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就用馬克思主義批判中國共產黨

――談四個理論問題

大陸老教授

 

 

編者按語:我們首先要謝謝這位老教授,他在中共的黨校裏教了一輩子的馬列,教了一輩子的黨史,今天,卻要熱心地給我們的黃花崗雜誌投稿,而且“就用中共賴以革命、奪權的革命旗幟和理論基礎――馬克思主義”,對中共當今所謂的“四大治國理論”,逐一地進行了鞭闢入裏的批判和否定,指斥了中共依然在用假話、大話來充當理論,欺騙人民和自己,更欺騙了“馬克思的在天之靈”。這對於曾被鄧小平指定的中共“王儲”,當今馬列王朝的“聖上”――被鄧小平譽為“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胡錦濤”而言,不啻是一個很大的諷刺。因為他將這位皇帝所穿的“漂亮馬列外衣”無情地了開去,讓他赤裸裸地露出了中共專制統治接班人的本相。

我們感謝老教授的支持,尤為這位老教授的覺醒而鼓舞。縱然他還沒有徹底走出馬克思主義的窩臼,但是他心在中國,心在中國的百姓和中國的前途上。所以我們不但理解他,而且尊敬他,欽佩他。希望能有更多的教授專家,特別是那些良心正在泯滅的上層知識分子們,也都能夠象他這樣,走出恐懼,走出利欲,走象真理,為我們晚輩後人作表率,為中國的前途獻一份真情,盡一份真心。

 

 

正文﹕

 

十七大已開過了。讀胡錦濤同志《十七大報告》,我認為有四個大的理論問題沒有講清楚。

 

一、關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問題

 

什麼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是初級階段?還是補課階段?如果是初級階段,那是畫蛇添足。

問題的提出:1986年十三大召開前夕,趙紫陽給鄧小平寫信,首先提出他的看法,鄧同意了才在十三大上講的。大意是:我國的社會主義還不夠格,特別是生產力不夠發達,本來不能搞社會主義的。但1956年已宣佈進入了社會主義。現在改稱新民主主義不好。其實還是要補新民主主義階段發展經濟這一課。因此,可稱之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等補足了發展經濟等這一課後再進入正式的社會主義階段。因此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要實現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

後來1989年北京學生借悼念胡耀邦之機在天安門前集會請願,要求懲治官倒,反對腐敗,實行民主政治遭到黨內既得利益集團的反對。鄧小平說是動亂,學生不服:我們要求民主,反對腐敗,怎麼能亂加動亂罪名,於是靜坐絕食,要求改變這一不符合事實的定性。趙紫陽要求與學生對話,可以作適當的讓步。鄧小平李鵬等堅持要鎮壓,於是發生了六四事件,趙紫陽因此下臺了。

有人想改變十三大路線,鄧小平放話:“十三大一個字也不能改。”  江澤民維持了幾年。

1997年黨的十五大上,江澤民對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是這樣說的:“正如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一樣,社會主義也有它自身的初級階段……”這是與十三大關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理論是完全不一樣的,不再是補課階段,而是進入了社會主義後的初始階段了,這樣就生出了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問題了,即:經濟不發達的國家也可以進入社會主義。那麼這個社會主義是從哪里來的?如果這個理論成立,那麼馬克思主義理論必須改寫。即社會發展可以由人來決定,可以超越經濟發展水平,那就不再是歷史唯物主義了。

當時我就這一理論問題寫信給江澤民,可惜未有回答。

十六大還是模糊的承繼十五大,未作解釋。

這次十七大也還是只說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經濟還很落後,但搞了社會主義這個事實。請問:經濟上還相當落後的國家怎麼能進入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還靈不靈?說一是已經進入了社會主義,二是經濟上還很落後,因此叫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話本身就不講邏輯,正如有人說的:我國已實行了義務教育,不過是收費的義務教育,正在向不收費的義務教育轉變。還說要經過十幾代人甚至幾十代人的努力奮鬥才能達到,達到真正的社會主義階段。幾十代人至少是300500年,似乎目光太遠大了些,世界上竟有這樣一個人一個黨能規劃500年間的事?請問當下中國共產黨人改怎麼辦?只有聽從大救星或英明領袖的指揮,不要議論紛紛,只要聽指揮,好好去幹就是了。這還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嗎?

十七大對這麼一個重大的理論與實踐問題不作明確的回答。許多理論家,還有中宣部搞輔導材料的理論家們都在打馬虎眼,隔靴搔癢地在解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到底是社會主義階段還是資本主義階段?還是封建郡主和專制君主的專制主義階段?我國當前在人類歷史發展的進程上到底處於什麼階段?

