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評論選刊首頁

2008 随想

林牧晨

1. 改良与革命

110年前,1898年6月开始的” 百日维新”,于九月份失败.谭嗣同等变法主将被害,改良主义宣告破产.原来热衷于改良的孙文等志士选择了革命路线,后经十三年艰苦奋斗而赢得共和革命初成,以主权在民的宪政体制取代了君权专制.
中华民国历经多次帝制复辟,加上威权政治,分裂势力,贪腐之风等伤害,还有日本的入侵和苏联的干涉,最后失去了大陆的政权.但它在台湾一隅坚持至今,并进入了宪政的既定阶段.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宁静革命”整体上是在民国革命创立的共和法统基础上的改良演进,

1949年,中共武装力量夺取了大陆政权,它没有坦承消灭民国的立场,但以另立国号和独霸政权否定了中华民国创立的共和法统,造成了两国两制的对 峙.在五十八年多的专制暴政下,中国大陆民众被剥夺了几乎所有的人权, 地位等同于亡国的奴隶.专制极权在半个世纪中造成了八千万人死于非命,使社会文明与生态系统遭受了史无前例的破坏.严重的危机迫使统治者采取让步措施,让 社会经济得以恢复发展.但专制统治未变,所谓的改革只是专制机器为维护统治者利益进行的改良,而且改良的结果埋伏下了更大的危机.危机的关键在于官民对立 的基本社会矛盾激化和政权反人民伪共和本质的显露.

从1957年开始的中国当代民主运动,一直走着改良主义路线.89年的血腥镇压促使众多民主志士认识到改良主义行不通,逐步倾向于革命,而且是恢复中华民国共和法统的民主革命.这场革命是历史必经之路.它将是和风细雨还是狂风暴雨,取决于统治集团内部的变化.

2008年中国民主化的进程如何,就看革命与改良两方面力量的消长了.

2. 阶级与斗争

马恩的共产主义理论不乏其学术价值,但在列宁撕大林毛泽东手里完全变成了为权力而犯罪的借口.从苏联对富农的掠杀到中共及红色高棉施行的群体消灭, 都使用了阶级斗争的理论,中共用阶级斗争达到了三个目的:其一,以暴力消灭了自然形成的农村有产阶级与城市资产阶级,使全民彻底无产无权并且互相残害,完 全丧失了联合抗争的力量.其二,在人民无产无权的基础上,以暴力造就了一个官僚特权阶级,形成了极少数人对全民的绝对统治.其三,利用红色宗教与”阶级清 理”的分化瓦解手段,不断清除异己,巩固极端等级化的专制王国.

自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使贫富差距急速拉开后,中共集团封冻了对阶级问题的探究,它完全清楚现实中的剥削阶级正是它自己,所以它着意要掩盖阶级对 立的社会矛盾,以三个代表与和谐社会的障眼法来阻止人们抓住要害.中共是以无产阶级先锋队自许的造反者,而今它最担心的恰恰是无产阶级起来造共产党的反.

民主革命的宗旨是平等自由,多元共存,所以不可能效仿中共消灭阶级的群体灭绝暴行.但民主制度必然否定特权,特权一旦取消,权力机构一旦由民选产 生,官僚特权阶级便自然消亡.所以反对民主变革的基本力量是官僚特权阶级的既得利益者,它们口中的党和国家只不过是维护其家族利益的工具.

专制特权集团的统治决定了它对人民要采取对敌式的斗争,要防范,要欺骗,要恐吓.也决定了在它内部的清除异己勾心斗角永无休止.专制主义即便在和平 时期也永远处于临战状态.貌似强大的中共集团对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杯弓蛇影地联想到颠覆政权之险,反射出犯罪者难以掩饰的自卑自危的恐惧感.

2008年的社会矛盾会进一步激化,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北京奥运会.奥运会的精神是平等公正多元化的自由竞争,它会使专制政权的本质面临一个反差 强烈的对比,而且特权集团必然会利用奥运机会进一步对民众压抑控制和巧取豪夺,民众将看清这奥运究竟是谁家的奥运,人们将明白,官僚特权阶级不但掠夺了民 众的财富,更严重的罪恶是窃夺了本该属于人民的国家.

3. 维权与民运

维权的字面含意是维护已经拥有但被侵犯的权利.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从来没有得到过应有的权利,连起码的知情权信仰权甚至于生育权都被侵犯剥夺, 所以维权运动的诉求是争取未得到的权利,对垄断一切权利的中共专制统治者来说,维权与夺权造反是一回事.问题的要害正在这里:面对专制压迫,民众是否应该 起来造反夺权?

