可!虽然一千个人的眼中有一千个 “ 哈姆雷特 ” ,但 于丹老姐《论语心得》的问题实质不是什么 “ 不同的哈姆雷特 ” 问题,也不是一般的学术问题,而是一个人的良心与道德问题了。于丹老姐被权势者 “ 包养 ” 的丑态 跃然书中,其巴结权势者的用心可谓良苦!

被权势者、独裁者包养的文人其的心态与官员和大款们包养的 “ 二奶 ” 的心态相似,不但有被人赏识的幸福快感。且极尽谄媚之能事,以期利益之最大化。被包养者 除了每天对包养者笑脸相迎、笑脸相送外,从来不敢说自己的主人有什么的不是。因为她们知道:权势者包养自己的目的是为了营造一种 “ 和谐社会 ” 的气氛,一但 自己发出了不 “ 和谐 ” 音符后,权势者们就会与她解除 “ 包养 ” 合同。且在大街上还有无数的 “ 文人 ” 、 “ 二奶 ” 什么的在排着队朝思暮想地盼望自己能进入被 “ 包 养 ” 者行列。

不过这皇帝老儿 “ 包养 ” 文人的同时,又对文人有相当的警惕。因为文人 —— 哪怕是被包养的文人可能对很多的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之所以闭口不谈自己的看法而唯包养者的马首是瞻,完全是因为人在屋檐下,或看在银子的份上而已。

说到文人被 “ 包养 ” ,笔者想起了一件事来:两年前,笔者在网易论坛上发表了《丑陋的中国皇帝》系列文章三十多篇共十多万字,引起强烈反响。有很多的网友提 议笔者联系出版社出版。出版社后来的答复竟是这样的: “ 出版社是共产党办的,你的文章观点与党不一致,怎么可能给你出版呢? ” 文章出版的首要依据是看其观 点是否与那个党一致?这也算中国一大特色吧!如果笔者能看破红尘,也走 “ 包养 ” 的捷径,写的文章就算如同一杯白开水或错误百出,也会名扬天下!可惜爹妈给 了一个榆木脑袋,只知认死理,搞得现在还是默默无闻的一颗小草。

很多的 “ 二奶 ” 一 “ 包 ” 即富。而很多的文人一 “ 包 ” 成名。例如于丹老姐。因为权势者可以随意利用手中的国家资源对 “ 包养 ” 者进行精心地 “ 包装 ” 后再上市,瞬间就可以把她打造成神州大地知名的 “ 品牌人物 ” 。

包养者和被包养者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相互利用的最后结局多是双赢。包养者为自己营造出了从精神到肉体都 “ 和谐 ” 的崇高境界,被包养者赚了个盆满钵满、 名利双收。但这些被包养者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吗?能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 “ 人 ” 吗?据说最近有位大大大人物说: “ 是人就得说话 ” 。此句翻译成白话文就是 “ 是人 就得说自己心里的话。 ” 不准说心里话、不敢说心里话、不能说心里话的国度里没有独立的、真正意义上的 “ 人 ” ,而那些被 “ 包养 ” 者更是沦落为工具或奴才。我 泱泱中华大国就靠 “ 包养 ” 一些没有自己思想的工具和奴才,并把这些工具和奴才捧上《百家讲坛》上去教化民众。如此下去,试问:我中华民族还有未来和前途 吗?

選自《獨立論壇》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