1 社會發展階段示意圖

我認為: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是在C 以前的 m C以後的 n ,這個 mn  階段才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而不是 Dp  階段。如果以為我國已到了 D 以後的階段了,那不但是欺人而且是自欺了。因此,發展有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應理直氣壯,當年毛澤東名之為新民主主義後來趙紫陽名之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才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理論但絕對不要權貴的資本主義更不要封建官僚的特權主義。

市場經濟是中國社會之必需。市場就是市場正如法律就是法律,決不會因為加了社會主義的這個定語就會改變市場和法律的實質。關於這方面陳獨秀在其晚年著作中有極為精彩的論述。

政治上必須實行民主政治,多黨制,三權分立相互制約,法治國家。

十七大沒有講,不敢講,歷史將逼著你回答。鄧小平說‘不爭論是我的發明。’不爭論而可以去做,由上而下貫徹執行,這是極權主義、專制主義的做法。恐怕很少有馬克思主義的味道。

 

二、關於當前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

 

十七大報告說:還是人民群眾對物質和精神的需求同落後的生產力之間的矛盾。這是承繼1956年八大的說法。

其實,八大決議的說法是有毛病的,後來一直沒有執行過。幾十年來也一直以此作為基本矛盾來對待的。

先要弄清楚什麼是基本矛盾,什麼是主要矛盾。處理時還要涉及矛盾的主要方面。

人民對物質和文化的需求與落後生產力之間的矛盾或先進的生產力與落後的生產關係之間的矛盾時人類社會始終有的,還將長期存在,將與人類社會共始終,可以說是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要說生產關係先進同落後的生產力之間矛盾這一說法本身就違背了馬克思主義理論的。

主要矛盾是當前急需解決的,又關係到全局的矛盾。在人類社會中主要矛盾一般總是指生產關係,尤其是政治方面的,只在很特殊情況下才指生產力,技術方面的。如萬事具備,只欠東風時。

事實上大家也很清楚當前我國社會的主要問題是什麼。可以隨機調查一下,人民群眾當前最關心的是什麼?最不滿意的是什麼?黨中央領導當前最揪心的是什麼?

說白了:就是如何對待人民群眾的問題。就是領導的官僚主義﹑腐敗作風與人民群眾的聚眾鬧事問題。

國家為什麼要把大量國民收入用在軍費上?用在防止突發群體事件上?用在武裝防暴員警的裝備上?用在防止人民動亂上?穩定壓倒一切,就是不許人民亂動(或叫動亂),不許鬧事,這些都是政治問題。

其實只有實行政治民主,認真實行政治體制改革,才能真正消除動亂,實現穩定,才能反對和消除腐敗,只有實行真正的法治,才能建立起和諧社會。一党專制的﹑官僚的﹑腐敗的﹑特權的政治,就不可能和諧。除非壓制得大家都不說話﹑不敢說話﹑不能說話了,就穩定了。這是超級的﹑絕對的穩定﹑是社會的死氣沈沈的穩定。這樣的社會不是社會主義。

實行不實行民主政治改革,敢不敢真正用實際行動來消除腐敗﹑消除特權,敢不敢實行憲政,這才是當前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這個矛盾不解決,發展經濟﹑搞市場經濟﹑對外開放,必然的結果是官僚的﹑權貴的﹑特權的資本主義。

其實,當權者心中也有數,可惜的是他們站在既得利益者﹑特權者一邊,而不是站在人民群眾這一邊。

我堅信:歷史的發展終能解決這個問題的。歷史唯物主義原理之一是:人民群眾才是創造歷史的主人。

 

三:關於三個代表重要思想

 

三個代表這一說法是江澤民在建黨80周年紀念會上講話中說的:中國共產黨是先進生產力前進道路的代表,是先進文化發展方向的代表,是中國人民群眾根本利益的代表。

這是他對中國共產黨在紀念會上作的頌詞,並沒有論證,更不是什麼科學理論。歷史地看:19581966年是先進生產力的代表嗎?19571966年是先進文化發展方向的代表嗎?19601966年是中國人民根本利益的代表嗎?他也沒有說這三個代表是實然的?還是應然的?如果說是實然的,那就會有很多歷史情況需要加以說明,似乎很難自圓其說。特別是十年動亂,把中國經濟,政治和文化都摧殘得不成樣子,現在中國的人均國民收入不如臺灣人民的收入高,為什麼?好不好?優越不優越,總要用事實來說話的,不能由如何人信口雌黃就可定論的。如果說是應然的,那只能是他的想法,理想,期望而已,不能算是一種理論。正如我說:“中華民族是一個偉大的民族,有希望的民族。”儘管我說的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也只能說是一個說法,一種評價,決不能算是一種理論。