美国的宪法保障人民有更换政府的权利,并以此理由允许人民拥有自卫的武器.对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权力机关却以国家机密等借口完全禁止人民行使对政府 的监督权,政府的权力来自于自授,根本不认同主权在民,法由民定,权由民授的共和国基本法则.非但如此,连冠冕堂皇的政府机构也完全不符合它自己公布的宪 法准则,它完全是中共党魁集团耍弄于掌股的玩具.政府即党府,国库即党库,军队警察即党卫军,司法部门即党的刑名师爷,传播媒体即党的舆论工具,而所谓的 党其实就是几个权势家族所控制的黑道集团.中共统治集团是彻头彻尾的人民公敌,人民凭什么不可以造它的反夺它的权?人民难道不应该站起来做自己的主人,做 天下的主人?

维权和民运都是为了实现保障人权的宪政民主,这一目标当然与专制水火不相容.想要专制集团良心发现皈依民主,就如同等待强盗变成慈善家一样荒唐.中国大陆现今改良主义之不可取,一如跪着造反只能是误人自误.

改良主义的”体制内改革”和”促进中共新生派”民运,期待清官反贪官期待皇帝压诸侯的维权,其产生发展的过程有其历史的局限性与合理性,但如果长期停留在这种幼稚状态,无异于认可容许专制主义永久的统治.

面对权利与权力的矛盾关系,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相配合联合结合为新阶段民权运动势在必行.将分散的各自为战的维权斗争串联组合为整体的政治斗争,方 有希望迫使统治集团进一步退让分化,而当民众斗争的主要目标锁定于政权,这个民权运动就踏上了通向胜利之路.这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主攻方向,这是一场伟大的 民主革命.

多年来,身处与专制势力直接较量的最前线的千百位民主战士艰苦卓绝英勇斗争,作出了伟大的贡献,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基本上处于被监禁被监视的 绝境,许多骨干所遭受的迫害等同于分期执行的死刑甚至酷刑.他们是中国的良心,是民主的英雄.他们的道德力量使中共党惃们在民心的天平上轻于鸿毛.

流落在海外的民主志士也作出了重大的努力,并逐步形成了较为成熟的骨干力量.目前”海外民运”的不尽人意,主要原因是路线问题,急需有一个根本性的改观.

”海外民运”的提法本身就不正确,需要明确海外力量只是中国民主运动的组成部分,离开中国本土的民主运动,”海外民运”只能无功而散.所以,惟有本土化的转型方能使海外的民运力量用到实处.

从1982年开始组成的海外民运团体,基本上流于空中楼阁形式,没有发挥组织效率.王炳章杨建利等骨干孤军深入的遭遇,虽是勇敢的行动,但至少也说 明了组织工作的失败.所谓”山头林立”的自我分化,其实证明了并无一个组织建设成功的团队可以吸引各路游侠的加盟.所以,真正有效的组织还未形成,海外民 主人士能否完成组织化任务,能否形成一个统一行动以产生组织效应的联合体,决定了”海外民运”能否成为真正可以参与政治博奕的力量.

长期以来,中共将民运作为敌对势力,但民运的主体并未将中共专制集团作为敌人.许多号称民运的笔杆至今仍热衷于向中共呼吁请愿劝说,一如期待昏君醒 悟朝廷复兴的耿直言官忠良谏臣.此般公车上书式的改良主义做法,说轻了是无济于事,说重了是助纣为虐.如今的中共专制与腐败远超清末,改良主义持续了五十 年仍一筹莫展,还要一条路走到黑,真正是愚不可及了.所以,立场姿态路线方针的革命化调整,实际上决定了民运的价值取舍.我们若真要民主,就只能选定革 命.
英国法国美国的民主都来自于革命.中国在百年前开始的革命曾获得创建共和国的成功,我们今天没有任何理由无视忽视蔑视革命,没有资格大言不惭地宣布告别革命,更不该把革命当成共产党的专利,须知共产党的反革命性质已经是铁证如山了,我们何必要”冤枉坏人”!

敌我界线清楚了,战斗部队组成了,火力达到战场了,方能进行战斗.那些冒充民运扰乱民运的宵小自会在民运革命化组织化本土化的进程中被自然淘汰.

4.纪念与继承

1968年4月29日,伟大的中华圣女林昭被中共残酷杀害.但她的精神力量却与日俱增地影响着整个中国. 纪念林昭遇害40周年,无疑是对中共专制势力的声讨,我们要使英勇献身的中华圣女成为联合一切自由力量的旗帜.从1957年的民主运动开始,几代人的苦难 和斗争应该有希望走向胜利.

1978年底,以”民主墙”为别称的民主运动波澜壮阔,这场运动的骨干成为当代中国民运的中坚.在纪念78年民主运动三十周年之际,我们应将民主运动提升为明确的政治斗争,踏入民主革命的新阶段.

1948年12月,联合国[人权宣言]问世,它有力地推动了民主化的世界潮流.我们纪念这个日子,就是为了让保护人权的意识冲破国界的阻拦,让被压迫者勇敢地团结起来为自己的权力作坚决的斗争.

2008年的中国,自由民主的力量必将在进攻中发展壮大,中共专制集团虽严密布防,但败局已定,十年之内,它的崩溃无法避免,世界会严密注视它的一举一动,看清反动派用些什么伎俩来顽抗到底.

自由評論選刊首頁