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這是為什麼?六問溫家寶總理

張成覺

此次四川汶川地震發生五小時後,溫家寶總理即趕抵災區,其後數日指揮救災,慰問民眾,日夜辛勞,應予肯定。
但從幾天來媒體的報導看,有幾個問題令人不解。特提出如下:

第一、為何並未第一時間派人趕赴震央所在地汶川縣?

據報導,溫家寶於12日晚上8時左右抵達都江堰市,隨即開會要求次日晚上午夜前打通前往汶川縣的道路。現在看來,該決定脫離實際,對救災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因為,畢業於北京地質學院`科班出身的溫總理,如果向當地官員略加調查詢問,理應及時得出判斷:汶川附近所有山區公路必已盡毀,絕無可能在一兩天內打通陸上交通線。

在此情況下,當務之急顯然是儘快瞭解震中地區的資訊。為此,應即時“下令調集城市科技和電信部門中的大量衛星電話”,同時迅速要求空軍派遣空降特種部隊,每兩個特種戰士一組,身揣一部衛星電話或者帶一部電臺,由飛機將其空運到汶川縣內,每鄉鎮派一小組,以為耳目。

以上對策見於“華山劍”的署名文章,題為《第三反思:如何指揮搶險救災汶川大地震》。既然一介小民能出此策,則本地父母官沒有理由想不到。

遺憾的是,首批進入汶川縣城的軍人經長途跋涉90公里,於13日晚上11時許方步行抵達。這雖在溫總理講的午夜之前,卻已離地震發生30小時,白白錯過了救人的最佳時機。

第二、為何直升機及空降兵遲遲未能發揮作用?

正如上述作者文中稱,一般而言,強烈地震後,天氣都會變壞,特別 是汶川這樣的高山大川地區,更是如此,所以,務須抓緊時間在壞天氣來臨之前,將救援人員空運進災區,首先是那些通信及醫務人員。

然而,據說由於暴雨,直升機開頭無法在汶川降落,被迫折返。問題是,從溫家寶到達都江堰起,30多個小時裏,天氣情況是否一直惡劣到直升機完全不能出動呢?

空降兵方面,據說這段時間犧牲了3人,那當然是悲劇。死者也值得悼念。不過,空降行動此後一直中斷,直到14日才恢復。是不是慢了一點?

第三、為何至今仍拒絕歐美國家政府派遣的救援人員到現場協助救災?

據臺灣參加過“9.21”地震救災者稱,軍隊參加救援,應優先派出無線通信`戰鬥工兵及野戰醫院人員。“而專業的災 害救援隊更是千金難買的,在921地震前,臺灣也沒有這樣專職救援的特種消防救難隊,對於埋在土礫下的受難者也只能徒手挖。”幸好當時各國伸出援手,紛紛 派出國內最頂尖的救難隊,搶在搶救黃金72小時內到達臺灣進行搜救。他們擁有生命探測儀,救難犬,各種儀器,可深入土礫堆中救出被困的人。請求國際援助, 使各國特種救難隊進入災區,這才是最重要的。

再者,“抽調通信、工兵、醫療等輔助單位,並不會影響各軍團的戰備任務。”大陸為免出現防務空隙而從濟南遠道調動部 隊,不如就近要求各軍區的輔助單位立即趕赴災區,將寶貴的空運量用於藥品、特殊工兵、特勤救難隊、搜救犬使用。事實上各國都證明了,徒手進入災區的一般戰 鬥部隊能做的事很有限,與一般平民是差不了多少的。

據報導,目前抽調趕赴救災的軍隊`武警和公安部隊已達11萬人。但從電視畫面所見,他們絕大多數並非通信`工兵及醫療人員。幾天來大多是徒手挖掘,徒步行進,效率甚低。所以溫家寶要求提高效率,搶救人命。可是,對於現場軍警而言,恐怕是心有餘力不足。

有人建議,因未獲緬甸軍政府允許入境,現正在滯留泰國的一支美國災害救援隊,應可對此次救災發揮積極作用。不知當局還猶疑什麼?溫家寶15日上午仍然強調救人是“重中之重”,那為何不當機立斷,趕快請他們參與?

事實上,早已有美國的志願者抵達災區,並獲溫接見及表示感謝。那何以對外國政府派出的救援人員採取雙重標準,納此而拒彼?

第四,為何地震部門毫無預警?