三個代表說法至少還有以下三個問題

1不符合馬克思主義對社會狀況的分析。馬克思主義對社會形態的分析總要從經濟政治文化等方面來說的。三個代表只講生產力(姑且算是經濟)講了文化,卻不講政治,特別不講民主政治,就不是馬克思主義的分析態度。

2不合邏輯。生產力,文化和人民根本利益就不是同類概念,把人民根本利益與生產力文化並列,不合邏輯。正如我們不能說:我家養了一條狗,一隻貓,還有一個動物。動物只能與植物並列。人民根本利益理應包括生產力的發展和先進文化的。

3不符合中國共產黨建黨以來的歷史。中共成立以後,二大上就提出了反帝反封建的任務,歷來反對北洋軍閥,反對國民黨蔣介石。反對他們什麼?可以查查歷史:反對他們專制獨裁,不給人民民主自由。爭民主,爭自由,爭人生活下去的權利,爭當家作主。尤其是反對批判蔣介石的一個主義,一個党,一個領袖的訓政主張。中共建國前28年奮鬥的歷史就是爭政治民主,要讓人民來當家作主的政治鬥爭史。打倒了國民黨,趕走了蔣介石怎麼就不講民主了?江澤民公開提出三個代表中不講代表政治民主,這是需要加以論證的,這是需要加以說明的。江澤民作為一個執政黨的領導人,不講不敢講政治民主,只能說明中共領導人的政治素養和理論水平還遠遠不能順應歷史的潮流。

中共理應是民主政治社會主義方向的代表。社會主義與民主是不可分的。陳獨秀在其臨終前說過民主、科學和社會主義是二十世紀人類的偉大創造,也將是中國人民今後【當然包括二十一世紀】為之奮鬥的主題。

不實行民主政治,可見當年反蔣鬥爭的爭民主,爭自由,爭人民權利的虛偽性,欺騙性。共產黨人當年參加革命,浴血奮鬥難道就是為了換個皇上?重選一個真命天子?

這是對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理論的背離。有人把1938——1945年延安的《解放日報》,重慶《新華日報》上關於反獨裁,爭民主的言論以及毛澤東等人的談話輯錄成一書《歷史的先驅》,中宣部竟下令禁止出版發行,真是值得人們深思。

沒有政治民主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市場經濟,就不可能發展生產力,就不可能有先進文化。也就不可能有人民的根本利益。

把三個代表重要思想與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並列,真不知從何說起,人是可以前後繼承的,理論可不是一脈相承的。

1949年以前毛澤東和中共領導向中國人民開出的空頭支票,大家都還記憶猶新。因此,中國人民對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只能聽其言而觀其行。江澤民自己能否做好三個代表?從他自己和兒子的發跡中人們可以看出一二。當年張春橋還反對過資產階級法權呢!!

 

四、關於科學發展觀

 

這似乎是中共建國後第四代領導人(先不談第一第二第三代領導人這個說法是否合理)胡錦濤的施政理念。即:中國社會要講科學的發展,再不能由某些人主觀地任意瞎折騰。這是一種施政理念,而不是政治理論。我理解其含義是:胡總書記主政的中共中央要使中國繼續發展的,要把中國社會主義事業推向前進,不能倒退。發展又不能是盲目的,無根據的發展,必須是有科學根據的發展。科學根據的第一個條件必須以人為本,不再提以“最高指示”為本了。第二是全面協調發展,大概可以理解為當年陳雲提出的綜合平衡,不再是什麼積極平衡原則了。第三是強調可持續發展,要講生態、環境,綜合利用資源,而不再搞什麼以鋼為綱,以糧為綱,亂伐森林,破壞植被,圍湖(海)造地,有油快流的辦法了。這確實是一種進步,是經過狂躁的瞎折騰之後的老農經驗的理性回歸。但並沒有什麼科學的理論創新。作為一種創新的發展理論必須要有實質內容。即使維持現狀蕭規曹隨的“曹隨”也應由一套自己的理論。要承認蕭規比自己的高明,一些規定符合當時的社會實際,我不如人,只要照辦就行,不要別出心裁,造成社會動亂。兩漢當時是農耕經濟,社會比較穩定,可以維持一二百年。現代社會可不行。有兩個理由:

1、前此的中國社會政策,即毛、鄧、江留下的政制就是蕭規嗎?比如說:生產力還遠不如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的社會,能建立起比資本主義國家還要先進的政治制度和社會關係嗎?我們自稱社會主義制度要比資本主義國家的制度先進,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為什麼鄧小平的兒子、孫子,江澤民的兒子,一些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頭面人物都要把兒女送往美國,甚至想辦法將孩子生在美國。他們就自甘往腐朽沒落的地方跑而把幸福之地讓給廣大平民百姓嗎?!再比如說要不要堅持歷史唯物主義, 毛、鄧、江留下的中國的社會政制是歷史唯物主義的嗎?這些問題必須首先弄清楚。

2、今日的世界是工業、資訊時代,已經不再是農耕時代了。社會已並不是靜水一潭。前進、發展是社會的主題。孫中山先生說過:“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這個世界潮流就是民主政治,就是科學的發展觀,不能靠主觀命令,有權勢者拍腦袋,任意決定大躍進的發展觀。如何保證科學地發展,我認為至少應有兩個大必須:一是必須有科學的歷史觀,不鑒往,就不可能知今、知來。認真總結經驗教訓十分必要。十七大沒有認真地總結反右派、大躍進、改革的經驗教訓,只是說:自改革開放以來……一筆帶過。今天的中國青年學生就根本不瞭解那段歷史,這是比日本當權的右翼勢力還可怕的愚民政策。二是必須真正實行民主政治,至少應該讓人民有發言權,選舉權和監督權,把官主黨主政治逐步轉變為憲政政治。只有認真地做到了這兩點才能有科學的發展觀。十七大一不認真總結執政以來的歷史經驗教訓,二不敢順應民心,認真實行民主政治,只是羞羞答答、含糊其詞地說:“要擴大黨內民主,逐步帶動實行人民民主。胡總書記說:“人民當家作主是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本質和核心”“……依法實行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保障人民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監督權……” 如何才能做到?十七大和胡總書記都沒有作出明確的交待,或不敢作出實施民主政治的承諾。其實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陳獨秀在充分研究了蘇聯史達林的政制之後說:“沒有組織反對黨派的自由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這是至理名言。十七大缺少的正是這種認識。它繼承著自毛、鄧、江以來一脈相承的一黨制模式,就不可能實行真正科學的發展觀。

還必須講講以民為本這個概念。黨中央多次號召:心為民所想,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這和當年毛澤東提倡要“為人民服務”是一脈相承的。毛澤東堅信自己是為人民謀利益的,心裏是裝著老百姓的,但我是領導,就不能完全聽從人民群眾的,說是不能當群眾的尾巴。因此區委書記、區長、縣委書記、縣長以上的官員都自稱為人民的父母官。中國共產黨的幹部很少有人真心地認為自己是人民的公僕。絕大多數縣委以上的幹部都不是人民群眾選舉產生的,而是由上級選擇和培養的。因此中國社會主義政治基本上還是官主,而不是民主政治。以人為本是開明君主的民本思想不是民主主義。

胡總書記在講到必須以人為本時說,必須是為了人民,依靠人民,服務人民。似乎是民主思想了。細細考察,其實不是,還是幹部作主、官作主,即我要為了人民,我要依靠人民,我要服務人民,我們要以民為本。而林肯和孫中山先生的民主主義或民權主義則認為:應當一切由人民來當家作主,民有-of the people,民治-by the people 和民享-for the people。孫中山先生認為經過訓政之後(57年)應還政于民實行憲政。他還特地寫了《民權初步》。實行民主政治,這是大勢所趨。我們的書店裏卻找不到《民權初步》這本書。

靠領導恩賜,靠救世主來解救自己,可以肯定這不是馬克思主義的共產主義思想。無產階級、人民只能靠自己來解放自己。

中國要向前發展,中國也一定會向前發展,這是歷史發展不可阻擋的潮流,也一定會遵循科學的發展道路前進的。凡不合乎科學的東西都將被掃進歷史的垃圾箱中去,科學發展當然要合乎人性,當然要對人民有利益,當然要統籌兼顧,當然要可持續發展。怎樣才能做到呢?我認為實行民主政治,實施憲政,這是必要條件。發展教育,訓練人民的公民意識,社會公德、重視知識和知識份子,讓人民都能自由自在地生活,能暢所欲言,能自由地辦報、寫書發表議論,讓他們在憲法所規定的籠子裏自由地跳躍飛翔。起碼只有做到兩條:憲政和多黨制,才能實現科學的發展觀。

                                                                                           20071225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