有報導稱,2008年4月28日耿慶國和中國地球物理學會下屬的“天災預測委員會”再次準確的預報了5月12日的四川大地震,可惜的是再次被官僚機構的黑洞浪費了這一寶貴科學成果。(見[價值中國網],2008-08-14,作者張雲) 為此,科學界有人提出質疑與呼籲,請大家一起來追蹤和討論,使中國地震局屢次陷於被動的制度原因到底是什麼。

對於研究旱震關係,曾三次準確預測大地震的專家耿慶國,大概溫家寶總理不會一無所知。

1976年7月24日,鑒於種種地震前兆,他曾致電給主管華北震情的國家地震局分析預報室副主任梅世蓉,請求立即聽 取彙報,但梅把彙報時間推遲到了26日。當天,國家局來了15人(梅本人沒到),他們聽取了整整一天的彙報後,傳達梅的意見稱:“四川北部為搞防震已經鬧 得不可收拾,京津唐地區再亂一下可怎麼得了?北京是首都,預報要慎重!”就這麼壓下了。

耿回憶道:“按照當時的地震水平,雖然報不准7月28日,但7月底8月初的時間段是可以報出的;雖然報不准7.8 級,但5級以上是可以報出的;雖然報不准唐山這個確切位置,但是京津唐一帶是可以報出的。事實上唐山地震前6個小時就出現了地聲、地光,如果給老百姓打個 招呼,減輕人員傷亡是可能的。”

耿在1972年提出“旱震關係大地震中期預報方法”,根據這一規律,預報了1975年的海城地震,特別是1976年的唐山地震。在1980年代出版了專著《中國旱震關係》(科學出版社)。

2006年,他根據旱震關係提出中期預報,近年阿壩地區將發生7級以上地震。2008年4月26日和27日在中國地 球物理學會下屬的“天災預測委員會”經集體討論,作出“在一年內(2008.5-2009.4)仍應注意蘭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發生6-7級地 震”的預報(文字報告已報中國地震局等,4月30日密件發出)。

非但如此,耿慶國根據強磁暴組合,明確提出“阿壩地區7級以上地震的危險點在5月8日(前後10天以內)”(以上地震預報三要素:震級、地點、時間均已明確)。明明是國寶,卻受到當權的主流地震科學家的排斥,只能靠微薄的退休費堅持搞科研。

除此之外,2006年陝西師範大學三位學者發表學術報告,也精確預言此次四川地震。見當年9月出版的《災害學》第 21卷第3期,報告題為《基於可公度方法的川滇地區地震趨勢研究〉,作者龍小霞,延軍平,孫虎,王祖正。其所應用的方法,是三元、四元、五元可公度法,分 別預測了該地區下(幾)次可能發生強震的趨勢,以便能更好地配合防震減災工作。

但和耿慶國的報告一樣,這些學者的諍言亦未被引起重視。

另一方面,新加坡記者曾質疑的四川地震局七人的投訴,謂該局出於維持社 會安定以利奧運召開的考慮,不允許透露地震徵兆。還有阿壩馬爾康縣“平息地震傳言”的報導,以及5月10日《華西都市報》報導綿竹市西南鎮檀木村數十萬蟾蜍走上馬路,這些都令人懷疑當局有意無意隱瞞若干震前徵兆,應予澄清。

第五、為何政府救災撥款如此吝嗇?

寫此文時,北京當局宣佈的前後幾次撥款累計為十億元人民幣。按一千萬受災人口平均,每人僅100元。同大陸一年九千億元的公款吃喝`旅遊及小汽車支出相比,只是九百分之一。而倒塌的房屋已達410萬間!

另一方面,港澳特區政府捐款四億,臺灣陳水扁政府宣佈捐款20億新臺幣,合四億港元。兩相比較,“人民政府”無乃太寒傖乎?

6.為何仍然堅持奧運火炬在災區傳送?

此次四川`陝西`甘肅等省及重慶均受災,災區滿目瘡痍,災民嗷嗷待哺,哀 鴻遍野,慘不忍睹。與傳遞聖火之歌舞昇平景象反差巨大。國難當頭,當局應珍惜民力,體恤民艱,順應民心,避免深受喪親之痛`毀家之苦的民眾觸景傷情,縮減聖火傳遞規模。上述省市宜繞開,其他地區亦宜從簡。否則,必招民怨,慎之戒之!

此外,還有兩個“如何”值得關注。一是如何確保災區水庫以及三峽大壩安全:二是如何確保捐款用得其所。限於篇幅,茲不細說。

以上各點,請在日理萬機之餘撥冗賜答為盼。謝謝。

(08-5-15)

(轉自阿婆羅網站)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